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在医院待了两天,温恪的病情渐有好转,不过因为年纪大了,家里跟医院都不敢含糊,所以一时还不能出院。

        老爷子的情绪稳定了下来,但见谁都是一副不太爱搭理的模样。本身就不是好脾气的人,这一下子弄得更难伺候了。

        清静了两日,温行之觉得是时候见老爷子了。今日一大早,他先开车带着温远回到了温家大宅。

        温行礼不在,应该是在医院里陪着老爷子,现下也就他能应付温恪了。他们到的时候温祁和成奶奶正在餐厅里吃早饭,听见院门声,再瞧见进来的人,脸上的表情都不算太自然。

        温远跟在温行之的身后,冒头看了桌边的两人一眼,没敢说什么。温行之倒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跟温祁对视一眼,后者别别扭扭地把头撇过去,一脸的心虚,温先生见状也就懒得追究昨天那通电话了。

        “过来了。”成奶奶站起来打了个招呼,“吃过早饭没有?”

        “吃过了。”温行之说,“家里这两天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

        成奶奶看了两人一眼,一副要责怪却又不大忍心的表情。温远有些内疚地低下脑袋,温行之看见了餐桌上放的保温杯,沉吟片刻说:“今儿我去给老爷子送汤罢。”

        “你想好了?”成奶奶觑他,“他这几天的脸色可称不上好看。”

        “那更得去瞧瞧了。”

        “也行——”成奶奶有些犹豫地看着温远,“但是丫头就不要过去了,老爷子现在最看不得的就是这个了。我估计你们两个光站在一起都能让他发一通脾气。”

        温行之考虑了几秒,侧过身去看温远,“老太太说的也有道理。”

        “可我想去……”温远小声说道。

        “再过两天。”他说,“老爷子是个犟脾气,现在正是软硬不吃的时候,得先把他哄回来。”

        温远还没说话,成奶奶倒先嘀咕上了:“有这么说自己亲爹的?”

        温远忍不住笑了:“那我就改天再去看爷爷。”

        温行之是还想说些什么的,成奶奶可是鲜少见他这么墨迹,于是就春“行了,丫头在家里,我替你看着,不用心。赶紧去吧,一会儿汤就凉了!”

        温行之微微地笑了,“那就麻烦您老了。”

        原本温远誓足了勇气的,现在一下子不去了,她的心情却又谈不上轻松。在家里的感觉也不好受,先不说温祁,光成奶奶她就不知道怎么应付。

        两人是目送温行之离开大院的,因为成奶奶站在原地不动,她也不好跟出去。结果咧,门关了,成奶奶看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就转身去了厨房,留她一个人在原地。

        温远小纠结了一会儿,跟着去了厨房,也不着急进去,就在门口站着。成奶奶一直忙着收拾厨房,擦完流理台终于有功夫看她一眼了,“还有粥,要是饿了就喝一碗。”

        “不饿,嘿嘿。”

        温远傻笑着,于是成奶奶又不搭理她了。好不容易等她忙完,要出厨房的时候,温远拽住了她的衣角:“奶奶,您干嘛呀。”

        “我干嘛?我还想问你干嘛呢!”终究是个憋不住火气的,成奶奶看着她就训,“跟你小叔有这么一出就算了,家里你还谁都瞒着。但凡是要我知道一点儿,现在就不会成这样!”

        说完依旧是不解气,照着她屁股就来了一下,力气还不小。

        温远自然是不敢抗议的,她揉着被打的地方躲了躲,小声地辩解:“我怕您不同意。”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同意?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成奶奶猛地关住了厨房的门,狠狠地说。

        而温远的眼睛却忽然亮了:“这么说,您同意啊?”

        “我说我同意了?你别趁机占我便宜,套我的话!”

        温远哦了一声,略显失望地耷拉下脑袋。

        成奶奶看着她,眼睛慢慢地泛起了湿气,也不忍训她了:“我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别说行之,我现在连你都管不了。” 说着又打了她一下,“死孩子,打小那么听话,怎么越长越不懂事?”

        温远没反驳,只是抱住了成奶奶,像小时候犯了错撒娇一样喊了一声:“奶奶。”

        从小到大成奶奶都是最疼她的人,再凭借她在家中的地位,若是温远以后嫁人要选婆家,她的话定是比乔雨芬还要管用。但温远不想这样利用她,让她伤心,毕竟她已经老了。不过她还是低估了成奶奶对她的疼爱,从温远上大学以来,她不担心别的,就怕她死后,温远在家里没人疼。

        “虽然说出去难听,可我看这没人能比他更可靠了。”成奶奶幽幽叹了一句,可温远却听明白了她的妥协,正想说些什么,这老太太眼睛又露凶光,“行之回来之前你哪儿也不准去,回房间给我呆着去!”

        说完,提着菜篮子出去了。

        温远明白,老太太这是出去给她买好吃的了。她小时候一遇到不开心的事儿就老是吃不下饭,也就她能做好吃的哄自己吃两口。现在想来,她真是想哭又想笑。

        成奶奶一赚家里就剩温远和温祁两个人了。不知为何,独自面对温祁,温远感觉压力颇大。可是却不能视而不见,因为她不想让他有种她在躲着他的感觉。

        温祁此刻正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地看一本书,在厨房徘徊了一刻钟,温远端着杯水,坐到了他的对面。

        “哥。”

        她跟他找招呼,试图扭转因昨天那通电话而造成的僵局。意外的,温祁抬头看了她一眼,她便冲他甜甜一笑。温祁注视了她一会儿,直到她的笑容越来越僵硬,才复又低下头,继续沉默。

        温远觉得沮丧,她就着手边的水杯喝了几口水,左右张望了一会儿,又找到了新的话题:“妈在哪儿呢?也跟爸一起去医院了?”

        这回温祁倒是搭理了她:“身体不舒服,在楼上躺着。”

        “哦。”

        温远想着上楼去看看,却又害怕见了乔雨芬没话说。在这个家里,之前她是怕爷爷和爸爸。而现在,她更怕乔雨芬。尽管乔雨芬这四年来的表现像是浑然不记得她大闹的那一场,但她却是永生都不能忘的。

        又僵持着沉默了一会儿,温祁突然撂下报纸,起身上了楼。温远睁大眼睛看着他,张嘴想叫他,却始终发不出声音,只得一个人坐下,就着这令人窒息的沉默,喝下了剩下的大半杯水。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楼上她房间的门哐当一声响了。她有些惊慌的起身,等着温祁从她房间出来下了楼,失措地看着他。

        “哥,你怎么了?”瞥见他手中的行李箱,她紧张道,“你,你这是要去哪儿?”

        温祁注视了她一会儿,忽然抓住她的手:“你跟我走。”

        温远傻了一样张大嘴巴看着他,“哥,你——”

        “趁现在家里没有人,你赶紧跟我走。”温祁说着,硬拉着她往外走。

        “哥——”温远使劲往回拽他,“你这是干什么呀?”

        “你别傻了行不行!”温祁皱着眉看她,“我告诉你,爷爷肯定不会同意的,而且按照他快刀斩乱麻的作风,你肯定也不能在B市待。你想被他送走吗,啊?”

        温远看着失控的他,好一会儿才消化了他的话,“有小叔在——”

        “小叔他也不是万能的!他管得了你人管得了你心吗?”温祁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你看看现在的自己,对谁都一副小心翼翼讨好的模样,你累不累?!就算小叔他说服了爷爷接受你,那又怎么样?你敢说自己心里没一点间隙?你现在这么窝囊就算了,你还想窝囊一辈子?你有点儿出息行不行!”

        被戳中了软垃温远睁大了眼睛,似是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不得不承认,他说中了很大一部分,可温远觉得难过,他凭什么这么说自己啊。

        “你能带我去哪儿?”她哑着声音问,“好,你带我赚然后呢?然后怎么办?”

        温祁被问住了。他承认自己没多想,他就是见不得她小心翼翼看自己的模样,于是干脆避而不谈。

        “你别管了,先跟我走就是了。”

        温远站着不动:“我凭什么跟你卓”

        “凭我喜欢你,行不行!”

        被她烦的不行,温祁转过身就是一声怒吼。喊完之后,两个人皆愣住了,啪啦一声响,两人回头去看,看见乔雨芬,正一脸苍白地站在二楼,注视着他们两人。

        温远第一反应就知道乔雨芬肯定误会了,她甩开温祁的手,急忙跑上了楼:“妈,我——”

        乔雨芬没有看她,脸上也没有太过震惊的表情。她只是看着温祁,说:“你们今天要是有谁敢踏出这家门一步,就永远也别回来了!”

        说完,转身回了房间。

        温远呆立在原地,只觉得全身泛起一阵冷意。

        ******************************

        医院。

        今天B市天气不错,温恪的病房又向阳,所以温行之一进屋,进感觉到阳光铺到身上的暖意。

        他看了眼苦着脸端着早餐从里间出来的护士,便明白老爷子肯定又向护士发难了。于是便眉头一挑,对护士说:“给我罢。”

        护士巴不得扔了这烫手山芋,于是赶紧把餐盘递给了温行之,心里对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还感激不尽。

        温行之调整了下情绪,推开了里间的门。

        温行礼正向哄小孩儿一样伺候着发脾气的温恪,正要黔驴技穷的时候,瞅见了温行之。他站了起身,本不想给这人好脸色,可心里却是十分感激他及时的出现,因此,脸上的神情是相当复杂的。

        老爷子对于这人的意外出现的反应倒是相当的淡定又相当的不屑一顾:“你出去,我不想见你。”

        温行之没搭理老爷子的话茬,只是对温行礼说:“你先去歇会儿罢,这儿有我。”

        温行礼有些犹豫,可一想这问题最终还得这两人解决,于是还是带上门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温行之便先把手中的保温桶放到了桌子上,打算先伺候老爷子吃早饭。

        老爷子看着他,又重复一遍:“你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温行之没应声,尝了口粥,发现还烫着,便用调羹搅了搅。

        “我说话你听见没有?”被无视的老爷子生气了。

        “医生护士大哥一个个都让你给欺负够了,我再出去可就没人伺候你了。”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挨着床边的椅子坐下,“来,吃饭。”

        老爷子被他这态度激得更怒了,“我是手残了吗我要你喂我饭?给我出去出去!”

        温行之坐着纹丝不动,依旧是一副要喂他吃饭的姿势。老爷子气得没辙了,一把端过碗来,三口两口就把粥给喝了。要么成奶奶说这家里最像老爷子的人又最跟老爷子不对付的人就是他,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明白怎么对付老爷子的软硬不吃。

        喂完了饭,温行之依旧在床边坐着。温恪脸色不善地看着他:“你还在这儿做着干什么?”

        温行之淡淡一笑,“我听医生说了,您这岁数摊上这病不能老是动怒。我也知道您心里有气,闷在心里头对身体也不好,所以我来了,让您好撒撒气。”

        “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早死。”温恪哼一声,倒是不像刚才那么激动了。

        温行之静默了一会儿,为他掖了掖被角,“您睡会儿,我在这儿守着。”

        “不用,我耽误不起你的时间。”

        对于老爷子的冷嘲热讽,温行之只笑不语。

        老爷子打仗,从不喜欢迂回,年轻的时候因为这个被老首长训过多少次都没改,为此吃了不少亏。到老了性情虽有所收敛,但真要惹急了他,他还是那个样子。所以说,能跟他废这么几句话,老爷子已经够有耐性的了。

        “老三,你这回太让我失望了。”

        “嗯,我让您在您老战友面前丢人了。”

        那日老爷子是跟老战友们一起上的山,而陈瑶不知又搭的谁的门路知道了这件事,拿着照片直接找到了老爷子。

        “你以为我在乎的是这个?”老爷子瞪着眼睛看着他,“我要到这个岁数还放不子那岂不是白活了?我在乎的是你的脸面,你的前程!事情要传出去,你要别人怎么看你和温远?你想过没有!”

        “很久之前,我想过。”面对老爷子的质问,他坦然地答:“我不为官,要那些名声做什么,大哥若是介意,将恶名推给我就是了。”

        “行,你脸皮厚。那温远呢,你想过她没?”

        想起她,温行之忽然笑了,“您不了解她,她在乎的东西更不多。其实我倒觉得这样挺好,活着不容易累,益寿延年,这点儿你还得向她学习。”

        “你倒是想的挺开啊”老爷子气极反笑,“那这么久你就没再犹豫过了是吧?”

        “没有。” 他说,“这么久以来,唯一想过的就是怎么样让您更容易接受这个事实。”

        老爷子不笑了。

        “好,好好好。”他沉着声音说,“那就现在,坐这儿,你给我好好的再把这件事儿想一遍!看看你做的对不对!”

        “不用了。”他说。

        “为什么?!”

        “因为您跟大哥都吃够了犹豫不决的苦。”他说,“我不想,再重蹈你们的覆辙。”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