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盛世医妃她又美又飒-> 第八十三章 你耍我!
第八十三章 你耍我! 作者:逐梦剑客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6-15
  •     这

        听着声音,竟是个极其泼辣的女子。

        “听说有人病了,我也看过些医书,过来只是为了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花觅容悄悄把浅鹤拉到了一边,对着前面大树边攒动的人影说道。

        “你一个古月国的小女子,我们夫人也是你能看的?!”

        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女孩从大树后起身,眼中红彤彤的,像是哭过,但说起话来依旧难掩傲气,但声音,却明显不是刚才的泼辣女子。

        果然,没过一会那泼辣女子的声音再次想起,然而这次却柔和了许多,只听她略有些无奈的说道:“小石头,让她过来给姐姐看看吧。”

        那个叫小石头的小女孩显然有些吃惊,但低头看了看树边外躺着的人,无奈的跺跺脚,转身跑到了一边。

        看来车夫说的没错,这夫人的确是病的极重。

        花觅容走到大树之后,这才看见树下人的真容,只见那女子年廿五左右,但那吨位甚是巨大,虽是一张瓜子脸,却被肥肉堆砌着,此刻眼睛闭合,若不是有睫毛在,倒是不怎么能看出双眼的位置。容貌虽然如此一般,然衣着却甚是华丽。

        只是她此刻脸色煞白,已是昏迷不醒。

        花觅容赶紧蹲下身去想要为她号脉,却被小石头再次挡了下来。

        “你这脏手,莫要碰我家夫人!”

        还好,一旁的泼辣女子赶紧凑了过来,把小石头一把拉到了一边。

        然后掏出了一方手帕递给了花觅容,“我姐姐不喜别人触碰,劳烦用你这方帕子隔着吧。”

        这女子虽然泼辣,但能屈能伸,也算张弛有度,倒是比那小石头给人的感觉不知好了多少倍,花觅容不禁抬头多看了她两眼。

        只见那人此时虽然热的脸色绯红,但一双眸子却甚是水灵,脸部棱角也不似平常女子般圆润,却显得更加她别有一番英姿飒爽的美。

        “好。”

        花觅容收了目光,接过帕子便开始认真号起脉来。

        片刻之后,花觅容起身看了那个泼辣女子一眼,欲言又止。那女子急忙道:“我叫贺兰如雪,我姐她怎么样了?”

        “你姐之前是否吃过什么别的药物?”

        听到花觅容如此问,一边小石头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家夫人病了,自然是要吃药的,这还用问吗,你到底会不会看病?!”

        这个小石头从一开始就语气不善,虽然看着是个丫鬟,却一副傲气凛然的样子。

        如今花觅容正要与贺兰如雪商讨那夫人的病情,这丫鬟却又出来插嘴。

        忍一次事小,这接二连三可就是素质问题了。

        花觅容也不是个泥捏的,“这位姑娘若是你们之前给她吃的药能治好她,我可以即可就走,或是觉得你家夫人还能撑住,也可以另请高明。”

        许是见这样一个小小路人也敢跟她斗嘴,小石头脸上不可置信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变换着脸色,“你!”

        但花觅容却并未再搭理她,而是转身就欲离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若自持甚高,我可高攀不起。这病,你们拖着吧,看看她还能不能够再陪你们拖两个时辰。”

        说罢,花觅容抬脚就走,一边的贺兰如雪泼辣的脾气再次爆发,连声音都高了好几个调,“小石头,谁给你的胆子在这位小姐面前一再放肆!若是误了姐姐的病情,你可能担待得起?!”

        这一句大喝,把刚才还昂首挺胸的小石头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赶紧向这位小姐请罪!”

        见小石头看着花觅容,脸上仍然刻着不忿,贺兰如雪直接抬脚就踩到了小石头的后头上,小石头的脸瞬间摁到了地面的草丛之中,而刚才那把擦着花觅容的肩膀而过的弯刀,此时也应着贺兰如雪内力的吸引,从马车上飞了回来,噗的一声深深插|进了小石头眼前的土里。

        “我看姐姐平日里是待你们太好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乱说话,我错了,求小姐饶命!”此刻的小石头才算真正害怕了,整张脸伏在草丛中,顾不上再傲慢,颤抖的求起饶来。

        眼见花觅容还要再走,贺兰如雪也急了,一手拔出弯刀,迅速抵到了小石头的脖颈之间,“这位小姐,烦请留步!若是小姐不解气,我杀了她便可,还请小姐尽快为我姐姐诊治。”

        花觅容虽然做出这个姿势,但也并没有真的要走,只不过是看不惯一个丫鬟如此霸道无礼,此刻见她如此下场,倒也觉得解气了。

        地上的病人身体状况也确实不容拖延,听到贺兰如雪再次挽留,花觅容也就顺势顿住了步子。

        “杀了她倒是不至于,只不过日后与人说话多少注意些也就罢了。”

        见花觅容留了下来,小石头也终于得 了自由,但刚才经历的生死瞬间,还是把她吓的不行,跪在地上痛哭着迟迟不肯起身。

        没过多久,便招的贺兰如雪再次厌烦了起来,“滚一边去!哭哭啼啼的惹人烦躁!再扰了小姐看病,我...”

        贺兰如雪的话还没说完,那小石头就吓得连滚带爬的向旁边跑出去了老远,再也没了声音。

        就小石头的表现看来,这贺兰如雪平日里,也是个不好招惹的主儿。

        花觅容也只是路过,过来看病属于万不得已,但也着实不想再多招惹什么是非,此刻安静了许多,花觅容便问道:“夫人在昏倒之前可是头晕目眩,呕吐不止?”

        原本对这个自告奋勇的路人,贺兰如雪倒也没报多少希望,只是不想放弃一丝希望,这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训斥了小石头把花觅容留了下来,此刻一听花觅容的话,整个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连连点头。

        “对对对!姐姐她一开始只是觉得气喘不均,后来直说自己心慌头晕,身上又起了热,随行的大夫给开了药,喝了也不见好,到后来就一直呕吐,还说觉得自己的身上快要炸开一般,我们实在没了法子,便差人去京城中另请大夫去了,但姐姐她...”

        说着,贺兰如雪原本就灵气逼人的眼中,汪汪的聚起了泪,这泼辣女子一时间竟也喑哑了起来。

        “大夫呢?”

        花觅容抬眼把围在四周的十几个人看了看,除了丫鬟就是侍卫,并没有见随行的大夫。

        贺兰如雪迅速擦了把眼泪,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锐气,“他...”

        话说到一半,似是察觉到不妥,贺兰如雪的眼神十分不情愿的闪烁了几下,最后说了句,“跑了。”

        “哦。”贺兰如雪这说谎话的技巧实在是不怎么纯熟,花觅容也只当看不出那大夫早已被她砍死的事实,附和的轻应了一声。

        接着花觅容抬眼在林中瞭望了一圈,却正见前方不知是什么人路过,恰巧撒了一把石膏粉在地上。

        “那就,把那路边的石膏粉拿来,给她冲水喂下吧。”

        听到如此荒诞的话,贺兰如雪眸中的那点仅剩的尴尬瞬间被愤怒代替,“你耍我!”

        手中的弯刀也抵在了花觅容的脖颈之间,鲜红的血水刀口处骤然流淌了下来。

        而浅鹤的软剑也从腰中拔出,几乎在同时指在了贺兰如雪的眼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