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温远呆呆地看着手机。

        手机还保持着通话状态,不是她不敢挂,而是她此刻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她刚刚,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来着?

        你别以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你!

        温远一声哀嚎,扣掉电话左右张望着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

        抚抚额头,温远觉得自己不能再在学校呆着,很明显他是正在往学校这边来。背起包,温远要逃。却不幸地在夺门而出的那一刻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往这边开来,直直地停在了校门口。

        温远愣了两秒,往后退两步准备往回跑,却被快步走过来的温行之抓住手腕先发制人。

        “你跑什么?”

        这回,他没打伞。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衬衣,而且还被淋个通透。

        温远被他握住钳制住,鼻子不自觉地皱起,“放开我!”

        温行之扫了眼一旁警卫室里那两个满脸好奇的保安,说道:“跟我上车。”

        “不去!”温远梗着脖子,“我要去大礼堂!”

        “湿成这样怎么去,跟我上车。”

        “我说了不去!

        温远使出吃奶地劲儿地要挣脱,一只手能够到的东西全部往他身上招呼,手脚并用,定然是要伤到他的,却还不见他松手。

        一时间委屈难当,温远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怎么这么讨厌!你讨厌,你太讨厌了!”

        该是多生气,才说出这样的话。

        温行之也从没这么狼狈过,不过他并不在意,沉默了片刻,才伸出手来。只是还没碰到她,就被打了回来。

        “你不许碰我!”

        她红着眼睛怒瞪他,像一只受惊又愤怒的小兔子。

        心里些许不安终于褪去,温行之平静地看着她,不躲不闪的对视,终于在她被他看得炸毛的时候,掉头要走的时候,被温先生伸手拉住。

        温远照样还是要挣扎,但他似是并不生气,唇角微微勾着,声音有些无奈,还有一些她无法听懂的复杂情愫。

        “好了。”本身她已没劲,温行之一使力,不顾她的反抗将她钳制进了怀里,“先跟我回家。”

        28、

        温远觉得自己今年一定是命犯太岁了。

        接连遭受不大不小的变故不说,在这种紧要关头,居然发起了烧。

        B市东郊,傍晚。

        几日连续的阴雨让这个城市变得有些凉,不到七点,天便全黑了下来。温远睡得迷迷糊糊时,感觉到有人再给她打针。微疼的触感让她动了一下,接着便有一双手扣住了她,不带强制,却也让她动弹不得。

        一针过后,她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直到再次被热醒。

        浑身发了点儿汗,将醒未醒之际的温远将盖在身上的被子扯了扯,好不容易进来了一丝凉气,她舒服地几乎要慨叹一声的时候,有一双手伸过来,给她盖好了被子。

        温远尚未清醒,只知道凭借本能再一次将被子拉开,没成想那人又伸手过来,这一次将她裹了个严实。

        温远怒了,嚯地一下睁开眼睛,正要直起身的时候,看到俯身在她上方的人——温行之。

        这次发烧来势汹汹,温远脑子早就被烧得不好使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哪儿。

        她转着眼珠打量了一下这房间,又将视线落在温行之身上。

        “醒了?”

        他的声音直接就让她回过神来,温远抿抿唇,哼了一声,又躺了回去,顺便用被子蒙住了头。

        她是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浑身也热得难受,闷在被子里不舒服极了,只是存了心气他。不想她在里面闷了好一会儿了,却听见咔嚓一声关门声,那人不在房间了。

        温远气得直接撩开被子,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又是难受又是委屈。找不到鞋,索性光着脚下床。

        拉了拉身上的睡衣,正要出去时,房门倒忽然开了。

        温行之端着一杯温水和一盒药进来,看着她立在房间中央的模样,眉间微微一动,“光着脚干什么?”

        温远气愤愤地回他一句:“要你管。”

        翻了他一眼,开始四下找鞋。

        一双拖鞋及时地递到了她的面前,还是她上次来这时穿过的那一双。鞋面刷的干干净净的,应该是没有人再穿过。

        温远蹲在地上,瘪着嘴瞪着这双鞋看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穿上。穿上了就要往外走。

        温行之见状不紧不慢地喊了她一句:“过来先把药喝了。”

        温远原地站定,一口回绝:“我不喝。”

        温行之看她一眼,眉头微微蹙起:“你发烧了,喝药这事不能商量。”

        谁跟你商量。

        温远暗自咕哝了一声,“我好了。”

        温先生并不理会她的说辞,直接递过来一小瓶盖的药,出乎意料的,原本的一片大药粒已被掰开分成的四粒,和另外三粒裹着糖衣的药片挤在小瓶盖里。

        看上去,就像小时候她生病时,成奶奶哄她喝药一样。

        温远有一点点的迟疑。

        他还是记得的不是?

        那次他生病,她存了心捣乱,把药片掰成四片,给他一个大人吃。那么反过来,他就这么方法哄她这个小孩儿。

        他是个大人,总有能耐,总有办法,在她这个小孩儿受了委屈之后,施一点点手段,哄得她不再任性。

        温远讨厌他总是把自己当个孩子,却每每却控制不住自己被哄住。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对自己是上心的。

        她真真的讨厌这样的自己。

        “我不是孩子了。”温远似是忽然失了斗志,觉得很累,蜷坐在床爆声音因为伤心而略微有些沙哑,“我长大了,你别想这样就能哄住我。”

        她闷闷地低着头,用余光看见他将手中的药放在一旁,又看见他伸手为她整理衣领,随即,听见他清晰的声音。

        “我什么时候哄过你?”

        他理了理她因为折腾被子而略显凌乱的头发。异常温柔的动作,引得她抬头看他,四目相对的瞬间,温行之看见她有些泛红的眼眶。

        “有的。”

        她取出一直被她挂在脖子上的那枚玉兔,玲珑精巧,鲜润可爱。温行之看着,心中是有些意外的,她竟然一直带着。都说玉有灵性。人养玉,玉护人,是真是假没人知道,所以他买来送她,无非也是求个心安。她做事莽撞得很,就像上次,若不是她还机灵,没过多纠缠直接上了一辆出租,恐怕便不是一场车祸那么简单。人为了钱,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收回思绪,温行之看向温远:“还有别的?”

        “多着呢。”她下意识地嘟嘴,“不过我不是跟你算账的。我只是要告诉你,我现在长大了,不再是孩子了,你不能再把我当孩子看,当孩子哄。”

        此刻她的神情格外的认真,像是一个成熟了的大人,试图跟你讲道理,把她放在跟你同等的位置上,让你明白她的心情。

        可温行之知道,她到底还是不成熟的。

        “温远,你记不记得我问过你一个问题。”

        “唔?”

        一下子话题被拐赚温远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看着她。

        “之前我问过你,为什么不愿意留在B市,你是怎么回答我的?”

        怎么回答他的?

        温远仔细想了想,她好像就随便搪塞了一句,就没再提起这个话题了。

        “你说我哄你,那你这算不算是哄我?”

        温远低头不语。

        温行之不紧不慢地说:“你知道不知道,很多事情,你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做很多。”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这一次,温远没有沉默。

        “知道什么?”

        “我的身世,还有我妈妈的病,你不都一清二楚吗?”

        未想到她会突然提到这个,温行之反应了一下。

        这短暂的沉默似是激起了温远的怒气:“那你为什么还答应我要考T大,还说要帮我,你根本就是说话不算话!”温远瞪他,“你还帮妈妈给我换学校,还指责我哄你,我告诉你我为什么要离开B市,我讨厌这里,我不要做温家人,不要做你的侄女,因为这样我就不能喜欢你了,够了吧?!”

        她说完,呜呜地哭了。

        她就说他最讨厌了,每次总是让她有理变没理。

        “所以我说,我是个笨蛋,我现在不当笨蛋了,不喜欢你了,免得你为难,这样你高兴了吧?”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没想到她这样一同爆发,温先生难得有些怔愣。反应过来,一股复杂的情绪向他袭来。

        说不出来,有些无奈,有些释然,又有些——欣喜。

        良久。他敲了下温远的脑袋,将装药的小瓶盖放回她的手中:“难为你替我着想,我为不为难就不用你来心了。”

        就知道是这个样子,温远瞪他。

        温先生不受影响地为她倒水:“至于你,笨了不是一两天,真要改的话,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所幸也别为难你自己。”

        温远使劲地瞪他,正要拒绝他递过来的水时,她嚯地睁大眼睛,完全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温行之耐下性子问她

        “想想这两年,给你收拾了那么多烂摊子,我对你,是不够好?”

        温远发怔ing:“可你是我小叔——”

        “我不是。”温先生显得很认真,“这是你自己说的。”

        “我……”温远继续发怔ing

        “所以,温远你自己说,我有什么理由对你好?”

        “理由……”温远不发怔了,她眼睛发亮,并且有些小心翼翼:“你,你也喜欢我啊?”

        温先生不置可否,将手中的水杯塞到她手里,回答她两个字:“喝药。”

        温远瘪瘪嘴:“你又哄我。”

        温先生终于不淡定了:“我哄你做什么?”

        “说不定这是瞌睡药呢。”温远睁眼说瞎话,“趁我睡着了把我送回家,再偷偷换了我的学校,谁知道呢。”

        她背起手,一副你很能耐你做什么都有可能的表情。

        温先生隐隐有些头疼,他是真想谢谢她对他的抬举,可想想又觉得好笑,他跟她置什么气。

        “我为什么要换你的学校?”

        “我妈说的。”她哼一声,“她说你人脉广,想让你帮我换个B市的学校。而且还说你答应了。”

        温行之皱了皱眉。

        “胡说八道。”他看着温远,“这样的话,你也会信?”

        温远被他看得有些发毛,也有些委屈。

        “为什么不信?你又什么也不跟我说。”

        “那很好,若我说我巴不得你到T市读书,你信不信?”

        温远愣住,她今天受的刺激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这一时半刻她根本消化不了。温行之也不迫她。

        手中的水已凉,看来又要倒一杯。只是他还没走开,便被某位小朋友抓住了衣袖,他一转身,便被她抱住了腰。

        “你不是真的吧?你肯定是谁冒充我小叔的,你不是我小叔!”

        温行之微哂,“温远,你知不知道,你每次亲近我都是抱着这样的念头。”

        “我不知道,我忘了。”她耍赖。

        “忘了?”温先生打算让她想起来,“冬天,在雀岭山。你喝醉酒——”

        “不许说不许说不许说!”她抬头,捂住他的嘴,却跌进他盛满笑意的双眸之中。有宠,也有庆幸。

        他握住她的手,将她抱得离自己近一点儿。瘦小的人,很容易就揽在了怀中。

        “已经是第二次了。所以,我有点儿亏。”

        他意有所指,她双目发亮,两颊透红,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温行之微微低头,温远不受控制地了一下,似是在退缩。

        因为这一下,温行之顿住了。他看着她的眼睛,有懊恼,又有期盼。像是之前,他第一次接到她的电话,也是这样的语气。

        “怕了?”他问她

        温远鼓起勇气直视着他,“不怕!”

        温行之微勾唇角,继续俯下身,轻轻吻了吻她的唇角。蜻蜓点水一般,却让她的灵魂都开始颤栗。

        良久,

        她红着脸闷在他的怀里,“你怎么能这样?”

        温先生不疾不徐,“不是你说,你长大了么?”

        温远切一声,想起什么,忽然抬起头,怒视他:“都是因为你,我成人礼都错过了!”

        温行之真觉得自己有些冤,但没关系。

        “我补给你。”

        来日方长,他欠她的一切,都待他慢慢地补给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