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救人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11
  •     寒一一孤寂地一个人走着,路过酒吧的时候往里头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在这种地方总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

        很多酒吧旁边的,就有一些伶仃大醉的女生不省人事,就会有一些想要捡尸的纨绔子弟。

        她再一次往那边看了过去,总觉得那个女生怎么那么眼熟。

        走近看后发现是林妙研,而林妙研此刻面色通红,一头顺滑的秀发烫成了海藻般的长发,那几个纨绔子弟长得但是人模狗样,就想要去揩油。

        寒一一上前帮忙一个回旋踢就把那些臭男人打到外地,他们一身酒味扑鼻而来,幸好他们行动不便,不然就寒一一自己一个人肯定是打不了他们的,反而会惹得自己一身的伤。

        她回头看了一眼靠在墙壁上东倒西歪的林妙研,有些担心:“你还好吗?”

        几个纨绔子弟看着面前跑出来的程咬金“呸”了几声:“哪里来的小妞,竟然敢阻拦我们?”

        “就是,但是我看这小妞长得也不错,不然咱们兄弟几个,嗯哼?”有一个说这话的纨绔子弟邪恶的笑着还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不像是那种公子哥反而像是流氓。

        随后他们更是招呼了很多人上来,寒一一侧眸冷眼地看了他们一眼,眼神里面尽数冷烈的情绪,撸了撸袖子微微抬眸:“我看是你们找死!”

        纨绔子弟一共有五六个,其中站在正中间的那一个应该是带头的,染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手里还拿着根烟,烟雾缭绕,一圈又一圈地飘散天空。

        而其他的有一两个年龄偏大一脸尽数猥琐,他们不仅观察着林妙研,还打量着从酒馆里面跑出来的别的女孩儿。

        有人一个拳头就朝着寒一一过去,她侧身躲开,但是那个男人的力气又比较大,一下子打在了她的肩膀一不注意就后退了几步。

        寒一一仔细地观察着他们的动向,在那个男人想要对她再次出手的时候,猛然往后退了几步,一个下腰紧接着立马回升,脚猛的伸出去踢在了他的膝盖上,第二步又紧紧地贴在了那个男人的脑壳上。

        身后传来林妙研的声音:“寒……一一”

        她的声音很虚弱,很狭小,而且在这种嘈杂的氛围里面,寒一一根本就没有听到林妙研呼叫她的声音。林妙研瘫软在地板上,望着前方寒一一身影,觉得又有一点点的不适应。

        此刻在林妙研的眼中,寒一一不仅仅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更像是一个惩罚恶鬼的能者,她迷糊着睁开双眼看前方。

        可是酒劲儿上头她提不上力气,弱弱地靠着墙壁站起来,手里拿着一瓶酒水,朝着寒一一的方向看过去,越想越有点不真实,头因为用脑也疼痛起来,她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却没注意旁边有人跑过去她那边。

        寒一一看到男人要对她动手立马喊道:“林妙研!退后!”

        她猛然抬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那个偷袭的男人张牙舞爪的就要朝他的方向扑来。林妙妍脑子一清醒,提起手上的酒瓶子,就玩那个男人的头像盖去。

        也就清醒了这么一会儿,又昏昏迷迷过去。

        寒一一哭笑不得,却给她比了一个大拇指。

        果然狠心的女人就算醉酒也是惹不得的。

        看着一个个弟兄倒在地上,那个五颜六色的毛怪扑通一下跪下去:“你们……”

        就在寒一一以为他要放出狠话的时候他呆呆地开了口:“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认错速度好快……

        寒一一呆住,结果毛怪猛地朝林妙研扑过去,眼里凶狠狠得像是要把人给撕碎。

        千钧一发的时候,林妙研身后的那个巷子里跑出来几个魁梧的壮汉,穿着统一的服装,极其有顺序地站在林妙研的身前。

        林妙研倒在地上声音咿咿呀呀地翻了一个身,寒一一笑了笑顿时无语,这下又是自己自找麻烦多管闲事了。

        这哪儿里需要别人保护,她自己若是清醒一点也有自保的能力,现在人家还有这么多的保镖严阵以待,肯定是没问题的。

        保镖头头把这些纨绔子弟都送进了警局,对寒一一表示感谢:“这位是我们林家的发现了林妙研,刚才多谢小姐出手相助。”

        寒一一笑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原来是林家,能够有这么大排面的林家在沛城也是屈指可数,最为显赫的就是矿场大亨的林家。

        而这个林家一男一女,年龄正好和林妙研对上。

        第二天,林家。

        林妙研在自己偌大的床上醒来,头隐隐作痛,楼下保姆给她煮了一碗醒酒汤给她端了上来。

        “小姐,你可算醒了,昨天保镖把你送回来的时候。您啊,是喝了一个大醉,醒酒汤给你煮了,怎么给你喝也喝不下去。”

        保姆一边说着,一边把汤碗递给了她:“而且听保镖他们说昨天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你在小酒馆差点被那些纨绔子弟轻薄,幸好有一个女生提前出现,保住了您那身手也是一个矫健。”

        这个保姆是从小把林妙研带大的,所以什么话也敢说,但是有一些话却不能说。

        她略微犹豫地站在一旁。

        林妙研听着喝了醒酒汤,听到是有一个女生出现的时候,瞳孔猛然挣大望向了保姆:“是谁?”

        保姆诧异林妙研会继续追问,思考了一下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是那些保镖应该明白。”

        她迅速地喝完下楼去询问,保镖挺拔地一个个地站在那边,她询问后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笑得灿烂:“果然是她。”

        她就是喜欢这种豪爽的女生,寒一一这种豪爽护短的性格深深地吸引了她,林妙研昨晚是真的喝了断片。

        她身为继承人,压力很大所以去喝酒解压,却没了意识。

        客厅里,林妙研双手环胸来回踱步,保镖们一排现在那边一句话也不敢说,就听到她开了口:“林家,从来不养闲人。”

        她高傲的抬起下颚看着他们,一个个看过去,眼神如鹰一般的锐利:“说吧,你们昨晚都跑哪儿去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