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放好东西,温远跟着温祁一起出来走走。没多久,她就发现,这里除了温泉之外还有滑雪场。虽说温远胆子有些小,但是看着滑雪道上high翻了的人群,温远还是有些蠢蠢欲动。

        “看着好玩儿吗?”温祁双手抄兜看着温远。

        见她点了点头,温祁漫不经心地笑笑,他从小就喜爱运动,B市周边好玩儿的滑雪场都被他玩过来一个遍了,技术熟练了,便也觉得没什么新意。只是他现在笑着笑着,便觉得不对劲。只见温远看他的眼神,简直可以用闪闪发光来形容!

        “别用你那樱桃小丸子式的眼神看着我”温祁被她看得有些毛骨悚然,“有话直说。”

        “我要滑雪!你教我!”温远一把拽住温祁的胳膊,非常恳切地看着他。

        “想得美。”温祁二话不说就拒绝了,这丫头运动细胞天生的不发达,跟着她只有挨栽的份儿。

        温远见他要赚着急了。一下子拽紧了他的胳膊,展开了拉锯战。雀岭山昨天还下过一场雪,温远踩着雪,被他拖着往前滑了好几步。

        “松手温远!”温祁咬牙切齿地看着她。她不要面子他还要呢!

        “就不。”

        温远也不嫌丢脸,就这么让他拖着往前赚权当了。

        “温远!”

        温祁又喝她一声,两人对峙了一会儿,许是觉得这副模样也太难看了,温祁只能投降。

        “行了行了!”他捋掉她握住他胳膊的手,看到她得逞后得意的小表情,没好气地嗤笑了一声。

        雀岭山在未开辟成大型滑雪场时曾是专业滑雪运动员的训练基地,山上的积雪厚达一米,雪道也很长。对于温祁来说,兴致好了,在这条号称全国最长的雪道上运动运动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现在。他看了笨手笨脚穿着滑雪板的温远一眼,头疼地抚了抚额。

        “我怎么跟你说的?先固定前面再固定后面——”温祁弯腰指点着她,“还有,滑雪杖要佩带在手腕上,这样免得从你手里飞出去。”

        “哦哦。”

        听他这么一说,温远又手忙脚乱地开始调整。毫无经验的她,结果自然是越弄越乱。温祁叹口气,在她面前蹲下了身。温远看着他头顶的发旋儿,尚且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时候,温祁拍了拍她的小腿,“站好了,把手拿开。”

        在外面玩了这么些回,能让温大少亲自服务的人,还真不多。

        “穿上滑雪板之后你在平地上适应适应,别轻易进雪道。等适应的差不多了再进去试。这滑雪板千万不要交叉,否则很容易摔倒——” 啪嗒一声,温祁替温远固定好了滑雪板,半弯着腰,平视着她问道:“记住没?”

        “谢谢,我还没笨到那程度。”

        温祁好笑地勾勾唇角,扯了扯她的帽子,拍拍她的脑袋,“好了,走两步。”

        温远拄着滑雪杖,踩着滑雪板,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两步。许是她的协调性不错,再加上平地本来就好赚温远走了几步,慢慢地放松了下来。原地站定,松了口气。

        温祁跟在她身后,看她适应的差不多了,便抬抬下巴,对她说:“爬坡上试试平衡。”

        温远看着坡上的那些人,秀气的眉毛忍不住皱了起来,“怎么横着赚好难看呀,就像螃蟹一样。”

        温祁哼了一声,站在原地没动弹,“你怕是连螃蟹步都不出来。”

        小瞧她!温远嘟嘴,将滑雪杖两侧支地,保持着平衡,慢慢地向上爬。温祁此时也穿上了滑雪板,从雪道边滑进了雪道。

        温祁的运动细胞要比温远好很多,而且精通此道,自然能玩儿的很开。他从上面滑了下来,双板与双肩保持着平衡,身体微微前倾,加着速向下滑去。动作利索,身姿也很潇洒。

        等温祁享受完刹住车时,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向温远原地蘑菇的地方看了一眼,果然不见这丫头的人影了!

        就不能指望她乖乖听话!

        温祁颇有些懊恼。撑起雪杖一边尽量挨着雪道边赚一边四处张望着找温远,不经意瞄到她的时候,温祁愣了一下之后忍不住咬牙切齿。还没学会走呢就想跑,这丫头在那儿自己揣摩着想玩儿直线下降!

        “温远!”他不顾形象地扯开嗓子喊她,“赶紧给我下来!”说完又忍不住呸呸两声,“你慢点儿来,身体别往前倾那么狠,给我保持重心!”

        温远原本觉得自己揣摩地还挺有道道,被他这么一喊开始有些着慌,再加上为了避免与人相撞,忙乱中她撑着雪杖努力按照自己的路线保持平衡,压根儿就听不见温祁还说些什么,只觉得向下滑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这时,她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她还不会刹车呢!

        “我不会刹车!怎么办!”

        温远冲着温祁大喊,而温祁已经不再说话了,看着这丫头直直地撞向前方的一个红色身影,他弯腰,捂住了脸。内心不住祈祷,老天保佑这熊孩子能把雪板滑成了内八,否则就要摔惨了。

        温远在摔倒的瞬间想起她刚在爬坡时听见一个人说的一句话。

        滑雪,多摔几次就能滑出门路了。她这才摔了第一次,虽然摔得难看了点儿。但温远觉得,她这摔个狗啃泥的姿势还是蛮酷的。

        温远吐掉吃进嘴里的雪,撑起雪杖想要爬起来。无奈她摔得很潇洒,等到要爬起来的时候,就不好办了。

        这时温远也想起了刚刚被她无辜带倒的一个人,她抬起头,左右张望了一下,才发现那人正跟她一样挣扎着想要从雪地上爬起来。比温远幸运的是,正有一个人向她走来,并且伸出手扶了她一把。

        温远抬头瞄了瞄那个扶她的人,一袭简约的双排扣大衣裹身,只能瞧见他那笔直挺括的西裤,再往上看到那张脸,温远一下子惊呆了!

        是温行之!是小叔温行之!

        继而,她又木呆呆地看向被他扶起的那个女人,竟然是秦昭!

        温远的瞳孔很明显的一缩,显然是受到了惊吓。她睁圆眼睛,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等过了一会儿,她才认识到另外一个非常重要又非常让她难堪的事实,她竟然以狗啃泥的姿势摔倒了这两人的面前!

        温远忽然很想在这滑雪场里给自己刨个坑。

        秦昭这一摔摔得有些莫名其妙,她本来也不太擅长滑雪,溜在雪道上也是战战兢兢,偏巧有这么一个人比她更笨。

        她皱着秀眉,还来得及看一眼罪魁祸首,就看到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来。抬头一看,是温行之。

        “摔到没有?我扶你起来。”他向她身后看了一眼,淡淡地问道。

        “没事。”

        秦昭慢慢地从雪地上站了起来。温行之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确定她没什么大碍之后,便松开她的手,向那个还趴在雪地上的人走去。

        他看着这个在地上纠结无比的小姑娘,微微弯了弯腰,说道:“你还想在地上趴多久?”

        语气不惊不怒,好像当众丢人的不是他侄女一样。

        温远确定不能再装死了之后,微微抬了抬头,对着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嘿嘿笑了一下,带有讨好的意味。温行之没理她那副狗腿模样,只伸了伸手,让她就着他扶着她的力道站起来,并且慢慢地滑到了秦昭的面前。

        秦昭正站地在原地,乌黑漂亮的双眸微微睁大,似是很意外在这里看到温远。也难怪他会出手去扶她。

        温远有些尴尬地看着秦昭:“对不起秦姐姐,我刚学的滑雪,还把握不好该怎么滑。”

        到底是长她几岁,秦昭早已收拾好了情绪。她拄着滑雪杖,看着温远,甜美一笑:“没事就好。两个臭皮匠凑一块了,我看不想摔也难。”

        温远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

        温行之垂眉看着她,“跟谁一起过来的?”

        温远缩着脑袋指指不远处往这边走的温祁。

        温祁本来看见温行之还有些意外,可一想起刚出停车场时温远说的那句话,又瞥见站在他身边的秦昭,心里便大致了然。他硬着头皮走到温行之面前,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温行之开口道:“你教她滑雪?”

        温祁大囧地摆摆手,“别,我可收不起这学生。主意大的吓死我。”

        说完,就见温远冲他做了一个鬼脸。秦昭扑哧一声笑了,温行之便也不再训斥两人。

        温远抬头瞄了眼秦昭,又瞄了眼温行之,低头不再说话。

        其实在停车场那里,温远并没有看错。那确实是温行之惯常开的车,他比他们早来了一刻,所以没能碰面。

        至于秦昭,温远想也不想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约会呗

        前段时间秦昭提到温行之的时候还忐忐不安羞涩难掩地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而现在再见面的时候,她又能优雅从容地站在温行之身边了。如此这般,愈发显得般配。

        看来,小叔对秦昭也不能说没有意思?

        温远胡思乱想着,却听秦昭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

        “今天刚来的,放假了嘛,想着带远远来这儿放松两天。”

        秦昭笑笑,看了看身旁的温行之,说道:“这儿确实是个好地方,温泉可是一绝。”

        温祁:“我们正是要去那儿。要不,一起?”

        温远吃了一惊,她是分不清温祁这是在客套,有些意外地拽拽他的衣袖。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温行之说道:“也好,开我的车下去。”

        温远:“……”

        温泉池。

        雀岭山的气温很低,温远又刚刚在滑雪场经历了那样的倒霉乌龙,也不敢再乱折腾了,乖乖地去泡温泉。许是因为肚子有些空的缘故,温远泡一会儿就感觉脑袋有些晕晕的,只得披了浴巾从池子里爬了出来,简单地冲一个澡,准备去酒店大厅点些餐,一边吃一边等温祁。

        大厅里已有不少人。

        温远环视一圈,寻找座位时,看到了正站在窗边的温行之。室内暖气很足,他脱掉了大衣,只穿了一袭设计简约的白色衬衣。此刻正在接电话,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讲了什么,他的眉头微微蹙着,神情也是少有的不耐烦。

        之所以温远用了少有这个词,是因为很多时候,他的情绪都是不外露的。

        摸摸鼻子,温远打算转移阵地,却不料温行之正好挂断了电话,转过身来,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温远只好眨眨眼,抓一把尚未干透的头发,冲他傻傻一笑。

        “过来。”

        虽然听不太清他的声音,但温远看他口型就能猜测出他的意思。要她去当电灯泡?这不好吧!温远扁着嘴,一步一挪地蹭到了温行之的面前。

        “坐这儿,要吃什么自己点。”

        “我不饿。”

        温远同学脱口说道,却不料肚子咕噜响了一声。嗷呜,她红着脸在心里哀嚎了一声,她的肚子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害得此刻她都不敢抬头去看温行之的表情。

        温行之对这温远的口是心非是早就习惯了。他身体微微前倾,一边用手捏住温远的下巴,一边说道:“把头抬起来。”

        温远抬起头,有些茫然,又有些无辜地看着他。看着温行之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脸颊看,心跳蓦地乱了起来。

        许是察觉到了她瞬间的状态,温行之松开了她的下巴,又靠回座位上,“脸颊一侧有些刮伤,回去了抹点儿药。”

        温远:“……”

        原来是因为这个,温远无语的同时又松了一口气。想起他刚刚抬起她下巴时的样子,距离近的她几乎可以看得清他的眼睫毛。

        点好餐,刚上了菜,便看见秦昭走进酒店大厅。她亦是刚泡完温泉出来,头发柔顺地披在脑后,只花了淡妆,整个人从里到外透露出一种随意的性感。许是这副不加遮掩的打扮,大厅里有人认出了她来,看着她直直走向温行之,少不得要议论几句。秦昭这个青年钢琴家与娱乐圈的当红明星的共同之处就是,随着知名度的提脯各种绯闻也跟着而来,哪怕当事人摆出一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姿态。

        温远也隐约听得了几句,抬头看了眼温行之,依旧是丝毫没被触动的表情。只是在秦昭走近的时候,伸手为她拉开了一把椅子。

        秦昭微笑着落座,看到温远面前盘子里的肉,笑了笑,“还是当小孩子好,想吃什么便可吃什么。”

        才不是!温远塞进嘴巴里一块儿肉,以遮掩鼓起的腮帮子。她不想跟温行之吃饭的原因之二,就是因为他不让她多吃肉!心里腹诽着,可嘴上温远仍甜甜地笑着说:“嘿嘿,我最爱吃肉!”

        秦昭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蛋,感叹:“那可真难得,也不见你有多胖。”

        “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她挑食。”

        这话是温行之代她说的。温远听了瘪了瘪嘴,见他欲伸出手来,连忙护住了自己的盘子。温行之瞥了一眼她那幼稚的小模样,伸手端起了一旁泡好的大吉岭红茶。这动作照温远来理解,那就是——懒得理你。

        又摆出一副好叔叔的模样了。温远默默地撇了撇嘴,正逢此时,餐厅侍者端上来了一盘水果沙拉,放到了秦昭的面前。

        秦昭有些意外地看着温行之,察觉到她的注视,温行之轻描淡写的解释:“之前为你点的。”

        秦昭几乎是受宠若惊地说道:“谢谢。”

        为了保持身材,她晚上要么是不吃饭,要么只吃水果。昨晚她与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便点了水果沙拉,也难为他记得这个。

        而埋头苦吃的温远却愣在了一旁。也不能怪她,自从跟温行之渐渐熟了以来,她还没见过他为哪位女性服务的这么周到,连吃食都惦记着。温远同学此刻完全想不到这体现的是礼貌和绅士,脑子里唯一一个念头就是小叔对秦昭肯定有意思,不然怎么会那么关注呢?

        认识到这一点,温远忽然觉得心里惴惴的。她懂得不多,而且温行之也从未带别的女人出现在家里或者她的面前,再加上他的性格,温远几乎都没想过有一天温行之身边会出现一个够格做她小婶的女人。可真当出现了,温远同学的却有一种感觉,就像是儿时候,最喜欢的洋娃娃被人抢走了一样。这种感觉怪怪的,温远一下子也被自己吓到了。

        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吃过了晚饭,温祁还不见人影。房卡一并在温祁那里,温远只得硬着头皮跟着温行之,尽管她现在万分不想。

        夜晚的雀岭山意外地有着淡淡的清新气息,温远看着远处一群年轻人燃起的篝火,犹豫了再犹豫,撒丫子跑了过去,去那边凑热闹了。温行之跟秦昭并排走在身后,看见雪地里那个一跑一跳的红色身影,眉间稍稍松动。

        “温远这个丫头,表面上看着文静,实际还是蛮活泼的。”秦昭笑着说道。

        温行之闻言,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

        秦昭侧头看了看他,斟酌了片刻,说:“还没来得及谢谢你陪我来。”说着又笑了笑,“要知道之前请你的时候我可是很忐忑不安的,耽误资本家的时间,这代价可有些大。”

        其实,这趟雀岭山之行,是她他来的。她几乎认为他是不会答应的,连家中的母亲都说,温行之这样的男人是不好把握的,她不看好她们在一起。一开始秦昭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可没想到他却答应了,而且一路对她也是特别的照顾,就像刚刚——

        由此秦昭确定,若是他肯费一些时间,放低姿态去哄女人的话,很少能有抵挡的了得。

        而他现在确实也是在这么做,只听他说,“无妨,适当的放松一下也是不错。”

        秦昭放心了,脸上的笑意自是更盛,“去那边看看吧,我好像听到了圆号的声音。”

        不远处搭了一个很大的台子,看上去像是平时演出要用的。此刻正有几个年轻人在上面摆弄乐器。出于对音乐和乐器的喜爱,秦昭颇感兴趣地打量这一切。直到台上有几个年轻人看到她,同时向她挥手。

        一个手拿英国管的男人说道:“嗨,我们还缺一位提琴手,你愿意来吗?”

        秦昭还是很享受这种把她当做平常人看待的感觉,嘴里虽然说着“老天,我弹的可是钢琴”,可上台之后,还是毫不含糊地接过了小提琴,试了试音,向年轻人打了个响指:“开始吧。”

        是一首非常欢快的圆舞曲。

        它的第一个音符一响,围着等待欣赏音乐的年轻人们就沸腾了,仿佛身在一个舞会当中一般热闹。

        而在如此热烈的氛围当中,温行之一直站在最远处,始终没有走向前。对角线的这一头,是躲在篝火后面的温远。她看着在台上如若无人地沉浸在乐曲中的秦昭,只觉得此刻的她,散发着一种光芒。虽不若站在琴凳旁那般精致,却仍令她不敢直视。

        这样的女人不值得喜欢吗?值得?不值得?温远被自己纠结进了一团乱麻当中。

        “嘿,喝酒吗?”

        身旁有人推了推她,温远茫然地看了这个跟她说话的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佬,茫然地伸手接了过来,又茫然地灌了下去。

        “跳舞怎么样?这么好的曲子不能浪费?”

        这算艳遇?温远同学眨眨眼睛,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人拉起来了。

        当然,这位头一次来雀岭山度假的外国大男孩确实觉得温远同学看上去可爱。可等两人步伐紊乱地跳了一会儿之后,这个外国男孩儿才发现,原来温远不会跳舞!

        “你不会跳舞?”

        “当然!”

        温远被他转的头晕,想瞪他也没有气势。正好台上此刻又换了一首曲子,温远立刻是有多远就躲多远。

        或许是因为没怎么喝过酒,温远的脑袋此刻晕晕的,她闷头揉着脑袋向篝火堆走去,却不料半途中,撞到了一堵“墙”她扁着嘴抬头,看见了紧抿着唇的温行之。

        “玩儿够了?”温行之看着她,淡淡说道,“喝酒了?”

        温远嘿嘿一笑,蹭了蹭他大衣的衣角,伸出一根手指头:“喝了一杯。”

        温行之垂眉看着她,因为她刚刚的小动作,沉默了几秒,才又说,“不会跳舞?”

        “还说呢!”温远醉了,胆子也变大了,跺脚说道,“那个人,问都不问就拉我上去,最后还抱怨我耽误他艳遇!”

        听着她的忿忿不平,温行之只觉得好笑。许是喝了酒又有些激动的缘故,温远的脸颊红红的,在若明若暗的篝火火光的映衬下,愈发显得不同寻常。

        温行之看着她,说道:“站好了。”

        “干嘛?”温远正愤懑着,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是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而温行之似是也毫不在意,扶住了她的胳膊,一手握住她的小手,一手搭在了她的腰间。

        温远被他这忽来的动作弄得有些回不过神,她抬头,手足无措地看着他。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说的话。

        “跳这种舞,我只教你一遍,学不会只能算你笨。”

        “我不笨!”这种不过脑子的话温远同学此刻说的很是顺口。

        温行之教的是华尔兹最简单的跳法,温远同学一开始还是弄不清楚要迈哪只脚,再踩了温行之几下后,终于摸出点儿道道来了。随着一个简单的回旋动作的完成,温远同学高兴地看着温行之,“我学会啦???”

        看着她兴奋的表情,温行之毫不吝啬地泼冷水:“勉强及格。”

        哼。这也不能影响她的心情。

        温远同学兴高采烈地撑起双臂,“再来一次。”

        正好台上又换了一首曲子。虽然他们离得远,但温行之还是听出来了。The second waltz,第二圆舞曲,一首欢快到很容易让人蠢蠢欲动的曲子。

        温行之看着她,沉默几秒后,说道:“不许再出错。”

        “当然!”

        温远信誓旦旦地说道。

        她发现温行之是一个很好的引导宅他配合着她的舞步,不紧不慢地跟着节奏走。

        渐渐的,温远也体会到一种眩晕感。不同于醉酒时的眩晕,这种华尔兹旋转时带来的眩晕感让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觉得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天边的星星变得越发的远,她想伸手去抓,却发现自己的手一只被他牢牢的抓着,一只搭在他的肩膀上,怎么挪也挪不动。

        怎么回事?温远眨眼看着对面那张越来越模糊的面孔,无意识地随着他转动。一曲终落时,仿佛还是坠在半空中,没有一丝踏实的感觉。

        她就这么愣愣地看着温行之,所有的触感都只是他搭在腰间的那只手带来的。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不对,这不真实。这不真实……

        温行之此时也低头看着温远,见她的眼睛呈放空状态,一眨也不眨。他皱皱眉,刚要松开她的手,便见温远不讲章法地把脑袋扎进他的怀里,动作迅速地拽住他的衣领,踮起脚来,二话不说地咬上了他的——下唇。

        突来的袭击让温行之有一瞬间的怔愣,原本伸出去想要扶稳她的手滞在温远的腰间。片刻之后,正待他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罪魁祸首温远同学首先松了手。

        温远身影不稳地站在原地,双手捂住脸颊,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面前的人。温行之这会儿已经很确定这丫头是酒性发作了,借着篝火的光,他看见她的脸颊红艳艳的,闪着寒芒的双眸仿若天边的星子。

        “站好了,不许乱动。”

        他伸出手去扶温远,却不见她有任何动作,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末了,嘟囔了一句:“你是不是我小叔,你是?不对,你不是,你不是……”

        像是自我催眠一般,重复了你不是好几次,温远同学终于——晕了过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