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在高考前那一段被称之为“黎明前的黑暗”到来之前,温远小朋友还是度过了一个比较欢乐的新年。

        首先,父亲温行礼从国外回来了,给家里每一个人都带了一份礼物。其次是温祁,温祁现在大四了,已经开始从学校挖人才出去创业了。家里本以为是小打小闹,没想到还真有了些许规模。放假回家的时候,也给每人备了一份礼物。

        送给温远的是一堆衣服零食和玩偶。难得见他这么大方,温远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呢。她踩在沙发上扯扯温祁的脸,被温大少一爪子拍了下去。

        “不许动手动脚”

        温远摸摸手,嘿嘿一笑,“听成奶奶说,你赚了钱?”

        “嗯。”温祁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一边戴袖扣一边随口打发她。

        温远眼睛更亮了,伸出两只爪子:“红包拿来!”

        温祁看了眼被他称为“樱桃小丸子式”的眼神,倏地笑了:“你倒是好意思,你平时零用钱也不少啊,这过年了,也不知道孝敬你哥哥我?”

        温远扁嘴,“再多也没你多啊,你好意思问我要。”

        温祁没生气,反倒凑上前来,“真没给哥哥我准备礼物啊?”

        温远不解地看着他。只觉得他今天有些奇怪,以前也没见他问自己要礼物啊。而温祁则是轻轻一笑,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背着手上了二楼。见状,温远也只好跟了上去。

        温祁慢悠悠地推开温远的房门,迈着轻快的步子在房间里溜达,“哟,你这房间还挺整齐。知道老爸回来,费不少功夫整理的吧。”

        温远切一声,“你要干嘛?”

        温祁没说话,继续在她屋子里溜达,然后停在了她的柜子前面,伸手打开了柜门。温远见了忙去拦他:“不准翻我的柜子!”

        温祁提起她的后衣领子把她丢到一爆“私自先翻我柜子的人没资格说这话,边儿玩去。”

        温远被嫌弃了,只能气鼓鼓地站在一旁,往他身上砸娃娃。反正他买的东西,她从来不心疼。而温祁是丝毫不受影响的,弯腰伸手在她的柜子里翻来翻去,似是在找某样东西。刚开始表情是轻松的,甚至带着一丝笑意,而渐渐的,眉头却蹙了起来。

        温祁双手不自觉的握了握,看向温远:“温远,你真没什么想送我的?”

        他这提示都这么明显了,这熊孩子不会还想不起来吧。

        温远心虚地站在原地:“还、还没来得及准备。要不,这柜子里的,你看上什么了,直接拿走好了。”

        温祁的脸色忽然就不好看了,他偏过脸来凝视她良久,看到温远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摆了,才冷笑一声,说:“算了,我自作多情。”

        说完,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而温远则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半晌才啊的一声捂住嘴巴:不会是上次那件衬衣让他给看见了吧?再联系到她去他房间扒他的衣柜,以温祁的自恋性格,很难不联想到那礼物是送给他的。

        可惜,那的确不是啊。

        温远有些囧。她有种感觉,温祁这回是真生她气了。之前他们也总是对着干,想尽各种字眼来挖苦嘲笑对方。温祁向来口舌伶俐,温远争不过他,经常处于下风。这一次按说她终于占了一次上风了,很可惜,温远却高兴不起来。

        整个假期温远同学都在想怎么化解一下这忽来的兄妹危机,然而让她郁闷的是,初二一过,温祁就借口公司的事,提前回了学校。而温远在家郁闷了三天,初六开学那天,乖乖地去了学校。

        高三下的时间都是掐着秒过的,连温远这种不爱学习的学生都天天伏案苦读,大复习下来,温远同学竟然瘦了几斤,这可让成奶奶心疼坏了。不过让温远同学得意的事,结束大复习之后的模拟考,她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于是,温远同学颇有底气地通知乔雨芬参加模拟考后的家长会。

        这次家长会是十一中的惯例,因为大复习结束之后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到高考了,学生的成绩在这个时候已经定下型来,除了那些平时不怎么学习考前疯狂突击的学生之外,其余的大多没有什么长进了。这个时候就可以开始考虑考后的报志愿问题了。

        五月初,天气已经渐渐有了一丝热气。乔雨芬早早起床,收拾妥当之后带着温远一起去了学校。学校里,老肥方老师也是一早就等在了门口,等到家长们都到齐之后,家长会正式开始了。

        温远百无聊赖地站在教室外面,对着远处的场发呆。篮球场上有一个班的男生正在踢篮球,看校服模样像是高一的。温远想起那时的自己,那时的课很松,随便翘掉一节,便能跟苏羡赵唯一一起去场打球。

        而现在,赵唯一跑去了当兵,据说是B市京郊的一个通信工程团,准备从部队里考军校。苏羡呢,则是好久没来了,说是一直在家里复习。温远觉得,像苏羡这样的,根本不用发愁。随便考一考都能进年级前十的,她都快嫉妒死了。

        “想什么了?”

        脑袋瓜忽然被揉了一下,温远一脸受惊吓地偏过头去,看到了两月未见的苏羡。定神过后,温远翻了个白眼给他:“你吓死我了。”

        苏羡只笑,不说话。温远抚抚胸,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苏羡向教室方向扬了扬下巴,“方老师亲自打电话让我妈过来开家长会,我也就跟着过来了。”

        温远撇嘴,“在家挺舒服的吧。”

        苏羡煞有介事地支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除了没人每天闹点儿笑话给我找乐子之外,其余一切都挺好的。”

        说完,就见温远瞪他。苏羡哈哈一笑,带着些许凉意的阳光从他脸颊上拂过,将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晕上了一层光。

        两人并肩向场望去,苏羡将视线放得很远,在这座全校最高的教学楼的最高层,他很容易就看到他混了将近三年的篮球场,就是在那里,他跟温远渐渐熟悉了起来。想到这里,他嘴酱起了一丝笑容。

        “苏羡。”温远忽然开口,“你打算考哪个学校呢?”

        苏羡挑挑眉,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问自己这个问题。

        “我去哪儿都可以。”苏羡淡淡地说,偏过头问温远,“你呢?”

        温远看着前方,沉默了几秒,才说:“我不知道。”

        苏羡轻轻一笑,转过头来看着远处,没再说话。

        开完家长会的乔雨芬心情很好。温远想可能是老肥表扬了她的缘故,毕竟这一次她是班里进步最大的。

        回到家里,乔雨芬把她交到了自己的面前,笑容可掬地看着她,“丫头,你猜你方老师跟我说了什么?”

        温暖眨眼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后话。只见乔雨芬气定神闲地喝了一口水,说道:“你方老师说啊,要照你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考上B市的一本不是问题。”松一口气,继续说道,“这下好了,你爸爸一直担心你的学业问题,现在也算是有所交代了。远远啊,你想好没,B市的学校你喜欢哪所,咱们重点考虑考虑。”

        乔雨芬笑眯了眼。

        也难怪她这么高兴,丫头这么争气,不费家里人一点儿力就能考上一个差不多的学校。最好能上个就近的,这样她去看她也方便,毕业了再找一个清闲工作,也不需要女孩儿挣多少钱,能时刻让她看见那是最好不过了。

        温远可不知在短短的一分钟内乔雨芬会想到那么多,她低眉顺眼地站在原地,等到乔雨芬喝完手中的那杯茶,才低低地开口:“妈妈,我不想在B市上大学。”

        乔雨芬似是没听清,条件反射地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温远鼓足了勇气,抬起头直视着乔雨芬,“我不想留在B市上大学。”

        乔雨芬听了愣怔了一会儿,就在温远忐忑不已想要开口解释几句的时候,乔雨芬噗地笑了,“傻孩子,多少人想考进B市还不行呢,你倒好,有这条件还想往外跑。怎么,舍得妈妈和成奶奶?”

        当然不舍得。

        乔雨芬看出了她的犹豫,温柔地顺了顺她有些凌乱的头发,拍拍她的肩:“好了,我看你是这段时间学习学的太累了,才会胡思乱想。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吧,还有一个月才高考呢,考完才报志愿,到时候想也不晚。”

        温远无比沮丧地回到了房间。

        她料想过,在关于她上大学这个问题上,一定有一场硬仗要打。但没想打,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试探,她都这样败下阵来。这要真到了报志愿的时候,她还不得完蛋啊。

        温远懊恼地揉揉头发,发了一会儿呆,从书包里翻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听着从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温远抬头看看表,快要到午饭时间了,应该能接通吧?

        “温远?”

        温行之的声音传了过来,温远简直想欢呼了。颇有些委屈地喊了一声小叔,温远小朋友把刚刚的事对温行之复述了一遍。

        温行之听完之后,不疾不徐地说:“平时对我不是挺会阳奉阴违的,怎么换个人就不敢了?”

        温远撇嘴,没说话。

        察觉到温小朋友的吃瘪情绪之后,温行之微微勾了勾唇角,“总归是高考完了才报学校,你现在考的怎么样还不清楚,想这个问题为时过早了。先把手头要做的事情做好再说罢。”

        “你会帮我不?”温远小朋友狗腿地问道。

        温先生似是冷哼了一声,“你不是最擅长给我制造麻烦?”

        温远嘿嘿一笑,“小叔,我考T大好不好?”

        T大,T市最好的一所学校。

        温行之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微一挑眉,说:“有这本事考过来再说。”

        不出所料的,那头的温同学欢天喜地地挂了电话。温行之默默地听了一会儿电话里的忙音才挂下了电话。

        好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最不济又是给自己找了四年的小麻烦而已。如果不照镜子,温先生一定察觉不到自己眼神变得有些柔和。

        折回身,他按下内线电话:“整理一下T大的报考资料,送到我办公室。”

        因为这通电话,温远心中似是多了几分底气。再接下来的的一个月间,温远同学拿出了之前上学十余年都不曾有过的勤奋劲头。看得家里人是目瞪口呆。

        家里人当然也表示出了相应的重视,而且让温远觉得受宠若惊的是,在距离高考还有一周的时候,远在国外的父亲温行礼竟然回来了。

        六月初的天气已经热了起来,在离高考距离还有一周的时候,十一中放了假。温远慢吞吞地收拾着她堆得跟小山一样高的书,一是在等家里的勤务兵来接,二是,她还想再看看这个校园。哪怕这校园里面最让她记忆深刻的两个人都不在了。

        傍晚的时候,等到校园的人都***了,勤务兵才开着一辆小吉普来接温远回家。回到温宅,甫一下车,就看见温行礼的那辆霸气的辉腾。温远不由一惊,父亲回来了?

        她把书交给勤务兵,急急地向大厅走去。大厅里就两个人,乔雨芬和温行礼,原本是正在说话的,看到温远进来,都不禁抬起了头,向她看来。

        这注目礼弄得温远有些尴尬,她站在原地,抓抓头发:“我、我听说爸爸回来了。”

        乔雨芬回过劲来,笑着对温行礼说:“你看,孩子听说你回来,都高兴成什么了。

        温行礼只是笑笑,没说话。

        乔雨芬走过去接温远的书包:“听说咱们家最小的小朋友要高考了,你爸爸特意腾出了几天的时间回来看看你。”

        “倒也不是特意,这次回国还有一些事要处理。”似是怕温远因此而压力大,温行礼淡淡地解释道,他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乔雨芬,对温远招招手,“来,远远,跟我上楼。”

        二楼书房。

        家里共有两个书房,爷爷一个,父亲一个。因为父亲一年泰半在国外,极少用到,所以这个书房设计的就不如爷爷那个大。温远一走进来,就感觉到压力袭来。

        她乖乖地站在书桌对面,低着头,没敢看温行礼。良久,听得对面那人低低一声叹息:“站过来点儿,你就这么怕爸爸?”

        温远抬抬头,嗫嚅道:“不怕。”

        温行礼苦笑着摇。这也怪不得她,他坐在书桌前,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行。”温远甜甜一笑。

        “那就好,不要太紧张。不过就是一次高考。”

        温远点点头。

        温行礼沉吟片刻,又问:“想好报哪儿了么?”

        鉴于上一次的经历,温远不敢直接说了,只是摇了:“还在想。”

        温行礼哦了一声,点了点头。他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子,不知何时,竟然长得这么大了。虽说还是一张娃娃脸,可到底还是成熟懂事了不少。

        他看着温远,在一阵沉默之后,说道:“那听听爸爸的建议,留在B市读书怎么样?”

        “B市?”

        “我只是建议。”温行礼和煦地笑了笑,“你看,家里的孩子都在外面,我呢,也是满世界的跑,只剩你妈妈一个人,我想,你是不是可以多陪陪她?”

        温远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在温行礼略带期盼的注视下,她终于开口:“我会好好考虑的。”

        “好。”温行礼高兴地说道。

        在温远的印象中,父亲温行礼从未这么对她说过话。难得有一次,却是开口让她留在B市。

        在别人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可在于温远,却是一件很难下决定的事。

        她知道,可能她的选择会让很多人对她失望。可温远心里一直有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她想离开这个家。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