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音乐会定在周日。

        傍晚时分,温祁敲响了温远房间的门。温远自然是没好气,随便套了件衣服就打算下楼。温祁压着太阳,忍着不冒火,拎着这丫头的后衣领把她拎了回来,重新拣了套比较庄重让她穿上。

        温远一边用手压着八百年不穿一回的裙子的边一边问温祁:“我跟你商量个事行不行?”

        “免了。”温祁扫她一眼,“能让你用商量这个词的,一般都不是好事儿。”

        温远瘪嘴:“不去不行啊?”

        温祁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车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抵达保利剧院。今天B市零星下了点儿雪,可剧院门口还是停了一长溜的车。温远打了个喷嚏,亦步亦趋地跟在温祁身后。

        大厅里有不少人,看样子都像是来听音乐会的。里面不乏有些认识温祁的,都笑着与他打招呼,而温远,就一直躲在温祁的身后。这些官场上跟温家有来往的人,即便是来过家里,温远也并不熟悉,有些甚至都不记得。

        而温祁温大少也没什么耐心应付,挂着一副兴致缺缺的表情穿过人群,带着温远向大厅一个侧门走去。

        还未走几步,便看见站在门口的秦昭。

        她正站在那里跟一个人说话。及腰的长发高高束起,没有多少头饰装点,却尽显大方优雅。一袭简约中透着华丽的礼服将她的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清贵高雅的气质耀人眼目。

        温远看着她,只觉得眼前一亮。温祁看着她闪着光的眼眸,不由得嗤笑一声:“看来秦昭也够聪明的。”

        “怎么说?”温远眨着眼,问道。

        温祁勾勾唇角,还未来得及回答,就看见秦昭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向两人走来。

        “你们来了。”

        在秦昭这样的美女面前,温祁的礼节还是周全的。温远看着她向她伸过手,愣了一下,跟她握了握手。她还是第一次摸钢琴家的手,下意识的捏了一下。

        松开手,就看见秦昭笑眯眯地看着她,似是察觉了她的企图。温远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习惯性地去抓头发。

        “先进去吧,我这边比较忙,就不带你谬去了。”

        温祁经常过来,自然是熟门熟路的。温远跟着他,找到座位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离演出开场还有半个小时,坐席差不多已经满了一大半儿,温远左右张望了一下,百无聊赖地缩了回去。

        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拽了拽温祁的衣袖,“对了,你刚才,为什么说她够聪明?”

        温祁正在浏览节目单,闻言头也没抬,只说,“看看节目单你就知道了。”或许是想到了这丫头看不出来什么名堂,温祁随后又说,“这次演出的共有两位女青年钢琴家,另外一位比秦昭出名的要早,国际上名气也比她大。”

        温远听他说的这么起劲,不由得问,“你喜欢?”

        “如果她能把她的注意力分一点儿给她的个人形象的话,我可能会欣赏一下她演奏机器一般的琴技。”

        温远:“……”

        “说白了,那个人什么都比秦昭好,可让我费解的是她每次演出的时候都穿的十分艳俗。”说完,温祁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可见,秦昭也不算空长了一张漂亮脸蛋,多少有些心机。”

        温远被他绕的有些晕,默默地反应了一会儿,演出开场了。

        在来的路上,温远怕自己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可真等演出开场,第一个音符奏响的那一刻,温远还是听了进去。秦昭是第三乐章的时候出的场,礼貌的向四周示意鞠躬之后,便坐到了琴凳前。

        这举止看在温远眼中,每一处都透着优雅,大方。连带着原本因为乐曲而低沉压抑的心情,也因为她的出现而透进了一抹亮色。

        这首藏着汹涌暗流,惊涛骇浪的曲子被她演绎出地很好,乐章终结的时候,演奏大厅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温远坐在座位上看着琴凳旁笑意盎然的秦昭,只觉得此刻的她,动人无比。抽一口气,温远使劲地给她鼓了鼓掌。

        演出结束的时候,秦昭给温祁带来了一个惊喜。说是温祁一直仰慕的陈坤平老师今天难得有空,想请他去见见。温祁自幼受家庭教育,对音乐,尤其是指挥一直很感兴趣。可因为父亲不同意,上大学的时候还是选择了金融类的专业就读,把音乐一直当做了业余的一个爱好。如今有此机会,他自然不会拒绝。

        温远觉得无聊,决定回车上等他。只是刚走出小侧门,便看见秦昭向她走来。这么会儿功夫她已经换了一身休闲装,不如方才美艳动人,看着却温婉了许多。

        她摘下遮住了半张脸的墨镜,笑着看向温远,“走吧,我送你回家。”

        温远看着她,下意识地拒绝,“不用麻烦了,我等我哥哥一块儿回家。”

        “你哥哥跟陈老师相谈甚欢,你要等的话,恐怕要很长时间呢。”秦昭笑道,“走吧,我已经跟他打好招呼了。”

        温远犹豫了几秒,跟着秦昭上了车。

        秦昭觉得这丫头很好笑,她看着她系上安全带,才发动了车子,“放心,不会把你卖掉的。”

        温远认真瞅了她一眼,发现她是在开玩笑之后,才尴尬地抓了抓头。她是欣赏她弹钢琴的样子没错,可要真叫她自己一个人跟她相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温远把原因归结到温行之身上。他是她的长辈,而秦昭作为她长辈的朋友,难免也会给她带来相同的压力。

        “曲子好听吗?”

        “啊?”温远愣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地点头,“好听,非常好听。”

        秦昭闻言看了她一眼,转过头说了一句,“看来我弹的不够好。”

        温远囧了,她明明说的是好听好不好?!

        似是看出了她的不解,秦昭淡笑着为她解释,“在我看来,音乐不仅仅是耳朵上的享受。有的音乐,是可以控制和左右人的精神和意志的。我第一次听完这个曲子的时候,可是压抑了好几天才缓了过来。”

        温远有些沮丧,“我,我是不太懂。”

        “没关系,下一次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听一首欢快的曲子。”秦昭笑着挂档,斟酌了一下,问道,“你叔叔最近很忙吗?”

        “啊?他是有些忙,这几天好像不在国内。”

        “去了英国?”

        温远点点头,“我听我哥说,每年这个时候他都很忙,所以不常在家。”

        “不在家过年吗?” 秦昭有些惊讶地问道,得到肯定答案之后又忍不住笑着说道,“看来这些年他没多大变化嘛,工作起来不要命。”

        听了这句话,温远没有说话。

        车厢内静默了一会儿,等差不多快要开到温家所在的那条街的时候,秦昭又问道:“温远,这些年,你叔叔都是一个人在国外吗?”

        “嗯?”

        温远眨着眼睛看她,不是很能理解她的意思。而秦昭却忽然放慢了语速,神情中有一丝赧然。幸而四周的光线较暗,她才能继续说下去,“我是说,你叔叔,都没有女朋友的吗?”

        温远被她问得有些懵,侧头茫然地看了她一会儿,才不确定地低喃道:“我,我不太清楚……”

        而秦昭也被她迷茫的样子逗笑了,在车子开到温家的大门外的时候,她又偏过头,看着温远,一字一顿地问出了一个让温远更不知该如何回答的问题。

        “你说,我若是追你小叔的话,他会不会拒绝?

        温远的第一反应是睁大眼睛。

        追小叔?那么冷淡疏离的一个人,竟然还有女人要追?温远囧了。

        估计温远是被那人压迫久了。她恰恰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个男人,是有着致命吸引力的人。

        T市。

        还有两周便是春节,刚下过一场大雪的城市已经开始有了淡淡的年味儿。GP分部大楼依旧是人来人往,因为此刻正是年终最忙的时候。

        挂了电话,温行之取下衣架上的大衣,边走边吩咐赖以宁叫司机。赖特助忙中抬头拨了电话,交代了手头的工作,收拾东西跟他一起下了楼。理事会与GP的托管合同正式签下,今晚在T市一家大型酒店设了几桌宴, GP这边去了不少人,温行之作为主要负责人,理应出席。

        理事会是私营运作,跟有做后盾一出手就是几万亿的当然不一样。这次跟GP合作也是头一遭,却不想温行之一开口许下的就是高出平均水平二倍的收益率。这一单生意自然做的划算,虽然这个男人,张口要的托管费也是业内最高。

        作为一个生意人,温行之最讨厌的莫过于酒场。他的酒量不错,但对喝酒这种事却是能避就避,实在躲不开,便只好象征性地喝一些。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今天这宴会上,刘副部那不争气的儿子竟然也在场。

        那人看见温行之有些尴尬,毕竟他上次喝酒犯浑把人家侄女儿给打了。这次父亲带他过来,多少也算是赔罪的意思。可他打量着温行之的脸色,却真瞧不出端倪来,不过就是周身散发出点儿冷冷的不宜近人的气质罢了。

        温行之心里是不拿他当回事的,可也不能真当做瞧不见。因为酒过三巡的时候,刘副部就端着酒杯上来了。

        “温总监,合作愉快。”

        理事会开给GP的可以说是接近政策明文规定的封顶线了,比当初温行之开出的条件还稍微高出零点一个点。对于这从中周旋的人,温行之自然是清楚的。他笑了笑,不紧不慢地与他握了握手,拿起倒好的白酒,一杯见底地干了,“还要多谢刘部长了。”

        “哎哎,哪里哪里。”刘副部谦虚地笑笑,“上次因为小儿糊涂,有点儿误会,他心里也过意不去,所以想趁此机会向温总监道个歉。”说着看向跟在身后的儿子,“还不赶紧倒酒!”

        温行之不动声色地看着那人给他倒酒,在他举起酒杯的时候才正正经经地看了他一眼,就在那人被他看得有些发毛的时候,温行之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

        宴会结束时已近十点。温行之刚一坐进车里,便吩咐赖以宁:“给刘副部在项目部找个空缺,把他儿子安排进去”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这道理温行之自然是懂得,他倒是愿意给人行个方便,不过要想在GP混下去,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赖以宁自然也明白,记下之后对温行之说,“刚刚B市家里打来了电话。”

        温行之闻言眉峰微动。老爷子每次对他的行程都掐的很准。就像这次,昨天刚从伦敦回来,今天电话就直接拨了过来。用大哥温行礼的话说,老爷子年轻时不愧是干侦察的,搞情报有一套。

        “老爷子说什么?”

        赖以宁想了想,最终还是笑着把老爷子的话复述给老板听。温行之听了果然皱了皱眉,末了,什么话也没说地靠向座椅,隐进一片黑暗之中。

        年后初八开学,温远同学最近的日子可以称得上是优哉游哉。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快要过年了,乔雨芬把她拘在家里,不让她到处乱逛。

        自从上次温祁带着她去听过秦昭的演奏会之后,温远就没怎么出去过了。秦昭偶尔会来家里拜访,可温远每次都借口学习躲在房间里,没有下去见她。就好像犯拧了似的。而秦昭看见她倒依旧是从容大方,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这几天秦昭是风头正盛。前段时间在各大城市举行的演奏会和宣传使她人气一下子高涨了起来,国内在国际上出名的青年钢琴家本来就少,再加上秦昭相貌上的优势,想不得到关注也难。网络上秦昭在国外比赛演出的视频点击率也节节攀升,温远私下里也找了一些来看,在心里默默地想象了一下温行之与她站在一起的样子,竟也不觉得违和。

        这样一个人,要是真追求起小叔来,恐怕他也是不会拒绝的吧?

        温远咬着指头想。

        “砰砰砰!”

        典型的温祁式法,温远咕哝一声,关掉了电脑上打开的有关秦昭信息的网页,跑去开了门。

        “在窝里做什么坏事呢?门还插上了!”温祁双手抄兜吊儿郎当地走了进来。

        温远瞪了他一眼:“有事?”

        温祁看着她吹胡子瞪眼,邪邪一笑,揪起了她头发上的竖起来的一撮,“来关照关照你,怕你整天闷屋里发霉了。”

        温远毫不客气地拍掉他的手。

        温祁环绕一圈儿,在她的电脑桌前坐下,摆弄了一番她的鼠标键盘,又兴致缺缺地推开,看见温远抱着泰迪熊一动不动地瞪着他,笑了。

        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别瞪我,说真的,带你出去玩儿怎么样?”

        温远怀疑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出去玩儿会带着我了?”

        “我是看在你学习辛苦的份儿上犒劳犒劳你,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温远撇嘴,“去哪儿啊?”

        “雀岭山度假村,泡温泉去,怎么样?”温祁笑眯眯地看着温远同学有些心动又有些纠结的小表情,末了,揉了揉她的脑袋,把翘起的那撮头发压了下去,“收拾东西,周六出发!”

        雀岭山的度假村是这几年刚开发出来的,温泉引得是雀岭山的活水,又处于青山环抱之中,格外恬静无噪。温祁的一个朋友在那入了股,多次他去,一直没有腾出时间来。这次不知怎么了,温祁应下来了。

        雀岭山距离B市是三个小时的车程,周六一大早从B市出发,到达度假村是上午十点,阳光正好的时候。温祁把车子停进酒店的停车场,刚带着温远下了车,就看见一个年轻人向他走来。

        “温大少,您可算赏光了。”

        温祁微哂,揽揽站在一旁的温远,说道:“带我家小丫头来放松放松。”

        那人看着温远,愣了一下,忍不住揶揄地笑,“我说,你没说带的是妹妹啊,我可只给你准备了一间房,这怎么办?”

        温祁就手给了他脑袋一下,“那就再给老子开一间!”

        那人捂着脑袋走在前头了。温祁揉揉手腕,看向温远,见她是一副发懵的表情,“怎么了?”

        只见温远盯着一辆车,嘴里喃喃道:“我好像,看到了小叔的车……”

        温祁还以为她是听了刚才那人的玩笑话才反应不过来了,此刻听她这么一说,只觉得好笑,“发怔了吧?小叔现在跟你差八个时区呢。”

        温远也迅速回神,傻傻地讪讪一笑。

        是呢,她是犯傻了,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