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作者有话要说:灵感不太足,可能会进行修改。美人们先将就着看~么么~  早恋危机成功解除之后,温远同学松了一口气。虽然赵唯一这厮桃花缠身,并不介意多她这样一个花骨朵。但温远同学从来都是能离麻烦多远就多远,省的一着不慎,满盘全输。

        已是十月了,B市已经渐渐有了一些冷意。温远换上学校刚发的秋季校服,更显得人“玲珑”了。

        “怎么就长不胖么?”温远抓抓稍稍长长了的头发,对着一楼大厅的镜子皱起了秀气的眉。

        苏羡忽然从她身后走了过来,瞧见她这副模样淡淡笑了笑。“走。”

        他冲她招招手,温远瞅了不远处的老肥一眼,嘀咕:“干吗?一会儿大课间要做!”

        “我做主,把课间给逃了。”说着,不顾温远同学的挣扎,把她拎到了顶楼。

        温远站定后,刚想瞪苏羡一眼,他就塞给她一样东西。温远仔细一看,顿时眉开眼笑了,是她最爱喝的味牛奶。

        她握着鼓囊囊的牛奶袋,笑着觑他一眼,假模假样地说:“这一次就算了吧,下不为例啊。”

        苏羡嘿一声,揉了揉这小姑娘的蘑菇头,“你现在怎么越来越怕老肥了?”

        温远咬着吸管,没吱声。

        苏羡看着她,眯了眯眼,“还是,你现在适意跟我们拉开距离的啊?”

        温远登时一惊,咬着吸管的牙齿忽然狠狠地咬了舌头一下,疼得她立马红了眼睛。

        苏羡也顾不上质问了,抬起她的下巴问道,“有没有事?”

        温远摇了,推开了他的手,“没事,没事,是我不小心。”

        苏羡僵在原地看着她,许久,才嗯了一声。

        温远顺了顺气,小心翼翼地看了苏羡一眼,琢磨了一会儿,才说:“其实,我是觉得,在学校的话,我们确实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

        苏羡看着她,淡淡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是老肥的重点关注对象啊。”她红着脸嘟囔,“指不定什么时候被她抓住了,又要叫家长呢。”

        苏羡静静地端详了她一会儿,没有做声,直到温远手中的牛奶见了底,他才弯出一个笑,曲起手指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就你事儿多。我估计老肥她最近不会关注你了,因为唯一那小子真在咱们学校找了一个。”

        “真的呀?”温远揉揉脑袋,咬牙切齿道,“我怎么说这几天见不着这小子的人影了,敢情是因为这啊!”

        赵唯一的新女友叫陈瑶,现在正在十一中读高三,再过不久,就要参加艺考了。身材完美,一张脸也长得漂亮至极,温远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愣住了。

        半晌,揪住赵唯一的袖子问:“你从哪儿找来的神仙姐姐啊?”

        女友被夸,赵唯一也倍儿有面子,一边在心里感叹这孩子上道一边话不过脑地胡吹,“小爷我这资本,别说不找,一找就是这标准!”

        陈瑶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嗤笑着摇了。

        高中生谈恋爱都是见不得光的,饶是赵唯一这么得意,也还得遮遮掩掩。不过好在有温远这么个人在。

        为了打掩护,每天放学都是陈瑶跟温远一起走出校门,在离校门口的时候把陈瑶这朵美丽的花交给赵唯一。看着两人卿卿我我的背影,温远顿觉得自己这个护花使者当得未免有些太凄惨了。

        回到家的时候也比往常晚了许多,不免要被成奶奶念叨几句,“这几天都干什么去了,怎么回来都这么晚?”

        温远唔了一声,闷着头往楼上赚刚推开房间门,就听见屋内的座机在响。她怔了一下,放下书包去接电话。

        “喂?”

        “是我。”

        声音有些清冷,又有些沙哑。温远一听就知道是谁了,哪怕他现下不在她跟前,她也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小叔。”

        温行之淡淡地应了一声,喝了一口水,才说:“今天下午你们方老师给我打电话了。”

        “诶?”温远不解,嘟囔,“我这阵子很乖。”

        “她说,你期中考试英语没及格。”

        “……”

        “……”

        “那是,那是失误。”温远绞着电话犀拼命想借口,“我英语还是挺好的。”

        “她说你上高二以来,大小考英语都没及过格。”

        “……”温远绞尽脑汁,灵光一现,“英语不及格,说明我爱国!”

        这句话刚说出口,温远就想扇自己一巴掌。不料那头却轻轻地嗯了一声。

        “理由不错。”他说,“如果你高考不考英语的话,我倒不介意你一直爱国。”

        “……”

        “这样吧。”他沉吟了片刻,终于开口,“我给你在B市找了个私人辅导,让她每周末给你补四个小时的课,争取在期末考试的时候英语达到良好。”

        温远不解地诶了一声,“不是应该先过及格犀再说良好吗?”

        要是别人听见这话,肯定忍不住一巴掌按在她脑袋上大骂这个没上进心的死丫头。但温行之到底是个喜怒不形于色地人,沉默了几秒,说:“就这么说定了,地址我已经告诉了温祁,让他周末送你去。”

        温远瘪嘴:“我自己可以去!” 让温祁送,不得念叨死她。

        “不行。”温行之拒绝地很干脆,手指轻点桌面,一字一顿地清晰说道:“温祁说,你是路痴。”

        温远:“……”

        挂了电话,温远同学咬牙切齿几秒后,捞起泰迪熊直奔温祁的房间。一推开他的房门,就拿着熊直接往他身上招呼。

        温祁正躺在看书,被她这么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震得愣了几秒,身上结结实实地挨了几下之后才反应过来,一边夺过泰迪熊一边将她的双手反剪到了身后:“造反了这是?”

        温远呜呜地用脚向后踹着他:“谁让你在小叔面前毁我清誉的?”

        “我说你什么了?”温祁一头雾水地看着她。

        温远涨红着脸,“谁让你告诉他我是路痴的!”

        “啊?”温祁想了几秒,记起来了,松开她的手,又重新靠回到床头上,眼里飞出一个邪笑,“你敢说你不是?”

        温远一看他笑的一脸妖孽就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再踹他一脚,就听见成奶奶在楼下喊,“开饭了,远远和小祁赶紧下来吃饭,不许在楼上闹了。”

        温远这才狠狠地瞪他一眼,转身先跑了。温祁看着她的背影,嗤笑一声,俯身拍拍裤腿上的灰,跟了下去。

        周六的时候,温祁准时开车送温远去补习。

        在温远看来,温祁这个人就是她的克星,隔一段时间不找她点儿茬儿就浑身痒痒。所以,对于这种把自己往火坑里推的事情,温祁做起来那是相当积极。

        温远坐在副驾上,看着温祁翘起的嘴角,忍不住嘀咕一声:“不安好心。”

        这回温祁只是斜了她一眼,没搭理她的话,到了辅导老师家楼下才开口:“老师姓苏,海归,家在这一单元十楼,进门了记得问好。听见没?”

        “知道了。”温远嘟囔一声,“你中午还来接我吗?”

        温祁毫不客气地嘲笑她,“不是嫌我不安好心吗?我干吗还上赶着来啊。”

        切。温远白他一眼,背着书包上了楼。

        电梯很快到了十楼,温远下意识地掂了掂书包带,有些紧张地看着这个占据了一整层楼的房子的大门。

        正准备要按下门铃的时候,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她,温远愣住了。

        在B市这么多学校当中,十一中是唯一一所以美女居多闻名的学校。按照赵唯一的说法,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校门口一长溜的豪华私家车,都是来接她们学校学生的。温远虽然有些不屑,但这多少也证明了他们学校的女生质量颇高。

        温远也见过其中几个,看上去确实比较养眼。可看着眼前的女人,她才真正领会到成熟女人之美。棕色长卷发简单的用一个发圈箍住,淡灰色的开衫随便搭上了一件牛仔,衬着一张化着淡妆的精致脸庞,看上去既舒适又稳重大方。

        看到她,温远下意识地拽了拽外套。她今天起床起晚了,被温祁催着出门,仓促间随便地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外套,此刻穿在身上,还是皱巴巴的。

        女人看着她,杏眼微微睁圆,轻轻一笑,“是远远吧。”

        “嗯。”温远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苏,苏老师,您好。”

        “快进来吧。”苏曼浅笑盈盈,点漆的眸子看上去亮晶晶的,“要喝饮料吗?”

        温远恭恭敬敬地在她的沙发上坐下,听到她的问话,连忙乖巧地摆了摆手:“不麻烦了,我不渴。”

        “喝一些吧,这天儿也怪热的。”苏曼笑着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就端出来一杯果汁出来。“来,先喝点儿橙汁,新榨的。”

        温远礼貌地道了谢,端起饮料一口喝下了大半杯。

        苏曼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柔声说道:“我听你小叔说,你今年上高二了?”

        “嗯。”温远点点头,“在十一中读高二。”

        “不错。”她淡淡一笑,拿过她一直抱在怀中的课本翻看了几眼。“课堂笔记倒是做得挺全的,可考试的时候怎么没及格呢?”

        温远抓抓头发,嗫嚅道:“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可能是语法掌握的不够好,词汇也记不住的缘故吧”

        苏曼听了沉吟片刻:“语法这个不着急,很多以英语为母语的学生在学习的时候对语法也很犯怵,等会儿我帮你梳理一下。至于词汇这个,得你自己下功夫了,平常要多背……”

        温远在一旁看着她有条不紊地说着,感觉头都要大了。

        果然是他给找来的老师啊,一上来,就讲的这么头头是道。看来她想偷懒都偷不成了。

        温远在心底哀嚎一声,喝完剩下的半杯饮料,跟她一起坐在了桌边。

        苏曼的口语非常好听,是比老肥要地道许多的美音。温远一边听着她说,一边笨手笨脚地跟着她学。无奈舌头怎么都绕不过弯儿来,急得她直想跺脚。

        苏曼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其实,你叔叔的英语讲得非常地道,字正腔圆的牛津腔,如果他有时间的话,这补习英语的差事倒是可以交给他。”

        温远愣愣地看着她。“您听过他说英语?”

        “他没告诉你,我们曾经是同学?”

        温远摇。

        苏曼沉默了一下,才说:“在国外我们读的是同一所学校。”

        温远点点头,低下头看了一会儿习题,又抬头问道:“那,你们两个很熟吗?”

        苏曼翻书页的动作顿了顿,看见温远一双清澈的眼睛此刻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想了想,她低声说:“算是朋友吧。“

        她说的很快很含糊,温远没听清。而苏曼此刻却淡淡地笑了,“说起来,你叔叔曾经还救过我一命呢。”

        “诶?”温远忽然来了兴趣,把手边的习题册仍到一旁,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苏曼没好气地敲了一下小姑娘的脑袋,“先上课,上完课再讲故事。”

        温远瘪瘪嘴,一边揉脑袋一边趁机又问了一个问题,“那,在您看来,小叔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苏曼看着她,略略思考了一会儿,笑了,“A sober-sided and sensible man”

        一个持重且理智的人。

        用来形容他,最好不过。

        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十一点半的时候,苏曼放下了书,伸了个懒腰。

        她侧头,看着身旁这个带着黑框眼镜,趴在桌上认真做着习题的女孩儿。整个人看上去很瘦,脸蛋也是巴掌大,可偏巧顶着一个蘑菇头的发型,无端端生出几分滑稽的可爱来。说话的声音很好听,甜而不腻。

        苏曼忽然觉得有些意外,这样的一个普通的女孩儿,竟会是他的侄女。

        看着她,她难免有些恍惚。

        “好了,今天先到这里吧,你也累了。”

        苏曼合上了她的练习册。在abc里泡了一上午,温远同学脑袋也有些晕,看见苏曼递过来的一盒口味的牛奶,她眼睛一亮,接了过来。

        苏曼看着她小馋猫的模样,摇,什么也没说。

        温远快乐地收拾好了书包,站在门口,她笑眯眯地向苏曼道别:“苏老师,我先走啦。”

        “先等一下。”

        苏曼换好衣服,拿着钱包,跟她一起搭电梯下楼。

        温远一边吸着牛奶一边问道:“苏老师,你有事要出去吗?”

        苏曼淡淡一笑,“去买瓶老抽,家里的那瓶吃完了。”

        “唔。”

        温远看着她,怎么也想象不出,她这样看上去不食烟火的人,下厨的时候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肯定,也是极美的吧。

        温远不由自主地咬住了吸管。

        “怎么了?想什么呢?”

        看她一直低着脑袋,苏曼不禁出声问道。

        温远摇了,正巧到了一楼,电梯门一开,阳光照了进来,温远同学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起来。

        她率先走出了电梯。

        早上临来的时候跟温祁斗了一嘴,温远已经不抱他会来接自己回家的希望了,可是当她走出楼道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而且是很大一惊。

        不远处,正停了一辆车。而这辆车,坐了几次下来,温远也熟悉了。正是温行之那辆宾利。

        她有些不敢相信地站在原地,看着温行之从车上走了下来。

        今天的天气热得有些反常,温行之下车时只穿了一件白衬衣,熨烫整齐的衬衣与他贴合地严丝合缝,极佳地衬出了他修长挺拔的身材。他的形容亦是一丝不苟,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低头看了一下腕表,向楼道走来。一抬头自然能看见她,可他仅有的反应也只是眉头微微一挑。

        温远有自知之明,今天她是因为英语不及格被他打发到这里来补英语的,所以他不给她好脸色,也是正常。可最起码也是一个月没见他了,身为叔叔,表现的亲切一点儿,不会掉一块肉吧?

        温远嘟嘟嘴,站在了一旁。

        在这里看到温行之,苏曼多少有些意外。她清楚,他回国之后,多半都是在T市的GP分部工作,在那边也有套房子,而他工作又很忙,哪怕从T市到B市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他回来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

        可到底是涵养极好,苏曼淡淡一笑,说道:“过来了。”

        温行之嗯了一声,“课结束了?”

        “嗯。”苏曼摸着温远的头发,脸上的笑意一直不减,“来接远远回家的吧?”

        温行之没说话,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温远。

        今天穿的这套衣服倒是合身,只是头发没打理好,有些蓬松,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嘴角还残留有奶渍。

        他习惯了,每次瞧见这姑娘,都是一副不佳的上镜模样。

        温远被他打量的有些不自在,下意识地用爪子挠了挠头。

        温行之收回视犀看向苏曼,“麻烦你了。”

        “哪有。”苏曼摆摆手,“这孩子还是挺聪明的,教她,费不了多少力气。”

        苏曼回国之后就在B大外国语学院任教,偶尔系里的老教授身体不适了,她还要去帮忙带一下硕士生的课程。温远学的那点儿东西,与这相比之下就算不得什么了。

        温远看着两人,低下头瘪了瘪嘴。

        温行之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觑了她一眼之后,对苏曼说道:“那我先带她回去了。”

        苏曼点点头,向温远告别道:“远远再见,下个星期可别迟到哦。”

        温远抓了抓头发,跟在温行之后面走了几步之后忽然想起来什么,转过头来说,“苏老师,你不是要买老抽吗?送你一段路好啦,今天早上过来的时候发现超市离这里还蛮远的。”

        她才不要一个人坐他的车,各种不自在有木有。

        苏曼也是一愣,她没想到这孩子会这么直接。拒绝的话没说出口,脸色倒是稍微有些不自在了。

        温行之打开了车门,视线在两人逡巡了一番,对苏曼说道:“上车吧,我送你过去。”

        面对着他,苏曼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只好点点头,跟着上了车。

        温远同学乖巧地坐到了后排,将副驾留给了苏曼,一路上,跟苏曼聊的是异常欢快。

        “苏老师,你一直一个人住吗?”

        “苏老师,你自己做饭呀?你厨艺是不是很好?”

        “苏老师,我下次可不可以留你家吃饭呀?”

        苏曼不紧不慢地应付着这个小姑娘,心里倒是纳闷,这丫头的话怎么一下子多了起来。

        “苏老师,你今天中午别做饭了,去我们家吃吧。成奶奶的手艺可好了。”温远使劲地巴结着苏曼。

        苏曼哭笑不得地拒绝,“那怎么行?”

        “那怎么不行?”她嘟嘟嘴,“不信你问我小叔。”

        她把着温行之的座椅,点了点他的肩膀。

        温行之开车的时候很认真,对于温远的叽叽喳喳,他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此刻他微微抬头,从后视镜里看着温远一脸期待的表情,表态道:“家里没有别人,你成奶奶今天身体也不舒服,就别回去折腾她了。”

        温远闻言没说话,依旧眨眼看着他。而苏曼听到这话,却慢慢地低下了头,用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只留下嘴边那一抹弧度,别人看来,那似是在笑。

        想了想,温行之又说,“这样吧,我们在外面吃。”

        “好呀。”

        温远笑眯眯地应道。

        其实她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母亲乔雨芬就告诉她,今天她跟成奶奶要去趟医院,中午大概回不来,让温祁带着她去吃饭。现在既然是温行之来接她,那她只能跟他一起吃饭了。

        跟他一起吃饭,很闷的有木有。

        温行之选了离苏曼所住小区不远的一家淮扬菜馆,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人爆满,连大厅里也没了位子。

        温行之微一蹙眉,招手叫来了服务生,他同他说了些什么,那人就笑眯眯地把他们一行三人引上了二楼一个包间。

        “温先生,您看看,要点些什么。”

        服务生送上了菜单,温行之看了一眼,递给了苏曼,“我不清楚你的口味,你来点吧。”

        苏曼的反应有些缓慢。

        她没想到他真的就带她一起吃饭了。上一次在一起吃饭还是她刚刚回国的时候,她打着见师兄的名义约他吃了顿饭,那次之后,联系就很少了。最近一次的联系,还是上周,他忽然打电话给自己,说想请自己帮忙给他的侄女补课。

        看着菜单,苏曼笑道:“还是让远远来吧,我要些清淡的就可以了。”

        他们两人口味都差不多,温行之便也不勉强了。

        他看向温远,该小姑娘正扒着雅间里古色古香的窗帘往楼下看,两只眼睛眨巴个不停。

        温行之看着她,眉头微微一挑,“温远,坐好。”

        “啊?”她回头看了温行之一眼,乖巧地跟苏曼并排坐在了一起。

        “想吃什么?”温行之问她。

        温远眨眨眼,说:“肉。我要吃肉。”

        此言一出,苏曼忍不住笑了。

        温行之瞧了她一眼,拿过菜单,随便点了几样特色菜,便将服务生打发走了。

        菜上的很快,温远看着一盘盘端上来的菜,拿着筷子跃跃欲试。

        虽然都是口味清淡的菜,但看在有肉的份儿上,温远同学决定暂且忽略这一点了。她看着面前那盘红烧狮子头,小心翼翼地夹了一个到盘子里,正准备伸手去夹第二个的时候,对面那人夹了一筷子菜过来,她的盘子瞬间变满了。

        温远嘟着嘴看向温行之,他与她短暂的对视了一眼,自然也看到了她眼中的不满。

        “菜吃不完不许夹第二块。”

        果然。

        自从上一次跟他一起吃过一顿饭之后,温远的生活质量就大打折扣。反应到学习上就是老师跟家长联系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她在学校想打个盹儿都不行了,反应到生活上,那就是她盘子里的肉越来越少了。

        她抗议的时候,成奶奶如是说:“你小叔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提到了你,说你这么瘦多半是营养不均衡造成的,爱吃肉可以,但蔬菜也得吃,总之不能挑食!”

        要不要管那么宽。

        温远同学瘪嘴,不情不愿地啃起了面前的大丸子。

        苏曼坐在一旁,有些难以下咽。

        她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她知道他是个寡言之人,平时便很少说话,吃饭的时候更是一语不发。像这样一本正经地教育一个人,她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吃完了饭,温行之提出要送苏曼回家。她笑了笑,摆手拒绝了,“不用了,我还要去那边逛逛。”

        “那好。”温行之没有勉强她,简单的道别之后,他看向被他挡在身后正站踮着脚向苏曼张望的温远,声音没多大起伏地说道:“上车。”

        温远觑了他一眼,抓抓头发,跟着他上了车。

        虽已至十月,可今天的天气却热得反常。

        温远在副驾上坐了一会儿,就按捺不住地把车窗滑了下来。瞬间,有丝丝凉风透过这一线缝隙钻了进来,温远舒服地靠回了座椅上。

        可没过多久,车窗就被人滑上去了。

        温远瘪着嘴看着温行之,小声嘟囔了一句:“热。”

        温行之闻言只扫过来一眼,旋即便转过头继续开车。温远没辙,只好扭过身子,抱着书包,憋着气看着窗外。

        一路无言。好不容易回到了温家,温远打开车门要下车的时候,终于听见温行之说话了:“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

        “哦。”温远乖巧地站在车门口,跟他道别,“小叔再见。”

        虽然自家长会之后,两人的接触要比之前多了一些。但在温远心目中,这人的表情从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面无表情。欺软怕硬惯了的温远同学,看见他,就难免有些犯怵。现在听见他要走了,温远同学心底松了一口气,连带着脸上的表情都灿烂了几分。

        她向车里的他摆了摆手,做出一副要目送他离开的姿态。

        温行之本不打算多留,可一瞥见温远那副雀跃的样子,便稍稍有些迟疑。他右手无意识地敲了敲方向盘,说道:“温远,我上次要求你期末英语考到多少分?”

        温远眼皮子一跳,老实回答道:“按照您的标准,我得考八十分才行。”

        满分一百,要是优秀的话,可不得八十分么。温远同学在心里腹诽道。而温行之却一副了然的神态,他觑了她一眼,问道:“能做到吗?”

        “能!”温远拍,她敢说不吗?

        “那好。”温行之看着她,语气很平淡地说,“既然这么有信心,不妨就再多考十分好了。”

        “啊?”温远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鹿,眼睛一下子睁得溜圆,“你,你说话不算话!”

        温同学几乎是有些愤怒了。而温行之却仿佛被她的表情了,眉目间终于有了一丝隐约的笑意。他看了看她气鼓鼓的脸颊一眼,一句话也没再多说,关上车门,潇洒地离去了。

        温远简直要气炸了。

        她叉腰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车影憋出来一句:“九十分就九十分,我,我气死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