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叫姐夫 作者:春山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什么野男人?什么情妇?”寒一一波浪不惊地暼着他。

        叶梵压低了帽檐,整张脸因为怒气而阴气森森。

        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寒一一这个女人是配不上慕沉洲的。

        可叶梵不。

        将口袋里的手机丢给她,叶梵的眸色愈发暗淡,唇线冷硬。

        “过去的你不是骄傲肆意,目中无人,任性自我的吗?寒一一,如今为了钱,你什么礼义廉耻都不要,就这么随随便便把自己给卖了?”

        染着豆蔻的指尖在幽幽光屏上来回滑动,寒一一扫了几眼评论区的高赞恶评,漫不经心地抓了抓长发。

        她轻笑:“不过是别人的几句闲言碎语而已,三年前你看到的还不够多吗?”

        那语气过于随意,仿佛众人调侃咒骂的并不是她寒一一本人。

        “你实在太令我……”叶梵喉间有些艰涩,漂亮妖异的眼眸扫过一尾戾气。

        失望?厌恶?无话可说?

        寒一一挑了挑眉,并没有解释太多,也无从解释。

        唇角勾着散漫的弧度,她眉眼在笑,但是那笑意却半点不达眼底:“叶大少爷,别端着这副死样子教训人,你偶尔也稍微低头看看你自己吧!被一个白莲花心机婊玩弄了感情,就躲在这里颓废?”

        叶梵的脸很苍白,身上都是浓浓的机油味,眉眼间阴郁缠绕,没有半点当年颠倒万千少女而不自知的肆意散漫。

        “不关你的事。”他眼眸沉郁,语气凉薄。

        寒一一淡淡道:“余情未了?”

        三年前,辜玉还是这位少爷的掌中宝,心头肉,谁知她转头就爬上了陆珩的床。

        叶梵冷笑,一张脸沉了下来,似乎已经失去了沟通的耐心。

        一把打开车门,车外是团团守卫的黑衣保镖。

        叶梵一眼看见了慕沉洲。

        他盯着男人那张看起来矜贵漠然的面容,眼底覆着一团黑雾。

        暼过脸,他咬牙看向寒一一,说:“离开这个野男人,需要钱……我可以养你。”

        寒一一挑了挑眉,似乎有些讶异。

        慕沉洲目光平淡地看向口出狂言的叶梵,冷笑:“弟弟请注意用词,确切来说,你应该称呼我为——姐夫。”

        叶梵蹙起眉头。

        “难道,你姐没告诉你吗?”慕沉洲微凉的目光扫过车里的女人。

        寒一一接收到自家老公略带警告的意味,不急不慢地脱掉了暖手套,露出无名指上的婚戒。

        圣夜流光。

        慕家代代相传的玉石分割出来的戒指。

        慕家夫人的身份象征。

        叶梵的眉头越蹙越深,他顿了片刻,认真问道:“你是真的喜欢他?自愿嫁给他的?”

        慕沉洲年轻俊美多金,有多少女人愿意飞蛾扑火,她又有什么理由不喜欢?

        寒一一淡淡嗯了一声,唇角勾着笑意。

        “寒一一,你……”叶梵眸光微闪,将要说的话尽数吞下,转身离去。

        这对姐弟心中都有着不愿告知对方的难言之隐,却无需再问。

        “嗯?你说喜欢我?”狭长的车内,温热的掌心轻抬起寒一一的脸颊,慕沉洲的眸光或明或暗。

        准确来说,是喜欢你的钱。

        寒一一笑了笑。

        当初为了父亲两个亿的债务,为了死后的父亲不背负诅咒和骂名,她决然将自己卖给了这个男人。

        不管是做替身也好,挡箭牌也好。

        两个亿,是个好价钱,她不亏的。

        看着那双疲惫麻木略带笑意的眼眸,慕沉洲长睫覆下沉沉阴影。

        即使寒一一不甚在意,网络上关于情妇的风暴在半天之内很快被肃清。

        慕氏官网首页直接晒出了慕沉洲和寒一一的结婚证书以及慕家的象征婚戒。

        甚至还特意用加粗的红色字号标注了声明——

        【声明】总裁表示:他的名分很重要。

        为了强调总裁的名分,慕氏强大的律师天团将造谣的营销号,以及各大新闻下的诽谤恶评一个不落,全都发了律师函。

        一时之间,全网都知晓了慕家这位新晋的不可说夫人。

        “卧槽,这是什么神仙豪门的宠爱啊!寒一一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吧!”

        “嚎,今天是为甜甜爱情落泪的一天~”

        “天之骄女沦为落魄千金,如今峰回路转,晋升豪门贵妇!还说啥?!直接打上慕夫人牛逼就完事辽~”

        “慕夫人牛逼!”

        “……”

        夜色浓倦,辜玉缩在别墅的沙发上,眸光沉沉的盯着手机屏幕,心脏狠狠一震。

        她的算盘落了空。

        原本以为寒一一只是靠着***榜上了慕沉洲的床,即使对方再牛逼,她的身份也只是一个见不得人的情妇。

        曝光在网上,不仅名声烂透了,舆论也会让慕家人更看不上寒一一。

        却没曾想,这个女人竟然一跃嫁进了万众瞩目的巨豪慕家。

        自己费尽心思,处心积虑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踢掉寒一一,成功上位陆太太,如今……

        呵,却成了一场笑话。

        陆珩跨进家门的第一眼,就看见辜玉一张阴沉的脸。

        他抚着额角,低低一笑,淡淡凉凉道:“陆太太这是又嫉妒了?这次准备打什么算盘?慕沉洲这种人可不是那么好睡的。”

        沙发上的女人浑身一僵,抬起眼时,眼底的阴戾立刻转化为脆弱。

        “阿珩,你胡说什么,我眼里心里就只有你而已。”她起身,甜甜腻腻地抱住男人的胳膊。

        “是么?我以为你只是喜欢睡一一的男人而已。”

        陆珩身上有浓浓的酒气和脂粉味,对于妻子的亲昵并没有抗拒,唇角始终勾着吊儿郎当的笑。

        “我不是……我……”辜玉的眼瞳颤了颤,咬唇质问:“你身上怎么会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

        陆珩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温柔一笑,“我那么喜欢寒一一,却也受不了诱惑被你摸***角,那么你还指望,我能够对你忠贞不渝?”

        “为什么?你在故意报复我!你恨我勾引了你?你恨我让你失去了寒一一?”豆大的眼珠含在辜玉的眼眶里欲坠不坠,“可是陆珩,我只是想要你。”

        陆珩垂下眼看她,眼底带着妖异的冷光,“有时候我觉得你是真爱我,而有的时候我觉得……你演技是真的好。”

        没等辜玉回应,他低下头在她唇间印下一吻,漠然道:“我不恨你,我们天生一对,珠联璧合,就是一对烂在骨子里的贱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