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温远是饿醒的。

        醒来之后窗外天色已暗,她发觉自己正盖着暖和的被子,躺在卧室的。愣怔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起身,下了床。

        屋子里只开了盏昏黄的台灯,摆设都看得不大清楚,但透过院子里进来的光,温远发现卧室的窗台外装了防护网。严严实实的,别说是这顶楼,在一楼怕是都出不去。

        叹了口气,温远慢慢踱步去了客厅。那里也是一片黑暗,只有晕黄的光自厨房传来,厨房门大开着,温远一眼就看见温祁正在那里做饭。她呆呆在那儿站了一会儿,似是反应不过来,温祁却听见了动静,一个偏头,四目相对的瞬间,温远看见他破皮的嘴唇,几乎是同时想起了她昏睡前发生的那一幕。

        她见着他张了张嘴,好像是有话跟她说,而温远却忽然不想听,更确切地说是不敢听。于是她转身,避过了他的视犀坐到了沙发上。

        厨房里的温祁愣了下,而后自嘲地笑笑。

        小锅里的粥已经煮好了,他盛一碗端出来,放到了温远的面前:“吃点儿东西吧。”

        温远眼睛没什么神彩地看他一眼:“我想回家。”

        温祁自知无法接话,顿了下,便说:“我还调了小菜,你配着吃。”

        虽然准备了饭菜,温祁想她多半不会吃,所以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看到温远正一勺一勺挖着粥喝,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

        其实温远也不想吃任何东西,可她经不起饿,到时候出了问题更麻烦。

        两人沉默无言地面对面坐着吃着饭,温远一碗粥快要见底的时候,温祁说:“刚刚你睡觉的时候小叔打电话过来了。”

        温远猛一抬头,看着他。

        “他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哪儿?”

        “你怎么说?”

        温远充满期望地看着他,因为他此刻表情温和地不像个坏人,可温祁明白,自己注定要让她失望了。

        “我说,我不知道。”

        果不其然,温远亮着的眼睛又黯淡了下去。温祁等着她发火,可她没有,只是默默地坐回到沙发里,双腿蜷了起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你和小叔在一起吗?”温祁看着她,淡淡地说,“我不在乎什么名声,我只是不想你以后夹在这个家中左右为难,不幸福。”

        “那如果彼此喜欢的是我和你,你会不会为了让我幸福,而放手?”

        她突然这么问道,眼睛也不躲不闪地看着他,想要一个答案。躲避的人是温祁,他移开了视虾“没这个如果,所以我也不会回答你这个问题。”

        温远也没有再问,默默地看着他收拾完桌子,在他起身的时候说道:“哥,你知道吗?”她说“我一直都怕你们在知道这件事后会变成我的敌人,所以我想在我准备好的时候再告诉你们。我没想,我没想事情发生的这样突然。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子的。她明明还有那么多话没有说,那么多理由没有讲,为什么就突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想着想着,她突然哽咽了起来。脑袋埋进臂弯里,只剩下肩膀在。

        温祁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地走到她面前俯身抱了抱她:“可从被我发现那一刻起你已经把我们当成你的敌人了,我从来没见你这样毫不畏惧过。”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出口,她最怕的不是失去他们这一群人,而是失去那一个人。而温远也没有反驳他的话,所以默认了不是吗?

        温祁拍拍的脑袋,“再睡会儿吧,不要再想这么多,你累了。”

        ***********************

        由于老爷子给来了这么一出,温行之这一晚上是清闲不了了。

        虽然知道老爷子害不了温远,可他还是免不了有些焦躁,坐回车上,理了理思绪之后,他径直去了外交部。

        下午他开会的地方就离那儿不远,甚至还和温行礼见了一面。所以这大晚上的,在自己的地盘看见温行之,温行礼着实吃了一惊。

        他正站在大厅跟部下说话,看见温行之面无表情地进来,跟部下交代了几句,略微诧异地问温行之,“你怎么过来了?”

        “有点儿事,你办公室谈?”

        温行礼稍一思忖,带着他上了楼。

        “什么事儿?大晚上的跑过来。”

        关了门,温行礼倒了杯水,放到了温行之的面前。

        “给我来根烟。”

        办公室里哪准吸烟?温行礼额角青筋一跳,张口就想拒绝,可一看这位爷脸色不算好,摸出来放他面前。温行之抽出一根,动作略有些潦草的点着。

        “你到我这儿来就是吸烟的?”

        温行礼在他对面的沙发落座,皱着眉问他。

        “老爷子想送温远走。”

        “什么时候的事儿?”温行礼脸色泠然,“去哪儿?”

        “不知道。”

        温行礼沉默了一会儿,恍悟了什么,问:“你不会是以为我知道所以才来问我的吧?”

        温行之摇了:“这事儿要想办成老爷子肯定不会告诉你。”

        “你什么意思?”温行礼有些恼火。

        “我的意思是——”他顿了顿,“你该做个决定了。”

        “做什么决定?”他斜睥他一眼。

        “做个好爸爸,现在正是时候。”温行之说,打太极打得他有些不耐烦了。

        温行礼却忽然不着急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他说,“但我告诉你,我完全同意老爷子的决定。”

        说完,他看着温行之,目光沉静锐利也带有一丝挑衅。温行之不紧不慢地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说:“我知道。”

        “知道你还来找我?”

        这一次,温行之没说话,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走了。

        “行之——”他企图叫住他,见他步伐不停便起身跟上去,“温行之,你站——”

        话说到一半,“砰”一声关门声,他险些磕到额头。可见那人用了多大的力道关门,温行礼愣了一下,继而失笑。

        不能怪他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实在是很少能有人把他这个弟弟惹到这种程度。

        不容易啊!

        出了外交部的大楼,温行之在车里又坐了一会儿,便开着车子回了东郊。而温行礼在办公室前思后量了十几分钟之后,也坐不住了,交代了工作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厅里的大门还敞着,温行礼推门而入的声音大了些,便见坐在沙发上的乔雨芬嚯地一下站了起来,两人都被对方吓了一跳。

        看清楚来人之后,乔雨芬松一口气,嗔怪地看着他:“怎么都不出个声,突然就进来了。”

        温行礼失笑,“怎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马上就睡了。”乔雨芬接过他的外套,“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了?”

        “嗯,事情办完就回来了。”

        温行礼略显疲惫地坐在沙发上,正是乔雨芬刚刚坐着的位置,所以理所当然地看到了被温行之撕成两半的照片。他用手扒了扒,问道:“这是什么?”

        乔雨芬看了眼,故作镇定地拿过来扔进了垃圾桶,“没什么。”

        温行礼想了想,“刚行之来家里了吧?”

        乔雨芬动作一顿,抬头看他,“你怎么知道?”

        “听大门口的门卫说的。”

        “哦,数来了一趟。”

        “没说有什么事儿?”

        “他有什么事儿什么时候跟我说过。”

        瞪他一眼,乔雨芬拿起垃圾桶去外面清垃圾,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温行礼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回房睡觉吧,我给你放些热水你洗个澡?”

        “先不急。”温行礼手指无意识地敲敲茶几,“你跟我说实话,老爷子把温远关起来这事儿你知不知道?”

        乔雨芬心一惊,差点儿站不稳,手扶着沙发才勉力支撑住,“行之找过你了?”

        “看来你是知道?”温行礼冷了脸,“荒唐!老爷子糊涂你也糊涂,再怎么不同意也不能这样!真把行之逼急了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爸执意要这么做我能怎么办?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明白,我能阻止的了?”乔雨芬急红了眼

        “你阻止了吗?”

        温行礼讥讽地看她一眼,乔雨芬也懒得跟他多说了,抹干眼角的泪:“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十恶不赦是吧?我告诉你要不是有温祁,我压根儿不想趟这趟浑水!”

        “又关温祁什么事儿了?”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温祁什么心思?”乔雨芬剜他一眼,“远远跟了行之也正好断了他的念想,我还巴不得呢。但老爷子不同意我有什么办法!”

        温行礼是结结实实吃了一惊,缓过来之后不禁自责自己太疏忽了,对儿子和女儿都关心地太少。

        “总之你别管了,这事儿老爷子处理。”

        乔雨芬觉得心累,不想再跟他过多纠缠,转身上了楼。温行礼僵持了一会儿,最终也无力地靠回沙发。

        回到东郊之后,温行之简单地洗了个澡,躺回到了。

        这几天都没能好好休息,头隐隐作疼,想必是老毛病又犯了。他起身就着温水服下两粒药片,刚躺到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瞥了眼显示,温行之顺手按下了拒听键。是成光的赵晋习赵总,他们已有多日未见,这几天联系却忽然频繁了起来。多半是他那一头殷勤,温行之起初还觉得奇怪,跟他兜兜圈子,可自打那人不经意说出陈瑶这个名字,温行之便知晓他此番的意图了。于是打到GP的电话多被拒绝。屡次被拒的结果是他直接打他的私人电话,可很显然,温行之此刻不想搭理他。

        圈子混了这么久,他是不怕得罪人的。更何况,他还不将赵晋习放在眼里。他是不知陈瑶托那人找他是想干什么,也不想知道。说明白点,他现在压根儿顾不上她的死活。

        赵晋习大概还不知他办事的风格,他亲自出手处理的人,一般都是他厌恶至极的人,知晓他脾气的都不敢在他耳边提一个字。

        靠床眯眼休息了一会儿,温行之翻开手机,拨了温远的号码。照例是拨通了没人接,只有她为他设的彩铃在响。黑寂之中,温行之安静地听了一会儿才挂断电话,转手又拨了另一个号,下次有人接了。

        “你好,哪位?”

        听着那头传来的声音,温行之低声说:“小姨,是我。”

        ***********************************

        在老房子醒来的第二天早上,温远睁开眼,发现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

        她愣了一下,完全无视有些胀痛的脑袋,趴到了窗边。这里实际上已经相当于市郊了,院子里住的多是一些老人,这样的太雪天是没人出来的,所以外面一层厚厚的积雪仍旧是完好无损的。看着偶尔从大院门外跑过的小孩儿,温远一脸的羡慕。

        温祁是早起来了的,听见动静也过来了,看见她只穿着薄薄的一件睡衣就趴在窗台上,皱起了眉:“别趴那儿,小心着凉。”

        这老房子里虽有暖气,可年久失修,到底还是没温家老宅的地暖管用。温远看了他一眼,瑟缩着要回到的时候,眼睛忽然一亮,指着窗外,惊喜地喊道:“猫!”

        温祁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果然瞧见了一只黄黑相间的猫,正躲在院子里的自行车棚里,正跳跃着想去够最靠近自行车棚那个单元二楼住户挂在阳台上的鱼干,可惜隔着一层玻璃,任凭它跳跃能力再强,也驶不着的。

        温远看着看着它,就忍不住笑了。

        温祁也勾了勾唇角:“估计是流浪猫?”

        “流浪猫?那会不会很脏?”温远有些纠结。

        温祁闻言,转了转头,对上她那双眼睛。琥珀棕,很温暖的色彩。

        “我想喂它点儿东西吃。”

        那双眼睛的主人看着他说,平静却有神。这两天温祁鲜少看见她这个模样,虽然嘴上已是下意识地说:“你不能出去。”

        “我知道。”温远转过头,“你把它抱上来,我在这儿等着。”

        温祁考虑了一会儿,转身出去了。

        温远一直看着窗外,注视着那个猫。耳朵一直关注着门口,她注意到——温祁没有锁门!

        温远愣怔了下,顿时涌起了一阵冲动,嚯地站起,脑袋不受控制地一阵眩晕。温远手忙脚乱地扶住墙壁,慢慢站稳,等到她再看向窗外的时候,温祁已经抱着猫走回来了。

        温远苦笑一声,去了厨房。

        这只猫其实并不算只流浪猫,它在车棚那里有个老窝,平时全靠看车的老大爷喂它点儿食。可今日大雪,老大爷没出门,也就没人管它了。

        温祁用块儿旧布抱着它上来了,这猫也不躲。他一打开门,就看见温远拿根剥了皮的火腿肠在客厅里等着。

        看见她,温祁失笑:“你这样喂它是要把它喂叼的,以后老大爷还怎么喂它?”

        温远眨巴眨巴眼睛,明显一副不懂的表情。

        温祁无奈,自个儿去了厨房拿了块儿馒头出来,又倒了点儿水。他撕了块儿馒头放嘴里嚼了嚼,吐出来放到猫面前。这只猫凑上前像是闻了闻,然后——走开了!

        温祁忍不住抽抽嘴角。

        温远慢慢蹲下来,给它扣下来一下块儿火腿肠放它面前。猫闻了闻,一口就吃掉了。她笑了笑,又继续喂它,感叹了一句:“做只猫也不错,有自由,还有人喂它吃喝。”

        温祁一直默默地在一旁看着,听到她这句话,怔了一下,转身去了厨房。

        其实才不过两日,温远还没有崩溃,温祁反倒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他站在厨房的床前,注视了一会儿窗外的皑皑白雪,忽然转身走了出去。

        “温远,起来。”他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声音。

        而温远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等温祁拿好衣服出来,她还蹲在原地。温祁觉得奇怪,便伸手扶她。

        “温远?”手不小心碰触到她的额头,温祁大惊失色,“你发烧了?温远?温远!”

        温远发烧了。

        这个消息传到乔雨芬那里的时候,她握在手中的玻璃杯差点儿掉到地上。

        她放下水杯,稳定了下心绪对电话那头的温祁说:“你爷爷现在不在家,你也别着急。”

        “她发烧了!我怎么能不着急!我得带她出去看医生!”

        “胡闹!外面正冷你还要带她出去,你是嫌她烧得不够是吗?”乔雨芬低斥,“我马上让小张送老爷子医生过去,等老爷子回来我再跟他详说!”

        挂掉电话,乔雨芬急忙打了卫生所的电话,刚安排好,又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是前几天回了趟老家的成奶奶,说是坐今晚的火车回B市,明天就到。当初老爷子出院两天就借着过年让成奶奶回了趟老家,乔雨芬起初不懂,后来才明白老爷子适意支她赚所以这话里也不能露出破绽,只能透着小心。

        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乔雨芬精疲力尽地坐到床头,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

        临近年底,温行礼也有很多应酬。也幸好今天是部门内的,他作为老大出场致了几句词,被灌了不少酒,也就顺利脱身了。

        以往他都是待到底的,平易近人,很得部下拥护。可今日莫名地烦躁,便早早地退场,让司机开车回了家。

        乔雨芬不喜欢酒味儿,所以温行礼下了车,也不急着进门,在外面散散了酒味儿,才慢慢地往院子里赚只是一只脚刚迈进院子的大门,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是乔雨芬。

        “温远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略显急切,温行礼也不禁凝神听。也不知那头说了什么,她再开口时语气也轻松了下来:“烧退下来就好,老爷子今晚没有回来,我明天再跟他说罢。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烧?发烧?

        温行礼一听到这儿,就忍不住了,快步走到乔雨芬面前,厉声问道:“怎么回事?”

        乔雨芬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电话险些都握不住,“你,你怎么?”

        温行礼没工夫跟她墨迹:“是不是温远发烧了?是不是?”

        “是烧了,不过医生过去了,打了一针这烧退下来了。”乔雨芬镇定了情绪,“老房子那儿太冷了,多半是因为这个烧起来的吧。”

        “老房子?”温行礼的声音冷了下来,“老爷子把温远锁到了老房子里?”

        乔雨芬愣了下,才低低地说:“是老爷子让我吩咐温祁把她送到老房子那儿的,怎么了?”

        温行礼简直不知该说什么了。

        “老爷子这不是糊涂!是荒谬至极!”

        他烦躁地捋捋头发,转身往外走。

        “你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他头也不回,“我去把温远接回来,等不得明天了!”

        司机已经把车开走了,温行礼的酒也醒了,便开自己的车。

        雪天路滑,他的车上也没有防滑链,可温行礼已经顾不得了。打了好几次火才把车启动开,刚将车子开出大院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原以为是乔雨芬的电话,温行礼直觉得想要按掉。可一看来显,又有了几分犹豫。

        是温行之。

        稍一思忖,温行礼还是按了拒听键。这事儿是不能让他知道,知道那麻烦可就大了。

        这么一想,温行礼踩下油门,加速向老房子驶去。

        市郊,老房子。

        因为发着烧,温远浑身都难受极了。迷迷糊糊中有人给她打了一针,她终于不再感觉到冷了,便沉沉地睡着了。

        再次醒来,只觉得脑袋懵懵的,眼皮子很沉,怎么也睁不开。只听到门外有说话声,却始终听不清是谁。

        那是温祁和温行礼。

        温行礼看着温祁,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他点点客厅桌子上的药,怒道:“看你干的好事!”

        温祁沉默着,没有任何反驳。哪怕那日他并不知情,只是按照乔雨芬的吩咐把温远送到这儿,他只知道爷爷要见她,却并不知道是要关她。可那又怎么样呢,他不还是充当刽子手,关了她两天?

        温祁越是不说话,温行礼越是生气,“怎么样了?”

        “烧退了,好多了。”

        “好多了?”温行礼冷哼一声,“去找个厚毯子出来,我带她回家!”

        温祁闻言站了起来,跟温行礼直视。

        温行礼瞪他一眼:“怎么,不想去是不是?还想关着她?”

        温祁只是淡淡一笑,转身去了卧室。

        温行礼亲自给半醒不醒地温远穿上羽绒服,并用毯子裹住她抱她起来。她不舒服,被人动来动去,难免哼哼两声。他就像个哄孩子一样哄着她:“乖,爸爸带你回家。”

        他带着她下了楼,温祁一直走在前面给他们打着手电筒照明。等到走到楼口的时候,温祁忽然停下来了,温行礼差点儿撞上他。

        “怎么忽然——”

        他抬头,张口就要斥责他。可惜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一辆车在看到他们出现在楼口的时候就打开了车灯,待到眼睛适应了这的光线之后,温行礼才看清车里坐的人。

        是温行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