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五十章

        **

        “夏夏。”门外的封易修这时温和地开口道。

        封夏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司空景,心里突突地直跳。

        而且她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又紧张又无措,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让他们走进来,声音里有一丝发紧,“……哥。”

        她真的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出现了爸爸、哥哥和他……齐聚她家的这个场景。

        “进来吧。”封易修这时侧头望着司空景。

        司空景略一点头,便淡然地走了进来。

        “谁啊?”客厅里这时传来封卓伦的声音。

        封夏跟在他们两个人身后、低着头走进客厅,就听见身前封易修淡然的声音,“爸,是我,还有司空景。”

        封卓伦斜靠在沙发上,看到司空景的时候神色倒是出奇地平静,只是懒洋洋地说,“坐吧。”

        “伯父。”司空景在沙发上坐下,“打扰你了。”

        “夏夏,去倒杯水。”封易修这时侧头对身后的封夏说了一句,在司空景身边坐下。

        她连忙点头,几乎是逃也般地跑进了厨房。

        “你今天来,有何贵干?”封卓伦双腿交叠,仔细审视着司空景。

        他淡然地看着封卓伦,“我今天来,是有一些事情想和伯父谈一谈。”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封卓伦慢条斯理的,“夏夏自己也说了,她和你已经分手了,我只听过未婚夫上门、没听过前男友上门的。”

        司空景丝毫不恼,不紧不慢,“伯父,正是因为我和夏夏已经分手了,她今天却在所有人面前为我说了这么一番话,我才必须要过来。”

        “夏夏人善良而且心软,她今天维护你,只能说是一时冲动和女孩子家的感情用事,与你本身没有太大的关系,且不会再有第二次。”封卓伦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扶手。

        “伯父。”司空景紧接着说,“那请问你年轻的时候有过冲动的行为吗?”

        顿了顿,他微微一笑,“人一生总会有那么一次冲动,所以我认为你也一定有过。”

        封卓伦微微眯了眯眼睛。

        “如果不是人生里的这一次冲动,就根本不会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爱这个人,并且愿意为这个人做到什么程度。”

        他平静地和封卓伦对视,继续说道,“我五年前和夏夏分手后去了美国,那是我人生中最冲动的一次,即使我知道这五年或许能换来今后的一生,但是我依旧让她一个人承受了这五年的代价。”

        “所以,我怎么能够放心把我的女儿交给一个让她痛苦孤独了五年的人?”封卓伦当仁不让。

        封夏这时刚刚端着水杯走出厨房,就听见他沉着冷静的声音,“但是我并不后悔,因为五年前,我没有底气对你说把她交给我,我没有足够的能力能够保护好她。”

        她听得心头一颤,驻足在厨房门口一动不动。

        “那你是想说,你现在有这个底气了?”封卓伦的声音微微扬了扬,带了点调笑的意味。

        他摇了摇头,“这份底气,我现在也还没有完全在握,一是因为夏夏还没有答应和我在一起,二是因为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你和夏夏看着我全部完成。”

        “今天来我是想表达,让夏夏受到伤害的人,我会让他尝到他应得的后果,并且,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她。”他这时从沙发上起身,“下一次再登门拜访,必然是我已经底气在握的时候。”

        封卓伦的目光牢牢紧锁在他的脸颊上,没有说话。

        “那我先告辞了。”他朝封卓伦和封易修点了点头。

        “司空景。”

        他刚刚转身,封卓伦才慢慢开口,“你这五年后有备而来,或许打动夏夏的难度并非很高。”

        封卓伦的声音里,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但是记住,这世界上爱她、愿意为她做到力所能及的男人,不只你一个……所以,你现在手里的,是五年前你没有问我要的机会,而且机会、只有一次。”

        “好。”司空景听罢回过头,笑了笑,“我记住了。”

        封卓伦不再说话,拿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口茶。

        …

        司空景出了封家大门刚刚走到电梯前时,便听到大门又打开的声音。

        等了几秒,便看见封夏穿着拖鞋朝他走了过来。

        她走到他面前深呼了一口气,对上他的眼睛,“我在电视台帮你说的话,是……”

        “夏夏。”她才开口说了一句,他却已经笑着出声打断。

        “啊?”

        “谢谢你。”他的眉眼在走廊的灯光下显得尤为俊美。

        她望着他的脸庞,目光连自己都无法察觉地贪恋。

        “其实今天,我看到那些新闻的时候,根本就没打算要发声明,因为我其实根本不在乎那些。”他低头望着她,“对于我来说,只要对方伤害的不是你,就对我构不成伤害。”

        她的眼睛微微颤了颤。

        “从明天开始,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娱乐圈里,都不会再有木禾这个人的存在。”他平静地说,“他的一切,都将会被抹杀。”

        她看着他,看着轻描淡写说出这些话的他,鬼使神差地开口,“……你在美国的这五年,到底做了些什么?”

        她真的无法想象他的手中,现在到底有来自多少不同领域的强大力量,能够让他如此无所畏惧的淡定从容。

        他沉吟片刻,眉眼间笑意更浓,

        “没做什么……只是为当家庭主男和爸做了些准备而已。”

        封淆得一怔,半响,微红着脸低头说了句“再见”,转过身就要往回走。

        谁知这个时候,他突然上前一步,从后将她紧紧抱住。

        “我很高兴。”他将头靠在她的头上,“我看到你在电视机前说那些话的时候,高兴得发疯。”

        楼梯间安静,她不得不把他说的所有话,都听进了心里。

        “我高兴你依旧愿意为我做这些事情,没有像我想的那样不在乎我、厌恶我。”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我也很高兴,我的夏夏,变得那么坚强勇敢。”

        “……这一个月,我很想你,每天都很想打电话给你、甚至回来找你,可是总是怕反而把你推得更远。”

        她背对着他,背靠在他的胸膛前,听着他小心翼翼的声音,鼻头微微有些发酸。

        明明是她自己把他推走的,她却还是要为自己的出尔反尔而承受想念他的痛苦。

        他回来之后,再次毫无音讯的一个月才知道,在被木禾威胁的时候才知道,在跟爸爸对话的时候才知道。

        她也有多想念他,多希望他陪在自己的身边。

        “夏夏,从现在开始,我尊重你的所有决定。”他这时放开了她,伸手按了电梯按钮,

        “我会以最合适的距离陪在你身边,不会干涉你、给你造成任何困扰,你只要选择你想要的就好。”

        电梯这时恰好打开,他说完后便大步走进了电梯。

        她终于转头,看着他的脸颊慢慢消失在电梯门后。

        一步一步慢慢走回家,进了客厅,恰好看见封易修正把厨房里的菜热了端出来,封卓伦就坐在餐桌边,托着腮帮看着她。

        她之前放下杯子就朝司空景追出去,这时回来怕又被老爸骂,有些尴尬地停在原地没有动。

        “夏夏,去洗个手,吃饭了。”封易修温柔地说。

        “嗯……”她努力减少存在感,从封卓伦身前放轻脚步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好了好了,别跟个贼似的走路了,今天这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好吗?”

        封卓伦一贯慵懒的声线这时冒了出来,“封夏小朋友,你难道忘了?当时你傅政叔叔的女儿那个特种兵老公,在两个人结婚之前,他可是被丈人和大舅子见一次打一次……相比之下,你爸和你哥,是多么地文明和温柔啊!”

        封淆得差点一头撞在洗手间的门框上。

        ……把司空景往死里嘲讽的人很温柔吗?

        有一个没节操的老爸……真但可怕了。

        走进洗手间,手机短信铃声这时响了起来,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竟是来自刚刚才分开的人的短信,且只有三个字。

        “明天见。”

        **

        被司空景这句话扰得一晚上睡得心绪不宁,她第二天一觉睡到下午,坐助理的车回公司。

        上到穆熙所在的楼层,接待秘书看到她的时候,神色十分暧昧且神秘,“summer,穆董让你直接去会议室。”

        “喔。”她点了点头。

        “那个……”她刚刚转身,秘书竟又叫住她,脸都涨红了,“他真的比穆董还帅!”

        这话听得她实在摸不着头脑,几步走到会议室门口,她推门进去,彻底愣住了。

        偌大的会议室,只有两个人。

        听到关门的声音,穆熙抬起头来,看到她的时候脸色一如往常般面无表情,“坐。”

        而穆熙身边坐着的司空景,这时也无比淡然地望着她。

        她看着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组合,终于明白了刚刚秘书说的话,也明白了他昨晚上的那条短信。

        她强装镇定地走到椅子边坐下,呼了一口气,先说道,“穆董,昨天我在电视台上擅自发表言论,还没有和公司商量过,很抱歉。”

        “没关系。”穆熙沉声道。

        她一怔,都怀疑自己听错了,错愕地看向穆熙。

        “你马上就不是Live的人了,言行也不必再对公司负责。”穆熙将手里的一份文件放到她面前,“你和Live的六年合约,今天到期了。”

        “你可以选择续约,换公司,自立工作室。”穆熙抱着双臂靠在座椅靠背上,望着她。

        她拿着合约书,有些不可置信。

        “当年我签你的时候,我说过你必须要成为Live的吸金石,这六年,你做到了,Live现在娱乐圈第一经纪公司的名号也不可能有人可以撼动,你帮助我完成了这个计划,所以,你现在是自由身。”穆熙的语气依旧冷漠。

        她抬头看着穆熙和他身边自始至终还没说过话的司空景,脑中混乱一团。

        “当然,作为商人而言,如果要我放弃一个的利益体,那必须肯定有同等的利益来交换。”穆熙淡淡看了一眼身边的司空景。

        她立刻明白了,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司空景温和的声音响在了耳边。

        “夏夏。”司空景这时看着她,“你接下去,想要做什么?是继续拍戏、还是发专辑、亦或是主持?”

        感觉到他真的是在很认真地询问她,她深吸了一口气,说,“按照我今年的计划,应该是发行一张全新专辑。”

        “好。”他点了点头。

        “我有最好的音乐团队,设备、工作室,以及宣传营销,这些人,都是我非常信得过的人。”他看着她,娓娓道来,“他们,可以打造出一张五年内没有人能够超过的专辑以及歌手。”

        她看着他,沉吟片刻,“我不想倚靠、麻烦别人,我自己现在能够完成好自己的工作。”

        “我并不是在帮你。”司空景笑了笑,“我是以合作对象的身份在问你,需不需要握住这个机会?”

        “当然,我到时候会给你具体的合作合约,关于资金的问题也将讲述得非常清楚,”他看着她,“你也可以在制作专辑的过程中,想一想你接下去到底想给自己什么样的定位。”

        “那现在没我什么事情了。”

        穆熙这时拿着文件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回头看着他们说,“会议室往里走,有一个卧室。”

        封夏原本还在仔细思虑,听了穆熙的话,差点一口气噎在了喉咙里。

        “谢谢。”司空景朝他点了点头,淡淡说,“领带挺好看的。”

        穆熙的脸色一僵。

        等穆熙黑着脸离开会议室,她放下手里的合约、抬头看着他,轻声问,“你以前不是对穆熙印象不太好的吗?”

        “是不太好。”他舒展了双腿,“但是在我不在的时候,他教会了你很多。只要是‘对你好’这一点,就足够我和另一个人从陌路人变成朋友。”

        “那你……许诺给了他什么?”她又问。

        “不算许诺。”他一字一句,“只是在必要的时刻,提供给他一些业内人没有办法提供的资源,我说了,他对你好的这份情,我会无偿还给他。”

        她咬了咬唇,沉默片刻说道,“司空,你昨天刚刚跟我说过,给我足够的自由和选择权利。”

        “你还是在一次又一次地帮我,会让我觉得,我依旧在倚靠你。”

        他听了她的话,眉间的神色舒展,“夏夏,我的意思是,我给了你最好的硬件设备和软件人力,你要还我一张最好的专辑。这一次,我不会再帮你作词写曲,这些都要靠你自己。”

        “我如果又是跟你合作,指不定外面的媒体报道又怎么说。”她叹了口气,“我的所有信息,还是跟‘司空景’这个名字挂钩在一起。”

        “不。”他摇了摇头,“这个工作团队,就是署名在‘封夏’的名字之下。”

        他说完,从椅子上起身,走到她身边,将一张纸放在她面前,“只要你愿意,今天、明天……无论哪一天,你只要按照这个地址到工作室里,新专辑的制作就即刻开始,他们都随时候命着。”

        她拿起那张纸看了看,侧头望向他。

        安静的空气里,他的目光温柔,“我在美国的五年,其实做的并不多,只是足够到能够让你自由地做你想做的事情。”

        …

        冬季奠黑得特别早。

        司空景因为要去做《声色》的后期,离开得早,她去人事部办了合约到期的手续才从Live公司出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她握着手里的合约书和资料,想了想,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楼弈。

        “夏夏?”楼弈接电话接得很快。

        “嗯。”她紧了紧脖子里的围巾,“你在赶通告吗?方不方便一起吃个饭?”

        “没问题。”他说道,“正好在家里写歌,闲得无聊,那还是老地方见吧。”

        “好。”她挂了电话,伸手拦了一辆的士。

        坐上的士,报了自己和楼弈一直一起吃饭的那个泰国料理餐馆,她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的士里正好播放着一档以风趣搞笑闻名的娱乐电台,播了一会,果不其然提到了昨天的事情。

        “昨天封夏在电视台直播时力挺司空景之后,许多娱乐圈的其他艺人也都分分表示对司空景的力挺,而天王今天早些时间终于发表了声明,依旧只有淡定的寥寥四个字——清者自清。”

        主持人的声音很愉悦,“而一个小时之前,有一家资深杂志社爆出了污蔑天王的木禾的种种丑闻、证据确凿,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丑闻里也包括了木禾专程花重金找人杜撰出涂黑司空景的新闻。”

        “一场闹剧,许多从前支持木禾的粉丝都表示,简直如天塌了一般毁去三观。”主持人说道,“作为司空景的多年粉丝,我也不得不说一句,想黑男神天王,还是回家洗洗睡了吧。”

        她听完这主持人说话,都忍不住“噗嗤”笑了。

        正在开车的司机听到她的笑声,说道,“小姑娘,你也喜欢司空景啊?”

        没等她尴尬地组织语句,那司机又自说自话道,“哎哟,我女儿可喜欢他了,家里全部贴的是他的海报。而且虽然我没看过他的电视剧***,不过我也不得不说一句,这男孩子长得真的挺好的,而且看上去人也正派稳重,那种娘娘腔的小男生跟他没法比。”

        “嗯……”她的脸颊上渐渐升腾起热度。

        “哦对了,我女儿还迷一个女明星,叫封夏,据说和司空景是一对的。”司机大叔乐呵呵的,“挺配的这两个人,在一起还真不错。”

        幸好天黑,司机根本看不清她红透了的脸,她只能支吾地应了一声,到了目的地之后,付了钱赶忙下车。

        走进店里的包厢,楼弈人已经到了,连桌上的菜都已经摆放好。

        她脱下大衣,坐下来吐着舌头说,“我快饿死了……”

        楼弈将筷子递给她,说道,“快吃吧。”

        她拿起筷子,尝了一大口芒果糯米饭,惬意地眯了眯眼。

        “好吃吧!”楼弈得瑟地看着她,“快叫我中国好闺蜜!”

        “恶心。”她朝他翻了个白眼,“不过我真好久没见到你了……怎么?连胡子都不刮,现在走大叔路线啊?”

        楼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跟你出来吃饭,就不用怎么打扮了,显得我太帅不太好。”

        两人斗了一会嘴,楼弈喝了口茶,看到她放在手旁的合约书,问道,“和Live解约了?”

        她嘴里还含着饭,便点了点头。

        他的神色几不可见地一黯,半响又说,“准备去司空景工作室?”

        她终于咽下嘴里的饭,摇了摇头,“没有,还没有决定,只是今天刚刚和Live的合约到期。”

        楼弈轻轻呼了一口气,递了一张纸巾给她,“其实去他的工作室也挺好的。”

        她接过纸巾,抬头看着他。

        “他毕竟是最了解你的人,可以把你打造得比谁都好,”他笑了笑,“你看,木禾花那么多力气黑他,他短短一天之内就能够让木禾销声匿迹,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是深不可测,而且绝对不仅仅***于娱乐圈,所以……他在你身边,你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也不会再辛苦。”

        “嗯,我知道,我会考虑的。”她平静地点了点头,“不过……他什么时候又买通你来帮他说话了?”

        “才没有。”楼弈一愣,挑了挑眉,“被你这么一说,有道理啊!他应该来买通我才对,我是你死党,我在你面前黑他,总比木禾黑他有效果。”

        她听得笑出了声,继续埋头吃饭。

        楼弈静静地看着她,半响,开口道,“夏夏,你真的变了很多。”

        “怎么变了?”她随口问道。

        “非常多。”良久,他收起眼底的神色,笑着伸手拍了拍她的头,“总之,是很好的变化。”

        “对了。”他这时又说,“我接下去要开巡回演唱会了,估计会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先提前送你一个新年礼物。”

        她放下筷子,“啊?什么礼物?”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叠好的纸张递给她,“打开看看。”

        她伸手接过,发现是一张边角已经微微泛黄的纸张。

        将纸张打开,她低头看了一会,抬头看他。

        楼弈这时拿起手里的杯子,平静地对她说,“这是六年前,你们刚从佛罗伦萨回来,司空景让我写的歌词,他自己也已经编了曲,想做成一支单曲在那年情人节前送给你作为礼物。”

        “保存了这么久,我也功德圆满啦。”说完,他又恢复了往常玩世不恭的笑容,朝她举起杯,“接下去就看你自己的了,为了你的幸福,干杯!”

        她目光闪烁片刻,放下了手里的纸,也拿起杯子,“干杯。”

        “夏夏,新年快乐。”将杯子里的酒一口饮尽,他笑着对她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