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6、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人的努力和坚持都是需要方向和信念的,这种话温远是早就听人讲过的,可真正的切身体会,却是到现在才有的。温远同学觉得,因为有了目标,以往看起来就想退避三尺的科目,好像也没那么难了。

        时间一晃到了六月底,期末考试完,下学期温远就升高三了。在现今的教育体制下,很多地方的学校为了使得学生在高考中取得更好的成绩,在高一的时候就将高一高二两个学年的课讲完了,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讲高三的课程和高考复习。B市因其资源条件的优势,还未到这般严峻的程度。所有的学校,在教育局的规定下,将高考复习的时间留在了高三,并且在此之前还充分利用了暑假时间。可怜温远数惯了舒服日子,辛苦了一学期,一听到暑假只有二十天的时候,直想哭。

        苏羡就纳闷这丫头怎么每回考完试都是一副哭丧着脸的表情,一边帮她搬书一边问道:“怎么了?又考砸啦?”

        一副笑吟吟的样子看着温远就来气,她嘟着嘴:“别咒我。”

        苏羡笑笑,把她的书全放在后车座上,推着自行车送她回家。在高二下的时候十一中安排了晚自习,家里不放心温远一个人来来回回,每晚都派一个年轻的勤务兵来接她。像这样和苏羡一道走回家,是每次考试完才有的事。这也是两人默认的独处时间。

        温远忽然想起来什么,说道:“唯一呢?这段日子怎么没见他来学校。”

        “嗯,他家里给他找了个家教,说是让在家里学习。今年十二月份说是要入伍,然后从部队上考军校。”

        “军校?”温远忍俊不禁,“他的性子能适应吗?”

        “那么一个二世祖,家里送部队就是想捋顺他的毛。”

        说完,两人会心的一笑。

        “那陈瑶呢?”过了一会儿,温远又想起来一个问题,“我怎么感觉这段时间陈瑶也不怎么露面了?”

        “两人分了。”

        “分了?”温远愕然,“怎么会,唯一那么喜欢她!”

        “很简单,一个未来的军官,一个未来的明星,怎么说,都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为什么?”温远觉得不解,“他们干什么跟他们分手有什么关系?”

        真是一个单纯到执拗的人。苏羡笑笑,只说:“这种差距只有身处其位才会明白,唯一说白了还是一个很单纯的人,而陈瑶,你也看出来了,野心勃勃,城府很深。两人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早散了早好。”

        温远觉得无语。她顿时想起了前几天对温行之说的话,同样的道理,放在赵唯一身上,她却觉得有些不太容易接受。这种区别对待的感觉,让温远觉得怪怪的。

        见她蹙着眉,苏羡叹了口气:“算了,我们还是讨论讨论等会儿走到拐角处买什么口味儿的冰淇淋吃吧。”

        被鄙视了的温远同学只好努力瞪他一眼。

        行至家门口的时候,温远同学的手机忽然响了。这是她高二下学期上晚自习以来乔雨芬给她配的手机,专门用来联系家里人的。说起这个来温远就觉得有些委屈,乔雨芬怕她有了手机之后上课听讲不专心光顾着玩,一直没给她买。即便是现在给她配了一部,也是只有基本功能的。

        不过温远还是有点儿高兴的,领了手机的第二天就办了张电话卡,继而就喜滋滋地给温行之发了一条短信报告这是自己的新号。这可是新手机发出的第一条短信,结果就换回来温行之三个字:“知道了。”

        温远看到这三个字,忍住一口老血,排除艰难险阻用这台只有基本功能的手机发出去了一个表情“╰_╯”来表示自己的不满,结果,自然是很理所当然地被温行无视了。

        此刻,看到他的电话号码跳跃在屏幕上。温远先是瘪了瘪嘴,才按下通话键。那头依旧是他波澜不惊的声音,“考试结束了?”

        “唔。”温远抬头看了眼对面的苏羡,稍稍背过了身去接电话。

        “怎么样?”

        温远蔫蔫的:“英语没考好……”

        温行之听见这个倒是没训她,只说:“听苏曼说,你想暑假的时候再请她补几节英语课?”

        “对哇。”温远睁大眼睛说,“有什么问题吗?”

        温行之微沉吟,说道:“暑假的时候就不要麻烦人家了。”

        温远扁嘴:“我还要笨鸟先飞呢。”

        温行之被她这句话逗得眉头松展了几分,“再先飞也是笨,补课的事还是开学再说罢。”

        温远:“╰_╯”

        这一次,温远先挂了温行之的电话,虽然仍旧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转身,看到苏羡眉眼含笑的样子,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解释道:“是我小叔。”

        苏羡嗯了一声,将手中的书给她递了过去:“我进不去,就送你到这儿了。”

        温远道了谢,走了几步,却忽然又被苏羡叫住:“温远。”

        温远不解地转过身看着他,只见他说:“你要愿意的话,我暑假给你补英语吧?”

        “真的?”她扁嘴,显然是被刚刚那通电话打击地有些惨。

        “真的。”苏羡笑着说,“不怕浪费时间的。”

        温远跟苏羡认识也有些日子了,但来他家却还实属第一次。而且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原来苏羡家住的是独门独栋的别墅小楼。而且是在号称寸土寸金的B市的中心地带。

        温远被苏羡领进门的时候,一路嘴巴都是喔着的。苏羡却着实有些懊恼,没想到她的反应会是这样,早知道直接领她去kfc了。

        “知道你们家有钱,但不知道你们家这么有钱。”温远感叹道。

        苏羡只是笑:“有钱也不一定就是好事。”

        温远不解,却没再问了。因为正前方走来一个更让她意外的人,竟是安然?!

        安然显然也看见了她,原本对着苏羡的笑脸瞬间阴沉了下来,可还得隐忍着不能发作。她瞥了温远一眼,又转过头,对苏羡说道:“你今天有空吗?”

        苏羡摇:“今天要帮温远补课,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那就明天。”安然甜甜一笑,眼角看向温远的时候吊地老脯“是该好好补补课了,学习再不搞搞好,那就彻底没人看了。”

        温远在校的时候从不拿家世说事。一是因为父亲的三令五申,二是因为她低调惯了,不想因为这个招来麻烦。此刻被安然鄙视了,温远倒也不在意。等到安然窈窕的身姿离开她的视犀温远转过头来吐吐舌头,抱怨道:“你跟她一个小区啊?”

        “嗯。”苏羡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我母亲跟她的母亲在一个大学任教,父亲这边生意上也有往来。”

        “喔,青梅竹马。”说完脑袋上就不轻不重地挨了一下。

        “说什么呢。”苏羡难得瞪她一眼,见她告饶投降才作罢。

        第一天有了经验,第二天苏羡把补课地点挪到了家附近的一个咖啡店。这个小店是他的一位朋友开的,地方不大,但格外清静。装修格调很异类。

        喝完店长亲自捧上来的咖啡,温远托腮看着苏羡:“没想到你也那么低调。”

        “难道我在学校很高调吗?”

        温远惊呼:“天天都有人递情书你怎么可能不高调?”

        说完,脑袋瓜子上就挨了一敲。温远捂着脑袋,低下头做题。整个咖啡店里是一片寂静,可没过一会儿,这份安静就被一道惊呼声给打破了。

        “小弟,温远?”

        温远抬起头,看见的人差点儿让她把咬在嘴中的笔杆子给咬断。竟,竟然是苏曼?!她推开面前的练习册,有些拘谨地站起身,心里一直在暗叹自己这种被抓包的心情到底是肿么回事……

        看到苏曼出现在这里,苏羡也是有些意外的,他站起身,笑着向这个亲姐姐问好:“今天怎么有空来这笨”

        苏曼在大学任教,一般都住那边的一套房子,很少回别墅。此刻她睁圆了杏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温远和苏羡,“你们,你们这是在补习?”

        “是,是的。”温远抓抓头,有些结巴地说道。

        苏曼看着这个明显很紧张的小姑娘,又看看一派坦然的弟弟,笑了笑,“坐下吧。我也是正好开车路过,透过窗户看见了你们两个。这是在补习英文吗?怎么不去我那儿了?”

        温远鼓起腮帮子:“小叔说,大放假的还是不要麻烦您的好。”

        “是他这么说的?”苏曼似是有些不信,偏过头来看她。见温远眨着眼睛点点头,才转过身,看着面前这本练习册,微微露出一个笑。“苏羡的英文也很好,有他帮你补课也是一样的。”

        温远嗯了一声,两个眼睛忽然放光,盯着苏羡和苏曼瞅了一阵,直到把两人看得都发毛了,才心满意足地感叹一声:“看出来像了。”

        两人同时失笑。

        因为有苏曼和苏羡姐弟两的帮忙,温远这一下午的补课任务是超额完成了。苏曼开车送她回家的路上,温远夸下海口说等高考完要请苏羡和苏曼吃大餐。

        苏曼浅笑:“最好都是肉。”

        温远终于也感觉到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苏老师,您就会取笑我。”

        坐在副驾上的苏羡只是淡淡的听着,从后视镜里看到眉飞色舞的温远,嘴揭起一抹淡淡的笑。

        苏曼一直注意着他,把温远送到了家,在返回的途中,才淡淡地开口问道:“温远,就是你之前给我提到过的女孩子?”

        苏羡难得有些赧然。

        对于这个弟弟,苏曼是了解的,一贯的优秀和内敛,对人对事的表达都有自己的含蓄方式。而这样一个人,竟会打电话问她感情这回事。他问她什么是心动,什么是喜欢。

        苏曼想起很久之前的自己,默默地笑了。

        “她对你怎么样?”苏曼问道,“我是指,在感情这方面。”

        苏羡闻言沉默了一会儿,良久,才微微露出个苦笑:“朋友吧,一直都是。”

        苏曼亦不知道如何安慰明显失落的弟弟,只好淡淡的笑笑,安静的开车。

        暑假很快结束,开学的第一天学校举行了动员大会。先是介绍了上一届学姐学长们在高考中立下的赫赫战功,然后又号召温远这一届的高三生向他们学习,要不骄不躁,稳中求胜。温远被鼓励地也是热血沸腾,认真学习了好一阵。

        赵唯一这以后是真不来学校了,温远给他打过几次电话,都是勤务兵接的。看来赵家是真花大力气顺他的毛了,温远唯有报以同情。如今紧张而又平淡的复习生活持续到开学后的第四周。

        第五周的周一,温远同学一大早就来到了学校。

        她来的有些晚,所有的人都集合到场上升国旗去了,教室里只有安然一个人不紧不慢地在收拾着东西。温远匆忙中与她打了个招呼,她却是看也不看她,径直走出了教室。温远讨个没趣,只好整理好东西,顺了顺头发赶去场,却不料跑得太急,从书桌里带出来一个淡蓝色的信封。

        温远顿了顿脚步,还是蹲下身捡了起来。一看信封上那一排字迹,她顿时吓了一大跳。

        是苏羡的!

        苏羡怎么会写信给自己?!

        温远满额是汗的打开信封,只看了一眼,便迅速地合上了。看向苏羡位于斜后方的位置,心跳砰砰砰的加速。

        因为,苏羡写给她的是一封情书。

        因为这一封情书,温远这一整天都像是发了烧似的浑身不自在。她上高中两年,这是唯一收到的一封情书,还是她认为最不可能的人写的。

        怎么可能呢?午休的时候,温远趴在桌子上,有时间偷偷看一眼苏羡,又瞬间转过头来。

        不行,她得找他问问。

        下午课结束的时候,在晚自习开始之前有一小时的晚饭时间。趁这段时间,温远燥着脸把苏羡拉到了教学楼后的一个死角。然后对着一脸不解的苏羡,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只好焦躁地原地打转。

        “打住。”苏羡做了个停的手势,“你都快把我给转晕了。”

        温远只好红着脸看他,手里紧紧地握着蓝色信封,问他道:“是不是你写的?”

        苏羡没说话,只看着她。这反应让温远忍不住乱猜:“真是你写的呀?哎呀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一直拿你当好朋友哇!而且你看,我们都高三了,怎么还能想这些问题?老肥是怎么教育你的!我还小,不打算考虑这些事情好不好?”

        “温远。”在温远同学炸毛罗里吧嗦一大堆之后,苏羡淡淡地开口,叫住了她。

        像是卡带了一般,温远忽然停了下来,两人对视了几分钟后,温远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直到他弯起手指,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下之后。苏羡忽然笑了:“你叽里咕噜说什么呢?我写什么了?”

        “这个。”温远声小如蚊吶。

        苏羡用两手指捻了过来,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儿,“嗯,写的是挺不错。感情充沛,感人至深。”

        “署名可是你。”温远瞪他一眼。

        苏羡摆出一副夸张的表情,继而又给了她脑袋一下:“我字儿有这么难看?我可是获得过全国书法大赛一等奖的。”

        温远又瞪他一眼,“真不是你写的?”

        苏羡摇。

        温远不禁呼出一口气,“吓死我了。”

        苏羡失笑:“别告诉我,你为了这个烦恼了一天。”

        “当然——不会!”温远扁嘴,“我只是想知道,是谁这么讨厌我,是不是又想像上一次那样,写一封情书来陷害我。完了又让我叫家长了。”说着摆出一副恨恨的表情,“我要是再因为这种原因被叫家长,小叔一定不会来的。”

        苏羡看着喋喋不休抱怨的她,忽然问道:“要是这封信,真是我给你写的怎么办?”

        “啊?”温远嘴张成喔型。

        苏羡仿似忽然有了兴致,“假设,就像信上说的,我喜欢你,想跟你上同一所大学,以后也在一起,这样你会怎么样?”

        温远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末了,笨拙地拒绝道:“不行的,我小叔说,要到了25岁才能谈恋爱。”

        苏羡看着她,静静地看着她,嘴边最终划开一个笑:“温远,你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吗?”

        “啊?”

        “喜欢,但不一定非要。你可能会时不时反复品味她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展露过的每一个笑容,看到她对别人好你心里会难过,无意识的难过。知道什么叫无意识吗?就是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情绪……”看着她渐渐变得迷糊的表情,苏羡说,“简言之,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轻易想起,然后不容易忘记的人。”

        呃……

        温远默默地回想着苏羡的这句话。

        回味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笑,看到他对别人好心里会难过?难过?是那种怪怪的,无意识的,不知道怎么就会有的感觉?

        就像她对小叔那样的?

        想到这一点儿,温远觉得心里仿似忽然有一道缝隙裂开,这让她僵硬在原地,动弹不得。

        怎么可能!

        温远被自己吓了一跳。

        在听完苏羡的话之后,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小叔温行之?温远否认,可心脏却砰砰加速跳个不停。

        温远同学努力忽略这个反应。可努力了总是适得其反,苏羡的话仿佛就是一条线一般,将一些明的暗的串到一起,构成了一连串的化学反应。温远只感觉自己脑子乱的很。

        她是病了吧?她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不知是从何时起,等到她发现时,已经是重症晚期了。

        这让她束手无铂而且无处可逃。

        温远这段时间有些乱。

        因为那种怪怪的感觉,上次在听完苏羡的话之后,温远唯一的反应竟然是落荒而逃。几乎不敢与他对视,仿似只要他一看她的眼睛,她想的什么就能无遗。虽然事后再见苏羡的时候依旧一如从前,可温远却觉得别别扭扭的。像是心底潜藏已久的秘密,被人窥探了一样,又像是心口藏了一对小兔子,整日跳个不停

        “强迫症,一定是强迫症!”

        温远同学沮丧地把脑袋埋进枕头里,哀哀地不愿意出来。连乔雨芬的声都没有听见,直到乔雨芬觉出不对劲,推门而入。

        “干吗呢,远远。”乔雨芬瞧着用被子抱着自己蜷成团子状的温远一眼,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剥荔枝一样把她剥了出来。

        温远同学皱着脸,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妈妈。”

        “这可新鲜了啊,不是说高三了要好好学习吗?这都九点了,还不起床。要是你爷爷和你爸爸在家,且等着挨训吧!说着从柜子里找出一套衣服让温远换上。

        温远打起精神来穿衣服,刚套好外套,一抬头,就看见温祁高大的背影大摇大摆。从她门口经过的时候,还不忘扭过头来皱起眉啧啧两声来表示对温远同学的鄙视。

        温远撇嘴,没过一会儿,脑袋里忽然闪过一道光,温远同学的眼睛亮了起来。

        战斗速度解决了早饭,温远噔噔噔爬上楼直闯温祁的房间。不过温祁这极其注重个人的隐私,一向都是人在屋里房门紧闭。温远瞪着大眼睛,抱着温祁送的泰迪熊,敲响了温祁的门。

        温祁喊了声进来,他正坐在电脑前写着什么东西,忙中瞥了温远一眼。只见这姑娘顶着一张写满了“我有心事”的脸,炯炯有神地站在了他的面前。她看他的眼神让他有点儿发毛。

        “怎么了?”瞅见被她抱在怀中的他送给她的那个泰迪熊,温祁不禁笑,“哟,这东西还在呢,毛都被你揪没了,还坚、挺着呢?”

        温远扁嘴:“我有正事。”

        “什么事儿?”

        他端起水杯喝水,只见温远同学低下了脑袋,时不时地抬头瞟他几眼,末了,蹦出一句话:“我想找你谈谈心。”

        温祁一口水差点儿没把自己呛死。“咳咳,咳咳。我说远远,讲笑话看时间好吗?哥哥我正喝水呢。”

        温远也觉得不好意思。她红着一张脸,反驳道:“我不是开玩笑。”要是可以的话她才不像找他呢,谁让堂姐温冉不在,她又没有别的说知心话的朋友呢。

        温祁上大学,一个月回家四次,没注意到温远同学的异常。可看她这副作态,便觉得这姑娘八成是真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于是他从电脑桌前站起了起来,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又从果盘拿起一个苹果,对着温远晃晃:“说什么谈心,有事儿直说吧。”

        真要她说,温远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她坐在温祁的,呆呆地看着他站在窗边削苹果。温祁的刀功很好,一圈圈果皮削下来不带从中间断的。这股利索劲儿看着温远就生气,脑子稍稍一转,温远伸出两根手指,轻轻那么一拽,断了。温祁就看着她使坏,不紧不慢地削好这个苹果,往她嘴里一塞,就去拿第二个。

        温远的成就感立马就没了,她泄气地啃着苹果,含糊不清地嘟囔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说。”

        “你有喜欢的人吗?”

        说完,温远直直地盯着温祁。她这个问题问的太出乎温祁的意料,照她想他得吃一惊才对。可温祁削苹果的动作没停,只嗤笑一声:“哥哥我好歹也成年了,有喜欢的人稀奇吗?再说了,像哥哥我这种条件的,我站在原地不用动就有人主动追过来你信不信?”

        温远想呸他一声。“你就是被惯坏了,根本就不会主动地去喜欢一个女孩子。”还说的那么头头是道,就跟自己真喜欢过似的。

        温祁咬一口削好的苹果,看着她:“你从哪儿看出来我不会主动了?”

        “那你有女朋友吗?你主动交往的?”

        “你又从哪儿看出来我没有了?”

        “真有啊?”温远睁圆了眼睛。

        温祁被她看得不好意思否认了,咬了半拉的苹果放一爆接着又去削第三个,借以避开了她的注视,“当然有,你要想看我明儿就能拉出来让你看个过瘾。”

        “好!”

        温远同学干脆道。看着温祁懊悔不迭的一张脸笑得很得意。她自己没谈过恋爱,不知道何为喜欢一个人,但瞧瞧别人谈恋爱,总还是可以的吧。

        拖温远的福,温祁总算知道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一边开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着后面两眼睁得贼大的温远一边嘱咐道:“等会儿别乱说话听到没?你哥哥我在学校好歹也是少女偶像的地位,你别一开口就把我拉下神坛。”

        温远不耐烦地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车子飞速向前形势着,载着温远去见识温祁那位女友。据温祁说,这位女朋友是中文系的系花,也是他们学校的校花。芳心归属他久矣,他也是才答应人交往的。所以温远估计,现在可能正是蜜月期。

        车子三拐两拐开到了一片普通的居民楼,温远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白裙子的姑娘身姿娉婷地站在大门口,正向他们的来处张望。车子开近了,温远看见拿娘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不待车子停稳就要向前走来。可视线那么一转,看到后座的温远时,姑娘的笑容很不受控制地僵硬在了嘴边。

        温远很聪明地选择跟在温祁身后下车。而温祁则好笑地瞥了温远一眼,向校花温柔一笑,打招呼道:“等了多长时间了?”

        “没多久。”校花回以温祁一个甜甜的微笑,视线又不着痕迹地落在温远身上。

        温祁见状,介绍道:“这是我妹妹温远,大人都不在家,怕她不听话,就让我带着了。”

        温远一听,怒。

        校花却柔柔一笑,“没关系的。”看着温远,她说,“你家妹妹长得真可爱,我很喜欢呢。”

        居然夸她可爱。温远登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接了美人,温祁开着车子向步行街驶去。本就是约好随便逛逛的,毫无目的地,温远跟在两人后头,背着个小包百无聊赖地逛着,不一会儿就觉得腿酸了。好不容易走到一家店,校花看中了好几件衣服都拿去试,温远才有了一会儿休息的时间。

        温祁看到蹭到身边的温远,一副蔫蔫的表情让他心情大好。他翘着二郎腿,忍不住逗她:“怎么样?”

        温远一边揉腿一边咕哝道:“你是不是随便找一个人骗我的啊?她是你女朋友吗?都不见你们手牵手!”

        “你当我跟你一个岁数啊,再说了,人家脸皮薄,有你这么一个灯泡在她好意思跟我唧唧歪歪?”说着胡乱在她头上揉了一把。

        温远气愤地瞪他一眼,继而又有些泄气。“那我等会儿离你们远点儿好了。”

        温祁没说什么,脸上依旧是玩世不恭的笑。

        校花选好了衣服,心情大好。又让温祁陪着看了一场***,出来时正好到午饭的点儿了。温远是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温祁看她可怜,便打算带她们去吃午饭。校花欣然应允,并提议了一家西餐厅。

        温远是不爱吃西餐的,这全是因为从小到大被成奶奶的中华美食给惯得。温祁亦是如此,不过总不能扫校花的兴不是,只好去她说的那家西餐厅。

        一路上,校花笑着对她说:“这家的法式小牛排最是不错,等会儿你尝尝,一定会喜欢的。”

        温远忙不迭地点点头,而温祁似是知道她不情愿似的,从后视镜里对她挑了挑眉,温远顿时又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索性转过头去。

        这一转不要紧,骤然看到的人让她吓得立刻把脑袋又转了过来。温祁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还能怎么,能让她反应这么大的,除了温行之,还能有谁。

        温远哭丧着脸:“换家饭店吃饭好不好——”

        当然,不可能。

        就在温祁把车子停进停车位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宾利刚停了下来。两车挨得近,一打开车门,视线相对。正是温行之。

        温远一边叫苦不迭一边偷瞄了温行之一眼,他像是从哪个会议抽身而出,一袭黑色西装衬得人比寻常还要严肃三分。温祁笑着与他打招呼。而怀揣着诡异的心思的温远则是不敢抬头看他,只得闷头打了个招呼:“小叔。”

        温行之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们,扫了三人一眼,又看了看压着脑袋的温远,视线最后落在温祁身上。“来这里吃饭?”

        “嗯,三楼新开那家西餐厅。”

        “吃完挂在GP的账上。”

        “多谢小叔体恤。”温祁倒是毫不客气,“您也来这边吃饭,跟我们一块儿得了。对了,忘了给您介绍,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

        新交的女朋友?

        这话让温行之蹙了蹙眉。平时他跟温祁还算熟络,却不知这个小侄子在私人生活方便究竟是个什么作风。想着有大哥温行润和父亲温恪管着,这小子应该不会太出格。

        他看了眼怯怯地站在一旁的校花,说道:“不用了,我上九楼。”

        温远见他一副要走的模样,便做出乖乖目送他的表情。

        温行之瞧了她一眼,他是有一阵子没见到她了,如今这丫头见到他又摆出一副老鼠见到猫的表情。温远则被他看得有些发毛,双手捂在胸口,只感觉到心跳如擂鼓,砰砰跳个不停。再这么跳下去非得跳出来不可,温远翻翻眼皮,抬起头来,大着胆子说了一句:“小叔再见。”

        赶紧走吧赶紧走吧!

        许是知道她暗藏的小心思,温行之这回儿偏不着急了。他看了温远一眼,问温祁道:“你跟女朋友约会,还带着温远?这什么习箍”

        温远暗叫不妙,而温祁也摆出一副大感委屈的表情,“哪有啊,是小丫头非要来的。要不您行个好,把这灯泡拎卓”

        温远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不行!我还没吃饭呢!我饿!”

        “那不正好,反正你也不爱吃西餐,让小叔带你吃肉去!”

        温远眼眶里瞬间包起两包泪,看上去可怜兮兮。她揪住温行之的衣服,告状道:“小叔,他欺负我,每次带我出来到最后都撒手不管!”

        温行之一直没说话,等两人纠结完了才不紧不慢地开口:“行了。”他看了眼温远,说,“你跟我上来。”

        温远:“~~o(>_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