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大佬娇妻又美又飒-> 第18章 有苦难言
第18章 有苦难言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回头一看轻轻迈开腿,走了过去,拿起手机。看到一连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却熟读于心,这是萧妤的电话。

        在慕沉洲的手机里看过无数遍的号码,她当然记得,嘴角微微上扬,果真是想什么就要来什么,她接听里面传来的女声携带者电流声直逼过来:“寒一一,爱洛小酒馆,我等你。”

        没等寒一一回应,就挂断了电话。

        寒一一如约过去就看到萧妤早早地就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她眉头微挑一身干净利落的商务系女装显得寒一一能力非常。

        她坐在萧妤面前,就听到对面的人轻笑:“我还以为你不敢来。”

        “怎么会,我爽了别人的约,也不会鸽了你。”寒一一扯了扯面皮回应了一个笑容。

        只有她心里自己知道有多么不想搭理萧妤。

        萧妤倒也不介意,扭头拿起一个咖啡喝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劝你离沉洲远一点。”

        寒一一笑了笑,这种招式才过了几天又要重新再演变一次?

        “他是我丈夫,该离开的人是你,萧妤,你条件这么好,怎么就只在一个树上吊死,别只想着当小三,这是不好的。”寒一一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呵……”萧妤冷笑:“你别想刺激我,想要监控也没用,来这儿之前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信号我也屏蔽了,怎么样,这次我看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招。”萧妤双手环胸好不自信地说道。

        寒一一嘴脸微微抽搐,真当她是变态每次都要偷拍别人?她行得正坐的直倒也是不害怕。

        “随便你喽。”

        “寒一一,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萧妤骄傲的开口说道。

        她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今天发生的两件新闻,果然是她动的手脚。

        眼看着寒一一不说话,萧妤更加得意:“我给你一条选择的路,离开慕沉洲。”

        “凭什么?”寒一一淡淡地说道,身边的服务员端过来了一杯白开水,近日她偏爱于喝这个。

        “看来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离开沉洲哥哥,寒一一,三年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恶心。”萧妤不耐烦地说道。

        寒一一捋了捋耳边的碎发:“再恶心我也是慕妇人,那你呢?你总不会想当小三吧?”

        “你才是小三!”萧妤猛的拍了桌子站起来。

        寒一一笑了笑:“这么生气干什么,女人生气很容易长皱纹,别到时候没嫁出去反而成了一个老太婆。”

        闻言,萧妤白了她一眼:“追我的人从这里可以排好几条街,你又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诋毁我。”

        寒一一没有回应反而看了眼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你知道辜玉住院的事吗?”

        “你说这个干嘛。”无缘无故的转移话题,萧妤怀疑地看着寒一一。

        她一直在观察萧妤的举动,这么一发现她果然并不知道辜玉在医院的事情,看来两人平日里还是没什么交集。

        寒一一看了眼窗户,轻轻地把手指抵在窗户玻璃上,这个玻璃是国外进口,只能从这里面看到外面,而外面却看不到里面的人。

        而这个小酒馆的人在她来这儿的时候就被萧妤清理干净,监控那边也停了电,服务员等人也退到了后面。

        她缓缓站起来捋了捋衣袖,轻快的绕过桌子来到萧妤身旁。

        萧妤一脸诧异,一股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你要干什么?”

        一边说话着她还一边往后退。

        “没什么啊。”寒一一无辜地说着,下一秒直接拎起萧妤的衣领,把她拉起来:“只是看你很不爽,想活动活动筋骨。”

        语落,寒一一直接手握拳头地打在萧妤的身上,

        “你居然敢动我!”

        “打的就是你!”寒一一一拳下去:“一个傻帽。”

        一下又一下的声音很是响亮,几分钟后,寒一一重新坐回去,活动了一下手腕,萧妤整个人瘫在位置上只感觉到伤口真真疼痛:“寒一一,你死定了!”

        寒一一不害怕双手一摊:“随便你啊,你有证据的话再说吧。”

        这话一听,萧妤满脸震惊立马掀起衣袖看自己伤口疼痛的地方,可是肌肤却一如既往的雪白光滑并没有任何的瘀青。

        她不可置信,立马掀起衣角查看小腹处依旧是如此。但是轻轻地触摸一下疼痛的地方就让她痛不欲生。

        “你这个……奸诈小人!”萧妤咬牙切齿,目光恶狠狠的就盯着寒一一。

        寒一一红唇微勾,她但是要看看萧妤这样还能耍出什么心眼儿,她这么多年学会的可不是白学的,专门挑看不出伤口的招式,在萧妤这种小喽啰面前,她根本就是打小屁孩好吗。

        萧妤有苦说不出,只能放下几句狠话悻悻地离开。

        她得去医院好好的查勘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问题,如果有,那她一定会告上寒一一!

        “萧妤,好好享受吧。”寒一一站了起来,今天来这儿之前故意梳了马尾,她指尖轻轻一转这就把橡皮筋拿了下来,随手就挂在自己的手腕上,撑着桌子身体微微前倾:“我和慕沉洲一定会白头偕老一直恩恩爱爱下去。”

        说完寒一一拎着小包高傲的转头就走,独留下苦不堪言的萧妤,只能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就像是深渊里的恶鬼,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离开后的寒一一坐在车上,却在想方才的那一句话不过就是为了气萧妤而已,慕沉洲和她也不过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没有了价值,还有她什么存在的必要吗?

        寒一一深知自己没有其他的机会。

        回到家里后,才是晚上六点半,却不见慕沉洲的人影,她打电话询问助理,可是平日一拨就接听的助理久久没有反应,她心里有些迟疑。

        刚想再拨打一个过去的时候,门闩处响动了一会儿,就看到一个人逆着落日的余晖进来。

        身后的阳光有些闪了眼,寒一一微微眯起双眼,等门关好后才看清来人。

        “站着干嘛?”慕沉洲脱下鞋子,慢条斯理的走过来。

        寒一一扬起一个笑容:“你饿吗?要不要给你下碗面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