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大佬娇妻又美又飒-> 第7章 被绿妄想症
第7章 被绿妄想症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烟雾缭绕中,长廊两侧一左一右分别站着身姿挺拔的男人,犹如两尊生人勿近的门神。

        掠过肺的烟从唇间吐出,他们抬起眼,眸色幽幽。

        洗漱间的隔音效果一般,长廊上能清楚听见洗漱台哗哗的水流声。

        更不用说……

        刚做了“坏事”的寒一一眸光不由闪了闪。

        而两个男人脸上始终波澜不惊。

        慕沉洲:一个守着妻子暴打其她女人。

        陆珩:一个守着妻子被前女友暴打。

        气氛诡异万分。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寒一一幽幽问道。

        慕沉洲吐出一口烟雾,慢条斯理地上前将她腰身一勾,圈在了怀里。

        微凉的指尖挑起她的下巴,左右察看她的脸颊。

        没有丝毫痕迹。

        “借由慕夫人的身份作威作福?寒一一,你倒是挺嚣张。”慕沉洲冷笑一声,幽深的眸子透出一股漫不经心。

        他们果然都听到了。

        寒一一不由抚了抚额角。

        慕沉洲确认了自己的女人没受到任何伤害,显然也失去了耐心。

        搭上女人腰上的手用力一圈,寒一一犹如一只小鸡仔被直直拎着腰往会场走。

        两人身影错过陆珩之际,慕沉洲面无表情的留下一句,“陆先生,请你管好自己的女人。”

        乍听之下,还以为被打的那方是寒一一。

        陆珩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咬着半支烟,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放心,我不会让她再找慕夫人的麻烦。”

        寒一一掠过他重新扣的齐整的衬衣,眼底毫无波澜。

        回到会场的时候,舞池已然响起了曲目。

        音乐倾泻,光影流转,暧昧横生。

        作为晚宴的中心人物,无数道炙热的目光紧紧黏在慕沉洲的身上。

        飞蛾扑火的人不可谓不多。

        “慕先生,我仰慕你很久了,可以和你跳支舞吗?”

        直接无视掉身旁的寒一一,某个新晋财团的千金主动上前对慕沉洲发出邀约。

        这种当众打脸的行为让寒一一不由失笑。

        在寒氏破产后,不管之前认不认识,有没有过节,每个人似乎只要有机会,都热衷于上前踩她一脚。

        可这种明晃晃的挑衅没让她有半分情绪上的波动。

        寒一一撩了撩蓬松的长发,眉眼间,星石璀璨,艳丽逼人。

        对着身旁的男人,她微微一笑,“慕先生,我仰慕你很久了,可以和你跳支舞吗?”

        慕沉洲唇角不由勾勒出一丝玩味的弧度。

        垂眸望及她一双坠坠星眼,四目相对的瞬间,温热的手掌滑过寒一一的腰身,将她扯进怀里,带入舞池。

        自信满满主动邀约,却完全惨遭无视的名媛千金僵在了原地。

        这份鲜活的难堪生生逼退了所有的蠢蠢欲动。

        灯火璀璨,言笑晏晏。

        寒一一脸上撑着浅笑,脑海里浮现出无数相似的场景。

        成人礼上,众人艳羡的目光,少年盛着盛夏繁星的眼眸,父亲手掌的厚实温度。

        只一个定格,恍如隔世。

        晚宴接近尾声,慕沉洲被一个神秘电话拖住了脚步。

        寒一一率先走出会场,四下寻找叶梵的踪影。

        他说会来接她回去的。

        月光幽冷,夜风席卷着凉薄的雾气扑面而来。

        寒一一拢紧外套,目不斜视的错过一辆熟悉的兰博基尼。

        一个颀长的身影半倚在车门上,指尖的烟火或明或暗。

        “一一,你打算一辈子都不和我说一句话么?”

        那声音染着笑意。

        寒一一顿下脚步,侧过脸看他。

        浓密的长睫下是点点碎星,陆珩勾着笑。

        寒一一绯色的唇角绽开微微的嘲讽,淡淡道:“作为一个有夫之妇和一个有妇之夫,应该也没什么可交流的话题。”

        陆珩低笑一声,吐出一圈烟雾,“当初,是你让我娶她的。”

        三年前,将未婚夫与闺蜜捉奸在床的寒一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于陆珩的失措与解释,她完全不能接受。

        事后,辜玉跪下来求她成全。

        “我知道你不会轻易原谅我,却没想到,你会直接把我推到另一个女人身边。”唇角的笑意深了深,陆珩的眸光却是冷的。

        年少轻狂的自己赌气之下,索性主动解除了婚约,等着寒一一来找自己。没曾想,这个女人却直接离开了。

        “我找了你,整整三年,”他抬起眼睫,低笑:“我终于知道,有的人一旦绝情起来,硬是一点消息都不会透露出来。”

        寒一一听他说完,浅淡一笑,眼底却无波澜,“陆少,人你碰都碰了,婚也结了,没必要在这里追忆往昔。”

        有些人明明自己先跨越了防线,失去了又痛恨对方的无情。

        人的心理总是那么微妙和复杂。

        “如果我说,我后悔了呢?”陆珩似乎是有些醉了,一双微醺的眼眸紧紧盯着她,眼底碎星沉郁。

        “慕夫人。”

        随着男人桀骜阴冷的声音响起。

        寒一一回过头,看见浸在幽冷暗夜中的慕沉洲,眼瞳冷的可怕。

        “过来。”他命令道。

        “一一。”陆珩也看她。

        没有丝毫犹豫,寒一一转身走向暗夜中的慕沉洲。

        看着两人一同离去的身影,陆珩垂下眼,抚着额角低笑。

        “我是不是应该让你在床上一直下不来?”拐角,一股强势不可逆转的力道将寒一一反手扣在迈巴赫的前盖上。

        沉沉夜幕与星火交融的暗夜里,慕沉洲一寸寸凑近女人的面容,面容带笑眸底却幽沉,犹如燃烧着的暗火

        “与旧情人互诉衷肠,重温旧梦是不是很刺激?”

        寒一一蹙着眉,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压了下来。

        强硬,粗暴,侵袭,慕沉洲毫无怜惜地辗转撕咬着她的唇瓣。

        空气好像都被抽空一样,寒一一感觉一阵晕眩,快要窒息。

        她抵着男人坚硬的胸膛,却丝毫无法动弹半分,只能换来对方更为霸道的进攻。

        就在寒一一快要因为缺氧晕厥过去的时候,男人终于停下,眼底挑出沉沉冷意。

        “或许换个人做慕夫人,会比你安分。”

        “慕沉洲,你是变态吗?”

        低低喘着粗气,寒一一不由失笑,“不过是和一个已经毫无关系的人说了几句话而已,你的不安分在哪里挂钩?还是说你有被绿妄想症?”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