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张宠的背影 作者:我是跟风狗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5-04
  •     651.

        这三族人中,休屠族自然是人数最多实力也最强的。汉族虽然人数什么的不多,但可都是咱自己人。因此三族人里,乌兰族的存在感是最低的。

        为了避免让他们产生自卑感,沐儿专门交代了族人一定要对其他两族,尤其是乌兰族人要以礼相待,绝不允许出现仗势欺人的现象。

        现在这件事对张宠来说,比对其他将领来说更不好办。因为他还有个身份是于奇正的小舅子。这样一来关系就更加微妙了。

        虽然说沐儿和乌兰丽娅亲如姐妹,但张宠这个身份就比较尴尬。若是过于放肆,就有点给姐姐争宠或者是仗着姐姐最受宠飞扬跋扈的意思了。

        所以现在木樨卡说让他们回去,张宠无奈之下,也只能率队往回走。

        路上越想越不对劲,照理来说,既然是防袭营演习,乌兰族人也应该全不参加,可目前的情形

        不行,小心驶得万年船。不管是什么情况,先将部队展开呈半包围状态,哪怕过后证明是一场虚惊而被责骂,总比这边出了事强。一想到这里,张宠就命令部队在离乌兰营地不到五里处展开。

        。。。。。。。。。。

        安福奈终于把帅印,兵符找到了。刚走到门口,记了起来忘记拿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了,那就是令牌。

        虽然乌兰裘没有交代,但他知道现在乌兰族也和汉族一样全民皆兵,所有规制都是严格按照军令来的。于是返回身走回去,去拿桌上的令牌。手刚刚一碰到装令牌的筒子,就是听见脑后劲风!

        安福奈想也不想,手中佩刀直接向身后挥去。“叮”的一声,回旋弯刀飞了出去。柔萨猛扯手中的线,回旋弯刀飞回到手里。

        安福奈的左手已经摸到了令牌筒。

        几乎同时,外面传来了守卫士兵的最后一声惨叫。坎达尔冲了进来,见到这个情形,板斧脱手而出,朝安福奈背心飞去!

        安福奈已经快把令牌筒抓在手中。

        听到脑后风声,知道是件重武器,如果躲避的话,只能放弃拿令牌。猛一咬牙,把手中刀反手横在后背。

        板斧斩中了宝刀,但是却变成了平面飞行。刀身和斧面同时击到安福奈背心。

        安福奈紧紧地抓住了令牌筒。

        好个安福奈!受到重击之后,尽管口中接连喷出两口血箭,竟然临危不乱地借着后背收到的冲击力向前冲去,左脚猛蹬到桌子上,整个人腾空而起,右脚又是一记猛踹到桌子后面的墙壁上,整个人在空中转身,手中刀深深地插进了房梁里。

        柔萨手中回旋弯刀又近在咫尺了!

        安福奈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脚上的靴子飞了出去,正正击中回旋弯刀。紧接着一躬身,翻到了房梁上面。

        可是就在此时,令牌筒一歪,有两只令牌掉出来向下坠去!安福奈急忙伸手去捞。

        一支箭带着呼啸飞奔而来。原来卡迪夫卡也冲了进来。

        安福奈无奈,在房梁上一滚,奋力一跃,整个人冲破头上的瓦,跳到了房顶上。那两支令牌坠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卡迪夫卡等人正准备去追时,一个突击队员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报告!大,大,大事不妙了。。。”

        卡迪夫卡皱了皱眉:“好好说话。”

        突击队员稳定了一下情绪:“外面已被包围,说要见乌兰裘,如果见不到就要强行进来了!”

        卡迪夫卡等三人脸色大变,如果外面的部队进来,他们这群人一个也别想逃脱。

        张宠骑在马上,焦急地望着里面。

        里面一阵阵的惨叫传来,以张宠的经验判断,这不是演习,演习不可能叫得这么逼真。可自己率军作攻击阵势,本身就是容易引起误会的事情。假设是一场虚惊,那这个责任可大了。现在还有得解释,一旦强攻那可是百口难辨了。

        可是听到里面的惨叫,他又着急上火。猛一咬牙举起右手准备向下一挥下令强攻时,里面一人一骑高举着令牌奔了出来。

        来人一阵风般的到了张宠面前,把手中令牌递给张宠后说:“乌兰裘请贵军退兵。”

        张宠仔细检查令牌无假,但是还是怀疑的问:“乌兰裘呢?”

        来人附耳过来低声说:“其实是有谷蠡人袭营。乌兰裘和几位军官都受了伤,不过不要紧。现在刺客已经捉住了,正在审问。乌兰裘担心外面还有大规模的敌人接应,怕你们在这里打草惊蛇。”

        张宠关切地问:“什么?!乌兰裘受伤了?那丽娅姐姐呢?”

        来人继续低声地说:“放心放心,乌兰裘是假受伤,这都是咱们的诱敌之计。千万别透露出去哦。”

        张宠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下令回营。来人正准备也返回内营,张宠突然叫到:“等等!”

        来人僵在那里。

        张宠一个人过来低声问:“那刺客是谁派来的?怎么摸进内营的啊?”

        来人长叹一口气低声回答:“斥候安福奈投敌……”

        一听说是安福奈,张宠也认识,是和乌兰裘同一批来的,和乌兰裘关系特别好。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叫:“啊!”

        “嘘,”来人神秘兮兮地继续说:“这是重大机密,千万不能表现出来啊!还有,你也知道乌兰裘是个非常念旧的人,以前和安福奈的关系……所以对外一致口径是防袭营演习,也不愿其他人插手。”

        张宠长叹一声,嘴里嘟噜了一句“他居然投敌”后,转身回营。

        卡迪夫卡看着离开的张宠背影,后背的冷汗把衣服都湿透了。摸了摸脸上的假脸皮,心想要不是柔萨反应得快而且有这易容绝活,今天恐怕就交待到这里了。

        。。。。。。。。。。

        安福奈东躲西藏绕了几个圈,确定没有跟踪的人,一翻身进入了厨房。

        乌兰裘背靠着柴堆,还在昏迷中。乌兰丽娅急得头上都是汗水,但一直牢牢的护着自己的腹部。

        安福奈搬开柴堆,把她们藏了进去。但想了想还是不对,于是四周打量厨房。厨房不大,确实没有多的可藏人的地方。直到看到灶台之后,才眼睛一亮。

        他搬开了灶台上的大锅,把乌兰裘抱到灶里面,又让乌兰丽娅进去,然后再把大锅盖上。

        盖上大锅后,又抓了些灶灰什么的掩盖了搬动的痕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