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大佬娇妻又美又飒-> 第10章 欺负的就是你
第10章 欺负的就是你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三天后,辜玉出院。

        医院门口蹲守的记者满满当当。

        “陆太太出来了!”

        在媒体镜头前出现的辜玉,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长发挽起,未施粉黛,气色苍白,美人扶柳般的柔弱,惹人不禁怜惜。

        记者们审视她的脸色,纷纷递出了话筒——

        “陆太太,你这次流产是人为还是意外?”

        辜玉垂下眼眸,难掩痛苦之色,“我对不起这个孩子,没能保护好他。”

        “也就是说是人为的了?”记者立刻抓住了她话中的重点,追问:“那方不方便透露一下这个人的身份?”

        辜玉咬着唇,没说话,看起来很是为难。

        “陆太太是不是不敢开口?”记者眸光一闪,诱导道:“是不是对方靠山很大。”

        “不要问了。”辜玉惨淡的一张笑脸,“是孩子跟我没有缘分。”

        这副做派俨然是杨白劳家被欺压的女儿呀!

        闪光灯连连不断。

        接她出院的陆母见状冷哼了一声,“别逼她了,只怪我们陆家势单力薄,惹不起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陆家白手起家,陆母出身市井,惯于直来直往,不懂何为语言的艺术。

        通晓其中厉害的陆父脸色瞬间变了,立马开口:“我妻子痛失未出世的孙子,情绪有些不太稳定,大家不要介怀,至于这件事的始末,警方也正在调查,请各位记者朋友静等结果。”

        一句静等调查结果就很微妙了。

        一个记者幽幽开口:“据说伤人者是破产寒氏的小公子,现在已经被拘留了,陆董事长是说静待这个结果吗?”

        “叶梵那小子跟我们家儿媳妇有什么仇什么怨?不过是听人指示罢了!”陆母不由冷笑起来。

        听到话匣子被撬开,在场的记者不由兴奋起来,镜头直直对上了陆母。

        陆父神色一冷,瞪了自己妻子一眼。

        “好了,大家就不要再为难我们了,失去孩子我们已经够痛苦了,不想再因为什么而让陆家雪上加霜。”辜玉非常疲惫的闭上眼睛,看上去极为可怜。

        而就在众记者面露同情之际,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停在医院门口。

        两名警察上前,“辜玉女士,你涉嫌报假案,请跟我们回警局一趟。”

        场面沉寂了几秒,顿时骚乱起来。

        无数镜头怼上了辜玉慌乱诧异的脸,闪光灯不停。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乱抓人啊?”陆母气愤质问。

        警察回应:“有人给我们提供了一份当时案发地点的监控,经证实,是辜玉女士自己拿肚子撞桌角导致的流产。”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陆母身体晃了晃,直接一个巴掌朝着辜玉的脸扇了过去。

        “不要乱打人。”警察连忙将人带上了警车。

        身后是咔嚓不断的闪光灯。

        辜玉捂着再次肿胀的脸颊走进警局,一眼便看见了长相扎眼的丈夫陆珩。

        下过雨的午后,空气湿湿润润,带着泥土的清新。

        黑色的迈巴赫在林荫道上匀速行驶,寒一一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她在等一个信息。

        直到手机嗡动一声,她睁开眼,打开陆珩传来的短信,上面写着——

        “辜玉说,三年前花钱让她偷寒氏机密文件的那个人是,萧妤。”

        呲啦一声。

        随着司机的一个紧急刹车,轮胎紧抓地面,发出恐怖的摩擦声。

        寒一一的身体被极大的力道晃到一边,撞上了车门,胳膊一阵钝痛。

        车窗外,一辆银灰色的车身堪堪擦过。

        “艹,到底会不会开车!”司机骂骂咧咧的将车子停稳,转过头,“夫人,有车子差点撞过来,您没事吧?”

        “没多大事。”寒一一坐起身子,捏了捏钝麻的手腕。

        司机松了一口气,打开车门,他正要和对方理论之际,眸光扫过银灰色车尾那串熟悉的车牌号码,不禁傻眼了。

        慕先生的另一辆车。

        慕家车库里大概停了二三十辆车,但慕沉洲常用的那几辆,司机都熟知,所以立马便认了出来。

        此时,银灰色的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女人的身影。

        “我想和你们慕夫人聊一聊。”

        说曹操曹操到。

        咖啡馆内。

        面对面,相似的两张脸。

        萧妤支着下巴,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寒一一,眼角眉梢皆是轻蔑和傲慢。

        “一百万,离开慕沉洲。”

        寒一一牵起唇角,淡淡道:“萧妤小姐要打发人,出手是不是过于小家子气了。”

        对面的人拿着傲慢的眸子瞧着她,唇角噙着嘲讽的弧度,“因为我觉得你就值这个价。”

        唇角撩开浅淡的笑意,寒一一歪过头,一双漂亮的眼眸就直直睨着她,“恐怕慕先生不这么觉得。”

        如果要她让位,慕沉洲一句话就足矣,又何必来这些弯弯道道。

        不过既然这个女人回来了,是不是说明她和慕大少的婚约的确黄了?

        那慕沉洲为何一点要离婚的表示也没有?

        萧妤笑起来,眼底覆盖着森然的嘲弄,“他可怜你,懂吗?”

        寒一一一点也没有示弱,淡然回道:“男人真正的爱不就是怜惜么?”

        “自欺欺人。”萧妤挑了挑眉头,眼神瞬间变得无比的阴冷。

        寒一一身体向后一靠,贴近椅背,眸光审视着对面的女人,冷淡地开口:“三年前,寒氏破产,是萧妤小姐一手策划的吧?”

        对方并不否认,懒懒笑道:“正常的商业竞争而已,玩不起啊?”

        寒一一当然玩得起。

        作为豪门千金,她从小到大自然见惯了商海浮沉,只是……

        “窃取对方的商业机密,这见不得光的手段恐怕也不算正常吧。”

        萧妤长眉一挑,“寒小姐有证据吗?有证据就去告我,没证据就别在这里跟我较劲,挺没意思的。”

        “如果我就想留在慕家,和萧妤小姐较较劲呢。”寒一一勾起唇角,眸色很凉。

        “果然如此。”耳边响起阴冷的嗤笑,“我料想寒小姐如此落魄,也绝不可能会对慕家放手。”

        萧妤勾着唇,“所以我叫你来,也不过就是想羞辱羞辱你而已。”

        一张带着浓烈恶意的脸庞凑到她面前,“你们寒家人,果然都很好玩弄。”

        寒一一没有说话,只淡淡俯瞰着她。

        几秒的死寂,她截住路过的餐车,一杯滚烫的咖啡劈头盖脸就往对面泼了过去。

        一声惊叫之后,身后传来慕沉洲低沉阴冷的声音。

        “寒一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