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大佬娇妻又美又飒-> 第6章 不存在的失宠
第6章 不存在的失宠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叶梵的代步车是一辆不新不旧的工具车。

        车内整洁的摆放着各类汽车零件和修理工具,发动机的汽油味浓厚。

        换好高定礼裙的寒一一坐在这辆车内,有种格格不入的诡异感。

        她原本是想在这段车程内试探出叶梵墓园内断掉的话头。

        但一路无言,直至到达目的地。

        寒一一想明白了,以叶梵的性格,不想说的话,即使逼迫千百回,也还是不会说。

        就像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叶梵说出,自己因为父亲两个亿的债务而卖给了慕沉洲。

        这种无用功,让她闭上了嘴。

        晚宴门口,叶梵率先下车,为寒一一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拉起裙角,双脚刚一沾地,四周芒刺般的目光齐齐扫射而来。

        视线来源就是从数辆豪车下来的各路名媛。

        “天呐,这是寒一一?不是说她嫁进了慕家?怎么还坐那么寒酸的车?”

        “不会是失宠了吧?我就说慕家那种家族怎么可能真正接受她,云泥之别。”

        “送她的那个司机好眼熟……是不是寒家那位小少爷,叶梵?”

        “呵,哪还是什么小少爷,据说现在在修车呢,我记得温如你曾经是不是还疯狂迷恋过他?”

        “……哪有,怎么可能。”

        伴随着一阵低低的嗤笑,名叫温如的名媛脸色通红,是因为丢脸。

        听到自家弟弟的名字,寒一一勾唇冷笑,转过身就要与她们对线。

        叶梵抓住她的手腕,目光沉静,无波无澜,“你快进去,结束后,我来接你。”

        目送寒一一入场,叶梵回过身,连一个余光也没落在其他人身上。

        没有自卑,没有逞强,亦没有恼怒。

        对于她们,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完全不在意。

        意识到这点,在场的几个名媛面面相觑,微妙的感觉到了羞辱。

        光影交驳,灯火璀璨。

        寒一一摇曳着裙摆,等候多时的侍应连忙迎了上来。

        “慕夫人,请这边请。”

        她被安排到了晚宴二楼,最中心的圆桌位置。

        酒水,餐点,中式,西式,应有尽有。

        侍应拿出菜单,“慕夫人,慕先生让您先吃点东西,他随后就来。”

        随意点了一些餐点,寒一一抬起头,目光扫到不远处熟悉的身影。

        一身银灰色西装的陆珩,以及……

        水蛇般靠在他耳边说话的妖娆女人,寒一一并不认识。

        妖娆女人勾着红唇,身材火辣,青葱般的芊芊玉指在男人敏感的脖颈间游离。

        对于如此赤裸裸的勾引,陆珩始终唇角噙着笑意,不主动也不拒绝。

        寒一一撑着下巴,对眼前的场景略感乏味,就在她准备转移视线,眸光却不经意瞟到一处纹身。

        妖娆女人不知何时解开了陆珩衬衣的两颗纽扣。

        脖颈靠下,靠近心脏的位置,繁星簇拥着一个繁体的一。

        寒一一挑起眉,还没等她看第二眼,一件宽大的西装外套铺头盖脸将她的视线完全遮挡。

        冷冽的气息缠绕在鼻尖。

        “慕太太,眼睛不想用了可以捐献出去。”

        黑暗中,寒一一分外敏感的分辨出了男人慵懒声线中夹带的危险讯号。

        她慢条斯理的撩开盖在头上的外套,不出所料的对上了一双黑沉幽冷的眼眸。

        这个男人,她惹不起。

        “慕先生。”丝毫不避开他的视线,寒一一弯起眉眼,感叹道:“我环顾了一周,在场果然没有一个人能有你半分俊美。”

        “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掐住她半边脸颊,似笑非笑,“我该夸赞你机灵还是愚蠢,居然学会了巧言令色。”

        没有忽略对方眼底的嘲弄,寒一一唇角掠过一丝浅淡的笑意,“慕先生难道是在怀疑自己的魅力不足以让自己的女人一心一意?”

        空气中,两道视线在近距离的僵持着,看起来像是爱侣间缠绵悱恻的“深情”对望。

        慕沉洲撩起眼睫,眉目间一贯的慵懒淡漠,“寒一一,别挑衅一个男人,你不会想承受这种后果。”

        寒一一立即意识到这句话的危险性,她仰起脸,微笑着表示,“我去一趟洗手间。”

        几乎是她离开座位的那瞬间,一旁眼快的侍应连忙跟了上来,指引她到了长廊深处的洗漱间。

        拉开门,寒一一抬起头,视线恰好撞上了洗漱台前的辜玉。

        哦,冤家路窄。

        “寒一一,你最近似乎很得意?”她扯开唇角,绷着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

        慢条斯理的打开手包,寒一一对着镜子补了补唇色。

        辜玉侧过脸看她,漆黑的眼眸里包裹着浓烈的讥讽和恶意。

        “我今天就是要奉劝你,别高兴得太早,据我所知,你这个慕夫人位置未必能坐得了多久,别到时候,犹如丧家之犬被踹出慕家,又成一大笑料。”

        好像耳边一只挥散不去的苍蝇,寒一一对于她的话中有话没有任何探索的兴趣,只觉得嗡嗡作烦。

        “陆珩睡腻你了?饥渴难耐导致洗手间逮到一个机会也要强行秀纯在感?”

        丈夫毫不避讳,招蜂引蝶的风流韵事,已然让刚上位不久的陆夫人在圈内成为了一个笑话。

        眼底掠过沉沉阴霾,辜玉长眉一挑,“不必担心,对付男人我自有手段,就连不近女色的叶梵不也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你又能怎么样?”

        她笑了起来,眉眼之间,皆是挑衅。

        “啪”的一声。

        白皙的脸颊上赫然浮出五指的红印。

        辜玉被一个巴掌狠狠扇得偏过脸去。

        “寒一一,你……”

        同一侧脸颊,又是一巴掌。

        速度更快,力度更狠。

        没给对方任何反抗的余地,寒一一扯过辜玉,连续扇了十几个巴掌。

        看着面前女人惨不忍睹的半侧脸颊,寒一一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无辜且恶劣。

        “谢谢辜小姐的提醒,我确实应该趁着还占着慕夫人这个身份时,尽情作威作福,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唇角都是血腥味,辜玉捂着半边脸,跌坐在地上,一句完整的话都吐不出来。

        更可气的是,偏偏在武力上,她也半点都不是对手,只能瞪着一双怨毒的眼。

        这个女人的脸皮果然太厚,打得她的手都有些疼了。寒一一松了松酸涩的手腕,若无其事地走出洗漱间。

        一抬眼,长廊上站着两个男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