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温祁来过之后,乔雨芬的情绪明显好了起来,看到温远也不会有过激的反应,就好像回到了之前和蔼可亲的样子。

        可温远是被她吓怕了,一开始完全不敢近身,直到确定她不会再发作,才敢坐在她的身边。在温远看来,她这副样子,仿佛是全然不记得了之前的事情一样。

        温远看着这样的她,是有些不知所措的。但温行礼却是高兴的,在乔雨芬好转的第四天,给她办了出院,回家静养。老爷子前几日去了L市,这几天一直不在家,也算是正好。

        明天就是***礼举行的日子,温远翻出了校服,正打算给温行之打电话的时候,乔雨芬忽然推门而入。

        “妈妈。”

        温远顺手扣下电话,乔雨芬看见了,笑了笑,“给谁打电话呢,神神秘秘的还。”

        “没,没有。”

        乔雨芬见状也并不逼迫她,只说:“妈妈有件事想给你商量商量。”

        一听她的语气,温远心里便有种不好的预感。“您说。”

        “前几天你爸爸去了趟市教育局,虽然你是被T大给录了,但是这档案还没有提赚我想着,可能还有转寰的余地。你先别急,先听我说——”见温远一副要开口的样子,乔雨芬阻止了她,“老爷子一向不喜欢家里人做事依仗家世,但我想,既然有这种关系,不用也是浪费。你爸爸为政,能不要欠人情还是不要欠的好。你小叔是个自由人,社会关系也很广。”

        温远大致明白了乔雨芬的意思,心一提,“您是说?”

        乔雨芬正视着温远,脸色不如之前红润,大病过后仍有苍白,但笑容却是大方得体且从容的,“前段时间你爸爸跟你小叔提过了,说是你小叔在A大那边有熟人,就让他帮咱们介绍几个人,转一下关系。如何?”

        温远猛然觉得手心一凉,有些站不稳。她苍白着脸抬头,“小叔,他答应了?”

        乔雨芬合掌一笑,“家里谁还不知道他的脾气,他不答应的事,谁能逼他做?”

        是啊。

        他不答应的事,谁能逼他做?

        温远猛吸一口气,“我想,考虑考虑。”

        见她松口,乔雨芬也松了口气,“不着急,你还有时间。”

        午后,趁着乔雨芬睡觉的功夫,温远锁好房门开始拨电话,却不料温行之的电话守机状态,拨不通。稍一思忖,温远又拨了温行礼的电话,是秘书接的,告诉她温行礼正在开会,不方便接,有事代为转达。她怎么好意思讲出口?温远急得抓耳挠腮,最终,拨通了赖以宁的电话。

        “远远?”

        “唔。”盯着大太阳,温远的额头已有细汗,“我想问问,小叔他在T市吗?”

        “温先生现在人不在T市。”

        “那他在哪里?”

        “这——”

        “伦敦?”

        “不是——”

        “那是香港?”

        温远急促的语气最终被赖以宁的一句话给打断:“温先生已经有一周没来了,去了W市,估计这两天就会回B市。远远你有事,我可以帮你代为转达。”

        代为转达,又是代为转达!

        温远控制不住地摔下了电话。

        她从来没有这样不知所措过,就算是前几天与父母对峙,且乔雨芬发病在家中大闹,她也没有害怕过。

        现在温远却觉得自己***得无路可赚妥协?她知道自己不能,因为只要妥协了一次,二次三次便会接踵而至。

        温远明白,乔雨芬不可能再真正喜欢自己,却不曾想,她竟然会这样逼迫她。

        站在阳光下,温远出了一身冷汗。

        ***********************

        夜晚,B市又下了一场雨。淅淅沥沥的小雨并未阻挡第二日的阳光,早上吃过早饭,天又灿烂了起来。

        温远早早的出了门,这一夜她睡得不好,有了一对熊猫眼,被成奶奶取笑。温远只是扯了扯嘴角,安静地跟乔雨芬一起吃了晚餐。

        临出门前,被乔雨芬给叫住了,塞给她一把伞:“这几天天气阴晴不定,拿把伞好以防万一。”

        “谢谢妈妈。”

        “傻孩子就爱说傻话。”乔雨芬还是如以前那般慈爱地看着她,打量着她一身的校服,像是忽然想起一般,“今天就是***礼了吧,可惜我这身体还没恢复好。不然是一定要去的。”

        温远扯扯嘴角,笑得很恬静:“没关系,我给您捧回个奖状。”

        乔雨芬也是难得看她这样乖巧,愣了一下,摆手让她离开。温远想了想,走到门口,还是停了下来。

        她知道自己注定要让她失望了,“妈妈。”

        “嗯?”刚走到房间门口的乔雨芬转过身。

        “我昨晚想了想,觉得还是之前的志愿更适合我,所以换学校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很久之前,久到她还是一个刚刚小学毕业,即将踏入初中的小女孩儿时。她经历了这样一次强制性换学校,那时她告别了儿时最好的玩伴,告别了一个接受不一样教育的机会,告别了成奶奶,成长成了现在的自己。

        说不清是好是坏,心底却总是有遗憾。所以这一次,她要自己做决定,不只是一个学校,还有她今后的人生,她要自己做决定。

        温远给自己打气,打完气又翻出手机给温行之拨电话。

        那头回应她的依旧是静默,她看了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距离下午的典礼开始还有三个小时。

        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温远默默地将它放回口袋。

        她想好了,要是他准点儿出现,她就忘记之前乔雨芬说过的话。否则,否则怎样?

        就算他不来,她也没办法的。

        温远扯出一个苦笑,进了校门,竟然在靠近礼堂的篮球场前看见了苏羡。许久未见了,温远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他正在跟一帮学弟踢球,穿着他贯穿的那身衣服,恣意地没有一点儿来参加典礼的样子。温远站在原地看着她踢球,而苏羡也仿佛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从球场上向她看来,微微露出一个笑容。

        温远向他招了招手,苏羡将球丢给队友,跑出了篮球场。

        “你干嘛过来呀,不跟他们踢了?”

        “就是玩玩儿。”苏羡毫不顾忌地用球衣撒了撒额头上的汗,看着她这一身装扮,揶揄道,“这校服是高二的吧?”

        居然歧视她不长个,温远瞪他一眼。

        苏羡哈哈一笑,和她一起走到路旁古树下的椅子上,坐下来聊天。

        今天的天气并不像之前那样热,虽有太阳,却也有习习的凉风。温远很喜欢这种的天气,坐在椅子上简直不想动,直到苏羡扛了扛她。

        “去了哪个学校?”

        “T、T大。”温远有些心虚地说。

        “不是说留在B市吗?”

        温远唔一声,没说话。

        “喜欢T市?”

        “你要审我啊?”温远恼羞成怒地踢他一脚,“你呢?”

        她以为他定要给出一个让她羞愧的答案,却不料苏羡转过头,轻轻一笑,清隽又惑人,“我啊,我出国啊!”

        温远一愣,恍然大悟,又给他一脚:“那咱们两个不是半斤对八两?!”

        越是虚张声势的人越没有底气。这话说的真是对极了。

        相比温远的咋咋呼呼,苏羡简直太淡定太淡定了,他看着温远,目光带笑,却又显得很远:“是啊,我这是猜中了开头,却猜错了结尾。”

        “喂!”温远底气不足地碰碰他,却见他忽然凑过来

        “你还记得咱们两个啥时候认识的不?”

        温远着实茫然地想了好一阵子,苏羡便得意洋洋地笑,“是初三,那时候你头发也是这么长,还带了个黑框眼镜,走在人群当中就是个路人甲。”

        温远实在不能理解苏羡今天为什么这么恶毒,她瘪瘪嘴,“我现在也是路人甲。”

        “是啊,路人甲。”苏羡笑笑,“那你说,我怎么就喜欢上个路人甲。”

        温远还想反驳他,可等她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的时候,陡然浑身僵直。

        “你,你——”

        “还是你聪明啊,早恋都是没好下场的,所以干脆不谈。你看我,又是早恋,又是暗恋,现在,还不是这副样子。你说话啊?真吓傻了?我记得上次收到我情书时你也不是这反应啊,我这回就说了一句话就把你吓成这样了,我还真不敢相信……”

        温远打断他的絮絮叨叨:“你说,上次那封信是你写的。”

        “是我写的。”

        苏羡大方的承认,随即又自嘲地笑笑,“我有段时间真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你说我当时就应该承认啊,要不现在咱们两个说不定早在一块儿了。多好,你说呢?哎,温远,我现在承认了,你还能要我吗?”

        温远看着表情认真的不知是假装还是真实的苏羡,忽然眼圈就红了。她用手打他:“你说还来得及吗?”

        “也是啊。”苏羡说道,“以后追女孩儿可不能这样了,不能犹豫,该出手时就得出手。”

        温远没说话,只觉得嗓子那儿憋的厉害,仿佛有什么东西,不上不下。

        许久,久到校园里的人越来越多,又越来越少的时候,苏羡站起身:“我走了啊!”

        “你去哪儿?不参加***礼了?”

        “都要出国的人了还参加这个干什么?走啦走啦!”苏羡故作潇洒地摆摆手,“来,拥抱一个。”

        温远瞪他,使劲瞪他,苏羡只是笑笑,短暂地拥抱了她之后,在她耳边留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他说:“这句话现在说也来不及了,但我还是想告诉你,那封信,我写的都是真的。”

        因为典礼开始在即,校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随后又渐渐少了起来。

        温远始终坐在那个长椅上。她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闹得那个大乌龙,她记得他的信里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他喜欢她,想跟她上同一个大学。再往前,她还记得他老是旁敲侧击地问她要报什么学校。她其实都记得,却总装作不知道。可还有她不知道。

        为了跟她同一学校,苏羡的高考成绩只高出了重本线三十分。对于这样一个优秀生而言可算是发挥失常了,自然也没有站在颁奖台的资格。

        温远忽然有一种被欺负了的感觉。她奋力挣扎到现在,不惜用阿Q精神胜利法来自欺欺人,却被苏羡这么一席话戳破了全部的假装。

        她得到了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得到,除了自以为是的孤勇。

        温远想抱膝大哭,可想了想还是安慰自己,苏羡说得对,早恋都是没有好结果的,不用太在意,真的不用太在意。

        她还小,还年轻,可以像母亲一样,捡起自己的尊严,放弃不爱自己的人。再找个男人嫁了,怎么样都是一生。

        可光是这么想想,温远都觉得伤心极了,天气更是应景,一片片乌云罩顶,继而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温远想了想,还是抹干了脸上的泪,翻出手机,拨通温行之的电话,这一次,她不管那头通没通,拨下号码就只管说:“我知道我是个笨蛋,你也拿我当个笨蛋,可我现在不能再把自己当个笨蛋,你别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随随便便地欺负我,不拿我当回事。我告诉你,我再也不喜欢你了,从现在开始!”

        她自以为非常果决,也非常满意。充满气势地告别,抹了把眼泪,准备挂掉电话的时候,看到显示屏幕时,惊呆了——

        电话竟然接通了!

        她不可置信地把电话又重新放回耳旁。

        那头是温行之难得有些急切的声音:“温远,不许挂电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