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五周的寒假很快过完,果然如之前所说,温行之又回来了一趟,并且带温远一起回了T市。没几天便到了开学的日子,果然如众人所说,大学里过的最慢的就数大一上学期,过了这段freshman时期,剩下的大学时光就如同眨眼一般,飞逝而过,转眼,到了大学四年级。

        自从徐小荷走后宿舍里没再进新人,始终是温远,刘春喜和周垚三人。三人相处了非常好,不光是现在,即便是以后毕了业,联系也从未断过。当然,此乃后话。不过最起码让温远感慨有一句话说得好,大学最神奇的一项工作就是为新生分配宿舍,因为那很有可能决定谁会是你一生的挚友。

        大四开学两个月之后,经管学院开始组织各系的实习。不准备继续深造的同学都开始积极联系实习单位找工作了,班里很多同学都选择回老家实习,而温远一宿舍的人全都选择留在了T市,撇开这个城市发达的经济程度不谈,这三人选择留在T市的一个共同原因就是——男人。

        温远同学自然不用说了,刘春喜和周垚两人也陆续处了对象,目前都处于热恋期,正好男友都是T市人,为了爱情,这两人也都留在了这里。都说毕业之时便是分手之际,看到两人为了爱情如此坚持,温远都有些感动了。当然,小喜儿和周垚也有烦心事,那就是联系找工作的事。

        这天,周垚在宿舍大发牢骚:“我要不留在本校读研得了,面试了那么多单位,找个工作没问题,可咱本科学历不够硬啊。”

        周垚想做证券研究员,可干这一行要想拿到高薪学历绝对是个门槛。

        春喜也有些沮丧,“是啊,那天去某机构的宣讲会,那么老多人,吓得我门都没敢进。”

        周垚笑她:“出息。”

        两人共同无奈地对视一眼,将视线落在了正趴在看小说的温远身上,此人自从学院开始实习以来就一直优哉游哉的,闲的简直人神共愤。

        “远远,你实习地点定了吗?”

        温远含糊地嗯嗯两声,继续看书。

        “哪儿啊?”

        “随便找的,我没你们俩那么大的理想,嘿嘿。”

        这句话把两个人都伤着了。

        “果然啊,有个坚实的后盾就是好。你看,她现在完全就是一副准备养老的状态。”小喜儿表示羡慕嫉妒恨

        周垚大感赞同,“等某男回来我就跟他提分手!我也要找个年入几百几千万的男人嫁了去!”

        “最重要的是,这男人还得有一样东西。”

        “啥?”

        “就是——美貌。”

        于是这两人又受伤了。

        温远表示大囧,“喂喂,没那么夸张,我也是凭自己本事面试上的,不,不是去GP好不好?”

        春喜表示大惊:“你竟然放弃了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么不人道的事情你都干得出来?你知道有多少人面试GP被刷下来的吗?”她掐着温远的脖子摇晃,“你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亲!”

        温远晕了,“所以说我就算去面试也一定会被刷下来!”

        周垚不信:“刷下来了你可以走后门嘛”

        温远失笑不已。

        她觉得奇怪,从一开始实习她就没想过要去GP,不知道为什么。而那人也不提这事儿,他是知道她要实习的,但从没提过让她过来。虽然之前在GP零零散散做过不到一年的实习工作,但那也纯粹是为了积累经验去的,真到了要找工作的时候,她却不是首先考虑GP了。原因跟钱无关,而是——地位问题。想想啊,真要进了GP,那他不就成了自己领导了吗?先不说GP的员工守则里允不允许谈办公室恋情,关键问题是——凭嘛呀?凭嘛要被他领导?!所以说,温远同学坚定地选择了另外一个中型公司,干的是财务工作。她对经济其实算不上多感兴趣,当初进这个学院多半也是受温行之和温祁的影响。

        温行之得知她实习的地点是反应是这样的,当时当景,那人在电话里讲:“XX公司?离家不远,倒是还算可以。”

        没有一丝丝要干预的意思,于是温远便坦然了。

        实习从隔周的周二开始,温远周一上午便带着介绍信去了一趟公司,办理完手续出来的时候才上午十点多。

        十一月份,T市难得有好天气。而今天却是阳光明媚,温远见时间还早,便在公司周围慢慢地逛着。这一带可说是T市最繁华的地带,挤满了大楼和一个个名牌,总体来说,这四年变化并不大。有人说T市是个适合养老的城市,整个城市都透着一股慢悠悠的基调,而温远却很喜欢这里,她喜欢这里的平和,就像她跟温行之一样,平淡漫长,却不会厌烦。

        行过堪称T市地标的大桥,温远忽然想起了第一次来T市的情形,那年她高二,什么也不懂就跟陈瑶一起来了这里,她还记得那两张肆意欢笑的脸,而现在呢——

        温远抬头,看见面前这栋传媒大楼上嵌的巨型大屏幕,上面正在播放一则广告片,片中的女主角是今年很火的新人——陈瑶。她是近两个月来火起来的,之前靠一部小成本的爱情***积累了一些人气,后来不知攀上了哪位导演的交情,加盟了一部***,虽是个女二号,但对她来说已经算是前所未有的了。

        陈瑶现年已经二十四了,在娱乐圈这个新人辈出的圈子里,这个年纪已经不算年轻了。网络上都说她红的有些莫名其妙,而温远却想到了大一时在酒店见到她的情景,那时的她已经开始跟各种有钱人接触,若说红起来,定不是偶然。

        温远平时并不太关注她,只因为春喜和周垚特别花痴她出演女二号那部***里的男主角,所以她才陪她们一起看的。***里这个女二号对男主角是各种死缠烂打,用尽计谋却终究没有得到他。

        春喜就忍不住愤懑:“这女人真不要脸。”

        周垚嗤笑,“***而已,别这么认真。不过我看这演员咋这么别扭,笑起来那么僵,是不是整容啦?”

        思及此,温远认真地看了看片中的陈瑶。确实跟十八九岁时不大一样了,但整没整容,温远也不敢随便缸定论。

        忽然,包中的手机嗡嗡地响了起来。温远连忙低头翻出手机,接通了电话,是温行之。

        “在哪儿?”

        “刚去了趟公司,现在快到GP了”

        “那好,过来罢,中午跟我一起吃饭。”

        挂了电话,温远越过一个十字路口,来到了GP大楼所在的那条街上。GP大楼是这条街上最高的建筑,温远一抬头就能看见,快走几步,将要到的时候,看见温行之那辆黑色的越野从车库里开了出来。他似是没瞧见她,停稳了便下得车来,深灰色的羊绒大衣微敞着,露出里面的白色条纹立领衬衣,低头看表的那一瞬间,真是要多迷人有多迷人。温远就纳闷了,为什么时间的痕迹在男人身上就这么不明显。抬头的瞬间,温行之看见她了,便向她招了招手,回到车上给她打开了副驾的门。温远小跑着上了车,刚坐稳,车便徐徐地开了出去。

        “实习的事怎么样?”

        “办好手续啦,明天去上班。我这还有工作证呢。”说完低头去包里捣鼓。

        温行之侧头看了她一眼,厚厚的头发遮住了她大半张侧脸,只能看见嘴巴习惯性地微嘟着,一件短款的嫩绿色上衣,衬得她的皮肤白净极了,细瓷一般。算一算也是二十一二的年纪了,但跟刚入学那会儿却是没多大区别,连化妆都还算没学会。

        “好了,等会儿再看,你坐好罢。”

        他带她去的是一家私房菜馆,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跟温行之很早就认识,直接领着他们向里面走。

        “来的正是时候,南边送来了几斤长江刀鲚,晚来一刻说不定就没了。”

        温行之淡淡地笑了笑,回过身看了眼温远,她正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布景。他也不催她,等着她看够了自己过来。

        老板见这架势就明白过来了,笑着恭维,“您每回过来可是从没带过人的,这位莫非是总监夫人?”

        温行之微一挑眉,没有说话。老板心知有些僭越,便不再过问。

        点好了单,老板便出去忙了。侍应及时地送了一壶明前龙井过来,烫过杯子之后,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便开始慢慢上菜。

        温远看着,忍不住嘟囔道:“架势这么大,你想干嘛?”

        温行之瞥她一眼:“怎么?”

        “你今天不是很忙,怎么有时间吃这种功夫饭?”

        不得不说,这姑娘倒是聪明了点儿。

        温行之没说话,只是拿起筷子往她面前的盘子里加了筷鱼,“先尝尝,看喜不喜欢。”

        温远埋头尝了一口,味道出乎意料地鲜,不由得多吃了几口。

        温行之瞧她吃得欢,才说:“今天下午我要去趟香港,估计要半个多月才能回来。”

        温远登时明白了。

        她知道温行之出差是常事,可关键问题是他才刚从纽约回来没几天,回来之后又接着忙,跟她见面也多是接她吃顿饭,现在又要出差了?

        温远撇嘴:“你是通知我,还是想要批准啊?”

        温先生很淡定地又给她加了点儿菜,“年底有事做,要将时间空出来,所以近两个月会有些忙。”

        “年底有什么事?”温远不解地看着他。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又卖关子。温远觉得这人太可恶了,一点儿都不诚恳。

        “你就拿条破鱼来讨好我啊?才没那么容易的事儿呢。”

        温行之觉得好笑,且不说上桌的这盘鱼要花掉多少钱,关键是他发现一个问题,这姑娘越来越聪明也并非一件好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