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抓奸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陆家,陆珩站在落地窗前双手环胸,后背挺直,高挺的鼻梁上挂着一双金框眼镜,许是看得久了,他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偌大的房间里传来他悠悠的叹气声,随着他拨打了一个电话:“已经把消息告诉你了,你有什么计划?”

        电话那头的寒一一躺在床上,眼神迷离声音因为刚起床而显得有些沙哑:“没什么计划,我太累了。”

        陆珩身子一僵:“事情都已经水落石出,你难道就不想行动?”

        寒一一翻了个身:“我凭什么相信你,陆珩,你是辜玉的丈夫,说不定是你们夫妻俩同时给我下套也说不准。”

        呵……说到底,她只是不相信他罢了。

        陆珩眼眸低垂闪过一丝酸楚:“可我从来就不喜欢她……一一”

        “停,别说了。”寒一一坐了起来,头发乱糟糟的,随着身体的动静肩膀处的衣服滑落,露出了她那滑 嫩的肌肤,上面还有一点的红印。

        而床旁边零零碎碎的各种衣服,寒一一头疼的按着自己的脑壳儿,果然不能多喝酒,酒后乱性还兽心四起。

        “陆珩,你不值得我相信。”寒一一咳嗽了几声,声音逐渐清爽。

        “清风酒店,一个小时后见,我会把你要的证据双手奉上。”说完这句话,陆珩就挂断了电话。

        ……

        一个小时后,寒一一根据陆珩发来的消息来到了601号房,敲了敲门里面早早等待的陆珩就出来迎接她进去。

        两人进去后,陆珩直接关上了门。

        “证据。”寒一一简言意骇地说道:“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谁知陆珩听到这句话不怒反笑:“一一,认识你这么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不信任我只是想让我交出证据?”

        寒一一娇嫩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这都被他猜到了,不能和太熟悉的人下套,这么容易就被人发现。

        他声音低沉浅笑,语气越来越流痞:“这样,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给你。”

        “什么?”寒一一问道。

        就听到陆珩耳鬓厮磨般的声音似是电流传到她的耳里来:“给我生个孩子。”他一只手还体贴般的抚摸着寒一一的头发。

        “做梦!”一听这话,寒一一直接拍开他的手,一只恨天高跟猛的踩在他的皮鞋上,膝盖一顶他的小腹,一只手抓住他那只手:“就凭你?”

        她猛地一把揪住陆珩的头发:“我以为你生性风流,没想现在还要欺负到我头上,你以为我非你不可吗?”

        “好啊,这么风流,我就让你断子绝孙。”寒一一再次抬脚,却不想被陆珩直接抓住,她脚下不稳整个人趴在了陆珩身上。

        电火石光之间,房门口传来一阵的剧烈声,下一秒房门就被打开,而寒一一动作来不及依旧趴在陆珩身上,外面闯入的满满的都是记者,闪光灯一闪一闪的聚焦在两人的身上。

        记者缓缓后退避开了一条道路,辜玉满脸泪水不可置信地看着两人:“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寒一一冷笑站稳,冷眼睥睨陆珩。

        又听到辜玉上气不接下气地哭泣控诉:“我知道你们两人感情很好,可是我和陆珩刚结婚,一一,你怎么可以做这等不知廉耻的事情,如果你们真的互相相爱,而我只是多余的,我愿意……”

        寒一一歪头勾唇冷笑:“你愿意什么?”

        辜玉深呼吸一口气,像是受了什么重大决定:“我愿意视而不见。”

        好一个视而不见,她还以为辜玉能主动让位,看来她花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才坐上的陆夫人的位置,又怎么可能甘心退位。

        “真是好大方,辜小姐这不是委屈你了吗?”寒一一冷嘲热讽,说话夹枪带棒的讽刺道。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依旧是那个高傲冷眼的寒一一,她勾唇一笑,手里播放着一条录音慢慢地向辜玉逼近:“给我生个孩子,给我生个孩子……”

        枕边人,辜玉又怎么会听不出这就是陆珩的声音,她震惊悲愤地看了一眼陆珩,后者已经站起来捋好了衣袖,依旧是那个风光霁月的公子哥。

        而她做的这些仿佛就像是跳梁小丑表演了一个节目而已。

        垂在身旁的手忍不住的握紧,眼里满满的都是不甘心,嘴唇动了动刚想继续诋毁说些什么。

        忽然一个冷光就直射于她,寒一一那修长如青葱的手指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丝:“能做出这种事情,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没带脑子。”

        嘲讽完,寒一一高傲地看了一眼记者群,不畏闪光灯的聚焦,淡淡然地开口说道:“麻烦让一让。”

        众人很是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给她留下了一条道路,寒一一身姿娉婷袅袅,一头顺滑的发丝散落,女子姣好的身子慢慢地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过后这才反应过来,人家主人公都走了,她们还拍什么?!

        而寒一一刚走出门脚步猛然一顿,慕沉洲就站在门旁,她自觉地走了过去,就听到慕沉洲的警告:“记得你的身份。”

        “最好老实一点,别和前任拉扯不清。”

        寒一一挑眉讥笑,丝毫不惧,她又没做对不起慕沉洲的事情:“放心,我对这种出轨的死渣男没什么感情。”

        慕沉洲一听,却满满的怀疑,漆黑的双眸紧盯着她:“睡梦里都喊着他的名字。”

        怎么这么纠缠不休?对于这种话题她没有想讨论下去的欲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如果你不相信那也没办法,爱怎么想怎么想。”

        瞧着寒一一这副无所谓的模样,精致小巧的脸上都是随意,衣领下隐隐透露出红印,慕沉洲眼神晦暗便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心中却隐隐气闷寒一一这种态度,而且很烦躁自己的这种莫名其妙得情绪,他不明白,最后只能归根于寒一一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和别的男人纠缠不休是任何人看到都会烦躁的。

        这么一想着,慕沉洲的情绪慢慢地缓了下来,依旧警告着声音低沉着说道:“不能再有第二次。”

        寒一一右手抬起发誓,一脸严肃:“我尽力。”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