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番外

        度假归来。

        温远还在不适应地调着时差,温先生已经投入到忙碌的工作当中。

        温远是十分羡慕温行之这样年入几百几千万的高新阶层。一想到自己工作一年的所有收入还不如此人缴的个人所得税脯就有些郁闷,同样是人,为何差距如此之大?

        温行之对此一向是不予置评,只是觉得温远对着她自己的工资明细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十分有趣。

        温行之的工作还有一个让温远不满的地方就是需时常出差。要是放在平时她上学忙得分手乏术的时候并不打紧,可结婚之后还是一走一个月,放她自己在家,温远同学就多少有些不情愿。

        可也不能过多抱怨。

        否则,用周垚的话讲,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老公同在GP工作,可所拿薪资却有着天壤之别。每次老同学三人聚会,提及这一点,温远就不敢吭声了,怕被周垚谋杀。

        是日,温行之正在香港出差,正逢周末,温远觉得无聊,便约周垚出来看***。

        粗制滥造的片子很是冗长乏味,看得两人齐齐打瞌睡,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地出了放映厅,找了家餐厅点餐果腹。

        温远双手托腮,看着周垚不停地低头按手机,揶揄道:“回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用得着这么频繁地发短信吗?”

        周垚抬头,瞪她一眼,躲过她面前的饮料饮下大半,说:“,我老公已经出差快一个月了好不好?”

        温远吃惊地睁大眼睛:“怎么没听你说?”

        周垚掐了把她水嫩的脸颊:“谁像你,温先生一赚魂都没了。”

        温远红着脸一把拍开她的爪,正好点的餐上来了,两人埋头苦吃。突然,周垚从食物中抬起头,问道:“温先生生日是不是快到了?”

        温远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差不多还有一周左右,问这个干吗?”

        周垚嘿嘿一笑:“听我老公说的,GP员工都在商量送老板一份礼物。要我说,费这个心思干嘛,温先生他还缺什么?”

        但还真什么也不缺,庆祝什么的也真没必要,反正是老一岁。

        心里嘀咕几句,温远问:“决定送什么了吗?”

        “还没呢,怎么了?”

        “做做参考,我也不知道送他什么来着。”

        周垚:“……”

        话是这么说着,但温远还是为温行之选了条领带。

        虽然这人不喜领带,但按照他出席正式场合,形容都要一丝不苟的习宫家里还是备了好些条,其中不少是她选的。

        看着手里这条领带,温远深深觉得送他礼物就是多此一举,因为基本她送上礼物之后,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确定要这条吗?”

        温远点点头:“就这条吧。”

        漂亮的女导购笑容满面地为她去结账,心里偶尔也会纳闷,怎么这位的脸会那样红,是因为店里的暖气?

        结完帐,温远正要离开之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看也不看地按下接听键,话筒里随即传来他低沉好听的声音:“在哪儿?”

        温远瞬间就听出来是谁,脸颊微鼓地说:“你猜。”

        温先生是不会跟她比幼稚的,只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T市最高温度不过零下一度。温远——”他叫她的名字,“这么冷的天,你只穿件毛衣?”

        温远愣了下,站在原地像个小傻子一样地张望。找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他那辆黑色的路虎揽胜。看着十几天没见面的他,温远不由自主放软了声音,像是在撒娇:“我带了外套的。”

        温先生微微叹息:“穿好了,再出来。”

        温远套上大衣,飞快地向外跑去。温行之本来已经把副驾的门打开了,可瞧着她跑过来的方向,眸光一闪,又打开了自己这边的车门。

        温远白皙的脸上微微通红,揽胜的底盘很脯她站在一爆差不多与他平视。四目相对,她微微喘着气。

        温行之等着她缓了缓,看着她手中提的袋子,才问:“我不在,你又买了什么好东西?”

        “领带,给你的生日礼物。”小声嘟囔着,带着点儿礼物提前曝光的不甘。

        温行之突然就笑了,握住她的腰,将她带的离自己近一些,用手顺了顺她略显凌乱的头发,而后,声音稍稍有些沙哑地说:“上车,带你回家。”

        他带她回的是郊区的那栋房子。到了冬天,温行之总更喜欢这边多一些,因为暖气温度比易水道的房子更适宜。

        回来之前已在外面解决掉晚饭,温行之一进门,放下行李就进了浴室,这是他的习宫长时间的飞行之后总要泡澡趋乏。温远简单洗洗就窝在卧室里帮他整理行李,真是简单的要命,连根头发丝都找不出来。

        温远顿感十分满意,正要合上行李箱的时候,却在一侧的格间发现有一个小瓶子。取出一看,竟是胃药。

        正在此刻,浴室的门从里面打开。温远看着走出来的人,问道:“你胃病又犯了?”

        温行之看她一眼,才缓声说:“不要紧,现在已经好了。”

        温远才不被他糊弄:“喝酒了?”

        温行之挑了挑眉。

        他快要拿这个越来越聪明的姑娘没办法了。

        为了平息温太太的怒气,温先生诚恳表态,“不会有下次。”

        温远撇撇嘴,表示以观后效。

        温先生微哂,示意她站到自己面前来。

        之后,不知从哪里取出来一个盒子,递到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

        温行之没说话,只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东西。是一个玉镯。用的翡翠玉,水头很足。

        握住她的五指,温行之轻轻将镯子送了进来,却不想竟有些大,在手腕处晃荡,显得空落落的。

        温远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你不知道我手腕的粗细吗?”

        “不合适?”他抬眸看她。

        “当然。”温远微微嘟了嘟嘴,赌气地一把取了下来。

        温行之看着她有些潦草的动作,明明大那么许多,还把手磨了下才取了下来,当真是笨。温行之给了她屁股一巴掌,接过镯子,又放回到盒子里。

        “我这次去香港,见到了苏羡。”他突然说,“这个翡翠镯,就是他让我带给你的。没见过他几次,却还能一眼就认出我来,倒是不容易。”

        苏羡?

        温远怔了下,愣愣地问:“他不是出国了吗?怎么会在香港?”

        “回国了,在香港一家外资企业就职,这次正好跟我们合作,参加了谈判。”

        任由着这人给她揉手腕,沉默了好一会儿,温远才再度开口:“他,挺好的吧?”

        “能力不错,不过年轻,一时意气也是有的。”

        温远撇撇嘴,“说的好像你没有年轻的时候一样。”话一出口,又觉不对,她抬头瞪了某人一眼,又说,“现在也不老。”

        被恭维了的温先生只是挑了挑眉,将盒子递给了她:“收起来罢。”

        温远嗯了声,想起什么,抬头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也太大方了?”苏羡把送给她的东西让他转交,他还就真的给了?

        温行之别有意味地看了她一眼:“总归是不合适,只能当纪念收起来的东西。”

        何必计较太多。

        一语双关,偏巧温远还一下子就听懂了。

        “那要是带着正好呢?”

        温太太不甘心地继续问。

        “那就再养胖一些。”他握住她的手腕,意有所指,“总会有办法。”让你带不上。

        温太太泪流满面。

        她怎么会觉得他大方了呢?明明还是很小气很小气很小气好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