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这一次温行之没有急着赚而是在医院待了两日,算是替换温行礼的班,让他在家休息几天。

        温远也一直在温家老宅待着,因为温行礼镇场所以没人再敢乱来。但温远始终是心有余悸,不是因为温祁,而是因为乔雨芬。但乔雨芬自那日说出那句话之后又没有其他的反常的表现,待她仍是一如既往。

        许是四年前那次大闹给温远留下了太深的心里阴影,所以一旦触及到乔雨芬的地方,她总是比她还要紧张。

        或许也没什么?温远安慰自己,让自己慢慢镇定下来。

        第二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而温远却在吃过早饭之后接到一个人的电话,那人的号码她没有存下来,但或许是太过在意,她一看这一串的陌生的号码就知道是谁了。

        陈瑶?温远想自己还没找她,她倒是反先找上门了?

        故意任由手机响了一会儿,温远慢悠悠地按下接听键,陈瑶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

        “有时间吗?”

        她的声音柔柔的,听上去就不忍让人拒绝。温远倒不会怜香惜玉,不过有些事情确实要当面谈:“你是要约我见面?在哪儿?”

        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陈瑶迟疑了一会儿,报了地址。是个离大院并不远的,不如上次去的高级。

        “好的,等我十五分钟。”

        幸好温行礼和乔雨芬都不在,温祁自从那日之后就没回过家。温远磨了成奶奶一会儿,好不容易求得她答应之后不紧不慢地出了门。不得不说的是,温远同学在温先生身边待久了,潜移默化中就沾染了一点儿他的气质。

        距离约定时间过了五分钟,温远才到。她是完全走着来的,服务生像是提前有人打好了招呼,二话不问直接给她引到了二楼一个包间。包间门大开着,温远侧一侧身,就看到了陈瑶。

        看到她,温远小小地吃了一惊。她有段时间没见陈瑶了,也没有刻意去关注她的星闻,在她印象中自陈瑶成名之后总是一副柔美似女神的形象,怎么今天见了,却是有些憔悴?

        许是察觉到有人在看她,陈瑶慢慢地转过头来。在看到温远的那一刻,她的眼中涌起了十分复杂的情绪,也只是一瞬,她站起身,请她进来。

        “喝点儿什么吧。”

        落座后,陈瑶没有什么表情地轻轻说道。

        “……不用了。”温远说,“我想,你也不是专门请我来这里喝东西的吧?”

        陈瑶瞧了她一眼,向侍应摆了摆手,两人沉默相看着,直到门被带上,陈瑶才开口:“温远,为什么我每次看你都觉得你变化不大,都像是我高三时第一次见你时的样子?”

        温远无心跟她叙旧,便毫不留情地说:“但你已经不是那时的样子了。”

        陈瑶怔了一下,低头苦笑:“大约现在是我最狼狈的时候吧,不过我不后悔。”

        不后悔?不后悔什么?那些曾经做过的事?

        温远顿时有些怒:“那我跟你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你讨厌我,对吧?”陈瑶抬头看她,依旧是没什么表情,“其实我也讨厌你——从看到那些照片开始。”她说,“我知道一定不会只有我喜欢他,也想过他身边可能已经有女人,但我没想到,那会是你——”

        “那些照片是你拍的?”

        陈瑶愣了一下,“是我又怎么样。”她并不太在意,“那次你说他有女朋友,我不过是想证实一下罢了。”

        “所以你拿到照片之后不相信事实,就去骗我的哥哥?”温远失笑,“我的哥哥不肯告诉你答案,所以你就直接去找我的爷爷?这就是你的爱?”想到家中目前混乱的一切,温远看着她只觉得反胃,嚯地一下起身,质问她“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来找他或是来找我?你是心里已经答案所以才不敢来,是不是?”

        “是又如何!”陈瑶也是拍案而起,厉声道,“但现在你们都不怕,我怕什么!”

        两厢沉默地对峙,皆是一副不太理智的样子。

        温远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镇定了下来,“你不要以为,见了我爷爷就胜券在握了。”

        “我没那么天真。”她冷笑道,“我怎么还会赢?若是温行之对我有一点儿怜惜我也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

        “你什么意思?”温远警惕地看着她。

        陈瑶冷冷地看她一眼,忽而笑了,“我们之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若有兴致,我可以一一说来给你听。”

        “没必要了。”温远断然拒绝,“挑拨离间这么低劣的手段?我还不至于傻到相信你的程度!”

        陈瑶也不生气,施施然道:“就你们还用得着我挑拨离间?你们的事儿哪怕我不告诉温老爷子他迟早也会知道,但凡他知道了你们两个就成不了,想想看,将门之后,闭起门来搞?这说出去可是温老爷子受得住的?更别说你父亲还在做官!”

        她存心想挑起温远的怒意,可她着实低估温远的承受能力了。

        “看来你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连我父亲是做什么的都了解的清清楚楚。”温远轻轻说着,可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留情面,“可你这么有本事,怎么没打听到我的真正身世?”

        “你说什么?”陈瑶脸色一变,冷声问道。

        温远笑了,笑得很灿烂:“我是说,我根本不是温家的孩子,说的更直接一些,那就是我跟温行之,没有一、丁、点、儿血缘关系。”

        话毕,啪嚓一声,陈瑶手中的玻璃杯摔倒了地上。

        温远收住笑,看了失控的她一眼,“怎么,不相信?”

        陈瑶狠狠地瞪她一眼,却说不出话来。

        ********************

        在来之前,温远想过到底要不要给她留情面。

        陈瑶有些话说的很对,比如即便是她不说,总有一天爷爷也会知道。她清楚明白这一点,但她希望是由他们亲口说出,而不是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被人有心利用。那就太不可原谅了!

        离开很久,温远的双手还在发抖,只不过她双手插兜,不太看得出来而已。中午,为了弥补消耗掉的元气,温远同学一口气吃了两碗米饭,吓得成奶奶一把夺过来她手中的碗,怕她再去盛第三碗。

        温远正要抗议,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瞄了眼来显,发现是某人的号码。正犹豫着接不接,就听见成奶奶哼了一声。她眨眼笑了,走到院子里去接电话。

        “准备一下,等会儿我过去接你。”

        温远被他说的一愣,“去哪儿?去医院吗?爷爷准备见我啦?”

        “不是——”他说,“先回东郊,过两天我们去趟A镇。”

        “去A镇?”温远越来越晕了,“去A镇干吗?”

        “棠姨的身体不大好,我谬去瞧瞧她。怎么,你不想棠姨?”

        “想是想,可这会儿去不太好吧。爷爷呢?”温远小心翼翼地问道,“他还不想见我吗?”

        “他没说。”

        没说?没说不就是不想见嘛!温远囧

        “没事的。”他说着,似是笑了笑,“不见就不见罢,趁他闹别扭这段时间我们去看看棠姨,年后怕是没有时间了。”

        在温行之看来,老爷子这适意的。他不同意,可就是说服不了他,于是来个眼不见为净,可也不松口,就这么拖着他,大有打持久战的光荣革命传统。而两天下来呢,却不见温行之着急,还是一副温和淡定地让他有点儿牙疼的模样,于是索性赶他走。温行之这边呢,看老爷子也没什么大碍了,于是便交回给温行礼,准备回来了。

        见温远这头不说话,怕她还继续纠结,温行之便直接说:“行了,先收拾东西罢。”

        其实温远还有很多话要问的,可听他的声音有些哑,便知道他这两天非常累。只好挂下电话,按他说的办。

        下午,温行礼回家换了身衣服便去了医院。走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温远便从客厅的窗户口看见温行之的车听到了大门口。

        温远还没来得及出大厅的门,就听见成奶奶哼了一声,于是她不敢动了,老老实实地蹲下来,配合着成奶奶缠毛线球。

        过了一会儿,温行之进了屋。看见这一副场景,挑了挑眉。

        “回来了?”成奶奶看也不看他地问道。

        温行之嗯了一声,挨着对角的沙发坐了下来。正巧脸对着温远,就见她冲着自己眨眨眼睛,这副模样让他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成奶奶当然不能当看不见,瞪温远一眼,见她老实了,才说:“行之你这是在医院待了两天吗?怎么我觉得像是待了两年才回来的?”

        面对老太太的挖苦,温先生淡淡地哦了一声,笑了:“您老这么想我?”

        “去去去!”成奶奶恼羞成怒,毛线球一弄好,就把温远往他那边儿推了推,“带走带赚看见你们两个我就烦!”

        “成奶奶!”温远羞红着脸跺脚。

        温行之倒是不客气,道了别之后把人领出来了。温远羞恼地想踩他脚,温行之也没躲,由着她撒气,不经意地一抬头,看到了二楼房间窗户边伫立着的人影,是乔雨芬。四目相对,乔雨芬尴尬地撩下窗帘。

        “你看什么呢?”温远扁着嘴

        “没事。”收回视犀他敲了敲她的脑门,“走罢。”

        ******************************

        因为温恪这边刻意的僵持,所以这件事儿暂时就处于搁浅的局面。

        不过温行之却是不着急的,老爷子搞持久战,但别忘了温先生也是明白“敌进我退,敌退我追”这个道理的,眼下先退几步,待过了这一阵子再说。

        温远见他这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真是佩服极了。温先生把佩服照单全收,待到晚上的时候又把人拐到进行了一番深入地彻底地交流。

        也不能怪他,人从T市送回来之后他就没再碰过她一个手指头。前两天是有机会独处,可心里皆有事,也没这个心思。现在搁下心里那块大石头,温远被折腾地够呛。第二天一觉睡到十点仍旧是不想起,动一动腿都感觉全身酸涩地要命。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温行之拍了拍她的脑袋:“下午我在市里有个会要开,饭已经给你放进微波炉了,起来了热一热,不许应付。”

        温远恼他,便不理会地往下挪了挪。

        温先生丝毫不介意,掀开被子把手探了进去,见她似受惊吓一般往一旁躲了躲,便沉着声问:“记住了?”

        被子里头传来闷闷的一声嗯,他才收了手起身离开。等他走了老一会儿,温远才从被子里钻出来,呼吸着新鲜空气,傻傻地咧嘴笑。

        又补了一会儿矛温远起床洗漱完毕,就去热饭。微波炉加热的这会儿工夫,她的手机响了,是乔雨芬打过来的。

        温远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犹豫地接通了。电话里听乔雨芬的声音还是挺平和的,“远远,一会儿有空没有?”

        “有,您有事吗?”

        “没什么。”乔雨芬说,“这快要过小年了,家里年货还没备置全。你跟你小——”顿了下,她改了口,“哪怕你跟行之不来这头过年,家里也总归要买些东西吧?今天我正好要去,你陪我一起去吧。”

        折腾一晚,温远下意识地不想动。可乔雨芬这边她又是不好拒绝的,她对她,一直是心怀歉疚的。于是便应了下来。

        乔雨芬松了口气,“你那边远,我让车过去接你。”

        “不用了!”

        温远语速极快地拒绝,可乔雨芬已经挂断了电话。温远无奈,只好穿戴好衣服,看时间差不多便下了楼。小区里没有通行证是进不来的,她也不想麻烦司机,索性直接到大门口等。

        只是还没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温远的脚步便缓了下来。一辆蓝色吉普正稳稳地停在大门口,而车里坐的人,正是温祁。

        温远想转头就赚可那人已经下了车了,隔着小区的大门,喊她一声:“温远。”

        躲不过了,温远只好加快步伐向他走去。

        “你怎么过来了?”

        她问得很直接,温祁只好苦笑,“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温远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冲,鼓鼓嘴,没说话。见状,温祁打开了车门,“上车吧,妈让我来接你。”

        这话说的,温远觉得更可疑了,可看他一脸坦然的样子,她也挑不出什么刺儿,便上了车。

        启动车子,温祁将牧马人的速度放得很缓,行驶在积雪未化的路面上。温远坐在副驾上,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爷爷的身体怎么样了?”

        “出院了。”

        “出院了?”温远有些意外,“那就好。”

        温祁没说话,专心致志地开着车,直到遇到一个红灯他松开方向盘,才发现手心里都是汗。唇边勾起个苦笑,他伸手去拿放在副驾前方的纸巾盒,却不料温远动作迅速地往里面缩了缩,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他反应了会儿,才明白这是为何。

        “你就这么讨厌我?”他冷着声问。

        “我,我没有……”温远不知该如何解释,她刚刚的动作完全就是下意识的。

        看着她睁得老大的无辜的眼睛,温祁有种挫败感。他抽出几张纸,一边擦手一边说,“你放心,我不会再干什么蠢事儿。我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是温家的长孙。”

        温远重新坐好,看着被他揉成一团随意扔到一旁的纸团,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车子不紧不慢地开到了市中心,却在快要开到温家老宅所在的那个区的时候打了个转向灯,拐到了方向完全相反的一条街。

        温远迷迷糊糊地抵着车窗睡着,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温祁已经将车开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小区。

        她睁大眼睛看着这个有些老旧的小区,像是七八年代落成的,她确定这不是什么购物商场,更确定她从没来过这儿。

        温远看了温祁一眼,打开车门下了车。她慢慢地走向离她最近的那个单元楼,正要回头质问温祁之时,看着温恪慢慢地从这栋单元楼走出来。一瞬间,温远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温老爷子。

        温老爷子也不着急,就慢悠悠地站在那儿等着她。而温远却怒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想骂人,想发泄。

        “走吧,爷爷在等着了。”

        温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温远回头看着他,实在难以相信他此时此刻的表情还怎么能这么平静,扎眼极了。

        温远抬头就给他一巴掌,温祁没反应过来,一个趔趄站稳之后,错愕惊诧地看着她。

        “滚开!”

        温远冷声道,头也不回地走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