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43、

        过了两三日,温行之果然回来了。上午到的T市,马不停蹄开了两个会议之后终于腾出了晚上的时间,约了温的晚饭。因为没有打算在外面吃,家里的存货也不多,所以他又载着她去了趟超市。

        临近元旦,超市里的人比平时多了一些。温远亦步亦趋地跟在温行之身爆看着他选食材。这个人一个人住的时候一定很少在家里自己做,看厨房那些炊具就知道了,可偏偏这人又做的一手好菜,好吃的恨不得连舌头都要吞下去。她想起之前卧谈会时周垚说的话,未来的老公一定要会做饭,否则等她生个病,连照顾伺候喝口热粥的人都没有。温远深以为然。

        “看看还有没有想吃的,一并买了回去做。”

        他微微侧了侧身,将她往身边揽揽,说道。

        “没有了,”温说:“你这么贤惠我鸭梨会很大的。”

        温行之瞥了她一眼,很淡定地挑挑眉,转身去选水果。温远则忽然来了兴致,跟在他身边说:“我今天在科室里听姐姐们闲谈,说起什么样的男人是女人的公害。”

        “财务科里闲到谈这个?”

        温远装作没听见,自顾自的说道:“首先这个男人得会讨好女人。其次呢是得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月工资多不多先不说,最起码得有车有房。最后一点就是要成熟稳重老练,遇事能处变不惊,但也不能太高深莫测。”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温行之便象征性问一句:“所以?”

        “我发现,你每条都很符合。”

        要不然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他呢,秦昭,陈瑶,苏曼——或许还有更多。思及此,温远忍不住瘪瘪嘴,抬头瞪他。

        被戴上如此“高”的帽子,温行之不由得看了她一眼,亮亮的眼睛,竟让他忍不住想亲她。有段时间没碰她了,若是放在之前他或许还可以忍一忍,但破了最后那层束缚之后,他便不想约束自己了。

        不过不想归不想,在这种人满为患的场合,他还是可以控制得住的。淡定地转身,“我是不是有些冤?”

        “哪儿冤?”

        每次吃一些空来风的醋,然后等他回来全算到他身上,这还不算冤?不过想想算了,他倒是,挺喜欢看她这样子的。

        于是他没接话,称完了水果去总台结账。急得温远在身后跺脚,“你你站住!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说完,那人还真站住了。不过不是回答她这些无聊的问题的,而是看了看身旁货架上摆放的东西,思忖了片刻,取下两盒放进了购物车里。

        温远鼓着腮帮子凑上来看了一眼,顿时只觉得气血上涌,脸颊爆红。只见面前这货架上最上面的广告牌写了三个大字,它的英文名字叫——Durex

        当晚,温远同学因为随便冤枉人而被“小施惩罚”了一番,事毕,洗完澡窝在被子里,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三十多岁的男人不能轻易得罪,尤其是禁欲很久的三十多岁男人,威力简直堪比杀伤性武器。一整晚被折腾地小死几回的温远此刻有气无力地在心里抱怨,第二天要回B市,她却连行李都顾不得收拾,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这一觉就睡到第二日中午,还是温行之将她从挖了起来,收拾了一番东西,亲自送她到了车站。

        温远一言不发地换了车票,之后就有些蔫蔫的。温行之仔细瞧了瞧她的模样,伸手顺了顺她脑瓜上翘起的头发,昨晚应是蒙头睡了。

        温远抬头瞄了他几次,最终,忍不住说道:“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好了不跟我一起回去了?”

        难怪昨晚那么折腾她。

        “这边还有事情没处理完,过后还要去A镇一趟,不过年是一定会在B市过的。”

        “我不信。”她嘟嘴,说完,屁股就挨了一掌。

        “我何时骗过你?”

        温远红着眼睇他,末了埋头往他怀里靠了靠:“那我等你。”

        温行之俯身抱了抱她,站在下行电梯口看着她检票进站。忽觉有道白光一闪,待他侧头去看,那道光却又不见了。

        温行之微微蹙了蹙眉,在原地站立了片刻,直到温远的背影全然消失不见,才转身出了车站。

        *********************

        天气预报早有言,B市今冬的气温将创近十年同期最低。虽然很久之后温远才有更深切的体会,然后刚走出车站的那一秒,温远着实被冻得不轻。

        她站在原地,左右张望了一番,竟没见家里来接的车。倒不是一定要人来接,只是前几日跟家里通话时乔雨芬主动提及了要人去接,此刻没见着,温远便觉得有些奇怪。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给家里打个电话。只是刚拨号至一半,便听见前方响起了两声短促的喇叭声,她不耐烦地抬头,待看到车里的人时,瞬间睁圆了眼。

        是温祁,此人正一手握着方向盘,优哉游哉地靠在车上。姿势跟温行之如出一辙,不过由他做来,便多了几分不正经。

        温远慢悠悠地收起了手机,围着他的车转了一圈。温祁见状也跟着下了车,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特潇洒地来一句:“怎么样,我这新车不错吧?”

        牧马人吉普车,确实挺够范儿的。

        “结实不?”温远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那必须啊。”温祁答得特豪爽。

        温远点点头:“那我踹一脚试试?”

        “你敢!”

        温大少脸色变了,拎起她就塞到副驾上,上了车猛一踩油门往家开。温远不禁歪倒在一旁,狡黠地笑。笑得温祁想挠她:“笑,笑,你再给我笑!”

        温远撇嘴:“我说呢,这四年我回来都没见你接过我,怎么这次来了,原来是有新车显摆来啦,幼不幼稚!”

        温祁也不跟她生气了,眉一挑,说:“怎么说这车也是我自己买的,挂的是军牌,车上还有警报,按两下?”

        温远切他:“你好好开车吧,别扰***通了。”

        温宅在市郊,所以一路开过去也算是畅通无阻。回到家里,整个温家的院子都出乎温远意料的大亮着,温远看了眼温祁,而他什么也没说,抬了抬下巴,跨进了院门。

        厅门跟院门正通着,所以站在门口的乔雨芬和成奶奶一眼就看见温远了。乔雨芬含笑立着,而成奶奶却迎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温远。

        温远还傻愣愣地站着呢,“奶,奶奶,今天家里来人了?怎么这么热闹?”

        成奶奶捏捏她的鼻子,“可不是嘛,今天家里两个重要人物都回来了。”

        “两个重要人物?”

        “一个你爸爸,另外一个,可不就是你。”

        温远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乔雨芬,她笑着向她招了招手,“来,赶紧进来吧,温祁再不把你接回来啊,这桌上的菜又得热一遍。”

        餐厅里,摆了一桌子菜,其中大半都是温远爱吃的。

        温恪温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喝茶,而温行礼则坐在一旁看文件,瞧见温远进来,便放到了一旁。

        温远犹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地跟两位长辈打着招呼:“爷爷,爸爸。”

        温恪点了点头,面容中透着慈祥,而温行礼则是直接站了起来,接过了她后面背的书包:“回来了?这一路可辛苦?”

        温远:“不,不辛苦。”

        半个小时的车程,何谈辛苦。倒是家里这阵势,让她有些应接不暇的,之前回来那么些次,还没有一次是全家都等着迎接的。温远忽然有些受宠若惊。

        “好了,丫头也回来了,咱们赶紧开饭吧。”乔雨芬说道,又嘱咐温行礼,“扶着老爷子。”

        饭菜上桌,温远埋头苦吃着。

        这气氛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同时,倒也让她觉得有些愧疚。或许过不了多久,这些她现如今唾手可得的宠爱就没了,这些她现在称之为亲人的人,她还不知以后要以什么身份面对。想起这些,温远略微觉得不安。忽然间脚又被踢了一下,温远手中的筷子啪嗒掉到了桌子上,她抬头怒目看着罪魁祸首温祁,而温大少则略有些无奈地说:“跑神了?爷爷问你话呢?”

        温远立刻就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温恪,温老爷子也不很在意,笑呵呵地问:“明年,哦不,今年,是不是就要毕业了?”

        温远点点头,又听他问:“找好工作了?”

        “目前有一份。”温远斟酌着答,“在T市一个公司里,不过是实习的。”

        “T市。”温老爷子慢悠悠地点点头,“也好,总归你小叔在那里,还有个人可以照应,不会教你吃亏。”

        温远嗯一声,低头吃菜。

        “也不能总让远远麻烦行之,他管着那么大一个银行,将来又要结婚生子,事情肯定少不了。”乔雨芬柔声说,“既然是实习,那做完了就回B市来找份稳稳当当的工作。”说着一顿,“当然,我这也是个提议,这主意还得丫头自己拿。”

        温远听着,看了乔雨芬一眼,僵硬地笑了笑。

        倒是温老爷子不满地哼了一声,“怎么算是麻烦?他结婚有孩子就不是温家的人了?再者说了,别说孩子,他能在我死之前让我看到他媳妇——不,未婚妻,我老温家的祖坟上就算冒青烟了!”

        乔雨芬敛眉低笑,温远低头使劲往嘴里扒拉饭,不敢搭话茬,任老爷子一个人说的起劲。

        “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我一个当爹的我想见见他我还得看他有没有时间?我再给他写个申请得了我!”

        温行礼笑道:“爸,孩子们都听着呢,给行之留点儿面子。”

        “不留!”老爷子越说越气,“我还说不得他了?瞧他给这些小的做的什么榜样?还一个二个的夸他?这种不肖子有本事别进这院门!”

        “爸——”乔雨芬忽然开口,“要不这样罢,我前几个月听说五十四基地孙政委的姑娘从国外回来了。这姑娘长得盘正条顺,年龄呢也差不多,要不——给行之介绍介绍?”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原来是温远喝汤呛着了,一直吃饭没说话的成奶奶就笑她,“慢点喝,没人跟你抢。”

        “哦,咳咳。”

        温远拿着手帕擦擦嘴,又低着头,慢慢搅动着碗里的汤,却没再喝一口。

        乔雨芬看了她一眼,转头问温恪的意见,“你看如何?”

        温老爷子仍在怒中,但看神情确实是在考虑乔雨芬的话了,但是温祁,呵地一笑,“妈,您就别提小叔这份儿心了,再说了,您介绍的我小叔能瞧得上吗?五十四基地孙政委家的姑娘,就是那孙菁吧?我前儿还在一酒吧见过她呢,也够放得开的,跟一群外国佬打得,那贴身热舞跳的,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您可千万别害我小叔,我小叔正经人。”

        乔雨芬脸上立刻挂不住了,给了他一下,“你什么时候去酒吧了?你再给我去那地方试试看?”

        温祁喊冤:“我那是谈生意!”

        “谈生意谈到酒吧去?你当你妈我是傻子!”

        温祁还想辩解,温行礼看老爷子脸色不对,忙冷着脸喝住他:“行了,没规没距的。”正正色,又说,“那种地方少去,另外你也别当个没事儿人,你现在快二十七了,公司也步上正轨了,该考虑考虑结婚的事儿了。”

        温祁无所谓地笑,“我不着急,我等着我的好姑娘呢。”

        乔雨芬嗔他一句:“你再不着急好姑娘可就跑没了,再说了,谁知道你说的好姑娘是不是真的好?”

        “哎,您可别小瞧我眼光。”温祁懒散地靠在椅背上,目光绕着温远转了几圈,看得她有些发毛,他忽的偏过头,指着温远对乔雨芬说,“就找咱们家温远这样的怎么样?”

        温远脸刷的白了,其他人脸色也不怎么自然,乔雨芬看了温远一眼,训他:“胡闹也不看对象,丫头可是你妹妹。”

        温祁撇撇嘴,似是觉得没劲,“我是说找跟温远一样单纯没想法好管教的,您想哪儿去了?”

        温远顿时觉得他解释还不如闭嘴呢,她拿刀抹了他脖子的心都有了。

        *******************

        这次回来,温远搬到成奶奶的房间住了。因为成奶奶半年半年不见她,很是想念,执意要她陪她睡。

        这个温远倒是无所谓,不过就有一点不好,不能晚上给温行之打电话了。只能白天找没人的地方打,可惜他又工作太忙,说不了几句就要挂了。温远惆怅了,觉得长此以往,她得成怨妇了。

        “怎么唉声叹气的?”

        阳光下,成奶奶正伺候着她的花花草草,温远在一旁陪着,有些没精打采的。

        “没事。”

        温远蹲着,用手指头抠土,不一会儿爪子就被成奶奶拍开了,她嘟着嘴又挪到了一旁。

        “远远啊,在大学里交朋友没?”

        “成奶奶,您怎么也问这个了?”

        成奶奶笑,“怎么就不能问了?你爷爷老了,我也老了,他临死前想看到行之娶老婆,那你是我养大的,我也得看着你成家找到可依靠的人才能放心走啊。”

        “您说什么呢。”温远连呸三声,“您不老,不能说死,得长命百岁。”

        “呵,我才不信那个呢。”

        温远瘪嘴,“那还有我哥温祁呢,他都不着急,我着什么急。”

        “男人嘛,到了三十好几也不愁找不到女人。更何况你小叔和你哥,条件一个赛一个的好,压根儿不用心。再者说了——”成奶奶叹一口气,说,“你跟温祁说到底不一样,我走不走都有人替他心,可是你——怕是没这福气。”

        温远明白成奶奶的意思,因而也就没再说话。院子里一阵沉默,阳光虽好,可到底抵不住寒气,一会儿便觉得冷了。

        温远打了个冷颤,正要劝成奶奶进屋时,院门忽然被推开了,温祁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着这人,温远只觉得奇怪。自从上次她回来那次见过他一面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温远自个儿理解是这人被家里逼婚逼怕了,不过倒也懒得取笑他,尤其是他现在脸色还不太好。

        成奶奶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回来了?”

        温祁看了成奶奶一眼,压低声音嗯了一下,转而对温远说:“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儿跟你说。”

        温远不解地站起来,“什么事儿啊?”

        温祁没说,只道:“你出来。”

        说完率先转身走了出去。

        温远跟成奶奶对视了一眼,见双方都是不知情的样子,便跟着温祁走了出去。

        B市也是才下过雪没多久,路面结冰走起路来很滑,温祁穿着靴子已经迈开了老远,目标是大院后门。

        可怜温远穿着成奶奶亲手纳的棉鞋,走到路上三步一滑的,好容易才跟上他。

        “喂,你等等我嘛。”

        温祁不为所动,一直往前赚任由温远在后面喊着,直到离后门都老远了,才停下来。

        前方有个隔离网,是将这些部队大院跟地方隔离而设的。温祁伸手抓住隔离网,骨节泛白,一副隐忍不发的样子。

        温远在离他尚有一点距离的地方站住,看着他的样子,有点儿不敢叫他。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可转而却摇否定了,他不可能提前知道,温行之要是真要宣布他们之间的事的话,他绝不可能是第一个知道的。

        想了想,温远咽了口口水,叫他:“你,你怎么了?”

        温祁依旧没回身,看得出他正在努力控制自己的起伏很大的情绪。

        “哥,你到底——”

        话没说完,温祁倏地转身,将一叠东西摔到她面前:“你他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温远被他吼出的这句话镇住了,良久,才蹲下去,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看样子像是照片,待温远看清楚照片上的人时,只觉得像是大冬天被人泼了盆冷水一样,被一股冷意狠狠地攫住,喘不过气。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