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36、

        雪势已转小,可仍旧未停。

        簌簌的雪花落下,来往的没几个人,皆是行色匆匆。温远站在宿舍楼下,冻得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怒火作祟,如今冷静下来,温远无奈地发现,太冲动了也不是太好。刚刚打出去那一巴掌,到现在手都还是麻麻的。温远紧握了握手,企图让那种感觉消失。

        她不后悔,一点儿也不后悔。

        “温远!”

        听见刘春喜的声音,温远有些错愕地转过身去。只见她喘着气向她跑来,手里拿着的,是她的手机。

        “刚刚,有个男人打你的电话,我帮你接了。”

        “谢谢。”

        温远低下头,小声说道。

        “没,没事。”尴尬的场面,让一向话多的刘春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看了眼温远,她只身只穿了一件睡衣,正微微发颤。“这里这么冷,你跟我上去吧。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温远摇了摇头:“你不用管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刘春喜无奈。她其实是不相信徐小荷的话的,因为在她看来,温远是非常纯净的一个人,怎么会为了钱而出卖自己。可是刚刚温远那一巴掌,恰恰又证明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所以刘春喜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想了想,脱下了刚刚下楼时套在身上的长款羽绒服,一股脑塞进温远的手中。

        温远有些意外,“我,我不要!”

        “穿上!”刘春喜不容她拒绝,直接给她披在了身上,“不要冻坏了,静完了,就赶紧回宿舍。”

        温远顿时就感觉眼底有些发潮。

        “春喜,我不是那样的。”

        她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自己的事,因为这其中有太多外人不能理解的东西。可她又想让她相信,她是在爱一个人,不为他的钱,而是纯粹的一个人。

        刘春喜笑笑,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上了楼。

        目送她离开,温远低下头翻了翻手机,通讯记录已接来电的第一位就是那个人的,手指停留在他的电话号码上,却按不下呼叫键。在这零下几度的大雪天,温远感觉到一股噬骨的寒冷与孤单爬上心尖,缓慢又不留余地的折磨着她。

        T市主干道上,有一辆车飞快地行驶着。

        前两天初雪过后道路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今晚又下过一阵,很多车子都装上了防滑链,放缓速度碾过路面。唯独这辆轿车,不但速度不降,反倒又加快的趋势。

        驾驶位上的司机额头已经有一层薄汗,傍晚时分接到电话要去机场接机。接了人一路无虞快进市区的时候,总监接了个电话。挂断电话,便吩咐他加快车速赶向T大。

        大雪天里开快车,司机不得不谨慎又谨慎。偶尔从后视镜里瞧一眼后座的人,只从侧脸,便能看出总监心情不佳,于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后座的人,是温行之。

        长时间的飞行外加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已经让这个男人的脸色不甚好看,挂断电话之后,心情更是糟。

        他低头看了看表,吩咐司机道:“再开快点。”

        司机在心里暗暗叹一口气,又稍稍加大了油门,好不容易看到T大的高耸校门,刚要拐弯进入时,忽然听到温行之说:“停车!”

        司机赶紧刹了车,后头看了温行之一眼,只见他蹙着眉看向不远处,开门,下了车。

        温行之站在原地盯着某一方向看了几秒,趁这个功夫司机赶紧撑一把伞递给了他。这把手柄处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黑色大伞将落下的雪花全部挡住了,温行之握着它,走向校门口。

        校门口外有两排大灯,此刻只亮了一排,昏黄的光线被雪衬托的比平时明亮一些。也多亏了这雪,否则他是肯定瞧不见蜷在校门口那颗古树下的人的。

        此刻他已经不太着急了,所以尽量放缓了步调。然而雪积得也够厚,下面埋了些许树枝,尽管他的脚步够轻,还是会有声响。

        这声响惊动了温远,她慢慢地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抬头,看着面前的人,错愕,又惊讶。一时间,竟忘记了动弹。

        温行之来到她面前,垂首打量着她。虽有一件长款羽绒服罩身,可露在外面的脑袋还是落上了不少雪花,融进脖子里,想必身体的温度也高不到哪去。鼻尖也发红,唯独那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一眨不眨。

        “站起来。”

        他用伞遮住她的身子,好让雪花不往她身上钻。可让姑娘却仿佛没听懂一样,眼睛微微一闪烁,头又低了下去,越发地蜷成了一团。

        沉默了片刻,他弯下腰,拍拍她的脑袋:“我说让你站起来,蹲着难不难受?”

        温远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

        她现在不想看见他,一点都不想。因为一看见他她的脆弱就暴露无疑,说不定她会抱着他的腿大哭。她一点也不想这样!

        “温远。”

        他又拍了拍她的脑袋,温远终于爆发,一把拂开了他的手:“你走开!”

        虽是一瞬的抬头,可温行之还是看到了她眼中泛着的水气,犹如一层薄雾。他稍稍一顿,继而低叹了一声。看着那颗压得低低的脑袋,他慢慢地蹲下了身,敞开大衣,将她包了怀中。

        这温暖让温远委屈地想掉泪。温行之亦是能感觉到她的颤抖,索性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温远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惊慌中搂住了他的脖子:“你,你干嘛?”

        对上那对泛红的兔子眼,他笑了笑。很淡,却很好看。

        “我很累,所以你乖一点。”他吻了吻她的发顶,“我好带你回家。”

        忽来的温柔,她无法拒绝。

        他带她回的是距离T大最近的那套房子。

        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入住,但因为定期有人打扫,又有充足的暖气,所以整个屋子都感觉不到一丝冷清。

        一进门,温行之就进浴室放了满满一缸热水。看温度差不多,就把温远叫了过来。

        “在外面冻得久了容易生病,先泡个热水澡。”

        温远此刻格外地听话,接过他递给她的衣服就进了浴室。看着关闭了的浴室门,温行之微一挑眉,转身进了厨房。

        在外面待得实在是太久,温远浑身几乎要被冻僵,车上虽有暖气,可没待多久就下来了。此刻躺在浴缸里,任由热水一寸一寸地拂过她的身体,才感觉渐渐缓了过来。

        这个澡她泡的时间有些长,穿好衣服出了浴室之后,发现客厅的大灯关了,只留了一盏壁灯,以及一旁的桌子上的那杯牛奶。

        温远愣愣地在那儿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去了书房。

        书房的门半掩着,有灯光从里面泻出,温远轻轻地推开门,看见温行之正坐在书桌后面,眉头微蹙地盯着电脑。

        似是听到了她的动静,温行之抬起头来,原本紧锁的眉头稍稍松展:“牛奶喝了没?”

        温远摇摇头:“不想喝。”

        温行之竟也没有强迫她:“那就睡觉?”

        温远低头沉默了一会儿,低低说了声好。

        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温行之稍一思忖,起身,跟着她来到了主卧。

        偌大的卧室,只开了两盏床头灯。柜子的门大开着,温远正踮着脚,拿她的床单。温行之走过去,拍开了她的手,替她拿下床单,又亲自给她铺在了床上。还有她的被子和枕头,一径给她弄好。

        温远就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直到温行之直起身,对她说:“好了,睡罢。”

        瞅了他一眼,温远掀开被窝,钻了进去。温行之见她躺好,便将她的被角掖得严严实实,只露她的一张小脸蛋在外面。

        这一切都在不寻常的沉默中完成,温远就睁着眼睛看着温行之。待他掖好被角,要伸手去关灯时,忽然开口:“不要关灯!”

        温行之低头看了看她:“不关灯怎么睡得好觉?”

        因为这个要关灯的动作,他弯着腰欺身在她的上方,一个低头,就对上了她的眼睛。温远眨了眨眼睛,思考了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来,揽住了他的脖子:“那你能不能别走?在这里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怎个不好。

        温行之凝视了她一会儿,顺着她揽住他的双臂,将她抱了起来。将她带进怀里,俯身便吻上了她的唇。

        温远以为这会是个温柔至极的吻,因为今晚从见到他的那一刻他都是这个状态。却不料她稍稍张开嘴,他便毫不客气地探入,像是卷着狂风暴雨一般让她喘不上气。她捶捶温行之的肩膀要推开他,却不想他将她扣得死死的,她越躲他越不让她动,偏过头来伸手扶住她的后脑,交颈而吻,热烈且急促。直至她快要窒息,才得已解脱。

        温行之贴着她的唇,一边让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缓慢地吮吻着,再开口时,声音是连他自己都预料不到的沙哑,无关情、欲,只是爱。

        “温远。”

        温远莫名地想哭,因为他从来没这样叫过她,温柔而缱绻,好听到她的灵魂都开始发颤。她特别特别想昭告所有人说这个抱着她吻着她的男人是她最爱的人,而她也知道,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对她来说到底有多么的难,会引来多少的流言蜚语。

        一个贱字她都忍受不了,更何况其他?

        “怕了?”他抵着她的额头,哑声问道。

        他都知道!不管他是如何得知,反正他都是知道的!

        温远喘息着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深邃幽暗,却格外迷人。在她还叫他小叔的时候,他是从来不会这样看着她的,他看她从来都像看一个孩子,不听话,惹麻烦,却又丢不下的孩子。

        现在呢?虽然他从没说过,但温远知道,他是爱她的。像个长辈,又像个情人。

        “不怕!”

        沙哑且又坚定的声音。

        温行之低头看着她那双被泪水洗过的一双眼睛,明亮地夺人心魄。一只手摩挲着握住她的腰,一只手将她的脑袋扣进怀中,良久,才说:“那就好。”

        ****************************************

        发泄一通过后,温远的心情好了一些。又不太困,便被温先生勒令去热牛奶,喝掉再睡。

        抱着热好的牛奶,温远来到书房。某人算好时差在跟GP总部的大boss谈公事,她便屈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小口小口啜着牛奶。偶尔看他一眼,都是蹙着眉敲打着键盘,偶尔会说几句话,全是英文,她也听不大懂。

        只是看着他,温远便觉满足。

        她明白,她是舍弃不掉他的。哪怕有再多的人反对,她也做不到。只是同时她也明白,不能再天真下去,因为需要面对的事情还有很多。

        说起来还要感谢徐小荷,多亏了她的提醒呢。

        “十一点了,可以睡觉了。”

        温行之的声音自书桌后传来,温远又往沙发里缩了缩。“我不困。”

        温先生便没再搭理她。

        温远默默撇了撇嘴,这会儿又是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了,这种理智和冷静真是让她又爱又恨啊。

        她兀自发了一会儿呆,又说:“我打了她一巴掌。”

        虽然她气极,虽然她不后悔,可想起未来三年半还要相处在同一间宿舍里,便觉得有些发愁。而且,她知道,自己是不会去向她道歉的。而徐小荷自尊心那么强的一个人,自然也不会向她服软。

        “怎么?”

        温远皱皱眉头,“所以不知道以后要如何跟她相处。”

        “不用担心。”那人不疾不徐地说。

        “为什么?”

        “因为她只会比你更苦恼这个问题。”

        温远:“……”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但是她好像也没太占上风啊?

        “那我还有另外两个室友呢,她们,她们要是问起你,我怎么说啊?”

        声音越来越小,也是有些心虚。

        温先生瞧了眼蜷在沙发上的某人,说:“这个你自己想。”

        温远默默地纠结了一会儿,忽然脑子里像是闪过了一道光,她想起了些什么。

        上次他带她去A镇的时候就丝毫没有任何避讳,这是不是说明他已经不在乎关系的曝不曝光了?或者说,已经在做准备?

        所以,她纠结这些,说白了就是自我折磨?

        温远觉得自己真是笨,可一瞬间豁然开朗的感觉真是好。

        她放下手中的杯子,抬头看了电脑后头的某人一眼,弱弱地提议:“我想,要,要不就给你个名分?”

        话音刚落,原本敲键盘的声音登时就停了下来。温远见他向她看来,便有些心虚地讪讪一笑。

        这一眼堪称别有意味。

        “你自己想。”

        四个字,细听有点儿咬牙切齿地感觉。温远撇撇嘴,转过头,不知怎么脸有些燥热。

        明明就是想的,还傲娇什么。真讨厌!

        ***************************************

        因为不经冻而低烧,所以温远请了两天的假,第三天一早温行之送她回了学校。

        这一次因为第一节没有课,所以温行之直接把车开到了宿舍楼下,看她上了楼才离开。尽管他没有下车,而且时间尚早,可还是有不少人从旁经过,投来好奇的目光。

        温远一下车便注意到了这些眼神,但她努力装作没看见,径自上了楼。推开寝室门时,刘春喜正在和周垚抢包子,一看见她,都愣住了。

        温远将手中的袋子递了过去。“这是你的羽绒服,多谢了。”

        刘春喜依旧是愣愣的,直到周垚捅了捅她的胳膊,才啊的一声反应过来,“不用客气。”

        温远笑了笑,回过身去准备下节课要用的东西。背后的周垚和刘春喜对视了一眼,表情有些复杂。

        周垚使眼色:你问

        刘春喜:你问。

        周垚:你是舍长我是舍长?

        刘春喜:~~o(>_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