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大佬娇妻又美又飒-> 第11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11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寒一一猛然回头,萧妤的动作反而更快,可怜的抽纸擦拭着头发上的咖啡,满含泪花地望着慕沉洲:“你终于来了。”

        她难过的低下头:“寒小姐做事欠缺考虑,没想到让我这么难堪。”

        咖啡慢慢的滴落,萧妤的衣服上也沾染了咖色,显得很是狼狈可怜,慕沉洲森凉的双眸回头看了一眼寒一一,后者微微垂头真像是犯了错一般。

        可她自己知道,她就算手里有证据又如何,慕沉洲心中爱的依旧是萧妤,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的,只会让自己自讨苦吃罢了。

        眼看着寒一一没解释,萧妤如青葱般的手指抓住了慕沉洲的衣袖,抬起自己那小巧玲珑的脸颊,一行行泪水流下,控诉着寒一一的行为:“沉洲,我好难受……”

        慕沉洲往后退了一步,衣服也从萧妤的手上退了出来,她手指僵在了原地,脸上痛苦难耐:“你难道就这么容忍一个下三流的女人这么欺负我吗?沉洲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寒一一微微挑眉,轻轻的拿起服务员重新递上来的咖啡,灼热的在散发雾气,她轻轻的呼气等稍微凉了一点喝了一点边缘的咖啡。

        “萧小姐这么生气干什么,好话坏话都让你说了个遍,我都没话讲了。”

        “你说是吧,老公?”寒一一笑的放肆张扬,与慕沉洲微微对视,故意说出这种称呼。

        果真,闻言后的萧妤嘴唇抿紧,修长的指甲镶嵌进了她的掌心肉,抱有希望的眼光重视那高大的男人:“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你就这么容忍一个乡村野妇这么欺负我?”

        “够了!”慕沉洲低沉的声音响起:“他是我的妻子,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野妇,以后我不希望在听到这种乱七八糟的言论。”

        一旁的服务员上前来,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件毛巾:“萧小姐,您先好好处理一下吧。”

        萧妤秉持着大家闺秀的礼仪,微微颔首接过替自己擦拭着。

        “我替我妻子道歉。”她还在替自己擦拭的时候,慕沉洲已经微倾身站在了寒一一的身旁。

        萧妤只觉得心拔凉拔凉,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沉洲……”

        她和他什么关系?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如今却为了这个女人对她冷眼相向?又凭什么是为了这女人道歉!

        “她是我妻子。”慕沉洲重新说了一遍,语气更加坚定:“如果她做错了,我身为她丈夫,也理所当然的替她道歉。”

        寒一一瞳孔猛地一震,实在没想到在青梅之间慕沉洲还能这么淡定地袒护她,和在国外的态度有了点细微的不同,她一下子有了底气:“萧小姐,这件事情谁对谁错还不一定。”

        她招呼人过来拿了监控:“好好看看吧,萧小姐的局。”

        萧妤震惊忽然颓废了下去,却只在乎慕沉洲的感受,一直紧盯着他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一点不同。

        可她做的都是徒劳,慕沉洲如刀削般的下颚线,肌肤如玉的面庞上一丝的表情都没有,却听到了他极致高冷的声音:“萧妤,道歉。”

        “我不。”萧妤委委屈屈:“慕沉洲你不能这么对我。”

        寒一一冷笑出声:“慕沉洲是我的丈夫,你这么哭哭啼啼地总不会是要引起我丈夫的怜悯吧。”

        “你道个歉,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慕沉洲话都说倦了。

        做这副伉俪情深的模样给谁看!

        萧妤暗暗咬了咬牙,一鼓作气道了歉,寒一一也不得寸进尺,笑着说了原谅。

        而这种笑容落在萧妤眼里,显得更加的刺眼夺目。

        “沉洲哥哥……”萧妤软软糯糯的开口,声音里带着哽咽:“你忘了我们以前多么要好吗?你不能就因为这个女人,忘记了我们的情意。”

        “你难道已经忘了吗?”

        她的眼神好灼热,一动不动地望着他,眼里含满泪水一眨眼,一滴滴地泪水跟不要命的往下落。

        慕沉洲黑漆漆的双眸看了她一眼,随后收回视线回头询问寒一一:“喝完了吗?我们走吧,家宴快开始了。”

        一听这话,寒一一起身和他手挽着手就要离开,萧妤连忙上前:“我也要去家宴,你载我一程吧。”

        慕沉洲看了一眼窗户外面一辆红色的车子:“我记得没错的话,那辆车是你新买的吧。你既然自己开了车过来,就自己去吧。”

        话音一落,萧妤的心越是空落落的,只觉得有点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慕沉洲一向不会拒绝她的请求,拒绝的原因一定不是因为自己开了车。

        但是这种想法又很快被她自己否定,他们两个的感情比寒一一这个女人更坚固,她要相信在沉洲的眼里心里,她才是最重要的那个!

        只是有点奇怪,寒一一亲眼目睹着两人的气氛,只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她亲密的站在慕沉洲的身旁,高挑的身材在慕沉洲的身旁完全不够看,她双手拢着慕沉洲的手臂,低头着在思考一些事情。

        慕沉洲最近的变化虽说有点微妙,但是他们已经朝夕相处了一年,回想起最近也只有他的哥哥坠崖成为植物人的事情能够引起慕沉洲的心绪。

        萧妤当初做那些下作手段导致自己家里破厂,寒一一忍不住的就把慕沉洲哥哥坠崖的事情和萧妤想到了一起。

        她隐隐往慕沉洲方向看去,抬头却只能看到他的下颚,隐忍住心中的猜想,这几年里慕沉洲的心里只有萧妤一人,即使他多么的冷眼相向萧妤,其实都是在吃醋罢了。

        而且这还涉及到了慕家的继承权问题,事情孰轻孰重,一系列的事情在她脑子里面思考着。

        最后她释然,反正到了最后他们两人也会离婚,没必要考虑那么多事情,大家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

        寒一一冷静了下来,这边萧妤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开车离开了,而她坐上了车和慕沉洲一起前往慕家。

        坐在车上,寒一一微微侧眸打量了一眼慕沉洲,嘴唇蠕动了几番这才开口道:“谢谢你。”

        在刚才的那种情况下站在了她那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