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穿成神医小嫡妃-> 第350章 一茶段恩情
第350章 一茶段恩情 作者:南风有意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9-16
  •     婚期已至。

        新娘早就已经穿上一身礼服,坐在梳妆镜前。

        不过脸上的一些白纱将她包裹着,没人能够

        帮着梳妆打扮的丫头们在背后窃窃私语,新娘也像是完全不在意一般。

        门外的嬷嬷们张罗着要给她准备一个大红苹果,寓意平平安安,可是半天也不见有人来。

        春梅和冬雪此时正端着一盆热水正从厨房那边走过来,看见门口的几个嬷嬷,面上疑惑问道,“刘嬷嬷,何事?”

        “我说,你们两个不是应该在里面服侍公主梳妆打扮吗?怎么在这?吉时将至,赶紧进去催催!”

        几个老嬷嬷看见这两服侍丫头待在这儿,也不禁心生不满,连忙催促着。

        春梅想了想,推开门。

        一边将手中的清水放下,一边说道,“公主,吉时将至,咱们也该好好准备准备了,若是有……”

        话还没说完,春禾便愣住了,梳妆镜前空空如也,根本没人。

        春梅吓了一跳,心中不安立刻将冬雪叫进来在屋子里仔细的搜查了一圈。

        该找的地方都找了,人确实不在。

        两人顿时慌了,立马跑到外边,冲着门外的几个嬷嬷大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公主不见了。”

        “不见了?”众人闻言,更是大吃一惊。

        眼看着吉时已到,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新娘子不见踪迹,这若是传出去该如何是好?

        所有人都开始手忙脚乱到处找人,春梅和冬雪立马将此事告知于苏芷若。

        没过多久,毓王府上上下下所有人便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宫里,宇文毓听闻自己的新娘不见了倒是出乎意料的淡定。

        不仅脸上没有丝毫着急的神色,反而宽慰着苏芷若,同时派了不少人出去寻找。

        毓王府已经乱作一团。

        苏芷若难掩脸上欣喜之色,以为这所谓的黎国公主一定是不甘屈服于她之下,所以选择了逃婚。

        不过,苏芷若并不知道此刻宇文钰的新娘已经带着目的来到了翊王府。

        看着面前这个穿着一身素白衣裳,脸上神色莫名绝望,却仍然举止优雅的吴娘站在自己面前。

        宇文卿脸上并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他随意的站起身来,说话的语气依旧和往常一般平淡无奇,“本王四处派人打听你的下落,看见你平安无事就好!”

        “平安无事就好?”吴娘神松莫名的笑了笑,提起衣裙,缓缓走上前去,“我马上就要成婚了,今日来是要与你道别!”

        宇文卿皱了皱眉头,手中动作微微一顿,“成婚?”

        “毓王今日的新娘便是我,王爷还不知道吗?”吴娘脸上的笑意更加放肆。

        “原来如此……”宇文卿皱了皱眉,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仿佛醍醐灌顶一般,之前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情,一下子便有了头绪,“原来你早就与宇文钰纠缠在了一起!”

        吴娘定定的站在一旁,似乎想要从宇文卿的脸上看出一丝后悔。

        可是宇文卿的表现显然让她很是失望。

        他的神色一如往常,根本就没有丝毫变化。

        “既然你今日大婚,那本该好好准备到这里来,所谓何事?”

        吴娘嘴角微微抽动,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一抹笑,“宇文卿,我待你真心实意,你难道真的从未对我动过心?”

        “从未!”宇文卿毫不犹豫的回答,眼神坚定到冷漠。

        吴娘脚下一个没有站稳,踉跄着向后退去,“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一厢情愿,真可笑!”

        说着,吴娘悲戚的仰天大笑。

        不过很快她便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擦干眼角的泪,直勾勾的看向宇文卿,“可即便如此,我也绝不会就此罢休!”

        宇文卿负在身后的时候紧紧的握着,刚毅的脸上露出几分不满。

        吴娘并不在意宇文卿对他的冷漠,反而走上前去,端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水,“王爷,不管你刚才所说的究竟是真是假,我都不在乎。

        我的父亲是因你而死,你我之间的牵扯不会就这么轻易了断,你欠我的得拿一生来还,所以……”

        说道此处,吴娘清楚的看见宇文卿的脸上涌现出一抹不耐和嫌弃。

        吴娘选择视而不见,撇过头去缓缓的闭上眼睛,硬是在脸上挤出了一抹笑。

        “不说也罢,即便不说,王爷也知道我的心意。马上我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但是在这一刻吴娘还是那个吴娘,所以在这仅剩下的时间里,王爷可否愿意陪陪我?”

        “荒谬!”宇文卿神色大怒,一甩衣袖,大声呵斥道,“本王的确欠你吴家一个人情,本王也在竭尽全力的偿还,你的父亲一生为国尽忠,尽生出你这样的女儿,说出这种话不觉得有辱门风吗?

        如今你既然要嫁为人妻,此时却出在本王附中可曾想过会是什么后果?”

        吴娘冷笑一声,轻轻勾起了嘴角,满是不屑,“走到今天我自然是什么都不怕的。”

        说着她便又朝着宇文卿靠近了几步,脸上神色凄然,“像王爷这样的人难道也会怕吗?”

        吴娘定定的看着宇文卿,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与众不同的答案。

        可是很快她的希望便破灭了,像宇文卿这样孤高桀骜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回答他的问题。

        “来人,送客!”只听宇文卿一声令下,立马叫了老管家来,要送他走。

        眼看着老管家已经过来,吴娘立马打断了她,冲上前去,“王爷,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以这样的身份见面,你何必这么着急着赶我走?

        这最后一点时间你可以不陪我,但这杯茶一定要喝下,只要喝下,从此以后你我之间便……再无瓜葛!”

        最后几个字,吴娘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也有些哽咽。

        宇文卿看向她手中递过来的茶杯,犹豫片刻还是拿了过去,“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这杯茶过后,你就好好过你的日子,从此之后,你和本王再无关联!”

        话音落下,宇文卿仰头一饮而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