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花瓶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叶梵给寒一一带回来了一杯少糖的四季奶青,他记得公司里面很多人就特别喜欢喝这个,他也尝过,只是不是他喜欢的口味,寒一一应该会喜欢吧,他为了照顾她,还专门点了少糖。

        当他回顶楼的时候却不见寒一一的身影,只能把奶茶放在寒一一地办公桌上,刚一放下慕沉洲就叫他进去。

        “李氏集团那边有一个项目,你过去很近。”慕沉洲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双腿微微放开,看着叶梵目光深沉地说道。

        叶梵有些诧异,李氏集团的那个项目是今年公司的重点培养对象,而接手这个项目的总管事慕氏集团的亲戚,也是慕沉洲亲手把这个项目交到别人的手上。

        他不懂慕沉洲的心思,只能微微点头。

        “你去17楼找一个叫慕晴情的人,他会把所有的资料都交给你,我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惊喜。”

        慕沉洲双手相握撑着下巴,悠悠地对叶梵说道。

        ……

        等寒一一从楼下资料是抱回来一大堆的材料。就看到自己地办公桌上放着一杯奶茶。

        环顾了一下四周,询问了一下众人,大家接说叶梵出门,不知所踪。寒一一便去找暮沉舟,把资料递给他。

        看着寒一一在办公室里来回观望,慕沉洲忍不住说道:“别看了,他已经出去了。”

        “去哪了?”寒一一询问。

        慕沉洲修长的手敲击着桌面:“看来刚才和你说的话你没记在心上。”

        寒一一身躯一颤,笑了笑:“怎么会,我只是好奇而已。”

        等她从办公室里出来,外面总有一些人偷偷地打量着这边,她一个眼神过去,他们又立马收了回去。

        一整天下来,寒一一不是在顶楼待着就是在茶水间待着,再不然就是在追剧,什么事情也没做。

        第二天,她还是没看到叶梵的一丁点儿身影,询问过后才知道他身负重任,又不能打扰他便不能多聊。

        第三天,公司里关于寒一一的事情慢慢地淡化下去,大家也慢慢地熟悉起来,有没有寒一一的存在都没什么关系。

        只是这种时候一些风言风语传了出来。

        多去洗手间里听听,总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惊喜,你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的言论里是这个样子。

        寒一一顶楼待的够久了,很是无聊便下楼来,从各个部门一个个的逛下去,一些说着她花瓶的消息不胫而走。

        她去了研发部,去了外交部……

        都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中午和慕沉洲一起吃饭,她不喜欢吃胡萝卜,看着安萝卜炒肉里面的胡萝卜便一根根的挑出来。

        慕沉洲吃饭的手顿住,就看着寒一一的操作,她把胡萝卜都挑出来后,整个人很是骄傲的扒了一口饭一口小白菜。

        寒一一抬头,嘴里都是饭,她快速的嚼了嚼:“你要吃胡萝卜吗?”

        慕沉洲还在震惊之中没反应过来,寒一一就把挑出来的胡萝卜给他:“那这些都给你吃,你多吃一点。”

        慕沉洲:……

        不,其实他也不喜欢吃胡萝卜。

        默默地把胡萝卜移远一点,看着就没食欲。

        ……

        下午慕沉洲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桌面上的文件堆得跟山一般高,她知道以前父亲的桌面上就是有这些永远处理不干净的文件,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老父亲。

        她默默地推门出去。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寒一一接听,对面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她的脸色有些难看:“这种事情你先别管,继续观察。”

        寒一一加快了脚步,已经浪费这么多天,好戏也应该上演了。

        她坐电梯下楼遇到了陈沐兮,经可靠消息陈沐兮是萧妤的好友,今年不过26岁,却已经坐上了副部长的位置,这背后肯定也有萧妤的推波助澜。

        所以在这种时候,她心里很是感激。

        而随之地对寒一一的愤怒也达到了顶峰。

        她逛的部门就是陈沐兮的外交部,一直就看寒一一很不爽,今天看她一个人下来还这么理所当然,想起刚才萧妤说得出了事她负责。

        陈沐兮一下子信心倍增,当着寒一一的面儿冷嘲热讽:“我说谁呢,原来是花瓶啊。”

        “凭着慕总才能进公司混一个秘书,一整天的什么正经事也没干,不是花瓶是什么?”

        陈沐兮句句都在诋毁她,而寒一一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花瓶?那多谢哈一个什么都不用作的花瓶也挺难的。”

        寒一一勾了勾自己的头发:“毕竟做花瓶也得有好的颜值……”她踩着白色高跟鞋一步一步地走到陈沐兮的面前。

        “你?不行。”

        “你!”陈沐兮气的脸发红:“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寒家都没了哪来那么高傲的底气!”

        寒一一鼓鼓掌,笑得灿烂不能自已:“就凭我慕沉洲的妻子,陈沐兮,你好好掂量掂量,这是职场,不是你的宫斗剧。”

        她拍了拍陈沐兮的肩膀:“小说看多了容易做梦,所以干脆别看了。”

        从调查来的资料上面能够知道,陈沐兮就是一个特别喜欢看小说的女生。她追查这些人已经很久了。陈沐兮就是萧妤的人。

        “寒一一,你有什么好骄傲的,说来说去不就一个花瓶而已?!”陈沐兮冷嘲着说来说去也就只有这句话。

        寒一一眸色一身,说她花瓶,那她就花瓶给所有人看,但是她也是最美的花瓶,而她也要用这一切来蛊惑敌人。

        “没错啊,我就是花瓶啊,总裁夫人不就是不用干活的吗?”寒一一无辜脸:“其实也不是我不想动动。只是沉洲比较宠我,他可舍不得。”

        这话一落在陈沐兮的耳朵里,气得人直痒痒。

        她和萧妤交好也是为了能够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她都在为能够嫁入豪门而做准备。

        只是现在偷鸡不成蚀把米,还得被寒一一折磨受辱,气得她肺管子痛。

        ……

        陆家,陆珩在书房门没有关紧,微微敞开,辜玉出去逛街回来,放下东西瞧着家里头一片安静,慢慢地上了楼就要去主卧,路过书房的时候脚步一顿,里面陆珩站着背对着她,手里似乎在看什么东西出了神,静谧的空间里都能听到了他的叹息声。

        亲眼看到陆珩把东西放进了抽屉里,她猛地转头就回去自己的房间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