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取代他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11
  •     林妙研身为林家的继承人是有很多的压力,但是她的人身安全也会被人保护得很好。昨天是她一意孤行,想要去小酒馆里面借酒消愁,却没想喝完酒之后麻烦却越来越多。

        昨天事情,她的确记得不太清了,但是保镖描述,却很能够清晰地明白,是在寒一一出现之后他们才出来的。那为什么在她第一时间出事的时候,这些保镖并没有出来保护她呢?

        “当时父亲招保镖进来保护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很明确地说过。在我林妙研的身旁,不养闲人,无论你是出于什么理由。你要以我为主,因为你拿着最高的工资,必须保护着最尊贵的我。”林妙研一字一句十分高傲地说着她有这个资本也有这个能力。

        如果昨天不是寒一一及时出来,那她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都未可知。那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些后果由谁承担?就凭这些保镖吗?他们承担得起吗?

        “希望你们可以想清楚。第一时间最紧要的人是我,现在跟我说说,你们昨天晚上都去哪了?”她必须得立个规矩!

        第一个的保镖耷拉着眉眼说:“昨晚……昨晚我想去上个厕所,就离开了一会儿。”

        第二个保镖说:“我……我有点饿了。”

        第三个保镖说:“我要去接下我女儿,我家就我一个人,我怕她出事。”

        ……

        一个又一个的人讲过去不是说想上厕所,就是说肚子饿想吃饭。不然就是家里谁出事了,必须要回去看一眼。听到这些的时候,林妙妍笑了:“拿着我林家的工资,不用干一分的活。是吗?”

        “你们如果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我是完全能够理解。但是像昨天晚上的那种情况,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遍。”林妙研警告着说道,下了狠话。

        “不是啊,林小姐,真的是因为我家里有点急事,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出事儿呀。”那个接孩子的父亲很着急地说道。

        林妙研微微一笑:“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上班期间最重要的人是我,如果有问题可以请假,但是我的人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她淡然开口看向外面:“林家的保镖不是那么好做的,当然林家保镖的工资也是很高的。”

        “所以,最好把眼睛给我放雪亮了,这种事情再有第二次,我就让你们都给我卷铺盖走人!”

        孩子父亲很着急,却没有一点儿办法。

        林妙研回到屋子里头播放着昨晚旁边的监控,在她出事的时候,那几个保镖都在另外一条街吃着烧烤,唯独不见孩子父亲。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这个视频保存下来,里面吃着烧烤聊着天的几个,她会牢牢地记着。

        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林妙研把视频关闭:“进。”

        进来的人是刚才那个孩子父亲,他唯唯诺诺地站在林妙研的面前:“林小姐,昨晚那件事我有和领队地说过,他也同意了我这才走的,你能不能不要扣工资?”

        闻言,林妙研冷笑:“我是你老板还是李博是你老板,他就是领队的。”

        他扑通一下跪下来:“小姐,我家孩子真的需要这些钱,我是半点钱都不能扣啊,如果再扣了的话,我家孩子就没钱交医药费了。”

        林妙研知道他的情况,林枫是一个单身父亲,就带着一个女儿在这个大城市里面来回奔波,直到一两个月前。是父亲把他招进来的。因为感觉他为人耿直,做事勤劳。只是没有想到一个被家里孩子绊住脚的父亲。怎么会把整颗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呢?

        这段时间他工作勤勤恳恳,林妙研是看在眼里,她想到了什么开了口:“不扣也行,你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林枫开口询问,小眼睛眨巴眨巴的。

        林妙研说道:“只要你能够答应我,帮我好好地看着李博他们的举动。以后领队这个位置也是你的,听说领队的工资比你的工资高了整整一倍,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一听这话林枫吓得瞳孔猛地一震,如果答应了,这就是在背叛李博,如果没答应就是得罪了自己老板,但是他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不可能全身心地就抛给李博,于是他开了个口:“好。”

        ……

        慕沉洲今早没去上班,寒一一跟着保姆在厨房里面做饭,她把袖子往上面轻轻一拉,露出纤细的胳膊,胳膊上面却有一个被纱布包裹的伤口。

        这个伤口是昨天晚上救人的时候被酒瓶子刮伤的。是昨天晚上回来的在洗澡的时候被刺痛时候偶然发现。

        昨晚回来的时候早早地收拾完就睡了,这几天慕沉洲工作上面很辛苦,她今天自己嘴馋也想煮点银耳汤喝。

        “怎么回事。”忽然慕沉洲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抓住他的手腕,却很精准地避开了伤口,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的伤口询问。

        寒一一回头抽回自己的手:“没什么。”

        “昨天晚上你怎么那么早就睡了?”慕沉洲询问,许是因为早晨,所以他的声音很是沙哑却富有磁性。

        保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一旁退了出去,整个厨房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特别是慕沉洲那双富有磁性的双眼一直盯着她的时候,她就觉得浑身燥热和不安。

        寒一一抽回手别扭地说到:“就是困,累所以早睡。”

        她没有忘记,昨天萧妤过来找她说的那些话。

        “寒一一,你以为沉洲哥哥真的会把你当成妻子吗?不会的,他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因为我是在他最重要的时刻出现的最重要的人。而你?只是一个过客。”萧妤的声音很动听,却更像一把利剑。

        “他永远都不会喜欢你的。”

        “他只是把你当成了我的替身而已。”

        “你这一生最终还是活成了一个笑话。”

        寒一一回头盛了一碗汤给慕沉洲:“喝点?降火?”

        慕沉洲惊讶地接过,喝了一口险些被烫到就放在了一旁的餐桌上:“等会儿我们一起去公司。”

        “我知道。”寒一一回应到。

        她总不能亏待自己,让自己等个老半天打车去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