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尾声(网络版结局)
尾声(网络版结局)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尾声

        **

        颁完最佳女主角奖,就是最佳男主角奖。

        司空景虽然出演了《声色》的男主角,却没有申报上组委会,甚至连最佳导演奖都同样没有申报。

        在家里闲时封夏曾好奇问过他,他却说根本无所谓这些奖。

        刚刚在全世界人面前做了那样的发言,她到底还是有些紧张和害羞的,一心想着快些和他一起回家、而且又很想知道他的反应,下台后、便拿着奖杯快步往自己的座位方向走。

        可走到一半的席位时,忽然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她侧目一看,欣喜地笑了,“王总。”

        曾是她最初经纪公司TOP副总的王珂笑着朝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去侧门。

        她想了想,便弯腰朝侧门的方向走去。

        等了一会,侧门便打开,王珂挽着一个眉目依稀英俊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封夏,先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丈夫。”王珂保养得体的脸庞上是温和的笑意,“然后,恭喜你获奖。”

        “谢谢王总。”她望着这位在她最初困难时帮助过她的人,心中始终存着一份感激。

        “有没有觉得,每次我们再见的时候,都是你人生的一个里程碑?”王珂笑看着她,“最当初你还是新人的时候,恋情险些被曝光;再到四年前,拿到金曲奖时,你心里存在着的一大块缺失。”

        她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的确如此,王珂真的就像是一个最好的旁观者,见证着她这六年以来的蜕变。

        王珂看看她,又看看自己的丈夫,声音里有一丝笑意,“还记不记得上次金曲奖时,我告诉你下次见面时,我会告诉你余下的故事?”

        “我知道。”她心领神会地一笑,看向王珂的丈夫,“这就是余下的故事吧。”

        王珂曾说过她的故事与自己相仿,应该也是这样历经甜蜜、分离、难过、绝望,最终绕了一圈,又绕回原点的圆满。

        “好了,不占用你的时间了。”王珂的目光突然落到她身后,更深地笑了起来。

        她发现王珂的目光,轻轻转过身。

        只见司空景正站在她身后不远处,淡淡笑着望着她。

        “办婚礼的时候,记得邀请我。”王珂在她背后笑说。

        “一定。”她向王珂夫妇二人道别,几乎是小跑着走向司空景。

        一步一步越来越近的距离里,她能看到他眼里最温柔的情深。

        等她走到他面前,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抵着她的额头低声说,“回家了。”

        …

        回家的路上,她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接起来听了几秒,她握着手机诧异地看向他。

        “谁?”他打着方向盘,看着她问。

        “你妈妈。”她用口型说,脸庞上有一丝紧张。

        他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她继续听下去。

        “小夏。”那边司空景妈妈的声音继续传来,“我刚和小景爸爸看了电视节颁奖典礼。”

        “嗯……”她更紧张了。

        “恭喜你获奖。”司空景妈妈的嗓音听起来比上回见面时更温和了一些,“也谢谢你。”

        她不知怎么回话,手指不断地轻轻捏着自己的裙角。

        那边继续说道,“下周我和小景爸爸会来S市,你愿意带我们逛逛吗?”

        她一怔,立刻点头,“好的伯母,没问题。”

        挂下电话,她长吁一口气,才发现他侧脸的嘴角一直挂着笑。

        “你笑什么?”她将手机放在一边,“我可从来没想过你妈妈会给我打电话……紧张死我了。”

        “刚刚在那么多人面前说话我也没见你紧张啊。”他低声调笑她,“让我想想……司空景,这是封夏式的浪漫?”

        自己在大庭广众下对他的表白被他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她脸颊一红,别过头去不理他。

        “我妈刚刚跟你说什么?”他这时伸手过去、轻轻握住她的手。

        “说他们下周来S市,让我带他们四处逛一逛。”其实她心底很为这和他父母拉近的距离而感到开心。

        他没说话,却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谢谢你,夏夏。”

        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

        用了几天的时间和他一起陪他父母游玩S市后,她又再次投入新专辑紧张的制作中。

        专辑马上要步入尾声,响的脚步也渐渐远去。

        从录音棚出来,她饥肠辘辘,悄悄地去他在的房间找他。

        他戴着耳麦在审核她的歌,因为专注、并没有发现她进来。

        “司空……”她轻轻从身后抱住他的脖颈,侧过头看着他的脸庞撒娇。

        他一笑,摘下耳麦,将她拉到自己腿上坐下,“录完了?”

        “嗯,你听过了吗?觉得好不好?”她问。

        “之前九首听了,第十首还没有听。”他摸了摸她的头发,“听过的几首,都很好。”

        她开心不已,抱紧他的脖颈,笑吟吟的,“那我们快回家吧,我好饿……”

        他将她抱起来,起身后将她放下,低头看着她,“回家之前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他神神秘秘的,始终没有说要带她去哪里,直到车停在离市中心不远的别墅群前,他才帮她松开安全带,“到了。”

        这一条路在S市一向以环境优雅著称,几十年前,这里是S市最有名的富人区,也是声名显耀的人才能居住的。

        她跟着他走到其中一栋白色别墅,他拿出钥匙打开门。

        她心里咚咚直跳,等他打开屋里的大灯,她立刻发出一声惊叹。

        别墅共有三层,她每一间房都仔仔细细地看,而他跟在她身后,笑着看她。

        走到顶层,走廊底只有一间房间,她推开那间房,便看见落地窗外城市静好的夜色。

        她朝落地窗前走去,站在落地窗前,他从身后拥著她,低声问,“喜不喜欢?”

        “嗯……”她心中感觉难以言明,眼底倒映着城市延绵的光亮。

        “这套别墅,我刚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买好了,地理位置闹中取静,四周所有设施也很方便,医院、学校、超市……以后有了宝宝,同样也不会麻烦。”

        他慢慢说着,“生日快乐,夏夏。”

        她眼底一颤,轻轻弯起唇。

        连日来的工作,连她自己都差点忘记这么重要的日子。

        她的二十七岁生日,他送给她的礼物,是一个家。

        “等过两个月,专辑的事情结束得差不多,我们就搬过来。”他将她转过身,看着她低笑道,“以后可能要一辈子住在这里,也要一辈子每天面对我,会不会觉得很枯燥?”

        她伸手抱住他,将头埋在他胸膛前,“司空景,这算是求婚吗?”

        他发出笑声,胸膛微微震动,“如果你喜欢,那这就是司空景式的第二种求婚。”

        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戏谑地笑,“古人说,事不过三,前两次求婚你都没按常理出牌,要是第三次求婚还没有必备的东西,你到时候就自己哭去吧。”

        他眼底倒映着她的笑颜,含着笑低头吻住她的嘴唇,“好。”

        …

        千呼万唤,封夏历时一年的全新专辑终于在十一月横空出世。

        专辑名为《BACK》,简单明了——回归。

        第一波主打歌,就刷新了近年来所有榜单的记录,并且在如今唱片市场如此不景气的境遇下,她的专辑预售就达到了六位数。

        这张专辑,是她的心血,亦是他为她倾心打造的一个世界。

        而媒体粉丝见面会上,围绕着她的话题,除了这张专辑,便是她和司空景的婚期。

        按照他上次说的,他们已经搬入了新的住房,生活的状态也已经完全如同平常的夫妻。

        虽然她对自己如今的生活非常满意,可却还是心里微微有些疑惑,这最重要的一环,他究竟会什么时候才提出完成。

        封卓伦对于这件事情,自然也是颇有微词,她和司空景回封家的时候,趁着司空景去厨房帮容滋涵的空隙,无良老爸又抓住她,不满地问道,“这混蛋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我的女儿绑了去,还不给个合法证明?! 小心我去告他非法同居!”

        她很是无奈,给老爸安抚顺毛,“你去告他非法同居,不是也把我给一起告进去了?”

        封卓伦挑了挑眉,“给他个时间期限,年底之前他还不去安排领证和办婚礼,我就不把女儿嫁给他了!”

        “顺其自然。”她给老爸倒了杯茶,“都已经在一起那么久了,这也只是形式问题。”

        “可是我想抱孙子……”封卓伦唉声叹气,小声抱怨,“算了,你开心就好了。”

        她略微勾起唇角,“对了爸,我年底要办演唱会,我给你VIP票,到时候你和妈一起过来。”

        “嗯,”封卓伦点了点头,又用无比傲娇的语气说道,“对了,也给他父母送两张过去。”

        她看着封卓伦脸上几不可见的笑意,忍不住靠在老爸的肩头,“谢谢爸。”

        从一开始的横眉冷对,到后来他父母也对她愈来愈真心诚意的喜欢,她知道封卓伦都看在眼里。

        这一刻,她也终于能够告诉自己,现在即使离开爸爸妈妈身边,她一样能够生活得如此幸福。

        **

        巡回演唱会的首场,就在S市举行。

        开票刚刚没十个小时,所有的票便被抢售一空。

        封夏在化妆室将衣服与妆容准备妥当,身边陪着她的蒋宜重重打了一个响指,“完美。”

        她起身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再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都两年没有开演唱会了,我心里有点没底。”

        “怕什么?”蒋宜依旧用无厘头的安慰方式,“你要这样想,就算你在舞台上摔了一跤把鼻子摔塌了,但只要司空景不嫌弃你,不就还是万事大吉嘛。”

        她翻了个白眼,“谢谢,乌鸦嘴。”

        蒋宜笑着起身走到她身边,看了她一会,说,“夏夏,我真高兴啊。”

        高兴你如今一切都顺遂人意,高兴你终于从回忆走到了未来。

        她望着镜子里身旁的多年闺蜜,心里太明白不过蒋宜的意思,也笑了起来。

        “夏夏,”化妆室的门这时被打开,陈薇薇探了一个头进来,“差不多,要开场啦。”

        “好。”她最后紧紧握了握拳,大步朝门外走去。

        “加油!”陈薇薇等在门边,这时笑着紧紧握了握她的手臂。

        她点头,一步步朝舞台的后台走去。

        耳边已是场外响彻会馆的“summer”的呼喊声,她远远透过布幕缝隙看去,整个会馆已是座无虚席。

        所有灯光、音响、乐队、伴舞已经全部准备好,她从侧楼梯走上舞台。

        目光一抬,她这时看到站在楼梯旁的楼弈。

        楼弈笑得痞痞的,伸手将她一把从楼梯上直接拉了上来。

        “衣服、鞋子、妆容、配饰……嗯,都不错,”楼弈将她整个转了一圈,从头到底打量她一遍,“脸嘛,虽比起小爷我差一些,但还算可以。”

        她噗嗤笑了。

        “虽然你重色轻友、好吃懒做……不过,你依旧是我眼里最棒的死党和艺人。”楼弈握住她的肩膀,语气像是郑重,却也带着笑,“等会出去的时候,不要害怕……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热情的观众。”

        她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去吧。”他松开她的肩膀,朝她绽开一个如同往常般最轻松温和的笑,“这是你快要实现的梦想,已经跑到了终点,不能输。”

        她看着楼弈,不禁想起了从前她所有难过的、拼搏的时候,他在她身边的陪伴。

        他见证她的梦的起源、经过,以及如今的圆满。

        “You are the one.”他手握成拳,抵在嘴唇边,再笑着举起。

        她最后深深看了他一眼,拉开了布幕,走了出去。

        偌大的会馆,是一个粉色的海洋,看到她出现,所有的粉丝都站了起来,挥舞着手里的粉色荧光棒。

        “谢谢大家。”她朝所有的粉丝招手,“谢谢你们今天来到这里!”

        尖叫声和欢呼声似乎已经穿透会馆上空,音乐与灯光配合地响起、闪耀,演唱会正式开始。

        她先演唱了新专辑所有的新歌,十首新歌,却几乎每一首都是全场的大合唱。

        新歌演唱完毕,她干脆在布景的楼梯上坐下,像平时领般随意地看着台下,“我现在为大家唱些以前的歌,好不好?”

        疯狂的“好”中,她歪了歪头,“你们想听什么?”

        台下又是一阵叠声的回应,《不曾》呼声最高,也有许多人叫着其他的歌名。

        她笑了笑,“那就先唱《不曾》。”

        《不曾》的背景音乐随即响起,整个会馆的所有粉丝尖叫的同时、甚至配合地做了一整圈的人浪。

        她起身,一步步走到舞台前,唱着这首记忆里最熟悉的歌。

        目光一低,便看到VIP首席的座位上,坐着封卓伦容滋涵、司空景父母、难得脸上有淡淡笑意的穆熙还有他身边的郑韵之、还有刚刚在后台的她的三位好友。

        以及坐在最中间的,司空景。

        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如熔岩般的炙热,将她牢牢包裹。

        每一句歌词,都是他们曾经的写照,即使带着遗憾与微微失落的感觉,在此时唱来,却依旧让她有一种怀念的味道。

        感谢你,曾经在我生命里留下过这么多的痕迹。

        整场演唱会两个小时,几乎所有的观众都没有在椅子上坐下过,始终站着、挥舞著荧光棒,跟着她合唱。

        所有歌曲演唱完毕,她长长呼了一口气,听着全场紧接着响起的“安可”的呼声。

        似曾相识的熟悉。

        台上的灯光只打落在她一个人身上,她闭了闭眼,说道,“今天的安可,我想演唱一首歌。”

        “这首歌曲,不是我专辑里的歌、之后也不会作为EP发行、我也同样不会再演唱第二次。”她一字一句地说完。

        粉丝的诧异、惊喜中,一首全然陌生的背景音乐响起。

        “睡梦醒来,你依旧还在我眼前”

        “我抬起手,好想触摸你的笑颜”

        “你开口说,你打开城市的灯火”

        “是为了我,建造了一整个星球”

        “岁月如梭,最美是倒映的烟花”

        “好感谢你,用爱纪念此生幸运”

        “时光老去,你依旧还在我身旁”

        在全场静静的聆听中、歌曲背景音淡去,她停顿片刻,开口道,“这首歌,是六年前,他为我作词、作曲,想要在那年情人节送给我的礼物。”

        “可是……”

        “可是后来,因为很多原因,这个礼物没有能够成功兑现。”在她怔愣的时候,原本之前还在台下的司空景竟慢慢地从布幕后朝她走来。

        闪耀的灯光下,他的眉眼像是雕刻的画,“然后时光和年轻,让我错失了五年。”

        全场寂静,他终于走到她身边。

        “五年的时间,对于平常的人来说,或许很短,生活继续、弹指便从指间滑过,或许谁都不会去注意。”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是我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时间。”

        “这五年,我最爱的人并不在我身边,我不知道她的生活是怎么样,我不知道她的心里是怎么想,我不能靠近她、也无法靠近她,只能远远看她一眼,看她是否过得平安。没有经历过这种分离的人,是没有办法体会这种感觉的,生活似乎在继续,可是思维是停滞的。”

        他语速很慢、而又十分专注,“她是一个很有天赋、也很聪明的人,她很出色、是很多人心里最闪耀的星辰,电视屏幕上经常可以看到她的笑颜,可是我知道她过得并不好,疲累、生病、遇到困难都需要她自己去面对,她很辛苦,比寻常女孩子都要辛苦。”

        “而在很多人面前的我,似乎无坚不摧、不会做错任何事情、不会被任何波折轻易动摇、很成功。”他这时伸手牵过她的手,“可是却失败到让她过了那么辛苦的五年。”

        女孩子最好的五年,在外表看起来的光鲜下,是最重要的人不在身边的孤独,是无论做什么都会想起过去的难过,是失去最爱的人的空白。

        她赔上了自己最好的五年,才等到了他归来。

        封夏一动不动看着他,半响,抬手轻轻捂住了嘴。

        他将她的手握在手里,这时转向台下,“从今天起,娱乐圈里不会再有司空景这三个字,我不会再拍戏、唱歌,不会再参与任何的通告和节目,不会再发布任何的新闻与信息,请你们做我的见证人。”

        在座的所有人,包括她,听了他的话,都怔愣在了原地。

        连空气都静止的气氛下,他这时转过身面对她,将她的手放在手心,迎着她的目光,单膝下跪。

        “封夏。”

        他叫她的全名。

        “从今以后,我会做一个最普通、平常的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在你身边,陪伴你、照顾你,无论生老病死,尽我所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让你在我身边的每一天都是快乐、幸福的。”他每一个字、都说得很认真。

        她的前二十七岁,在她爸爸妈妈身边。

        她的未来的年岁,在他身边。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无论是演员、歌手、导演……或者呆在家里、或者环球旅行,只要你觉得开心。”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锦盒、打开,“我都会陪你去完成。”

        “所以,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余下的一生,来填补那五年的空白。”

        他取出钻戒,“嫁给我,好不好?”

        她低头看着他说完后微微泛红的眼眶、温柔的笑容、单膝跪地的标准姿势,眼角有眼泪慢慢滑落。

        万名观众的注视下,她的家人、朋友的注视下,他郑重地请求她嫁给他。

        而刚刚寂静的会馆,这个时候响起一致的、响亮的“答应他”。

        如此整齐,震得人耳膜都发疼。

        “夏夏。”他摘下耳麦放在地上,握着她的手,看着她哭花了的妆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这是司空景式的第三次求婚了,如果你还不答应,那我就真的要一辈子当光棍了啊。”

        这是曾经沉默寡言的司空景、曾经强势霸道的司空景、曾经最不喜在公众场合多话的司空景,曾经在她心里如神祗般遥不可及的司空景。

        也是从此愿意为她放弃自己所有、一生只为她欢喜的司空景。

        她在全场的呼喊声和他的目光里,又哭又笑地重重点头。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将钻戒轻轻套上了她的右手无名指。

        全场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所有在场的粉丝,都喜欢了他们很多年,甚至有情侣粉丝,相恋于他们最初出道时,现在结婚后依旧来看演唱会。

        许多粉丝甚至望着舞台上的两人,落下眼泪。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手指,从地上起身,伸手将她重重拥入怀中,笑道,“还有很多话,等回家之后,我慢慢地、跟你说。”

        而她靠在他肩头,哭得已经连声音都有些哽咽。

        六年,从青春年轻,到如今步入人生新的里程。

        她人生的回忆,她人生的继续,都有他的参与。

        他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部分,深入骨髓。

        我们的一生中,总有一个人,可以让我们笑得最灿烂,哭得最透彻,想得最深切。

        他会教会你有关爱的一切,也会给予你爱的能力。

        他来到这个世界,便是为了与你相遇。

        最美不是你在。

        而是时光都老去,你依然还在。

        谢谢你,能够让我有此生幸运遇见你。

        谢谢你,能够让我爱你。

        (好久不见,正文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