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果然,晚上一回到宿舍,听说温远被拉进了社联外联部,春喜和周垚都直呼上当了。

        温远有些惴惴不安的:“没那么可怕吧?”

        春喜儿瞥她一眼:“这种出外拉钱的部门最吃力不讨好了,你就不想想为什么他们那儿人那么少吗?社联可是一个大社团,谁不想进,那为什么偏偏他们那儿没人去?”

        温远也觉得不对劲了,“也是哦,那你们俩去的那儿?”

        周垚和春喜面露喜色:“办公室呗,虽然也要出力,要最起码不用拉钱呀,还有帅哥呢。”

        温远:“……”

        在这两个见色忘友的人面前得不到安慰,温远只好找温先生了。竖际漫游,温行之在伦敦,算好了时差拨过来的。彼时那边正是上午十点,阳光四溢的时候。

        那边传来的声音有些闷,温行之停下手中的动作:“怎么回事?”

        温远开始吐苦水。

        “也没你想得那么坏。“说起来,温行之刚入银行的时候,干的也是拉钱的活计,“就当是锻炼了。”

        “我哪儿有你那么牛啊。”温远小小抱怨一声,趴到了,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现在也该开饭了,去吃饭罢。”

        “没有胃口。”虽是如此,温远还是听话地拿了饭卡去食堂买饭,挂电话前,她问:“你说,我要是真拉不来钱怎么办?”

        她这是又想把问题丢给他,这一招,高一的时候温远就已经用的很熟了。有麻烦了,直接找他善后。

        温行之看着楼下来往的车辆,说道:“你想让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他说的不紧不慢,“但是温远,银行,尤其是银行家的钱,可不是白往外拿的。”

        不知怎的,她听见这句话,忽然想起那次下雨天,他抱着她时说的一句话:“我有点儿亏。”

        说完了他就——

        温远脸蓦地一红,却假装严肃地说:“你不正经。”

        被挂了电话的温先生起初是愣了一秒,继而是眉峰一动,勾了勾唇角。还不错,还没有笨到家。

        随着教学周的到来,社联外联部也开了几次例会。作为新晋干事一名,温远同学还是保持着积极的态度参加了例会。躲不过干脆不要躲,就像某人说的那样,攒点儿经验也好。

        所幸,由于刚开学,一些大型的校内校外活动尚未展开,所以温远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工作要做。每次开例会也都是茶话会。

        外联部的部长,也就是把温远忽悠进来的那个女生叫莫薇薇,也是北方人。用部里其他干事的话来讲,是汉子一样的女生(……)用温远的话来讲,就是比较豪爽大方了。她生性喜欢和这样的女孩子交朋友,不矫情造作,不用为了猜彼此间的心思而烦恼。所以,对于莫薇薇将自己拐进外联部这件事,温远也释怀了。

        例会结束,莫部长召集大家一起出去打牙祭,温远因为明天要上那门课的作业还没写,准备回去去写作业,却不想快要走到宿舍楼的时候,看见楼前那棵大树站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快三个月没见的温祁。

        温远愣了一下。虽然只是三个月没见,但感觉上温祁变化了不少。穿了一件风衣,抱臂在前站在原地,跟之前老是欺负他的那个人感觉一点儿也不一样了。

        温祁抬了抬头,也看到了她,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微微笑了笑,抬起胳膊,向她挥了挥手。这番姿态,瞬间引来过往女生的侧目。

        温远咕哝一声,向他走了过去。

        “唔,你怎么过来了?”

        原本还笑着的温祁做出严肃状:“我就不能来啊。”

        上大学以后,还没除了温行之之外的人来看过她,所以温远一时还不习惯在学校里看见熟人,还是让她略微有些尴尬的。

        “我说,你就这么让我在这儿站着啊?”

        温远走神间,听见温祁凑近她问道。她斜他一眼,温祁笑了笑,抬手揉揉她的脑袋,“走吧,我看见你们校门外有间咖啡厅,请我喝杯咖啡?”

        “我请可以。”温远说,“但是得你掏钱。”

        温祁哼一声,率先迈开长腿,向校门外走去。

        咖啡厅里并没有多少人,随便找了一个两人桌,温远和温祁坐了下来。刚落座,温祁想起什么,站了起来,“你先点着喝,我忘了点儿东西。”

        说完一阵风似的走了出去,温远无语了一会儿,只好自己点了两杯咖啡。刚端上来时,温祁回来了,见温远一直看着他,他挑了挑眉,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

        “送给你的。”

        “这是什么?”

        “笔记本电脑,现在上学不是人手一个吗?你没有吧?”

        温远怔住。看了他一眼,低头拉开电脑包的拉链,取出本子细细地看。很漂亮的一款,虽是普通的学生电脑,但很是独特。

        “好看不?”温祁单手支着脑袋得意地看着她,“本来想给你买个大牌的,但是想着你还是个学生,不好惹人非议,怎么样,哥哥我体贴吧?”

        说不感动是假的。

        乔雨芬第二次犯病也是跟她不无关系的,所以温远看到温祁的第一秒以为他是来兴师问罪的。却没想到,是这样……

        她吸吸鼻子,抬头切了他一声:“我看你是想省钱。”

        温祁自然是明白她的口是心非的,端起咖啡悠闲地啜了一口:“哥哥我现在用得着省钱?小瞧我,好歹我也是有身家的人了。”

        温远瞪他一眼,将东西递还给了他:“我不要,我可以赚钱买。”

        温祁倒是没生气,只是凑近了她,拨了拨她的刘海,见她羞恼地拨开他的手,才笑了笑:“哟,这还是我家小远儿吗?你不是最爱抢我东西的?”

        “那不一样。”她没理会他的调侃,认真的说,“我现在出来了,就不能老花家里的钱,这样不好。”

        温祁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嘴边的笑容也没了,他看着温远,严肃的问:“温远你什么意思,你是想上大学就不要家了?”

        “我不是!”温远急急的辩解,有些没底气,“我就是说,我能自己赚钱了。”

        “你赚个白菜钱你赚钱,现在你还是学生,谁让你心赚钱的事儿了?”温祁毫不客气地训她,“这东西我就放这儿了,你爱要不要,随便便宜谁。”

        温远没吱声。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温远默默地把东西收了起来。这一举动算是妥协,温祁清了清嗓子,对她说:“就没见过你这样的,送礼的比收礼的还积极。”

        “也没见过你那样强给人送的。”

        “我事儿多行了吧,就乐意干让你不高兴的事儿。”想起什么,温祁奸诈地笑笑,“我把老巢搬回B市了,离你也近了,我要知道你不愿意见我,我就天天来烦你。”

        温远斜他一眼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你不在S市了,回B市了?”

        温祁慵懒地靠到沙发上:“嗯。”

        “为什么呀?你不是在S市发展挺好的吗?你不是还吹牛说再干几年公司都能上市了?”

        温祁淡淡一笑:“吹牛的你也信?我想想还是B市好啊,有人有关系,做事还方便些。而且,这不离你还近么,我每礼拜来看你一回怎么样,这频率不算骚扰吧?”

        听他说的云清风淡,跟没事儿人似的。可温远再无知也知道,这中间得走多少关系花多少钱。关键是,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啊?温远不敢想,只觉得眼底有些发潮。

        “哥——”温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别这样。”

        “少来啊。”温祁无赖一笑,在她头上胡了一下,“我谁也不为。”温祁说,看着她的目光很是柔和,“我是为了我自己。”

        ******************************

        对于温祁,温远的感觉很复杂。

        小时候他总是欺负她,习惯了他在自己生活中扮演“坏人”的角色,温远便也习惯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他。现在温祁忽然变得对自己这么好,温远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不过,这台温祁送的电脑,倒是挺受宿舍欢迎的。一般大一上学期很少有人带电脑,温远这台算是稀有,整个宿舍的室内娱乐全靠它了,温远倒也不是个爱上网的,宿舍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就用它看电影。

        每到这个时候徐小荷总是个异类,不声不响地躲一旁看书,似是多吵都影响不到她。温远也叫她一起过来看过,徐小荷总是腼腆地笑着拒绝了。于是久而久之,温远春喜儿周垚都不好意思再看了。

        徐小荷也察觉了这一点,私下里找温远:“温远,是不是我在宿舍影响你们了?”

        温远大囧地摇着头:“这话应该我说才对。”

        徐小荷似是完全没有听她在说什么,只着急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以后我会去图书馆看书,这样就影响不到你们了。”说完,还不待温远反应过来,又喃喃地补充了一句,“宿舍就是用来休息的。”

        温远笑了笑,“没事的,你愿意怎么样都行。”

        她感觉到徐小荷对她说话有些拘谨,虽然找不到理由,但这种感觉怪难受的,也幸好莫薇薇在□□上找她才帮她摆脱了尴尬。

        徐小荷去做别的事情了,温远跟莫薇薇聊天:“薇姐,有事哈?”

        莫薇薇打出一个血泪的表情:“大事,大大事。”

        温远有不好的预感:“您,您说说看。”

        莫薇薇:“下个月社联要开一个晚会,规模很大,据说还有外援。所以经费不太够,需要咱们拉外联。”

        温远:“……”

        莫薇薇又发出一个血泪的表情:“宝贝你先听我说,这次不用我们自己去找,会长那边有关系,是他的一个朋友的朋友,这几天再给一个内衣品牌拍广告,据说跟老板关系不错,可以帮我们拉些赞助。不过还是得派人过去跟他们谈,签个协议之类的。你愿意跟我去吗?”

        “……”温远无语了一会儿,“薇姐,我只是一个小干事TAT”

        莫薇薇继续血泪:“别这样,他们都抛弃我了,难道你也要?”

        温远:“……”

        莫薇薇:“报销路费外加烤地瓜,这样也不行?”

        温远犹豫。

        莫薇薇血泪,又喊了她一声宝贝儿,外加一个亲亲的表情,看着温远一阵恶寒,只好妥协:“好吧,薇姐。”

        莫薇薇发出来无数个心和亲的表情,温远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怎么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呢。

        跟会长的朋友的朋友,传说中电影学院的大美女见面的时间敲定在周日下午。中午,吃过午饭,莫薇薇就带着温远公交倒地铁地赶到了市区一个影棚。

        第一次来这种影棚,温远看着那些摆的满地的机器不知该如何下脚。莫薇薇倒是熟门熟路的,看样子是来探过几次点。她带着她左拐右拐,拐到温远快要发晕的时候莫薇薇忽然松开她的手,向远处一个只穿着内衣的女招了招手,并甜甜地喊了句:“学姐,这里这里!”

        温远囧囧有神地看了眼莫薇薇,来的路上这人告诉她说今天见得这位跟她同一届,并嘱咐她嘴巴甜一些。温远是打算喊学姐的,却不料莫薇薇提前喊了出来,而且还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果真是——为了钱。

        那位身材高大的也看见了她,接过旁边的人递过来的大毛巾和矿泉水便往这边走。温远看着这张脸,一时间觉得分外熟悉。

        她想了一会儿,直到这位裹着大毛巾走近了,也看到了她。同样的也是一怔,不过反应的比她要快多了。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莫薇薇伸过来的手,笑着跟温远打招呼:“嗨,温远,不记得我了吗?”

        温远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忽的眼前一亮,“你是——陈瑶?”

        —陈瑶淡淡一笑,裹了裹身上的大毛巾,“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温远语塞,她是很少想起她了。她跟她所有的牵扯都跟赵唯一有关,既然她跟赵唯一分了手,那么就很难再跟她有什么联系。

        好在还有莫薇薇,所以也不至于冷场。她又是意外又是惊喜地看着两人:“原来你们认识呀?”

        陈瑶不冷不热地点点头,回头指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负责协议的,老板都交代好了,你跟他谈就是了。”

        “太感谢了!”莫薇薇感激不尽道,走之前把温远留在了这儿。她有眼力介儿,知道陈瑶是要跟温远叙旧的。

        支走了莫薇薇,陈瑶回头看温远。只见她愣愣地盯着她在看,顺着她的视线陈瑶看了一眼,原来是自己被大毛巾露在外面的胸上面的那片肌肤,□□的雪白。

        等她收回视线时,听见温远讷讷地问:“你,你不是学表演吗?怎么,怎么会在这里拍广告?”

        陈瑶轻笑,眼角处堆积着妩媚,“学表演的到处都是,要人人一开始就能上大屏幕,世上就没有幸运这个词了。”偏过头,她看着温远,“我拍完了,想请你喝杯咖啡,赏脸吗?”

        温远有些犹豫,“也不是不行,可我的学姐还在里面。”

        “那个见面就谈钱的人?”说起莫薇薇,陈瑶的声音拐了一个弯儿,似是有些不屑,“你想跟她一起来我也没意见。”

        温远有些不习惯陈瑶的说话方式,她想了想,说道:“那我给她发个短信,让她不要等我了。”

        陈瑶带她来的是一个高级咖啡厅,就在上一次温行之带她去的烤肉店的旁边。再过去不远,就是T市最长也最繁华的一条步行街,军训完的第二天,温远跟春喜和周垚去过一次。

        想起温行之,温远心里莫名的满足,却又有些失落。他这人太忙,这次在伦敦都待了快一个月了还没回来。

        “我不常来这里。”点好咖啡后,陈瑶笑着说,“这里太贵,不过请你我还是很愿意的。”

        温远心说你不早说啊,她也不是多爱喝咖啡的人,不过,她来这儿也不是为了喝咖啡。

        “谢谢。”

        “知道我为什么请你来这里吗?”陈瑶忽然问她。

        温远睁大眼睛,不解地看看她。只见她笑了笑,指着斜对街的一家酒店说:“还记得吗?我高三那年跟你一起来T市,第一顿饭,就是在那家酒店吃的。”

        温远转过头看了看,确实是有些眼熟。回身,瞥见陈瑶看向窗外的眼神,竟有些怀念。

        温远尝了口咖啡,味道有些腻。“我听我们会长说,你在你们学院还是发展很不错的。”

        “不错?”陈瑶失笑,“你也看到了,我那样还叫不错?”

        只失维的一句话,没想到陈瑶的反应会那么大。温远有点儿窘,只好喝咖啡来掩饰。

        “其实,你说的也有道理。”陈瑶忽然说道,“多少人来这个脱衣上镜的机会都没有。”

        温远看着她,想了想说:“既然那么不情愿,你为什么要来拍这个广告呢,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广告不能接呢?”

        “别逗了,等你到了我们学校,你就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了。”陈瑶被她逗得扑哧一笑,“不过你说的也对,机会,我现在只需要一个机会。”

        温远看着陈瑶的眼睛,里面依旧是有些茫然的,但更多的是野心和憧憬。与她第一次看到的那个陈瑶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想了赵唯一的那封信,温远开口道:“陈瑶,你还记得唯一吗?”

        “唯一?”陈瑶略显茫然地看着她,在清楚地看到温远眼中的失望之后,她忽然反应过来,“哦,赵唯一呀。是我跟他没缘分,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还好吧,他上了军校,毕业之后就分配到部队了。反正他家里有人在部队,不愁这个的。”

        “他家里有人在部队?”陈瑶似是第一次听说。

        “他没跟你说过吗?”温远故作茫然地看了她一眼,“他们家人都在部队,只有一个叔叔是经商的。唯一的爸爸是二炮某基地的政委,他的大伯则是在总参。”看着陈瑶的表情越来越古怪,温远继续说道,“所以说唯一这条路子是选对了,肯定前途无量。”

        温远能看出来陈瑶听了她的话之后表情十分的僵硬。她想,如果陈瑶表现出一丝丝对唯一的留恋,那么她或许会把那封信交给她。现在,没必要了。

        陈瑶苍白着脸笑笑:“那我就提前恭喜他了。”

        那语气,是说不出的遗憾。

        温远忽然不想在这儿待了,她匆匆地喝掉杯中的咖啡,正准备找借口离开时,手机响了起来。温远从包里翻出手机,看到显示,眼睛蓦地一亮。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按下了通话键:“喂!”

        清脆的声音让那头顿了一下,继而有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在哪儿?”

        “我在外面,打算要回学校了。”

        “步行街口的咖啡厅?”

        温远听了忽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四处张望着,语调也变得欢快:“你回来啦?那你现在在哪儿?”

        “转过身,往前看。”

        温远转身,立刻就看见一辆眼熟的车,那是在她校门口出现过的suv,他的新车。车上的人张望了一下,打开了车门,准备下车。温远不想让他与陈瑶相见,急忙抓起包跟陈瑶告别:“有人来接我,我先走了。”

        陈瑶也匆匆地跟着站了起来,看向窗外。目光触及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时,她的眼睛微微一闪,几乎是怔愣的站在原地。

        ——温行之。

        竟然是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