小说者-> 都市言情-> 妙龄大学士-> 第17章 同屋
第17章 同屋 作者:嘒嘒小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6-12
  •     “跟着弟弟妹妹一起去,每人只能买一块,不能吃多了,不消化。”

        井和把那一把不知数量的铜板揣进兜里,乖巧地点头应答,“知道了娘亲,娘亲真好。”

        孙小娟心口甜甜的,慈爱的笑容里却又带着难言的苦涩。

        井和出了堂屋,井长青和井娇娇立马追上去分钱,孙小娟也给了井文松和井甘各十个铜板的零花钱。

        井甘顺手就把那十个铜板揣到了阿兰身上,井文松把她的动作

        “要被长青看到你把零花钱给了阿兰,他肯定又要炸毛。”

        “我的钱爱给谁给谁,他还敢从我身上抢!”

        那是不敢,但他肯定会从阿兰身上抢。

        “你最近最好躲着点那个泼猴子,小心他扑到你身上挠人。”

        井文松好心提醒阿兰,望着那个清瘦挺秀的身影,只是静静站在那便美好地让人不敢直视。

        每次看他井文松心中都忍不住感叹,世上果然有仙人存在。

        井文松曾亲眼见到他生活在怎样恶劣屈辱的环境下,经历着非人的折磨和苦难。

        可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即便这样,他依然拥有着如此平和干净的灵魂,没有暴戾、没有怨恨、没有敌意,如水般清澈柔和。

        阿兰听了井文松的话,只是轻柔地笑着,似乎并不在意。

        井甘却是哼了一声,“他敢找阿兰麻烦,看我不让他后悔地终身难忘。”

        井文松蠕动了一下嘴巴,就是因为她对阿兰格外维护,才让井长青有意挑阿兰的刺。

        话到嘴边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

        井家人不算多,这处新院子对他们来说不算小,但每间屋子也都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正房三间分别是堂屋、井长富夫妇的睡房、以及书房。

        西厢房三间则一个是井甘的房间、一个是香巧和井娇娇的屋子、还有一间是灶房。

        东厢房三间则分别住着井和、井文松双胞胎,还有一间是库房。

        至于南面的倒座房则被井甘改成了一个连通的工作间。

        本来那几间倒座房老旧的都要坍塌了,刘举人租房给她时建议直接推倒算了,井甘却把它们留了下来,同时找人加固了一下,把屋子中间的墙打通。

        井甘在工作间外的雨棚下造了两个大烤炉,横厅式的工作间里面则摆着一排高架子,几张桌子,还有一个长长的工作台。

        架子上堆满了制作甜品所需要的工具,宽大的工作台则给制作甜品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之前邻居们听到倒腾院子的声音,主要就是因为改造这个工作间。

        搬进来之前井甘就想好了,喇叭街的甜品铺子面积有点小,可供储存和操作的空间不够,日后怕是会施展不开。

        所以井甘便将那一排倒座房改成了制作甜品的工作间,铺子里不够施展时就可以转移到这里。

        不过也因为如此,家里没有一个多余的空房间。

        孙小娟站在院子中间,望着东厢房的两间屋子,犹豫着让阿兰住哪间。

        最好的选择是让他和井和一起住,但井和自那次落水后变得有些敏感,晚上睡觉时屋子里不能有人,否则会哭闹不休。

        看来只能让阿兰在井文松和井长青的房间里挤一挤了。

        三个少年睡一个房间确实有些挤,但总不能让他继续和小甘……

        孙小娟挥去脑中的画面,叫着井文松和井长青把库房里的单人塌搬到他们屋里去,以后阿兰和他们住一个屋。

        井长青不满地抱怨,身体像条猪儿虫一样左扭右扭,强烈抗议,却被孙小娟无情地无视了。

        “把嘴闭上,动作麻利点,再叫让文松和阿兰一起睡,你滚库房去睡。”

        井长青一下就闭了嘴,压低声音嘀咕,“谁才是你亲儿子……”

        几人正搬着单人塌,阿兰推着井甘从堂屋出来,井甘叫住他们。

        “你们去哪儿,把榻搬我屋里去。”

        三个人同时愣住了,孙小娟目光复杂地看了阿兰一眼,对井甘道,“让阿兰和文松、长青一起住。他们屋大,住得下。”

        “屋子再大,人多了也不方便。我记得库房里还有一座四扇围屏,把它也搬我屋里去,隔出个里外间,阿兰的榻就放在外间。”

        孙小娟停在那里没有动,显然并不赞同。

        孙小娟不动,井文松和井长青也站着不动,单人塌抬着有些重,两人干脆放了下来。

        “小甘,你和阿兰都不是小孩,孤男寡女睡在一个屋要让人知道了,你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

        井甘对此不以为然,莫说她现在才是个十三岁的小屁孩,就是前世二十五岁她也从没想过结婚的事。

        “之前在南山村我们不就这么睡的。”

        孙小娟激动地拔高了些声音,“当时是没办法,现在又不是没地方睡。”

        南山村的茅草屋加上灶房一共才五间屋子,井文松和井长青挤在一间又漏风又漏雨的屋里,小的一只多余的脚都站不下,唯一还能睡下一个人的就是井甘的屋子。

        “你是个女孩子,要知道顾惜自己的名声……”

        井甘打断孙小娟的声音,“娘,你多虑了。我们俩一个动不了,一个看不见,我们能做什么破坏名声的事?阿兰睡外间正好和我有个照应,晚上渴了他也能帮我递个水。”

        “但是……”

        “娘,我有点累了,今天走了很远的路,想***休息了。”

        井甘眨了下有些酸涩的眼睛,孙小娟也看出了她的疲惫,终究还是妥协了。

        井甘明白母亲的用心,在这极其看重男女大防的时代,十几岁的男孩女孩住一间屋子确实会让人诟病,但井甘依然不得不如此。

        阿兰有极其严重的失眠症,井甘刚把他带回南山村时整夜整夜睡不着,后来让他住到井甘的屋子里情况才稍微缓解。

        在南山村时,两人的床中间是用一条布帘子隔着的,阿兰每晚都会从布帘子底下伸进一只手,只有抓着井甘的手腕才能睡安稳。

        作为一个拿到过心理学学位的专业人士,又是把他带到井家的人,井甘觉得自己有责任对他的身体及心理的健康负责。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