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耍酒疯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奈何叶梵已经醉了酒,紧紧地抓住寒一一的衣角,紧闭着双眼泪水却从眼角缓缓滑落,沾染了寒一一的衣服。

        感受到了泪水,寒一一心疼地给他擦拭着,忽然身后传来一阵的脚步声,她猛地回头。

        慕沉洲就站立在椅子后面,双手插兜眉目清冷地看着椅子旁边七倒八歪的空酒瓶,还有就喝了一点儿就乱放的酒瓶正咕噜咕噜地往外冒着酒水,以及旁边还有烂醉如泥的叶梵,眉头不经意的一皱:“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他微微上前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味,略显嫌弃地说道:“差劲。”

        遇到一点小事就借酒消愁。

        寒一一回眸眼神中带了一点儿醉意,她努力地睁开双眼这才看清面前男人的真面目:“呀,我老公来啦。”

        她摇摇晃晃的指着他,嘴角的笑意都要咧到耳后去了。

        “还记得我是谁?”慕沉洲沉着脸看着她,声音越发森凉恐怖。

        寒一一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收回自己那玩世不恭的眼神,涣散的眼神逐渐聚焦,讨好地笑着:“当然是我那个财大气粗的老公慕沉洲呀!”

        这句话倒是取悦了慕沉洲:“知道就好。”

        寒一一暗暗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差点出事了。

        幸亏是自己急中生智,不然惹恼了慕沉洲可没她好果子吃。

        慕沉洲的车就在不远处,他淡淡的扫了一眼叶梵,低头沉思一会儿后开口道:“你扶着他去车那边。”

        叶梵喝醉了酒,一身酒味还怕会不会呕吐,慕沉洲一想到这种情况对搀扶他的事情就很拒绝。

        幸好叶梵不是很重,打工后身子更是瘦骨嶙峋,摸着起来都让寒一一感到心疼,她搀扶着叶梵走到了车子那边。

        身后慕沉洲淡然地掏出手机打了一个:“警局旁边的花园,找一个人过来收拾一下。”

        副驾驶座上的车窗缓缓摇了下来,慢慢地寒一一看清了那个人的脸:“萧妤?!”

        “很震惊吗?”萧妤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短裙,显得整个人青春活力,在以前和慕沉洲一起读书的时候,她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温暖着慕沉洲,而她也只是慕沉洲一个人的太阳。

        而慕沉洲身边也只能有她一个人绽放光芒就好。

        至于寒一一,呵,她不配。

        萧妤理所当然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微微偏头笑的和蔼:“看来你弟弟是在麻痹自己,一出警局就这么肆无忌惮。”

        寒一一搀扶着叶梵进入了后驾驶座上,然后才把脑袋探出来:“你活在古代?现在怎么谁规定的不能在公共场所喝酒的?有谁规定的吗?总不能是你吧,我弟早早满了十八周岁,喝点酒不过分吧?”

        萧妤不怒反笑:“随便你呀,反正丢人的又不是我,快上车吧,沉洲你快上来呀,我们不是还有一点事情没有讲完吗?”

        这还真是不要脸,副驾驶座是女朋友和妻子的专属座位她不清楚吗?怎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寒一一冰凉的双眸看着萧妤,双手搭在车窗边儿上,身子微微前倾,说话间淡淡酒气透露出来:“别这么称呼我老公,听得我噎得慌。”

        她趁着酒意一把拉过身旁慕沉洲的领带,踮起脚尖嘴唇向前送,两个温热的嘴唇相呼应在一起,鼻尖的气息有一下没一下的吐露着,引得淡淡的瘙痒。

        寒一一嘴唇的啤酒味儿和她身上的香甜气味儿一起闯入了慕沉洲的心尖,他心口猛然一跳整个人却异常平静。

        两人的吻浅尝辄止,很快就分开了,寒一一笑的妩媚,慕沉洲没有任何反应,回过身脱下了自己的西装盖在了她的身上。

        萧妤瞳孔猛地一震,整个人趴在车窗上,头不住地往外伸,嘴唇嚅动半天却难以言喻。

        慕沉洲,他竟然没有推开寒一一,这是为了报复她吗,可是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沉洲哥哥……”萧妤委屈声音柔软。

        却被寒一一更加娇媚的声音给打断:“老公,我们回家吧,我头好痛。”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现如今只需要寒一一和萧妤就已经能够凑成一个完成的剧本。

        寒一一整个人的身子靠在了慕沉洲的身上,一只手环绕着他的脖颈就是不松手。

        “我头好痛。”寒一一软软糯糯的声音萌的心都要化了。

        慕沉洲一手抱着寒一一的腰身什么话也没说,而萧妤却要把他看出一个洞来。

        慕沉洲自然明白寒一一的这个举动就是假的,只是为了气萧妤而已,而萧妤也在意料之内的开始生气吃醋。

        但是他没有拆穿,一手抱着她一手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就在公园这边,接两个人把他们送回去。”

        寒一一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慕沉洲没有解释,两人就站在车子外面,徐徐凉风吹过,淡淡的花香随风飘来而树叶也七零八落的飘散。

        等过了一会儿,一辆车子停在了慕沉洲车子的后方,下来了一个穿着严肃的司机:“慕总。”

        慕沉洲把叶梵从后车座上拉了出来交给司机:“把他安全带回家。”

        还有,慕沉洲冷眼一瞥萧妤,音色消沉无感:“你自己下来,跟着他一起,他会送你回家。”

        萧妤猛的摇头拒绝:“我才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沉洲哥哥你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把我交给别人,这怎么可以!我才不会跟他一起走的!”

        她已经开始无理取闹地撒娇着希望慕沉洲能够回头看她一眼,只是慕沉洲从来不吃这一套,直接把车门打开:“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出来。”

        萧妤咬了咬牙,她知道慕沉洲说话是说一不二的,自己不能违背他,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寒一一,这才走了出来。

        而司机也听了慕沉洲的话会把萧妤和叶梵送到各自地家中,即使萧妤有多么的不满和难过也不会表现在脸上。

        没关系,慕沉洲的心里只能是她,而她也是慕沉洲最爱的那个女人。萧妤心中一系列的话劝说着自己,最后忍着不满离开。

        而寒一一最终坐上了副驾驶座上,慕沉洲充当司机开车带走了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