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大佬娇妻又美又飒-> 第9章 嘴上来个把门的
第9章 嘴上来个把门的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寒一一抿着唇,没有出声打扰。

        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刚刚那个女记者的话语。

        慕大少成植物人,萧妤解除婚约,如果这些都是真的……

        叮得一声,电梯门打开,寒一一将散乱的思绪收拢。

        抬起脚,在护士的指引下,她走到了辜玉的病房。

        门一打开,一个人影直直冲了上来,“寒一一,你这个毒妇,你害死了我的孙子。”

        一个巴掌狠狠朝着寒一一袭来,被身后的慕沉洲遏住了手腕。

        寒一一抬眼,面前是一张阴冷带着仇恨的脸。

        是陆珩的母亲。

        “抱歉了慕先生,内人情绪不太稳定。”陆父扶过妻子的肩膀,将人隔开。

        面对这个寒家一破产,就立马像对瘟神一样对她避之不及甚至恨不得一脚踢开的陆伯母,寒一一脸上没多少情绪。

        她淡淡道:“陆老太太,说话要负责任,我什么时候害死了你的孙子?”

        “是你指使叶梵对我动手的,不是吗?”病床上,辜玉幽幽开口。

        寒一一挑起眼睫扫了过去,对上了一张惨白虚弱的脸,半边脸颊还印着青紫的指痕。

        “你报复我抢走了阿珩,如今又找到了靠山恃强凌弱,你对付我就算了,可我的孩子何其无辜,他在我肚子里才三个月……”

        两行泪珠凄美落下,引来心酸侧目,在场几个护士看向寒一一的眼神顿时微妙起来。

        人多口杂。

        寒一一侧过脸,对着身旁的男人说:“我能单独和她谈谈吗?”

        “当然不可以!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又想打什么主意?!”陆母怒目而视。

        慕沉洲睨了她一眼,矜贵冷傲的气息下覆盖着戾气。

        陆父连忙将妻子扯了出去,“孩子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

        慕沉洲这尊神他们家可惹不起!

        门再次关上,偌大的病房里只余两人。

        “寒一一,你是来求我的?”

        一张虚弱无辜,惹人怜惜的脸瞬间跃上了挑衅和恶毒。

        这个女人变脸的能力堪比京剧演员。

        “陆珩呢?”寒一一自顾自的在她床边的沙发上坐下。

        提到此刻不知在哪个温柔乡的丈夫,辜玉眉间沁出了阴郁,但只一瞬,她又恢复了若无其事。

        “寒一一,请你搞清楚重点。”辜玉仰起下巴,脸色惨白,笑意森冷,“如果不想叶梵背负殴打孕妇致流产的罪行和名声,就跪下来求我!”

        如同三年前,她求寒一一一样,所有经历过的屈辱,她都要再次赢回来。

        寒一一环顾四周。

        辜玉冷笑:“放心好了,我没那么愚蠢,病房里没有监控,我还特意带了干扰电波的设备,你不会有机会录音的。”

        “那就好。”寒一一撩了撩长发,笑靥如花,“或许比起求你,别的方式会更便捷。”

        捡起水果盘上的尖刀,寒一一迅速逼近辜玉的身侧,冰凉且锐利的刀锋抵上她白腻的脖颈。

        辜玉连呼吸都顿了一下。

        “你想做什么?”锐器抵喉,她声音都在发颤。

        “恃强凌弱啊,不是你说的?”漫不经心的玩味从寒一一的眼中浮沉,她无谓的笑了笑,“你欺负我也就算了,欺负我弟弟算怎么回事?”

        她很了解自己的弟弟,即使叶梵再恨这个女人,也绝不可能殴打她。

        他从不对女人动手。

        “是叶梵他先来招惹我的!”辜玉神色僵了一下,低哑道:“昨晚从晚宴上离开,他突然出现在我的车上,把我挟持走,逼问我……”

        停顿片刻,她脩而住了口,表情有些不自然。

        “逼问你什么?”寒一一察觉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异样。

        “你真想知道?”辜玉咬着唇,似乎有难言之隐。

        寒一一微眯起眸,就在她走神的一刻,病床上的女人突然惊叫着推开匕首,整个人翻身跌落至床下。

        病房的门脩而打开。

        “快报警!寒一一她想杀了我!”辜玉脸上布满了惊恐,交织着惨白和虚弱,让人不住心疼。

        光天化日,居然如此嚣张。

        几个护士连忙上前,将跌落在地的虚弱女人扶起,对着始作俑者怒目而视。

        “怎么了?”寒一一慢条斯理的抬起头,手里抓着一只苹果,脸上无辜且坦然,“我只是想给她削个苹果而已。”

        众人哑然。

        没有任何证据,辜玉只能咬牙切齿的目送着寒一一在慕沉洲庇护下离开的身影。

        车上。

        “律师说,可以通话了。”慕沉洲递过来一只手机。

        寒一一接起,屏幕那头是绵长的沉默。

        她闭了闭眸,低叹:“叶梵,到现在你还不肯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电话里传来冷冽的声音,“不要管我了。”

        寒一一的心脏一阵紧缩,她低笑起来,“从小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私生子弟弟闯进了生活,还要因为爸爸临死的嘱托而不得不多加照顾,叶梵,你真以为我想管你吗?”

        眉眼流转,是深深的倦。

        沉寂了很久,电话那头才又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昨晚,我找辜玉是为了弄清三年前,她把从我这里复制走的机密文件……卖给了谁。”

        “是导致寒氏破产的那份机密文件?”她的声音变得有点沙哑。

        “嗯,我也是最近发现,我的硬盘里的那份文件有被人下载过的记录。”

        三年前,寒氏破产的源头就是一个大项目的机密被泄露,却一直都查不出内鬼。

        因为没人会查到小少爷的头上。

        寒一一按了按疼痛的额角,“那个女人流产是怎么回事?”

        “我没对她动手,是她自己撞上的桌角。”

        “好,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

        深吸了一口气,寒一一将眼底的阴霾收起,唇角撑起浅浅的弧度,将手机递还给他。

        “慕沉洲,谢谢你。”

        男人抬起眼帘,沉寂凝视她片刻,伸手便将她捞进了怀里。

        寒一一跌坐在他的腿上,额间相抵,泪珠簌簌地往下掉。

        慕沉洲吻过她的脸和泪,或轻或重。

        喘息间,唇齿交缠。

        这个吻不如往日的肆掠张狂,慕沉洲仿佛变身成为了最有耐心的猎手,一点一点细致描绘地引诱着寒一一的回应。

        时间绵长,寒一一逐渐失去思绪,世界里只有这个男人粗重的呼吸声。

        “只要你乖一点,我会一直宠爱你。”

        宠爱并不是爱。

        寒一一非常明白这两个词的含义。

        他可以宠爱自己,但他爱萧妤。

        并没有任何失落,比起其他人来说,慕沉洲已经对她极好。

        外套口袋里传来手机的嗡动,寒一一伸手拿起,来电显示是陆珩。

        “一一,我有一个视频,我猜你需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