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第二百七十一章 沦为病人 她只能躺着
第二百七十一章 沦为病人 她只能躺着 作者:郭掌柜T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6-13
  •     封迟一直是一个挺理智的男人,对任何事情都有定力,更何况医院是公众场合,之前

        她不知道,两人是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能让封迟动起手。

        余挽舟在病床上躺了一天,中途二姨来看过一次,封迟派人送来午餐,晚餐。

        母亲一直守在身边,她劝过多少次让母亲回家,可母亲偏偏就不听,余挽舟也有些无奈,只好任由母亲留在这里陪着自己。

        夜幕降临,余母坐在床边,微微叹了口气。

        “怎么了妈?”

        “现在天都黑了。”她的脸上尽显无奈之色,仿佛是有什么想说出来的话,却又止于口。

        余挽舟翻了个身,对着母亲,两手叠在一起放在侧头,“妈,你想说什么嘛。”

        “你嫁给的是帝京第一家族的封家,偌大的封家需要封迟一个人掌管,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现在又生了病住在医院里,封迟不能常陪着你,我担心你会多想。”

        原来是因为这个。

        明明躺在病床上的是她,生病的也是她,可余挽舟还要装作没事人一样安慰着母亲。

        “妈,其实这个你不用担心的,封迟虽然忙,但只要一有空就会陪我。他今天估计是因为太忙了,你不要多想。”

        “妈是担心你会多想,毕竟今时不如往日,就算在忙,你也在生病……”

        余挽舟原本以为母亲只是担心自己会胡思乱想,原来还有另一层意思,母亲在责怪封迟,她现在躺在医院,封迟都没能腾出时间来看自己。

        “他昨晚都陪了我一夜,没合眼,今天又要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应该体谅他的。”

        说到这,余母的神色逐渐缓和了一些,但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问道:“我来帝京不久,听到了一些传闻。”

        “妈你说的是,封迟的桃色绯闻?”

        她为什么要用桃色绯闻来形容,是因为她不方便直接说出苏希儿的名字,万一……母亲说的并不是同一件事呢?

        “他和那个苏希儿,两个人是不是旧情难忘?”

        余挽舟顿了顿,笑道:“那些都是过去式了,两人现在只是朋友关系,哎呀妈,现在躺在这里的又不是你,你怎么比我还会乱想。好啦,现在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

        “现在才七点……”

        “七点已经不早了,你再不回去,外公要怀疑了,要是被他知道我受伤,他身体不好,万一高血压了怎么办?”

        “知道了知道了,你呀,我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办?”

        “这里还有护士呢,封迟专门打了招呼的,你放心就好啦。”

        余母见她状态不错,又担心引起父亲的怀疑,沉默了几秒,点点头,“那我回去了。”

        “好。”

        病房的门被轻轻带上后,余挽舟翻了个身看向窗户这一边,窗外的景色看的不全,只看到部分高楼和少许的夜空。

        独自一人的房间,再加上难闻的医药水味道,让氛围变得有些压抑。

        回想起母亲担心的那些事情,她垂下眸。

        她倒是不担心这些事情,但却格外的思念封迟,不知道现在的他,有没有记得吃饭,在忙些什么,是不是加着班看着文件,还是参加着某个酒局,喝了不少的酒。

        正在她思考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余挽舟以为是母亲又折返回来,忘了嘱咐什么。

        “妈,你还有……”

        “挽舟,是我。”

        一个轻柔的声音出现,给这份宁静的房间增添了一丝柔意。余挽舟愣了愣,慢慢地侧过身,发现是苏希儿。

        她有些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希儿,我以为是我妈。”

        苏希儿走进来,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忘记敲门了,抱歉。”

        “没事。”

        “你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她走近床边,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再住一天就可以出院了。”余挽舟回应着,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希儿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

        她住院这件事连苏雪儿都不知道,苏希儿是怎么知道的。

        “我……”苏希儿浅浅一笑,解释道:“是小迟哥哥告诉我的,听说你受伤住院,所以我就来看看你。”

        封迟?

        她是昨天被送来医院,送来医院后,封迟在医院陪了她一夜,也没有和苏希儿见面的可能。中途,她也没有听到电话响的声音。

        苏希儿能知道她在医院,那只有一个可能,苏希儿今天和封迟见过面,或者是通过电话,但见面的可能性很大。

        余挽舟淡淡一笑,“辛苦你了,还专门来看我,我其实就是受了小伤,没什么的。”

        “这些毛病怎么能小看呢,挽舟你还生过孩子,腰这方面一定要重视的。”苏希儿语气温柔的关心,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

        她总觉得,这句话,好像是有什么深意,可能是她想多了。

        “恩,我会注意的,希儿,谢谢你。”

        “对了。”苏希儿从她的包里拿出一件精致的小盒,放在床头柜,说道:“这是送给小馒头的礼物,上次去看他忘记买礼物了,这是补给他的。”

        “太客气了,不用专门买礼物的。”

        “没事的,小馒头很可爱,我也很喜欢他,我买的是一个小镯子,专门按照婴儿大概的尺寸定制的,他应该是可以戴上去的。”

        “谢谢希儿你的礼物,我想小馒头他会很喜欢的。”

        苏希儿与她闲聊了几句,房间里的氛围有些奇妙,说不上什么感觉。余挽舟只能躺着,保持着侧身的动作。苏希儿途中给她倒了杯水,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准备离开。

        “时间不早了,挽舟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苏希儿起身。

        “恩,你赶紧回去吧,天黑了路上不安全。”

        苏希儿转身之际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过身来,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是一个手表。

        她瞧着这个手表有点眼熟,苏希儿拿着手表,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表情。但很快恢复平静,轻轻笑道:“这是小迟哥哥的手表,落在我这里了,我去找他不太方便,反正他会过来看你,挽舟,你顺便给他。”

        “好。”余挽舟很快回答, 表情看上去没什么异常。

        甚至没有一丝惊讶和怀疑,苏希儿看了一眼她的表情,点了点头,然后离开。

        离开后,余挽舟深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放在她旁边的手表,这的确是封迟的手表,在他离开之前,余挽舟还看见过。

        只是为什么会在苏希儿身上,她陷入了一片沉思。

        大约就这样静静地过了一小时,封迟来了。

        房间里十分的安静,此时的灯已经熄了,只有左边床头的一盏台灯,并不亮,但能大概的看清楚整个房间的轮廓。

        “还没睡?”封迟轻微沙哑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格格不入。

        这声音一听,就是劳累过度,开会过久导致声音沙哑。

        听到这样的声音,尽管余挽舟心中有多少不舒服,埋藏了多少问题想要问他,在这一瞬间都烟消云散。

        她最终还是选择相信,轻笑道:“白天睡的有点多,这会睡不着,你看起来很累。”

        “还好。”

        他将椅子拉近床边,准备坐下时,余挽舟伸手拦住了他,“你工作了一天,赶紧回去休息吧。”

        “怎么了?不想我陪你吗?”封迟沉着的看着她。

        “没有,是想你回个好觉。”

        “在你身边我就能睡好。”他脱掉外套搭在椅架上,正好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

        封迟略微歉疚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等我一下,我接个电话。”

        在封迟接电话期间,余挽舟将那块手表,有些吃力的放在了封迟的衣服口袋里,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直到他回来。

        “奶奶不放心小馒头,把他接过去待几天。”封迟说道。

        “恩,我不在家就林嫂一个人我还有点担心。”

        他并没有直接坐下,转头去了洗手间,没一会儿,拿着一条毛巾出来,十分温柔的坐在床边,替她擦拭着脸。

        余挽舟被他这一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怔,呆呆地看着他。

        封迟见她这副表情,忍俊不禁的问:“怎么?我看起来不像一个合格的老公?”

        “不,不是……”她有些结巴的回答。

        她是从未想过封迟竟然会这么细心贴心的给她擦脸,他身材挺拔,穿着一如既往的白色衬衣,双袖卷起,那张棱角分明的轮廓带着淡淡的笑意,显得格外的迷人。

        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模样最帅,真不假!

        余挽舟忍不住吞了吞喉咙,小声道:“这些事情,其实不用你来做的。”

        “我不做,难不成让别的男人给你做?请护工你也不愿意,总不能让妈一直照顾你吧。”他的语气之中,还有些责怪。

        责怪她不愿意请护工来贴身照顾,但又不想让自己给她擦脸。

        在外人的眼光来看,她这是无理取闹。

        余挽舟嘟起小嘴,朝他白了一眼,“我这不是心疼你,不想让你连这种活都干,再说,我又不是不能自理,只不过不能下床而已,再过一天,我就可以行动自如了,到时候……”

        “闭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