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4
  •     不管是不是自找麻烦,既然有求于人,就得按照他的要求来。

        周五中午,温远同学背着书包急冲冲地跑到了校门口,在停在校门口的一群车子里找了一圈儿也没发现温行之那辆黑色的车牌B字母打头的座驾,翻出手机拨了一下,结果那头挂掉之后发过来一条短信:“开会,晚点儿到。学校附近找个地方等我。”

        看着这条短信,温远同学长吁一口气。

        因为全市要利用周末时间进行会考工作,所以他们上午早早的就放学了。不过因为会考要占用他们教室做考场,温远同学不幸地被老肥留下来布置考场。

        这是老肥独特的教育方式,你犯了错,就要有接受“劳改”的心里准备。一同留下来的还有一个女生,据说是上课时看小说被老肥逮住了。

        两个女生相对无语凝噎,只有认命地开始布置考场。等到打扫结束已经十二点半了,温远二话不说扔下扫把就往校门口跑。她可不敢让温行之久等。

        幸好他还没来。

        合上手机盖,温远左右张望了一下,决定去距离学校两百米的一家奶茶店等他。

        B市这几天的天气有些多变,温远走进奶茶店没多久,就听见外面轰隆一声响起了雷,顷刻间,大雨就瓢泼而至。

        温远庆幸地感叹了一声,点一杯奶茶后,翻出手机来发短信给温行之报告自己的地理位置。不过,这一次她没有收到他的回复。

        大概还在忙吧,温远小口小口嘬着奶茶,看着窗外的大雨安慰自己。

        安安分分地等了一会儿,等到奶茶里的珍珠都被她一个一个嚼进肚里去了的时候,温远终于感觉到无聊了。

        扒扒书包,正准备拿出英语课本装模作样的看几眼的时候,忽然从书包里翻出来一本有些陌生的书。

        一看这个书名,温远囧了。

        这本书应该不是她的。温远默默回想,难道是刚刚走得急把东西跟另外一位一起留下来打扫卫生的女同学拿混了?

        抓抓头发,温远翻开了书皮。往下翻了几页,表情更——囧了。

        原来她看的是这种书啊?怪不得会被老肥留下来“劳改”,这也,太不健康了。

        “太不健康了。”

        温远老古板地摇,手指却控制不住地继续往下翻了几页,压根儿没有注意到,有一道身影悄悄地向她走来。等到她终于看到最脸红心跳的部分的时候,温远同学终于不敢再往下看了,啪地一下合上书,拼命地用手给自己扇风。

        “不看了不看了,不能再看了!”再看要完蛋的,这都什么东西呀。温远碎碎念着,忽然头顶传来一道男声。

        “看的是什么?”

        温远同学立刻捂住书:“什么也没看!我什么也没看!”说着说着,她就发现不对劲了。她屏着呼吸,仰起脖子,看见的人让她瞬间有种挖了坑埋了自己的冲动。

        是温行之!

        “小,小叔?!” 温远睁大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温行之瞧都没瞧她一眼,直接拿过被她捂的紧紧的书,放在手里一页一页地翻阅着。

        温远掀掀眼皮,看着他的动作,也顾不得感叹他的手指有多修长有多好看了,脑子里只有三个大字:她完了。

        单看书名—《恶魔总裁的小妻子》,温行之就知道这大体是一本什么性质的书了。可他依旧坚持翻了三页,三页过后,他合上书,看着温远,终于开口:“先坐下。”

        “啊?” 她忐忑了半天就等着头顶上的刀落下,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这么两个字,一时间温远有些不敢相信。直到看见温行之在刚刚她坐的位置对面落座,才一步一挪地回到了座位上。

        服务生掐着时间走了过来。

        从温行之一进来她就注意到他了。这家奶茶店临近高中,平时光顾的都是一拨又一拨的高中生。好不容易走进来了一个成年男人,身材削瘦挺拔,容貌儒雅英俊,能不吸引人眼球嘛。

        她将单子往温行之面前一放:“先生您要点什么?”

        声音温柔到温远都感到有些不适应了,她默默抬头,看见服务生一脸的微笑,又默默地撇过头去。

        食色,性也。不必计较,不必计较。

        她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就听见对面的温行之用清冷的声音回答道:“两杯温水。”

        咦?单子上有这个吗?温远好奇地看了服务生一眼,只见她飞快地收回单子,勉力地维持着嘴角的微笑,说:“请稍等。”

        温水很快端了上来,温远低着头,靠听力分辨对面那人的一举一动。只听他喝得一口水,放下水杯,敲了敲桌子。不得已,温远唯有抬起头。

        “说吧,是怎么回事。”

        他平静地问着,温远脸色忽然就红了,抓了抓头发,唔了一声,说:“我,我可以不说吗?”

        温行之看着她的小动作,也没说话,视线就直直落在桌子上摊开的那本小说上。

        温远顿时就感觉屁股上像是火烧了一样,怎么坐都不自在。咬了咬唇,她终于老实交代 。其实也不是多难开口,不过十七八岁的女生,对早恋之一类的话题正是时期,再加上她这一次又是被冤枉,所以提起来的时候软糯的声音里莫名就多了一些委屈。

        温行之自然也能察觉出来,他看着对面女孩儿低垂的蘑菇头,问:“知不知道信是谁写的?”

        温远摇。“老肥不告诉我。”

        “老肥是谁?”

        “啊?”温远被他问得有些尴尬,习惯性地又去抓了抓头发,才低声嗫嚅,“是,是我班主任。”

        上学期间,学生的一大乐趣之一就是给老师起外号。虽然这些外号都是同学们之间内部流传的,但大多数老师也都清楚,不过就是不点破而已。温远的班主任实际上姓方,但因为体型过于肥胖,性格过于暴戾,同学们就赠了一个“雅号”:老肥。

        温远叫习惯了,所以刚刚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了。被温行之逮住这么一问,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所幸温行之也没追究这个,他沉吟了片刻,说:“好了,收拾你的东西,我们去一个地方。”

        “……”温远一脸茫然,“去哪儿?”

        “书店。”

        书店?温远不解,可眼见温行之已经率先离开座位向外走去,她也只得背好书包跟上。

        温远不是第一次坐温行之的车,但是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亲自开车。

        温行之给她打开车门,看着她抱着书包傻愣愣地站在车门旁淋雨的样子,眉头微微皱了皱:“上车。”

        “喔。”温远徘徊了一下,还是坐上了副驾。并且在温行之再次开口之前,老老实实地系上了安全带。

        书店距离十一中很近,不一会儿就到了。温远小步跟在温行之后头,看着他步伐稳健地左拐右拐,最后停在了一个专柜前面。她抬头一看,竟然是社会学以及心理学类的图书!

        温远登时就囧了,她看向温行之。

        刚才只顾低头走着,不知何时他已经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搭在了臂弯,里面只穿了一件浅色法式衬衣,衬得整个人都修长挺拔起来。温远盯着他那一丝不苟的装扮,一时间有些愣怔。

        温行之扫了她一眼,“看我做什么?选书。”

        温远立刻回神,捂着有些发烫的脸,小声说道,“小叔,我们不学这些的。”

        温行之淡淡嗯了一声,还是随手抽了一本书递到她的手中,“所以更得看。”

        “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处于一个的年纪。”他一边翻阅着一本书一边说道,而且还刻意压低了声音,“对很多事情好奇却又不解,比如男女之情。多读一些书,可以避免你犯错误。”

        这是他今天中午对她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可温远却郁闷地咬唇了:“小叔,那封情书不是我写的!我没有早恋!”

        “我知道。”温行之看都没看她,只轻描淡写地说:“我对谁写的不感兴趣,只是觉得你应该明白一些问题,未雨绸缪而已。选书罢。”

        温远同学扁着嘴,内心却忍不住哀嚎。

        她的预感果然没有错。找资本家解决麻烦就是要付出代价滴。

        好不容易选好了书,又经温行之过了目,两人才离开书店。

        雨已停歇,又值九月末,夹杂着湿气的冷风一吹,温远顿时打了一个喷嚏,浑身缩在宽大的校服里,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温行之回头看了她一眼,待得坐进车里才问,“吃午饭了么?”

        诶?温远眨眨眼,想起中午还没有吃饭的瞬间肚子也咕咕叫了两下。温远面颊一热,看着车外闷闷地嗯了一声。

        温行之稍一思忖,带她去了就近一家饭店。

        车子停好,一进饭店门就有侍者迎了上来,将他们引入座位之后低声问道:“先生,来点什么?”

        温行之看了看温远,说道:“喜欢吃什么自己点。”

        温远唔了一声,拿过菜单来研究了半天,点了一道菠萝炒饭后将菜单递给了温行之。温行之的胃口并不算好,只简单加了两道菜。

        趁着上菜的功夫,温远简单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直到一杯热茶放在了她的面前,她才倏地收回神来。

        “喝点茶,暖胃。”

        这是他的习宫在家吃饭的时候就见他是如此。温远有些受宠若惊,道过谢后捧起面前的杯子小口小口地啜饮着。她是容易受冷的体质,每到这种两季之交的时候总容易生病,而且一病就病很长时间。所以饶是她再没心没肺,到了这种时候也不敢大意。

        温行之的视线淡淡地落在对面的温远身上。一张鹅蛋小脸几乎全部埋进了面前那个杯口颇大的杯子里,只剩下一个傻傻的蘑菇头对着他。那身校服过于宽大,露出袖口一半的手显得又小又瘦。

        温行之盯着那只手看了很长时间,喝了一口茶,徐徐问道:“温远,你现在有多少斤?”

        “诶?”被点名的女孩儿抬起头来眨眨一双大眼睛,原本略显苍白的脸色此刻倒是红润了不少,“我,我不知道诶。怎么了?”

        “没什么。”

        就是瞧着,有点儿营养不良而已。

        不多一会儿,菜就上来了。温远眼睛一亮,拿起勺子开始对付面前的炒饭。

        她的饮食习惯算不上特别健康,爱吃辣,爱吃肉,又挑食。所以,跟温行之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就有些难以适应。因为他的口味清淡,且偏好素食。

        温远瞅了眼放在温行之面前的那些摆放整齐的调味小盅,犹豫了一下,小声地对他说:“小叔,你可不可以把那个给我递过来啊?”

        温行之觑了眼她指的那个小盅,端起来,递给了她。只见她立刻眉飞色舞起来,用小勺往炒饭里添了好几勺。

        温行之看着,出声阻止道:“可以了,辣椒要少吃。”

        温远正高兴着,也没多想这话是谁说的,随口就回了一嘴:“你不知道,我是无辣不欢。”

        温行之又瞥了眼她得意的小模样,也就任她去了。

        加够了辣椒,温远同学开吃了。可刚挖了一勺进嘴里,嚼了几口,就发现不对劲了。她赶紧低头,用勺子扒拉几口炒饭,脑袋瞬间耷拉了下来。

        竟然有胡萝卜丁!竟然有胡萝卜丁!

        温远郁闷了,小心翼翼地看了温行之一眼,开始用勺子往外拣胡萝卜丁。拣了一会儿,就看见对面那人放下了筷子。

        “温远。”

        “唔。”她把脑袋压得很低。

        “你这挑食的毛病,是谁惯出来的?”

        “我不挑食,我只是不吃胡萝卜。”想了想又小声找补了一句,“又不是兔子。”

        温行之并不理会她的嘀咕,盛了一碗汤放到她面前,又将辣椒挪到她够不着的地方,才低头说道,“不许再往外拣了,尤其是胡萝卜。”

        “哦。”她委委屈屈答应一声,看着炒饭中的胡萝卜,挖了一勺送进嘴里,随便嚼几口就咽进肚里了。

        一顿饭就这么别别扭扭地吃完了。温远下午还要回家准备会考,温行之便直接开车送她回家。

        坐在车上,又逢午后,温远一会儿就跟小鸡啄米一样开始打瞌睡了。温行之一直专心开车,等停在一个红灯前,他偏头去看温远的时候,她正靠着车窗睡得香甜不已。

        这么会儿功夫,就睡得这么香,也算是有本事了。

        温行之摇,视线落在她的手腕上。那里绑了一根没串任何装饰品的红绳,许是带的时间长了,颜色也不新鲜了,但胜在干净。他看着这一切,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右手圈住了她的手腕。

        手腕,连带着小臂,纤细的超出他的意料。由此可以想象,这个姑娘放到秤上,绝对称不出一个理想体重。

        没想到,在这个家庭里长了十几年的姑娘,竟会这么瘦。

        温行之有些出神,等绿灯亮起,才收回右手,打着转向灯,向家里开去。

        会考一过,转眼就到了周一。

        下午一放学,温远就早早地来到了校门口。这次温行之倒没有迟到,六点钟准时到达,把车停在距离学校一百米远的地方,然后步行至校门口。

        他是老远就看见温远了,穿着一身不合身的校服,耷拉着脑袋,站在树下,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他看着她,缓步走上前。

        “温远。”

        被叫到名字的温小姑娘浑身一个激灵,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那双棕色圆头皮鞋,默默地抬起了头。看到温行之,她就想起那天的囧事。为了摆脱这种尴尬,她下意识地抓抓头发,讨巧地跟他打着招呼:“小叔。”

        温行之淡淡地嗯了一声。他发现,这姑娘虽然十七岁了,可是个头仍不算太脯站在马路伢子上,才到他的下颚。这种身脯放在同龄人中,不知道到底算个什么水平。

        “温远”他看着她,说道,“你们学校的校服,就没有适合你的号吗?”

        温远被他问得有些囧,她低头,拽了拽自己的衣服,小声嗫嚅道:“高一有,高二的时候,就没了。”

        他们学校每一个年级的校服都不一样,高一的时候那校服温远穿着还凑活。到了高二,普遍大了一些,温远穿上就显大了。

        温行之也算是从B市的高中走过来的,对这一情况多少还算了解。他又看了她一眼,才说:“好了,带我去见你们班主任吧。”

        温远嗯了一声,带着他向校园里走去。此时距离放学有一会儿了,学校里的人该走的都走得差不多了。不过,也有几个走得晚的,看见他们两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尤其是女同学。

        温行之一开始并未察觉,直到温远同学忍不住撅起嘴巴。他才发现她现在是一脸懊恼的神情。

        “怎么?”他低声问道。

        温远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小声嘀咕:“没什么。”

        明明穿的也不是那么打眼,就一件白衬衣而已,怎么就那么招人呢。叫家长这种事需要低调好伐?!小姑娘恨恨地想,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温行之起初被她这不明不白的小脾气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可不一会儿,看看周围向他投来注视目光的人,也大概明白了。眉头稍稍一挑,长腿一迈,便不慌不忙跟上了温远。

        老肥,即方老师,正在办公室里等着温行之的到来。刚出去打了一杯水,就看见温远带着一个人急冲冲地往办公室来。她正想端起老师的架子训她做事毛毛躁躁,可视线一转看见她身后跟着的人,原本恶狠狠的面部肌肉忽然舒展开来。

        看着来人,方老师端出一个微笑来。

        “这是,温远的家长吧。”

        她看着温行之,伸出手来。温行之淡淡一笑,握住了她的手:“您好,方老师。”

        握手间,老肥上下打量着温行之,问道:“你是温远的——?”

        “他是我小叔。”温远抢着说道,“我爸妈比较忙,所以就让我小叔来了。”

        当着温行之的面撒谎,温远多少有些不适应。话说到后半句,声音便弱下去了。好在温行之只是瞧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老肥是决计看不出端倪的。

        虽然学生们叫她老肥,但miss方其实一点都不老。现年二十七岁,还是未婚,所以猛一看到温行之,方老师竟稍稍有些不淡定。好在她心理素质极佳,短时间内稳住了心神,“哦,那咱们进去谈吧。”

        温行之点点头,回头看了温远一眼,对她说:“在外面等着我。”

        诶?

        温远被他说得登时就停住了脚步,乖乖地等在了办公室外。

        **************************

        进了办公室,老肥请温行之入座。

        温行之也未推拒,坐下之后首先便说:“很抱歉,耽误方老师的时间了。”

        “没有没有。”老肥摆摆手,又略略含羞地说道,“接待家长也是我们的工作任务之一,哪里算是耽误。”

        温行之微微颔首,沉吟片刻后,说:“我听远远说,这次是因为早恋问题?”

        “啊,确实是有这么个事儿。”老肥像是刚想起来,从抽屉里取出那封情书,递给了温行之,“要说这事儿吧,不算大。但现在温远已经高二了,再有不到两年就要高考了,她的学习成绩算是中等,如果不能把心思全部用在学习上,要想考一个差不多的大学恐怕有些难度。”

        温行之没说话,展开那封有些皱巴巴的情书,一目十行地看了下来。看完之后,他只有一个想法。若这封情书真是温远写的,那她的字可真是难看到一定水平了。若不是她写的,那捏造这封情书的人,可算是下了不少功夫。

        “方老师。”他合上情书,递还给老肥,“我想知道,这封情书,您是怎么发现的?”

        老肥见他问得这么严肃,也不由得认真想了想,“是一个学生,说是放学后在温远抽屉里发现的。”

        温行之笑了笑,“听方老师一言,我倒是有了些想法。远远她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说她对这封情书并不知情,而方老师您听到的则恰恰相反。不管结果如何,两人中肯定有人撒了谎,这点毋庸置疑。但到底是谁撒谎,恐怕单凭一封情书不好定论。”

        老肥有些疑惑,“这字体看着是温远的啊。”

        “字体这个也做不得准,远远的字虽然难看,但要模仿,也不是不可以的。”

        一番讨论下来,老肥顿时觉得此事有些复杂。她一拍桌子,说道:“那这事我倒要好好查查了,查出来一定严惩不贷。”

        温行之稍一思忖,说道:“严惩就不必了。既然我今天来了,就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因为这个影响到两个孩子的学习。说到底,也不是什么罪不可赦的大事。”

        老肥目光炯炯地看着面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片刻之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你看,你看我这,事情还没搞清楚,就把家长给叫过来了!”想了想又说,“不过温远这孩子,平时跟赵唯一走得也挺近,我一看这情书,也没多想,就直接——”

        “无妨。”温行之丝毫也不介怀地笑了笑,“在学校,远远还是需要方老师多多管教的。”

        于是,让温远同学纠结N久的双方会谈,就在这样友好和平的气氛下结束了。

        温小姑娘正在外面踌躇不已,看见办公室门打开,连忙一步一挪地蹭了上去。

        “跟老师说再见。”

        温行之嘱咐道,温远只好硬着头皮,向老肥说了一声再见。而老肥则笑眯眯地应了一声,神情比任何时候都要和善。

        温远顿时就觉得难以置信,她亦步亦趋地跟在温行之身后,走出校门口,见周围没什么人了,才问道:“小叔,老——方老师她怎么说呀?”

        “没说什么。”

        温行之淡淡回了一句,打开了车门。

        温远被他这答案噎了一下,正待要继续问的时候,看见两个人影从不远处向她跑来。

        “温远!”

        是苏羡和赵唯一。

        看见这两人,温远没来由的一阵慌张。叫家长这件事,他们两人一直都不知道。一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忙于篮球联赛,很少回学校。二是因为温远不想让他们知道。女孩子的心思总手怪的,一直当哥们看待的人,忽然被别人说成那种关系,温远心里多少有些别扭。

        所以,看了两人一眼,温远匆匆别过了头。

        “温远!”赵唯一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她面前,劈头就是一句,“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呢?老肥她没为难你吧?!”

        “没事。”温远双手握住书包带,甜甜地笑了。

        “情书是谁写的?”苏羡问道。

        温远撇撇嘴,瞪了赵唯一一眼,说道:“我才没那么傻呢。”

        赵唯一决定暂且不跟她计较,“那老肥就这么放过你了?”

        温远叹口气,“哪有,这不是叫家长了嘛。”

        说完,苏羡和赵唯一才注意到身边还站了一个人。

        看见这个人,赵唯一瞬间就有了不好的预感,眼皮子猛地一跳。他胡一把头顶的小短毛,有些僵硬地跟温行之打着招呼,“您,您好。”

        相比之下,苏羡就镇定地多了。他看着面前的男人,微微一笑,“您好。”

        温行之向两人点了点头,视线不着痕迹地从他们两人身上掠过,随后淡声说道:“天色晚了,都早些回家吧。”

        “哎哎。”

        赵唯一连忙点了点头。笑话,他就见了温行之两次面,每次见面还都是犯了某些事,再不好好表现,人家叔叔一生气,列为拒绝往来户可就糟了。

        温远看着他这副狗腿模样,扑哧笑了一声,向两人说了声再见,跟着温行之坐进了车里。

        温行之一直注视着后视镜,直到温远上车,系好了安全带,才移开视犀开车离去。

        暮色渐渐压了下来。温远坐在副驾上,不一会儿就觉得无聊了,绞着手指开始东张西望。

        温行之开车的时候不爱说话,也不爱四处张望,可旁边有一个人火烧屁股似的不安分,他不想注意都难。

        他瞥了温远一眼,说道:“这里有CD,想听歌的话自己选。”

        温远乖巧地应了一声,埋头在一堆CD里扒来扒去,都是一些她只听过名字的外国歌剧,唯一一张国内的还是昆曲。看着这些,温远同学的眉毛渐渐拧了起来。

        许是想起来这些CD她可能不爱听,温行之拐了弯,问了她一个问题:“前两天买的书,你看了没?”

        “看了一点点,没看懂。”温远挠挠头,“你说多了解一些可以避免犯错误,可是看完之后,我反倒更不了解男女之情了。”

        温小姑娘有口无心,不过温行之听了这话,嘴角倒是微微翘了翘,“倒也不至于非要明白的那么透彻。”他看着面前的红灯,淡声说道,“你只用知道,你这个年纪对产生的好感只能称之为精神冲动,做不得准就行了。”

        温远咦了一声,“那我要是深思熟慢后也不行么?”

        “不行。”

        温远郁闷了,“那什么时候才行?”

        “二十五岁之后吧。”温行之倒数着红灯的最后十秒,一边拉动纵杆一边说道,“等你知道什么是好是坏的时候,就可以开始了。”

        说完,绿灯亮起。温行之踩下油门,车子快速地向前驶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