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五十六章

        **

        她因为被他刚才粗暴的对待弄得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脑子一片嗡嗡的,连他问什么都没听清。

        “我刚刚说……”他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睛,“我们是不是该要个孩子了?”

        这一次她终于是听清楚了。

        即使现在是欢爱的时候,她也能感觉到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

        无比真切,而且专注。

        他是认真的,想要她为他生一个宝宝。

        “司空……”他等了一会,她才目光湿漉漉地看着他,“我……宝宝……”

        他看了她半响,目光一垂,低头又吻住了她。

        她也抬手抱住他的肩膀,像是不让他离开一样,抱得很用力。

        很乖很乖地,等着他疼爱自己。

        情浓、意切,他边吻着她、边将她细嫩的长腿轻轻向两侧,折成了一个M字。

        她毫无反抗,头倚靠在他脖颈侧,任由他摆弄,他便更用力地亲吻她,将自己再次重重地自上而下推了进去。

        融入骨髓般的欢爱,是想要将对方变为自己身体中一部分的相拥。

        这一次,他的步调要放慢了一些,一直很缓慢地在爱她,直到最后即使她困倦不已,却还是受不住这甜蜜的折磨,抬起腿轻轻盘在他腰后。

        “要我。”她抬手抚上他的脸颊,很轻地说。

        他停顿片刻,重重地推进了她的最里。

        那样的亲密,让她被他的硬烫给充满到哽到喉间都无法发出尖叫,双手的指甲都深深地刻进他的手臂。

        而他浑身都蓄着力量,两手撑在她脸侧,看着她的脸庞,一下一下地顶|撞。

        无法再承受更多、也无法让他抽|离,她张着嘴,随着他的动作,拼命地摇头、也有眼泪滑下,却不求他放过。

        酣畅淋漓的欢爱。

        他每一次都坏意地磨到她的点,她很快又到了一次,不由自主地不断着自己,几乎让他立刻就要丢盔卸甲。

        “夏夏……”他最后粗喘几口气,对她说,“抱住我。”

        她抱住了他的脖颈,在高|潮的中,承受他比刚刚更强烈的一阵暴风骤雨。

        直到最后,他尾椎酥麻,狠狠来了几下、全数射进她体内。

        她又累又困、哭得连声音也发不出来,身体上俱是道道的粉色痕迹,他原本看得眼热,可知道她是真的再也受不住更多,缓了一会,起身将她抱起来下床走向浴室。

        在浴缸里放了热水,他先把她抱进去,然后自己再跨进去。

        “我明天,要去一次N市,《声色》的后期还有最后的收尾部分。”他让她靠在他胸膛前,边将水温调得更高一些,边说道,“因为工作人员的关系,不能带回S市做,只能在N市完成后回来。”

        她原本闭着眼睛倦倦的,听到这话后微微睁开眼睛,侧头看他,“要去多久?”

        “两到三周左右。”他挤了沐浴乳,慢慢地帮她洗澡。

        “那么久……”她抿了抿唇,朝他怀里更靠了靠,小声嘟囔说,“为什么要去那么久?”

        “之前每天半夜回S市看你的录像,白天的工作状态并不好,加上这次出去旅行,耽误了进度,要抓紧弥补上。”他靠了靠她的额头,“电视剧的宣传和档期,都是有计划的。”

        她思虑片刻,低声问,“……那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

        虽然知道这样说不太好,可是她现在,真的根本连一分钟都不想和他分开。

        他听了她的话,手上动作一顿,声音里有一丝低笑,“忘了你的新专辑了?再翘班,工作室里你的那些指导老师会不会追到家里来抓你?”

        “你是工作室的老板,他们都听你的。”她干脆直起身,眼对着眼看他,理直气壮,“老板带家眷出去,他们不会介意的。”

        “夏夏。”

        他怕她着凉,这时抬手将她重新拉回水里,不徐不缓,“当初我们说好,要尽心尽力做好这张专辑,越拖延、越不一鼓作气,事情就越完成不好,我们对待工作惮度一向是一致的,不能因为我们私人的情感破戒,对不对?”

        他声色温柔,说得也合情合理,她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反驳,垂着眸一声不吭。

        “我会尽快赶回来的。”他亲了亲她的眉角,“照顾好自己,不要着凉,我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

        他越温柔,她就越想哭,可理智也知道应该怎么做,抿着唇很轻地“嗯”了一声。

        …

        司空景第二天就离开了S市,她也回到工作室继续之前的专辑制作和训练。

        闲散的年假很快过去,一晃眼已经是二月底。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他离开的几天,她状态却是特别好,一连写下将近十首歌,还自己给其中几首谱了曲,连几个指导老师似乎也对这几首歌很满意。

        又是一天的忙碌,下午在录音室录音的时候她总觉得肚子有点隐隐的坠痛,心里便一直七上八下的。

        晚上回到公寓,那种感觉更明显,她拿了卫生巾跑去卫生间,果不其然是例假来了。

        一瞬间,她整个人一下子就颓然下来。

        洗完澡,连晚饭都没胃口,她卷着被子,虎着脸躺在床上等他的电话。

        往常十点多他就会打来,可是今天已经十一点半,她的手机屏幕还是暗的。

        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偌大的房里,又莫名其妙来了例假,加上肚子愈来愈疼,她忍不住,直接拨了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一会才被接起,他的声音轻而疲惫,“夏夏。”

        “还在工作吗?”她侧了个一个身,抬手捂住手机。

        他没有回答,似乎在走路,过了几秒才问她,“是不是人不舒服了?”

        她抿了抿唇,可怜兮兮地,“嗯,肚子疼……”

        “想我了?”他半响,轻声一笑。

        抬手将被子蒙住脸颊,她窝在被窝里,声音越来越娇气,“你快回来,好不好……”

        她好想他,心里又有说不出的不舒服,有很多很多话想跟他说。

        其实只是堪堪分开了一周而已,况且每天都有打电话,但晚上一觉醒来、身边没有人,她就会觉得很委屈。

        连她自己都不得不疑惑,那五年,她究竟是如何熬过这种钻心的思念的。

        她说完后一直静静等着他的回答,过了好一会,他的声音才传来,“夏夏。”

        “嗯?”

        “开门。”

        她一怔,立刻就将被子掀开,以最快的速度下床穿拖鞋,几乎是小跑着到家门口。

        打开门,便见他站在门外,虽脸上有风尘仆仆之色,却依旧淡淡笑看着她。

        她眼神闪烁几秒,二话不说,上前一步就伸手抱住他,连声音都有点颤,“你……怎么就突然回来了?”

        “有只小猫那么想我,我就一天做三天的工作,提早回来了。”他抬手揽住她的肩,摸了摸她的头发,“把头发剪短了?”

        “嗯。”她这时从他怀里钻出来,让他进屋,借着客厅里的灯光转了一圈,笑吟吟的,“好看吗?”

        他将行李箱放在门边,脱下外套,望着她勾了勾唇,“很好看。”

        她笑咪咪地又腻回他身边,“这一周我写了好几首歌,还谱了曲,penny她们都说写得很好。”

        “还有喔,我今天已经在录音室录了两首歌,等会给你听。”

        他去厨房洗手、喝水,她就一路跟着,等他喝完水放下杯子,她还想说什么,却被他伸手带进怀里。

        “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

        他下巴抵着她的头,因为累、说话语速很慢,“我感觉得出来。”

        “你刚刚在电话里跟我说你肚子疼。”他想了想,松开她一些低头看她,“是不是……?”

        她挣扎片刻,垂着头应了一声,“嗯……”

        他真的实在太了解她,她连想瞒都瞒不住。

        他低头看着她脸上的神情,半响弯了弯唇,“夏夏,要沮丧的话也是我更沮丧一些吧?毕竟是我没有‘一击即中’。”

        “而且,”他搂着她往厨房外走,“这次没怀上宝宝,我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沮丧。”

        “啊?”她诧异地抬头。

        他带她走到卧室,抱她***上躺好,坐在她身边,“我这两天想到,《声色》上档之后,会有各种发布会、节目采访,你新专辑发布出来后也会有相应的一系列计划,你为这些做了非常多的努力,我很想等到最好的结果,所以,这个时点上要宝宝确实不太合适,稍微早了一些。”

        “是我那天没有考虑周全。”他抬手抚了抚她的脸颊,眉宇间温和,“夏夏,没有什么好沮丧的,以后还有非常多的机会,你也要相信你男人的实力。”

        他语中带笑,说的话也总能说服她,可她总觉得心里还是有点说不出的郁闷。

        “肚子还疼不疼?我去帮你泡杯红糖水。”他帮她盖好被子,想要起身。

        她却突然伸手拉住他的手臂,靠上他的肩膀。

        “司空……”她声音闷闷的,“我很想要一个我们的宝宝。”

        集合他们的眉眼,融合他们的性格,冠着“司空”姓氏的,他们的宝宝。

        那样可爱的小生命,她一定会喜欢得捧在手心里对待,她相信他也同样会如此对待。

        一室的安静,他轻轻将她的手包在手心,轻声低笑,“他总会在最合适的时候,等我们都完全做好准备迎接他来的时候到来的,我们只要等着就好。”

        **

        六月上旬,《声色》以八位数被最有实力的电视频道买断。

        电视剧开播前的一系列活动都是由司空景的工作室策划,她自己完全不用多做担心,始终一心一意地做专辑。

        正式的《声色》开播前发布会,她和身兼多职的他都同时出现在了现场。

        整个发布会的场面因此火热得几乎连屋顶都要被掀翻,主持人连说了十几次“安静”,下面的人才稍许收敛了一些。

        毕竟,娱乐圈天王天后从多年前捕风捉影的绯闻、到所有人深埋心底的期望、到去年粉色暧昧的拍戏和节目告白、再到年初光明正大地游佛罗伦萨和美国……任凭所有人疯狂猜想讨论,两人也始终没有同时现身在公众面前发布过任何消息。

        可即使和好后那么久才首次同时在公众面前现身,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反感与批评,相反,所有舆论一边倒只把重点放在祝福与欣喜上。

        整个娱乐圈,也只有这两个人,能够做到。

        开场后,主持人强忍住八卦的,问了一些关于电视剧的问题后,实在忍不住,旁敲侧击地开口问道,“请问summer,还有计划和uranus再次以情侣档身份合作吗?”

        她坐在座位上,接过话筒,淡笑着,“未来的事情总是不太能说准,而且目前我一直在忙新专辑的事情。”

        “喔!原来summer已经变相承认两人的情侣身份了!”主持人抓住重点,眉飞色舞。

        台下一片嘈杂的雀跃声,她侧头与司空景对视一眼,又笑道,“不承认的话,我觉得谁都不会相信的吧?”

        机智幽默的回答,引得台下闪光灯疯狂地闪烁。

        “如果大家真的那么在意我和uranus的事,不如先把注意力都放在《声色》上。”她顿了顿,又说,“之后还有电视节,如果《声色》收效极好,我们也会一同出席。”

        她的回答还是比较官方的,主持人显然并不满意,壮着胆子再向一旁的司空景提问,“Uranus又是如何看待粉丝对你们两位疯狂追随惮度呢?”

        他接过话筒,思虑片刻,淡定地说,“若有什么重要决定,我们不会瞒着大家。”

        “只希望的大家依旧给我们足够的私人空间,多谢。”他淡淡露出一个笑,将话筒递还,抬手示意结束发布会。

        …

        《声色》的收效比预想中的好都要再翻几个倍。

        全城热播,全网络讨论,全民热议,尤其是播到厨房拍的那一集戏,收视率都闯下了所有电视剧的历史新高,并且连许多其他国家也分分找来买版权。

        这部电视剧,夺下了电视剧历史上的多项第一,甚至有人统计,这部言情题材的电视剧的影响力之大、艺人本身的影响力之大,都是史无前例。

        电视节颁奖典礼的晚上,星光璀璨。

        长长的红地毯从会馆正门延伸到会馆,郁郁葱葱的香樟树和白色的建筑作为背景,媒体、粉丝,整个外场人潮攒动。

        红地毯仪式进行到半程的时候,司空景和封夏确实如发布会上所说如约出现。

        白昼般的灯光照耀下,她一身黑白色相间的露背小礼服裙子挽着身穿紫黑色休闲西服的他从车上下来,走上了红毯。

        眉眼相仿的精致,再无任何人可以匹配的般配。

        神仙眷侣,也不过是如此了。

        整个会馆外立刻响起疯狂的尖叫声,比之前所有的大牌明星合起来的尖叫声都要更响亮,而他们也十分配合,走几步,便会停下让粉丝和媒体照相。

        一路走到红毯主持台的地方,主持人看到他们,神色十分激动地上前将他们请到台中央。

        等他们在板上签完字,女主持扶着心脏,无比夸张地说,“我觉得我的心脏在这一刻是真的要跳出来了!”

        “uranus、summer。”另一个男主持抢过话道,“作为娱乐圈目前最具有影响力的艺人,你们有什么想对粉丝和大众说的吗?”

        知道司空景在大众面前依旧不喜多话,封夏先拿过话筒,笑着说,“始终努力做更好的作品呈现给大家,别的似乎都无以来报了,只能虔诚地感恩和感谢。”

        司空景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似乎只要听她说就好。

        之后寒暄了几句,主持人说了些预祝他们今晚夺奖的话后,才依依不舍地让他们离开。

        席内,两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就坐后,她才松了一口气,小声跟他撒娇,“累死我了……刚刚闪光灯闪得我连路都看不清楚。”

        他与她十指相扣,神色淡淡,俊眸一闪,“等颁奖一结束,我们就回家,嗯?”

        她点了点头,望了他的脸庞一会,忽然说,“司空,如果我今晚没有得到最佳女主角奖,怎么办……”

        这部作品是他们共同的心血,也是他们的心重新在五年后渐渐靠近的见证,她很想用最高的荣誉、来回馈他这五年辛苦为她建造的帝国。

        “不怎么办。”礼堂灯光暗下去的同时,他握着她的手抵在自己唇边,“六年前我就说过那句话,还记得吗?”

        无论他人的目光和评审,我只知道,你是我心中唯一的女人和最佳女主角。

        …

        颁奖典礼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才开始颁最重量级的奖项。

        主持人先报出最佳女主角奖候选人,大屏幕上立即将镜头对准几个候选人,封夏望着屏幕上自己的脸庞,心咚咚直跳,立刻伸手触到司空景的手。

        他随即反手将她握住,牢牢包在手心里。

        “最佳女主角的获奖人是——”颁奖人故意将语调拖慢,“《声色》,封夏!”

        一秒钟的寂静后,全场掌声如雷,她望着屏幕上余留的自己放大的脸颊,耳边像是有惊爆的轰鸣声、此起彼伏。

        “夏夏。”

        一旁的司空景脸上慢慢绽开了一个可以说是惊艳的笑容,眼底倒映着她惊喜又有点不知所措的脸庞,“恭喜你。”

        她呆呆地侧头看着他,在他鼓励的笑容中,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沿着走道,迎着延座所有人祝贺的目光,她一步步走上领奖台,脑中一瞬间闪过无数思绪。

        走到台上,接过奖杯,她走到话筒前,深吸一口气。

        其实在他离开的这几年,她也荣获过不少大奖、包括视后,可是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她连握着奖杯的手都在微微发颤。

        “首先,还是要感谢。”她望着台下,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感谢《声色》剧组的所有工作人员,没有你们的努力与帮助,就没有我手中的这个奖,感谢你们。”

        她笑了笑,这时目光突然捕捉到坐在左下角席位上的穆熙和郑韵之、sharon、楼弈、陈薇薇还有蒋宜,“接着,我还想感谢我的家人和朋友,谢谢你们陪伴我一路走来看到我的今天,你们是我这六年最坚强的后盾。”

        “我记得,第一次拿到最佳新人奖的时候,我还是个演技倍受质疑的新人。”她目光远远的,似乎在回想着从前,“拿到奖的时候,我告诉所有人,今后总有一天你们提到封夏的同时,想到的不会再是花瓶或者新人,而是一位才华横溢并值得尊重的女艺人……现在想来,还真的是年轻时胆大、敢这样大言不惭。”

        底下的所有人都轻声笑了起来,她也笑,“不过所幸,今天依旧还能站在这里,还不算食言,对不对?”

        她说罢,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时终于侧目看向司空景坐的位置。

        即使离得很远,她似乎也能感觉到,他正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眼眶微微有些酸涩起来,她努力弯着唇,“最后,我还想感谢一个人。”

        随着她的话,控制屏幕的摄像机立刻心领神会地将镜头对向了司空景。

        的屏幕上,他的脸庞始终如平常般淡然,但却因为看着她,眼底却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平常鲜少流露的暖意,引得在座所有人都低声感叹起来。

        “这个人,他教会我很多,非常多。”

        六年,从她二十岁到她二十六岁,他教会她依赖、教会她努力、教会她放手、教会她自信、教会她坚强、教会她成长。

        教会她回忆与继续,也教会她爱。

        “四年前我夺得金曲奖时,也曾感谢过他,那个时候他在大洋另一端,也同样像我一样,为了同一个目标在努力。”

        这五年,他们其实从未有过一刻,真正分离。

        “他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我愿意为他放弃多少,便也愿意为他争取多少。”她继续说着,一字一句,“所以,我会继续努力完成我想给他看的梦。”

        穿透所有人群,四目相对,她的声音坚定而温柔,“但是,等到我完成的那一天,我会像所有普通的女人一样,在他身边、做那个最渺小的存在。”

        我会离开所有我曾追寻的、充满我生活的一切,回到始终在我身后陪伴着我的你身边,做一个最平常的妻子,照顾你、陪伴你、白首迟暮。

        “他是我的演艺启蒙老师、是我的男主角、是我的导演……还是我今后的家人。”她最后举了举奖杯,迎着所有的掌声,绽开最美的笑颜,“司空景,这是封夏式的浪漫。”

        我终于能够成为你的荣耀。

        脱离你的光环,却依旧与你有千丝万缕的相关,终究成为茫茫宇宙里与你相伴的那颗星辰。

        感谢你在这漫长岁月里,依旧等我,最终……找到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