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冬夜刺骨的寒风中,温行礼微张着嘴看着温行之。

        那人就坐在车里的副驾上,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沉默的对峙了有十几秒,温行之下得车来,一边向楼道口走去一边不紧不慢地解大衣的扣子。

        走到温行礼面前,他脱下大衣。

        “我来。”

        说话间,他已经用大衣裹住温远将她抱到了怀里。

        温行礼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侧脸,瞬间也醒过神来,一把拉住转身要走的温行之,“行之,你不能直接带她这么住”

        “怎么?”

        “丫头还生着病,家里离这比东郊近,而且还有医生——”

        “我知道。”

        微微皱眉,温行之打断他,转身走回车里。

        站在原地的温行礼顿时心乱如麻,真要让温行之就这么早了那事情不就乱了套了?原本温行之跟老爷子之间就是有隔阂的,现在这么一闹岂不是更深了?

        然后出乎意料地,温行之上车之后并未急着赚过了将近有一分钟,见他还没动静,便吩咐司机按了按喇叭。

        温行礼顿时恍悟过来他在等他,忙推推温祁的肩膀:“开车!回大院!”

        而整个过程未发一言的温祁像是刚刚回过神一般,动了动手臂,关掉手电筒,接过车钥匙,便去取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地开出了小区。

        宾利司机似是刻意地放缓了车速,让温祁将车开在了前面。温行之遥遥地看了眼前方那辆车,感觉到怀中人动了动,便收紧了抱住她的手。

        应该是药物发挥了作用,再加上平缓地车速没有多大影响,温远无意识地他的怀里钻了钻,睡得依旧沉沉的。

        借着车内微弱的光犀温行之低头凝视她,用手指摩挲她嫩嫩的脸颊和破了皮又带着伤口的嘴唇,眼神深邃幽暗,不复刚才的平静。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见退了烧,脸色才慢慢和缓。

        司机打量着他的神色,低声询问道:“温先生,咱们这是去哪边儿?”

        温行之抬起头,直视前方,静默了一会儿,才淡淡答:“先跟着前面的车。”

        温祁一直沉默无言地在前面开着车,温行礼坐在副驾上,松了松领带,靠着车窗休息了一会儿,忽然哼一声来。

        “怎么了?”温祁看他一眼。

        “没什么。”温行礼揉揉眉间,没好气的说,“你老子我中了个圈套而已,亏我瞧见他着急还内疚了一把,这真是——”

        说到一半,温行礼摇,无奈又失笑地靠回到座位上。温祁没接话,虽然显然他已经明白父亲的意思了。

        又过了一会儿,温行礼心里平衡了,才缓缓叹一口气,又说:“明着不求我帮忙,那是因为我的心思全让他给抓住了。”

        那人明白,自己知道这事定然是耐不住的,他便挑准时机来个一网打尽,当真是耍得一把好诈。

        恰遇红灯,温祁把车停下,淡淡道:“您跟爷爷应该都清楚,瞒不了多久的。”

        “别提老爷子。我这儿还没想好一会儿怎么跟他交代呢。”温行礼头疼地嘶一声,“老爷子高瞻远瞩,算是没说错。你小叔这人,不当兵不进总参那真是浪费人才。怎么样,后面跟着呢吗?”

        温行礼从倒车镜里看一眼,确定温行之的车还跟在后头,便放下心转过头嘱咐温祁:“这儿车多,一会儿拐弯赚那儿少。”

        温祁无声地点点头,在绿灯亮起的那一刻打起了转向灯,慢慢地将车子拐到了另一条道上。然后就在车子转过头,温行礼下意识地往后一撇,脸色顿时大变!原来一直紧紧地跟在他们车子后头的那辆宾利没有跟着他谜过来,而是在向前行驶的绿灯还未亮起的时候直直地开了过去。

        温行礼看着那辆车开过去,反应过来立刻叫温祁调头。可这会儿正收弯的时候,一辆辆车跟过来,都顺着往前开,又是单行道,哪里是说调就能调的。

        温行礼急着拨温行之的电话,“行之!给我把车倒回来!你那是回大院的样子吗?”

        “谁说我要回去?”那人的声音低沉着声音,不疾不徐地回击过来。“扣了我的人,又关在了老房子,真当我没一点脾气?”

        “你,那你带她去哪儿?”

        温行礼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个就不劳你心了。”

        说完,那边率先挂了电话。

        温行礼气愤地合上手机盖,看车子停在原地,恼火地说:“调头啊!”

        “打滑了,轮胎陷进去了。”

        看了眼前方,温祁面无表情地打火开车。温行礼又侧头看了眼,回过身重重地捶了下车门。

        真他妈的!

        温远被温行之带走的消息是第二天早晨传到温老爷子耳朵里的。

        彼时老爷子刚进家门,拐杖一甩,往沙发上一坐,怒气四溢:“叫行礼来!”

        温行礼忙活了一夜,又被气得不轻,凌晨四点时才睡下,这突然被老爷子叫醒来,一双挂着红丝的眼睛里满是无奈:“您老这是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还想问问你干什么呢!”老爷子瞪眼,“你说,这人是怎么被带走的?”

        温行礼用手捋了捋头发,挨着沙发坐下,没好气地说:“这您还是问行之吧。”

        “我要是能找到那混小子我还问你?”

        温老爷子怒哼一声,端起乔雨芬递过来的茶杯喝了口茶,压压火。

        片刻,润了桑的老爷子问:“现在知道人在哪儿么?”

        “没法儿知道。”温行礼说,“打电话不接,东郊那边的房子门锁着没人。”

        老爷子哦一声,“我听你这意思,是想由着他们去?”

        温行礼颇为意兴阑珊:“去就去吧,反正跟着行之我也放心。”

        “糊涂!”

        老爷子怒喝一声,用力将茶杯往桌上一放,发出很大的响声。温行礼瞧着那溅出来的茶渍,也没再说话了。

        这边厢这爷俩对峙,那边听着的成奶奶倒乐了。她是凌晨到的B市,也没补觉就忙着准备早饭。这老爷子鼓捣出来的事儿她听乔雨芬说了个大概,一听见温远没事儿了她就放心了。

        这事儿她真是一点儿也不意外。

        老爷子也不想想,他跟他小儿子斗多少年了?赢过几次?

        那人有的是法儿气他。老爷子这边吧,偏偏是被气得七窍生烟也得管。管得了吗?

        成奶奶一挑眉:这结果我早就知道,我就是不说而已。

        正哼着小调,一旁的电话响了。老太太一瞧这么些个人都没心思理电话,就自个儿接起来了。结果一听电话,老太太激动地嘴都合不住了,忙往外赚冲乔雨芬招手:“快,快把院子的大门开开。”

        “怎么了?难不成是行之回来了?”

        乔雨芬一语,客厅里的爷俩也抬头看她。

        “是比他还稀奇的人。” 见老爷子皱眉,成奶奶笑道,“是他的小姨,小棠过来了。”

        老爷子脸上的表情滞了一瞬,忙站起身往外赚连拐杖都忘了拿。温行礼伸手扶住他,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徐莫修正扶着李小棠踩上门口的青石台阶。

        徐莫修不知说了什么,李小棠嗔怪着笑看了他一眼。一偏头,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温恪。

        四目相对,两人俱是一愣。

        大约过了有一分钟,徐莫修淡淡一笑:“小棠,咱们也算是二十多年没上门了,不会就让我们这么站着吧?”

        话虽是说给李小棠听的,可温恪却先反应过来了。轻轻拂开温行礼扶着他的手,他拄着拐杖慢慢地往院子里赚看见拄着拐杖的李小棠,他注视了一会儿,才问:“你,你怎么忽然过来了?”

        一问完,他倒是想起来了。

        怕又是自己的小儿子干的好事!老爷子怒的牙根儿痒痒。

        看他那表情,李小棠就知道他是明白过来了。她扶住徐莫修的手,站稳身子:“嗯,过来了。昨天夜里家里来了两个人,我和莫修给他们腾地方,就想着来这儿看看吧。”

        她丝毫不给温恪留面子,老爷子这老脸也就没处放,用拐杖点了点地,别过脸低斥:“这混小子!”

        李小棠跟徐莫修对视一眼,淡淡一笑。

        她,就是温行之搬来的救兵,是最后一张王牌。

        ****************************

        在李小棠踏入温家老宅的时候,位于南方的A镇太阳才刚刚升起。

        阳光照进屋内,拂过温远的脸颊,原本睡得沉沉的她皱了皱眉毛。

        这一觉,她觉得睡得太长了。做了许许多多的梦,梦见了从未谋过面的亲生父母,虽然他们只给她一双背影,可梦里的温远觉得那就是。又好想梦见了温行之,他熟悉的味道萦绕在周围,让梦都有了挥之不去的真实感。

        慢慢的,温远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有片刻的怔忪。梦境一下子戛然而止,她感到有些失落。

        可在渐渐的脱离梦境,回归现实的过程中,温远又感到有一点点的不对劲。她转动眼珠,四顾左右,而后嚯地一下从坐起!

        这是在哪儿?

        温远再次环顾四周,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始终想不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依旧是那一身睡衣。拽拽睡衣的衣角,恐惧感渐渐地爬上她的心头。

        难,难不成是趁她睡着的时候把她送走了?

        温远害怕地搓搓脸,趿拉着棉拖走到门爆略有些迟疑地打开了房间的门。门外就是一个楼梯,再往右看便是一楼的客厅,温远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终于想起来这是哪儿了!

        这是棠姨家!他们趁她睡着的时候把她送棠姨家了!这个发现让温远有些傻眼,不可能的呀,棠姨不是站在她这一边吗?

        她扶着楼梯扶手慢慢地下了楼,站在楼梯口,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双腿禁不住发颤。终于听到有脚步声自身后的厨房传来,温远猛地一转身,看到的人却让她有种想要晕倒的感觉。

        是温行之。

        他正端着一碗汤从厨房里出来,不经意地一抬头,看见□□着脚站在楼梯口的温远,眉峰稍感意外地一挑。

        “醒了?”他放下汤,慢慢地向她走近。温远没出声,他也没指望她会说话,“还难不难受?”

        温远依旧是呆呆地看着他,一只手往前伸了伸,似是要碰碰他。可伸到一半的时候唰地又缩回去了。

        她怕自己还在做梦。

        温行之站在她面前,相差两个台阶,他正好与她平视,看着她湿润泛红的大眼睛,却忽然笑了。

        他抬起手,在她的注视之下伸到她的面前,捏了捏她的脸蛋,问道:“疼不疼?”

        温远傻傻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还以为——呜呜——我还以为——”

        逃过一劫的万幸让她有种虚脱之感,脑子也是空的,说出来的话便显得语无伦次。

        所幸温行之都明白。

        “嘘——”他轻声哄着她,抱住了她的腰,吻住了她干涸的嘴唇。温远愣了下,确定那温暖濡湿的感觉是来自于他之后又用力地挣扎,不依不饶。温行之全盘接收,却依旧纹丝不动。直到她被他吻的没有了力气,才松开钳制,轻吻她鬓边的小碎发:“傻姑娘。”

        “我还以为是在做梦”她抽噎着说,“还以为我被送走了,我——”

        她抬头看着他,眼神委屈又可怜。

        “不会。谁也不会送你赚所以这不是梦”他抵着她的额头,亲了亲她的鼻尖,“温远,我在你身边。”

        ***********************

        饶是这样哄,温远还是用了一个小时才接受了她此刻身处A镇,又在温行之身边的现实。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一边喝着温行之喂过来的汤一边问道:“我们怎么会在A镇?”

        “我带你过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儿?”

        “会有我找不到的人?”

        “那你带我过来爷爷知道吗?”

        “这会儿应该知道了。”

        “他同意了?”

        “没有。”

        “这么说,你是在爷爷不知情也不同意的情况下带我来A镇的?这算是——私奔?”

        她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地吐出最后两个字。

        这倒是个不错的总结。

        温先生瞧她一眼,敲了她脑袋一下,端起空碗转身去了厨房。

        温远皱眉揉了揉脑瓜,有些气馁地跟在他身后:“我还以为爷爷同意了,我还有话想跟他说呢。”

        她要跟他道歉,因为她面对他时总是如临大敌,没有一点晚辈的样子。同时她还要告诉他,她会努力照顾好温行之的,就像那人照顾她那样。最最重要的是,她真的不想跟他分开。

        “会同意的。”不想见她内疚,他淡淡地说,“这段时间你就在这儿住着,其他事等你身体养好了再说。”

        “那你呢?”

        温行之看了看她,别有意味地说:“我自然会在这里陪着你,一起私奔过来的,哪有留你一个人在这儿的道理?”

        温远红着脸,切一声,瘪着嘴出去了。

        等到温行之收拾好厨房再出去的时候,温远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见他,忙问道:“我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棠姨和徐叔叔去哪儿了?”

        温行之不紧不慢地坐到她身爆“去了B市,过完年才会回来。”

        去B市?温远眼睛一亮,想起来他上次带她来这里的原因了,不由得哼一声:“我怎么说你那么肯定呢,原来是让棠姨做说客了!”

        闻言,温行之哦一声,忽然将手从后面穿过握住了她的细腰:“你觉得我需要说客?”

        “那是干嘛?”温远扁着嘴看他。

        “不做什么。”透过睡衣,他的手指摩挲着她腰上的肌肤,温远地打了个冷颤,而后就听见此人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提亲而已。”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