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第二天一大早,温远就被成奶奶从被窝里叫了起来去赶早市。成奶奶平时没什么爱好,除了养花弄草就是赶早市淘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温远闭着眼睛去眯着眼睛回,走到院子里,一看见站在大厅门前台阶上的那个人,完全清醒了过来。

        是温行之,一身清闲的打扮,正弯腰看成奶奶养的花。见两人走了进来,下意识地眯了眯眼。温远看着他,止不住地有些惊讶,她昨晚在趴着趴着就睡着了,一直没有下楼,没想到,温行之昨晚竟然留宿在家里。

        成奶奶笑着与温行之打过招呼就去厨房做早饭了,温远站在原地,有些躲闪地看着他的眼睛。那人的视线正从花上一开,掠过她脑袋时,眼眸中闪过一丝好笑。温远不自觉地就去扒拉头顶那个帽子。是早上走得急随手戴上的,还是前几年成奶奶给织的,毛茸茸的,带着一对兔子耳朵。

        “小叔,您昨晚怎么住这儿了?”

        “我住我家,很奇怪?”温行之一眼扫过去,温远不吱声了,只感觉有一双手伸到她的头顶,摆弄了一下她帽子上的那对耳朵,“喜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

        “喜、喜欢。”温远想拧自己的嘴,结巴个什么劲儿倒是。

        “那昨天哭成那样是怎么回事?真是因为考试的缘故?”

        “对呗。”温远瞄他一眼,“怕挨家长训呗。”

        “得了吧。”温行之微哂,“你考的再差的成绩你家长都见识过了,还怕多一回?”

        温远怒瞪他,她说的家长可不是他!再说了,他训她教育她的次数还少吗?

        “温远,你在这干吗呢,横眉竖眼的,怎么跟你小叔说话呢?”

        说话间,乔雨芬走了过来。看着温远来不及收回去的愤怒表情,训她道。温远吓得一下子咬住了舌头,疼得呲牙咧嘴。

        “无妨,大嫂。”温行之看了她一眼,淡笑着对乔雨芬说,“是我在跟她说着玩儿。”

        乔雨芬一时愕然,又尴尬地笑笑,“远远都让我惯坏了,说话没大没小的。”

        “我看她倒是挺乖的,学习上也是很用心。”

        温远瞪大眼睛看着他,他这是在夸她?她学习好不好他最清楚不过了!

        乔雨芬笑着点了点温远的额头,“还夸她呢,昨天不知道是哪个因为没考好险些哭成个泪人。”

        “妈妈。”温远懊恼地嘟囔一声。

        乔雨芬不理她,只问温行之:“行之,这丫头学习成绩一直都上上下下起伏不定的,你看你认识的有没有专门是做考试辅导的,我想给远远找一个老师,假期给她补补课。”

        温远听了顿时苦了一张脸。温行之略沉吟,“有倒是有,不过这快过年了,恐怕再去麻烦人家也不太好。”

        “这倒也是。”乔雨芬点点头。

        看着温远又亮起来的眼睛,温行之忽然又说道:“如果大嫂放心的话,我倒是可以帮温远补补课。”

        乔雨芬有些难以置信,按照温行之的学历,这高三的课程可不是小儿科嘛。可他一向与家里的孩子不亲近,别说补课了,就守心一下孩子们的功课都是少有的事。她有些踟蹰地说,“这行吗,你银行那边那么忙,耽误你工作了可不好——”

        温远也是沉浸在他的话中没反应过来,他要给她补课?意思就是他终于看不下她的成绩要亲自上阵了吗?说实话温远同学的情绪有些复杂,能见到他自然是好的,可补课这种精神折磨的事……

        温远瞪大眼睛看着他,意思是不要。

        而温行之却淡淡一笑,回望温远说道:“没事,正好这周有些时间。”

        乔雨芬当下喜不自禁,“那好,那太好不过了。”

        温远泪奔。

        有时候温远会想,温行之是不是有些恶趣味,尤其是在教育她这件事上。总是以折磨她为乐。那她又是为什么喜欢他?难道她有自虐倾向?温远对这个答案表示——囧。

        不管她乐不乐意,第二天一大早乔雨芬就给她收拾好东西让司机开车把她送到了B市东郊一个比较隐蔽的高档小区。司机把温远直接送到了一个单元楼底下,温远背着包正云里雾里的时候,温行之的车开了过来。他把车停进了车库,走到单元楼下,看见温远扁着嘴站在原地。

        “这是哪儿?难道是在这儿补课?这好像不是之前那套房子。”

        温行之打量了她一下,一件大红色的短羽绒服,配着头顶那个兔耳朵帽怎么看怎么滑稽,更别提被冻的红红的鼻尖,更像兔子了,“之前那套房子处理掉了,现在我住这边。”他看着她背的书包鼓鼓的,特意用手指从她肩上卸了下来,掂了掂,果然很重,“这里面都装了什么?”

        原来他把那套房子给卖掉了,那东西都还在吗?她送的衣服不会一起被处理了吧。温远沮丧地想着,对于他的问题,只蔫蔫地答道:“书和衣服呗。”

        温行之眯了眯眼,“拿衣服干什么?”

        提起这个温远自然气愤不平:“妈妈说临近年底了,这几天家里少不了要招待许多客人,你这里安静,所以让我在你这儿住几天,好好补习补习功课!”说的好像她天天玩儿一样。

        温行之本来是有些意外的,可听她这么瓮声瓮气地一说,倒是忍不住有些好笑。“你妈妈倒是会给我找麻烦。”他眉间舒展,拍了拍她的脑袋,“行了,跟我上楼。”

        这套房子要比之前的那套房子豪华很多,怕是可以跟他在T市的那套豪宅相提并论。温远小声嘀咕了句资本家,换鞋进了门。房子的风格不用看了,一贯的冷硬线条,看着这冷冰冰的色调,温远不禁琢磨,万一将来有一天他结婚了,也要给家里装修成这副模样,那另一半受得了吗?反正她是不喜欢的。温远在心里默默想道。

        “愣着做什么?先放你的东西。”

        “哦。”温远抱着她的书包,忽然想起一个重要问题来,“我住哪个房间?”

        “向阳的那间。”

        虽然这里用的是地暖,但长期没人住,头两天晚上肯定是比较冷的。温远猫腰进了她的房间,看清楚房间的摆设之后扁了扁嘴。一模一样的装修,简直可以用来展览了。

        温远想了想,迅速地收拾好东西之后,出去找温行之。那人正在厨房煮咖啡,一身居家的打扮,跟这套房子的风格很是相称。

        温远把着门爆问他:“小叔,我能用自己的床单吗?”见温行之向她看来,温远立马展开手中的床单,“是新的,还没用过呢。”

        “准备的倒是齐全。”温行之盯着她手中的那个缀满机器猫图案的床单,“我这里的东西你不喜欢?”

        温远摇:“是妈妈怕我把您的东西弄脏。”

        “想用就用吧。”温行之说,“在这住的几天,那房间的使用权归你,随便你怎么折腾。”

        “真的?”温远两眼放光。

        温行之深觉得自己这么宽容不行,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不准超出我的可接受范围。”

        温远撇嘴,她就知道还得有下半句。不过她也不能太得寸进超怎么说,革命还胜利了一半儿不是?

        煮完咖啡,温行之来到书房。虽然这段时间他人在B市,但GP那边的事情还是不能完全搁下。算好时差跟伦敦的大BOSS视讯,漫长的两人会议结束之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温行之低头看了下腕表,差一刻便要晚上六点。他推开门走出去,静悄悄地客厅让他错觉这个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唯一蹙眉,他推开温远房间的门。

        乍一进去,便瞥见她那在他看来幼稚无比的卡通床单。温行之对此不发表任何意见,转了转视犀他看见了温远。这位小姑娘的作业本正摊开在书桌上,而她本人,正趴在书桌上睡得香甜。

        眉峰微动,温行之走到了温远的书桌前。只见她侧脸压在胳膊上,这个姿势定是不舒服,所以她的眉头也是微蹙着。饶是这样,还睡得这么香,可见她是有多困。

        其实温远睡得也并不沉,她惦记着不能被温行之发现,所以脑子里还是绷着一根弦儿的。尤其是温行之气场这么强大的人,温远迷迷糊糊地就能感觉到不对劲,动一动胳膊,她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见了站在她桌子前正翻开她作业本的人。

        温远一下子醒了,吓得立马从椅子上起身:“小、小叔。”

        温行之看了她一眼,瞧了她那一脸慌里慌张的模样瞧了将近一分钟,才伸手递给她一张纸巾:“擦擦你嘴角流的口水。”

        温远眨眨眼,盯着那张纸巾看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地燥着脸接了过来。一边擦一边偷瞄温行之,末了没底气地为自己辩解道:“我昨晚没睡好……”

        温行之闻言向她看去,她那副认错的姿态他是最熟悉不过了。不敢抬头看你,永远都是拿头顶对着人,一副认认真真反省的模样。他不禁想,这姑娘拿这幅样子躲过多少次训。

        恐怕不少吧。

        他淡淡地摇了,将作业本放回原位:“好了,换好衣服,跟我出去一趟。”

        不训她吗?温远暗自庆幸。不过好不习惯噢,温远同学嘟囔……

        “我们晚上出去吃吗?”换好衣服,坐在车的副驾上,温远左右张望地问道。

        “在家里吃。”

        “啊?”温远系安全带的动作顿了顿,“那还出去干吗?”

        温行之审视着路况,一边将车子开出去,一边说道:“去趟超市。”

        去超市?去超市?去超市!温远同学眼睛一亮!

        临近春节,超市里总是人满为患。以往每年温远都参加成奶奶的春节太采购,从一帮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中杀出一条血道真是太让她有成就感了。所以这一次温远同学也是做好了准备,虽然温行之带她来的这家超市人并不如成奶奶常带她去的那家多,但温远依旧是兴致勃勃的。

        温行之从下车起就看见温远的眼睛亮亮的,也不知道这姑娘在想什么。在超市入口推了一个购物车,他带着她向里面走去。因为人多,走着走着,等他再回头看得时候,已经不见温远同学的踪影了。蹙眉张望了一番,发现她正围在特价商品前转悠。温行之叹口气,走到她身爆拎着她的后衣领子把她拽了出来。

        温远抗议:“那才是物美价廉的东西,看看嘛!”

        “先把要买的东西买完了再说。”

        温行之来超市,从来都不输的,每次都很有目的性,直接拿了东西走人,自然不能体会温远小朋友那点儿乐趣。于是,等他选完时蔬之后,再一扭头,小朋友又不见了。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温先生再好的性子也被磨掉了,更何况他耐性也不怎么好。

        沉吟片刻,温行之对现在老老实实跟在自己身后的温远招了招手,“你过来。”

        “干吗?”温远看着他有些严肃的表情,不禁有些发憷。

        温行之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面前的购物车,“坐上来。”

        “为什么?”温远睁大眼。

        “你先坐上来。”

        温远半信半疑地挪了过去,刚跨了半条腿上去,车子一动,她的另一条腿就不由自主地跟着跨了上去,温远同学整个人一下子就坐在了购物车里。还没待她反应过来,温行之就推着车子向前走去。

        “你,你干吗?”温远稳住自己,“我要下去!”

        “未免人多走散了还得去找你。”温行之说着,塞给她一盒餐巾纸。

        温远抱着餐巾纸愤愤不平道:“这是三岁以下的宝宝才坐的!我不要坐!”说着不顾车子还在动就要下来,一不小心,碰到了身旁一位孕妇。

        只听得哎哟一声,温行之沉声叫住温远:“不许乱动。”

        温远也被那个孕妇身旁的男人瞪了一眼,瑟瑟地缩回到了购物车里。半晌,憋出一句话来:“我会被人笑死的。”

        虽然安分了下来,但温远同学内心还是十分不满自己的待遇的,所有的怨气只得趁温行之不注意的时候,用眼神表示出来。好不容易来到一个人少的地方,温远扁着嘴指了指一旁的牛奶:“给我拿一打口味的!”

        温行之闻言,不紧不慢地瞅了她一眼,继而从货架上取了一打下来。温远把牛奶抱在怀里,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而身旁这时忽然传来了一道低低的扑哧笑声。温远往一旁看了看,只见一个被母亲牵着小手的小朋友正对着她这个坐在购物车上的大朋友眨眼一笑,吐了吐舌头,用一根手指刮了刮脸,似是在说羞羞。

        温远简直要羞愧至死,她可怜巴巴地看着温行之:“让我下来好不好?你看我都被那么小一个小朋友嘲笑了!”

        温行之看了那小朋友一眼,不为所动地说:“等你什么时候跟他一样乖再说罢。”

        温远想哭,太欺负人了,以后再也不要跟男人来逛超市。

        眼看着温小姑娘一脸哭相,温行之的心情倒是好了起来。晚上路上人少,回到家才不过七点。看了眼挂钟,温行之换了衣服,进了厨房。

        温远原本心情还没恢复过来,一看到他进厨房,好奇心又起来了。她站在门爆看着挽起袖子的温行之,怯怯地问道:“小叔,你会做饭么?”

        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一副不确定的腔调。温行之瞥了她一眼,说:“难道你会?”

        温远撇嘴:“我在家还给成奶奶打过下手呢。”

        “打下手?”温行之好笑地重复了一遍她的话,“添乱还差不多。”

        “小瞧我!”温远瘪嘴,捋起袖子就进了厨房。

        看着她这一副势要给他添乱的架势,温行之只是眉头微动,将刚取出的蔬菜递给了她。“先把菜洗了,剩下的我来处理。”跨出厨房门,他又不忘回头嘱咐一句,“不许碰刀。”

        看着他的背影,听着他的三令五申,温远吐吐舌。他不让她碰,她偷偷碰还不行吗?

        来到客厅,正逢电话声响,温行之很快接了起来。是在美国读书时的同学,每到年底他们这帮人都要聚会,虽然因为忙温行之并不常去,但到底是相处了很久的老同学,电话来往总是不断的。

        打电话的是读书时与他关系不错的一个人,毕业之后直接去了华尔街,前年因为金融危机被裁了下来。说起来一开始温行之做的还不如他,他刚到英国GP的时候这位同学就进了美国一家大银行,众人都非常羡慕,可谁成想,这种提起来都说“大而不倒”的银行竟有宣告破产的一天。没办法,只得打道回府。今日他联系温行之,说数完年准备结婚,想要他参加婚礼。

        温行之得庆幸这电话是打到他这里,若是让老爷子听着了,恐怕又有得催了。他礼节周全地应下了。对于同学呢于他何时结婚的问题,温行之慢悠悠地打了太极敷衍了过去,刚挂下电话,便听到厨房传来一声惨叫声。

        他眉头微皱,快步地来到厨房,看见温远正举着流血的手指狠狠地吸气。而在一旁,正放着一把刀和未切完的菜。温远也看见了他,张张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像是怕挨训。

        温行之看着她的伤口,伸出手捏住了伤口的上端,说道:“跟我去客厅。”

        温远晕乎乎地看着他。其实也不是很严重,流了一点点血,就是她刚刚没忍住,叫的声音有点儿惨烈而已。现在,看着他的表情,温远有些惴惴不安。毕竟她又没听他的话。

        温行之先让她坐在沙发上,然后取出医用酒精和创可贴,准备给她包一包伤口。

        “我自己来就可以!”看着他弯下腰,温远忙说道。

        “一只手你想怎么自己来?”温行之面无表情的说,“坐好。”

        温远瘪瘪嘴,坐了下来。酒精抹在伤口上麻麻地疼,温远吸一口气没敢再出声,倒是把眼眶都憋红了。

        “疼么?”温行之用创可贴包住伤口,低声问道。

        “不疼。”温远咕哝着,“这算什么,我上次车祸的时候胳膊都还骨折了呢。”

        闻言,温行之包扎伤口的动作顿了一顿,末了,问道:“哭了?”

        温远低头看着他,她很少从这个角度看他。细密乌黑的头发,长长的睫毛,比她的还要长,还有握住她手指的那只手。温远想,要是车祸住院的那四天,他来看看她就好了,哪怕是训训她呢。

        算了,还是不想了。

        看着包好创可贴的手指,温远抬起头,眼睛亮亮地说道:“没有,虽然骨折了,可是我没有哭呢。”

        说完看着他,那表情在温行之看来满是得意。是该训她的,可看着这样的她,温行之没说别的,只饰了刮她的鼻子,说道:“你有本事。”

        细看之下,深邃幽黑的眼睛中,有一抹淡淡的笑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