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考试持续了将近一天半的时间才结束。整个周末都已经过去了,再加上陈瑶从考场上下来,差不多已经被削掉了半条命,无心再逛。两个人坐了周日下午的车回B市。

        温行之这两天一直连轴转地开会,便安排司机直接送了两人去火车站。票是早就订好的,半个小时准定到家。承了温行之这么大一个人情,陈瑶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想趁着去火车站的路上正正经经地道个谢,却没想是司机来送。失望之余,陈瑶只好让温远代为转达。

        温远同学心情也颇有些忐忑,直到回到家,见成奶奶和乔雨芬都一副不知情的样子,才放下心来。

        不过还是有险情,成奶奶看到了她脸颊上还未消去的红肿,惊讶地问道:“丫头啊,你这是怎么弄的?”

        温远眨眨眼,说出了事先想好的借口:“睡迷糊的时候不小心碰得,没事啦,成奶奶。”

        成奶奶便只当是她不小心。

        假期一过,温远就忙了起来,因为期末考试已经尽在眼前。往年每到这个时候她都是忙的焦头烂额,今年因为温行之的高要求,温小姑娘自然压力更大,甚至连早上起床发怔的时候嘴里都会忽然蹦出一个单词。

        成奶奶看着她,多少有些心疼。而乔雨芬,却是感到欣慰。她想,按照温远现在的状态发展下去,兴许也能考上B市一个差不多的大学。这样既不用麻烦行之,温远也能一直留在她身边。岂不是两全其美?

        想到这里,乔雨芬愈发觉得靠谱。

        吃过了早饭,温远早早地去上了学。她这几天表现地确实好,连老肥都看出来了,不像之前那样紧盯着她了。这让温远多少在紧张之余能喘口气,课间的时候,又能躲到天台上,去享受牛奶了。

        “p-r-o-f-e-s-s-o-r——professor”念出“教授”这个单词,温远皱了皱眉,吸了口牛奶。

        跟温远并排坐在一起的苏羡瞅了她一眼,嘴酱起一丝笑,“看来今年我得加把劲了。”

        “唔?”温远不解地看着他。

        只见他轻轻一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说:“因为又多了一个人要跟我抢第一名。”

        温远被他忽然做出的亲密的小动作弄得有些怔然,反应过来之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将喝空了的牛奶盒放在两人中间,孩子气地皱起了眉,“你别开我玩笑了,我能保持中不溜的水平就不错了。”

        对于她无意识地疏远,苏羡很想当做看不见。他沉默了几秒,最终还是笑了出来,“远远,你将来想去哪儿上大学?”

        这段时间这个问题被频繁提及,温远多少有些无语。挠挠头,说:“还能让我自己选啊,随便考一个学校,搁哪儿在哪儿呗。”

        苏羡嗯了一声,“那你要是随便考,我怎么办啊?”

        “啊?”温远像是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他,“你还用想啊,年级第一名,哪个学校不是小case。”

        这种恭维的话恐怕没人不愿意听。而苏羡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盯着远处场上一群穿着校服笨拙地做着广播的人沉默了一会儿,而后揉揉温远的脑袋,站起了身:“走吧,一会儿该上课了。”

        辛苦了一个月,在年味儿越来越重的时候,温远同学终于结束了期末考试。而后又经历了补了两周的课,才迎来了寒假。

        温远回到家的时候几乎脱掉了一层皮,这段时间她太累了。辛辛苦苦地学习了这么久,才换回来一张英语85分的成绩单。

        看着成绩单上鲜红的数字,温远委屈地瘪了瘪嘴,看来这二十六个字母真是她的死。

        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温远走到家门口,就看见外面停了一辆眼熟无比的车。眼皮子一跳,脑子里就跳出五个大字:小叔回来了!

        在大门外踌躇了好久,温远抓抓头发进门了。

        进了大门,才发现,好久不见的父亲温行礼也回来了。这下好了,温行礼,温行之,乔雨芬。三大重要级人物正坐在大厅里闲聊。温远同学站在大厅门外两股颤颤。

        还是成奶奶先看见了她,一边往桌上放水果一边招呼温远进屋。温远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向四人走去。

        乔雨芬接过果盘,淡淡地笑了,“行之不常着家,每回回来,成阿姨都是当贵客招待的。”扫了眼不远处的温远,她说,“远远,怎么不喊人?”

        温远哦了一声,“爸爸,小叔。”

        温行礼难得对她露出一个笑脸,估计是听乔雨芬说了她这段时间颇为用功的事儿。而温行之则是见惯了她这副卖乖的模样,淡定地只挑了挑眉。

        温远也见惯了他清冷的样子,撇了撇嘴,正要上楼,被乔雨芬给叫住了。

        “成绩单领回来没?”

        “啊?哦……”温远挠挠头,一边在心里念叨着完蛋了一边面上故作镇定地把捏在手里的单子递了过去,随后就低头绞着手指没说话。

        乔雨芬大概地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很明显。她转手将成绩单递给温行礼,“你看,我没说错吧,远远这段时间确实进步不小呢。尤其是这英语,以前都是不及格的成绩,这回竟然考了85分。”

        身为外交部的官员,温行礼自然对语言特有天赋。这样的成绩,在他看来恐怕跟及格没什么差别。可放在温远身上,他确实要刮目相看了,这丫头偏科不是一天两天了,能考个良好,说明她确实是用心了。

        “不能骄傲,知道吗?”

        温远忙不迭地点头,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直坐在一旁不吭声的温行之忽然开了口:“大嫂,我看看温远的成绩单。”

        乔雨芬诧异又惊喜地看了温行之一眼。虽这小叔子平时情绪甚为收敛,不爱言辞,但她能看得出来,他这是对之前自己提过的事上心了。

        而温远看到温行之接过她成绩单的一刹那,又沮丧地低下了头。不敢直直盯着他看,只敢拿眼睛偷瞄。

        只见他低着头,修长的手指捏着薄薄的成绩单,看得极为认真,似乎是每一科都要过目。

        “温远。”他终于抬头,见了她的名字。

        温远小姑娘唔了一声,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只见温行之又盯着成绩单看了一会儿,旋即将单子递回到温远手中,并且徐徐说了两个字:“不错。”

        不错?这是在夸奖她?温远有些搞不懂他的意思。

        就在温远冲着他眨眼的时候,乔雨芬笑了。“你小叔还是难得夸人。”

        温远只得收回所有的疑问,嘿嘿傻笑两声。

        *****************

        临近过年,温行之难得会在家待几天。不过让温远不解的是,过年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在家里,就算在家里,也不会留宿,总是住在B市的另一套房子里。更让她费解的是爷爷的态度。老爷子平时总是嫌他不回来,可过年的时候却从不催他,像是心知他去哪儿一般。

        温远曾经私下里问过成奶奶,却被成奶奶一句“小孩儿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给敷衍了回来。此后便不再问了,因为成奶奶都不会告诉她的事,在这个家,就没人会对她说了。

        洗过澡,温远穿着舒服的睡衣躺倒了。正在她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院子里忽然亮起了车灯。她爬起来对着窗户向下看,认出来那是温行之的车。

        他今晚不住在家里。至于他睡在哪儿,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温远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念头好奇怪。成奶奶不是说,他不住在家里,就住在另一套房子么?她干吗想那么多?睡觉睡觉。

        温远躺在挺尸了一会儿,更加睡不着了。索性又从爬了起来,盯着桌子上的电话看了一会儿,拿起来,拨了一个号。

        电话嘟嘟响了几下,那边的人便接了起来:“喂。”

        “小叔,是我。”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马上就睡了。”温远讨巧地笑笑,“我想跟你说说我的成绩。”

        她的声音透过耳机听起来格外的软糯,温行之静了一瞬,才说:“怎么?”

        “我们这次英语有点难。”得到回应,温远马上说道,“而且,而且——”

        “而且你觉悟的有些晚,所以才没能达到我的要求。”温行之接过她的话头,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想说的,是不是这些?”

        还真是。

        温远瘪着嘴,想了想,又说:“下次,下次怎么样?下次我一定考的让您满意!”

        哪怕他现在不在她面前,都能想象她举手保证的样子。温行之发现,越是深入的了解,就越是明白这姑娘的主意有多多。

        “行了。”温行之说,“你的发誓保证我都听烂了。”

        “那这次,就过关啦?”温远抱着电话,开心得不行。

        不得不说,温远同学就是那种非常容易得意忘形的人。此刻被赦免,下一秒就开始手舞足蹈。光听她的话音儿,就知道她有多高兴了。

        温行之若不是习惯了,几乎都要失笑了,“去休息罢。”

        “小叔晚安!”

        语调自然是雀跃欢快的。挂了电话,温远在打了几个滚,折腾了一会儿,终于睡着了。

        ————————————————————————————

        鉴于温行之最近日趋温和的态度,温远不再像之前那么畏惧他了。再加上又是寒假,温远同学的日子过得别提有多舒服了。

        许是看不过这丫头过得这么舒坦,温祁一大早就敲开了她的门,把她从拎了起来。温远正抱着这人送的泰迪睡得香甜,被子一被掀开,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醒来的第一刻就看见最讨厌的人站在自己的床头,尤其是那人手里还拎着自己的被子,温远的起床气彻底爆发了,上来就想拳打脚踢地招呼他,却不料被温祁轻轻松松地***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啊,爷爷可在家呢,你在这上面闹出一点儿动静,他老人家在可都能听见。”

        温远咬牙切齿,“谁让你进我屋掀我被子的?你怎么这么讨厌!”

        温祁把被她踢到地板上的闹钟捡起来放在了她的面前,“自己看看几点了,再不起等着挨骂吧你。”

        温远盯着闹钟看了一会儿,恼怒地瞪了温祁一眼,下床准备换衣服。温祁跟在她后头,扫视了一圈儿她的衣柜,啧啧摇了之后,选了件在他认为还算能看的递给了她,“穿这件。”

        温远一把从他手中抢过衣服来,“管得宽。我要换衣服了,你怎么还不卓”

        温祁哼笑一声,走到门口瞥见她拿着衣服踌躇不决的样子,丢下了一句话,“就穿我给你拿的那件,今天家里有客人。”

        有客人?

        温远眨巴眨巴眼睛,迅速地换上衣服,下了楼。

        一楼,众人正忙着不亦乐乎。

        成奶奶正在厨房里放着切水果,乔雨芬正在一旁的小圆桌上沏茶,看到温远从楼上下来了,忙向她招了招手,“来,把茶给你爷爷送客厅去。”

        温远有些不解,“爷爷在客厅招待客人?”

        爷爷以前待客从来都是在书房,怎么这次改客厅了?温远纳闷地端着托盘,慢慢地向客厅走去。

        今天老爷子招待的客人从性别上来讲有些特别。老爷子退之前也是带过不少兵的人,每到过年的时候家里总有些肩上扛星儿的过来拜年。温远是早就习惯这些得了,在乔雨芬的教育下,叔叔伯伯喊得非常顺口。

        而这一回是有些不同的。今天爷爷招待的人,是一个年轻女人。温远站在一旁,倒不知该怎么称呼了,还是她为远远解了围。

        “这是远远吧,都长这么大了。”

        语气倒是挺亲切的,可对着她那张看上去年轻美丽的脸,这话温远怎么听怎么别扭。她眨眼看了看爷爷,温老爷子便笑着为她介绍,“这是你秦伯伯家的姑娘秦昭,你很小的时候她就跑美国读书去了,想必你也不记得了。论辈分嘛,你是改叫秦昭姐姐的。”

        秦伯伯此人温远是知道的。因为他跟温行礼同在外交部工作,关系亲近,每年临近春节的时候来家里坐坐那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温远就见过好几次。

        可是这个秦昭,温远确实第一次见。一张精致如玉的脸与秦伯伯有着几分的神似,深邃的眼眸点漆似的明亮,携着淡淡的笑意,“让您这么一介绍,倒显得我年轻了不少。”说着看向温远,“其实,我只比你小叔小两岁。”

        “哦。”温远挠挠头,装傻。

        让她这么一介绍温远更不知道该如何叫人了,放下茶壶,逗留了一会儿就躲到院子里去了。

        刚溜到院子里,后领就被人拽了一下,温远扭过头去,恼怒地等着温祁,“你干嘛?”

        “见鬼了你,跑这么快。”温祁训了她一句,又低下头去扒拉他的头发。

        温远看着他,扑哧笑了,“你头发怎么弄得,还滴水呢。”

        “不许笑!”

        温远努力压下笑意,把温祁往院子里拽了拽,问道:“今天来咱家的那个人你熟不熟?”

        “不熟。”温祁回得倒是快

        温远鼓起腮帮子,“真的?”

        “问这干什么?”

        “就是想问问呗。”

        温祁斜她一眼,把手中的毛巾交给了她,“替我擦擦头发,伺候的好了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温远瞪了他的后脑勺一会儿,瘪着嘴拿过来毛巾,在他头上一阵乱揉。

        “你揉面呢!”温祁坏笑地训了她一句,“我都纳闷你平时干些什么?秦昭你都不认识?国内新生代的钢琴演奏家啊,你知道人家是带着回来的么?人签了外国公司和大乐团回来的。”

        温祁有两大爱好。一是运动,二是音乐。在他的影响之下,温远多少也耳濡目染了一些。

        “你不说那些都是演奏机器,没什么意思么?”

        “那也架不住人家名气大。”

        温祁嗤笑一声,眼睛不经意扫过闪身进门的那个人,立刻从温远手中夺过了毛巾。温远正纳闷呢,就看见一身黑色西装的温行之从门外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杵在这儿干什么?”

        温行之扫了温祁一眼,只听他嘻嘻笑了两声,丢下一句“交流感情”就溜进了屋。温远听了,真想呸他一声。

        正待温远咬牙切齿地时候,温行之的手伸到了她的头上。温远没有防备,下意识地往后一躲,被他训斥住了,“先别动。”

        说着从她头上摘下来一缕棕色小毛,温远一看,是她每晚抱着睡得泰迪熊身上的。

        温远瞪着放在手心的这缕毛,忍不住有些沮丧,“怎么早没人提醒我,我都屋里屋外逛老半天了。”

        温行之看着她纠结的模样,自觉好笑,“放寒假不知道复习功课,跑院子来跟温祁逗闷子。温远,是不是觉得我最近没时间管你了?”

        温远有些心虚,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劳逸结合嘛,也不能总是学习。”

        温行之看她一眼,没再训她,转身向里面走去。

        温远对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过了一会儿,自觉没趣,便乖乖地跟着他进了大厅。

        大厅里,老爷子跟秦昭聊的正欢。

        温远因为听了温祁的一席话,就下意识地看向秦昭的那双手。纤细修长,指甲修剪整齐,这双手,跃动在黑白键上的时候,一定是很美的。

        老爷子看见温行之进来,很是高兴,忙招呼着他,“你来了,快来跟秦昭打声招呼吧。”

        听了老爷子的话,秦昭站了起来,笑颜盈盈地看着温行之,“老爷子在这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说着伸出了右手,“又见面了。”

        温行之自是没有想到会在家里见到秦昭,沉吟片刻,眉头稍稍一挑,握住了她的手,“欢迎回来。”

        秦昭其实与温行之认识很久了。

        早些时候秦昭在美国一所音乐学院学钢琴,那时候温行之正好也在美国读书。因两家走得近,秦昭的父亲便拜托温行之多多照顾她。后来温行之去了英国,而秦昭因为跟演艺公司的合约去了德国,从那以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了。

        温老爷子慈和地看着秦昭,“听你刚才说这段时间还有演出,都快过年了还那么忙?”

        秦昭浅浅一笑,“本来是想休息的,可数两天在保利那场演出是陈坤平老师亲自指挥的,好几位外国朋友也会来,便答应了下来。老爷子您要是有时间,也去听听。”

        “哟,那我可听不来。”温老爷子忙摆手,“要我听京戏还行。”

        “那我这国内首演您也不捧场,我还为您准备了两张票呢。”说着,还真拿出来了两张。

        老爷子笑了笑,把票随手递给了温行之,“这样,你代我去。”

        温行之拿到票,笑了,“您老饶了我,过两天飞伦敦,这票在我手里实在浪费。”

        秦昭没想到他会拒绝,愣了一下,才说,“是你喜欢的曲子。”

        肖斯塔科维奇的曲子。她记得他曾说过,最欣赏俄罗斯人揉在曲子中深沉的民族主义。

        “是我没时间。”温行之抱歉地笑笑,想了想,叫来了温祁,将票递给了他,“你不是一直想听陈这场?”

        温祁是早就想去了,此刻自然是毫不客气地接过票,“多谢小叔!我找朋友一起去。”

        “不用找了,现成的。”

        “谁?”

        “温远。”温行之说,“带着温远,一起去。”

        对于长期受各大名家音乐熏陶的温祁来说,温远的欣赏程度可以称之为零。带这么一个人儿去听他向往已久的音乐会,温大少多少还是有些不情不愿。

        温远也有些郁闷。她当然是不乐意去的,可还没等她开口拒绝,爷爷就笑了:“那也好,远远这丫头调皮惯了,是该受受熏陶修身养性了。”

        “爷爷!”

        温远似是不依地跺了跺脚,瘪着嘴瞪了某人一眼。这下好了,爷爷发话了,她不去也得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