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四十五章

        **

        “你爸爸的情况……不太好。”

        听完电话里唐簇的话,封夏的脸上一下子连一点血色也没有了。

        原本站在她身后,正一只手搂住她腰身的司空景也明显感觉到她身体突然的僵硬。

        “怎么了?”他微微蹙起了眉,靠近她耳边轻声问,“电话里是谁?”

        她呆愣愣地侧过头,看着他的脸颊,“是我爸爸的朋友……他说,他说我爸爸进医院了。”

        他很少看到她这样慌促的神色,连忙伸手拿起她的衣服将她拢住,冷静地道,“你问你叔叔,你爸爸现在在哪个医院。”

        她握着手机的手指已经都有些泛白,只能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将司空景的问话转给唐簇。

        等唐簇报了医院名称后,她机械地复述了一遍给司空景听。

        他听完医院名称,弯腰将她剩下的衣服拿过来递给她,然后伸手接过了她手中的手机。

        “你现在先把衣服换好,我在外面等你。”

        他手中握着电话,低头亲了亲她的额角,低声说,“别担心,有我在。”

        她看着他平静的神色,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便见他将手机贴在耳边,边说着什么边转身大步走出了***室。

        等她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出来,他已经通完了第二支电话。

        “我已经让助理定了回S市的最近时间的机票,就在一个半小时之后,我们现在马上去高雄机场。”

        他将她的手机递还给她,看着她不徐不缓地说,“然后出机场的时候,走快速通道,四个小时之内,我一定会让你到医院、见到你爸爸。”

        他一连串的话说下来,干净利落,她几乎都听得怔愣。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底在那一瞬间,一下子掠过一丝很难以说明的感觉。

        是很久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感觉。

        也不知道说什么,她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他看她几秒,伸手便揽住她的肩膀、打开休息室的门大门走了出去。

        …

        上了司空景助理的车,她拿着手机立刻要拨电话给妈妈容滋涵。

        可打开通话记录一看,唐簇的电话之上,已经显示着一条拨出给妈妈的电话。

        “我刚刚已经打过电话给你妈妈了。”

        他坐在她身边,这时出声道。

        她一怔,侧头看向他。

        “你妈妈现在人在医院等你爸爸的消息,她说你爸刚在家里的时候突然晕厥了过去,当时比较可怕的是呼吸非常微弱,所以她吓坏了。”

        “我记得以前戴宗儒跟我说过,这种情况可能是间接性休克,间接性休克的原因又很大可能是由于大脑突然供血不足所引起的。”

        他伸手将她的手包拢在手心里,淡声继续说,“到医院之后,做24小时动态心电图看一下情况,再进行进一步确诊就好。”

        车里的氛围很安静,他的助理很识时务地升起了车挡板,所以是听不到他们说话的。

        而封闭的空间里,只有他平静的眸子和平淡而又能镇定人心的嗓音。

        “而且《声色》也已经杀青了。”他伸手将她的头靠近自己的额头,轻轻触碰,以最近的距离看着她的眼睛,

        “电视剧后期的工作可以推迟,这些都不是要事。对我来说,我只是认为我现在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照顾我的岳父。”

        **

        车子到达高雄机场的时候,已经有好些个消息无比灵通的狗仔闻风蹲在了机场。

        他全程面无表情,离开车后、便将她揽在怀里,以最快的速度走进机场。

        在进机场的一路上,身后的闪光灯闪成一片,狗仔都疯了一样朝他们两个这里追跑过来,而且身边行走的普通人也似乎已经认出他们,整个机场里都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喧哗声音。

        所幸他带着她走的步伐很快,他的助理办事效率也是极高,在用了障眼法入关之后,便将狗仔以及其他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直到登上飞机,坐定下来,她才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靠在座位上重重呼了一口气。

        空姐看到他们两个,脸上全是欣喜的表情,两眼都放着光,刚想走过来激动地说什么,司空景便伸手,朝她们轻轻做了一个礼貌的手势。

        空姐见状,也不好意思打扰,这时动作很快地帮他们去倒了水、拿了两条毯子和枕头过来。

        “谢谢。”他朝空姐低声道谢,将枕头垫在封夏身后,又将毯子铺展开来,盖在她身上。

        空姐们在一旁看得,拼命忍住没有在飞机上跳起来。

        “刚刚记者和狗仔,全部都拍到了……”她揉着太阳、神情很疲惫,“等回S市、到了医院,估计还是会像刚才那样的情景吧……”

        爸爸封卓伦的情况现在还不明确,她简直已经焦头烂额,还要考虑他们两个刚才那样应该说是极其高调的现身应该怎么去解释。

        绯闻,不,应该说是确凿的爆炸新闻,应该已经满天飞了吧。

        “这些你都不必去考虑。”他将她身上岛子帮她掖好,将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我都会全权处理,你现在先睡一会,等要到了的时候我再叫你。”

        她轻轻“嗯”了一声,靠在他肩头闭上了眼睛。

        五年前的他,并不是这样的。

        从前哪怕碰到了再大的事情,他好像也从来不会和她解释,她知道他并不是不愿告诉她,而是他的骄傲不会让他去将每一句话都说得清清楚楚。

        可今天这一晚上,他却对她说了很多很多话。

        短到让她不用担心,长到帮她分析他爸爸晕厥的原因、减少她的担心。

        每一个字,每一个句,都很用心。

        “睡吧。”他这时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

        …

        凌晨一点。

        直到赶到S市封卓伦所在的医院时,时间恰恰好好离她接到唐簇电话,过去了四个小时。

        他带着她直直上到医院四层,走到一个病房前。

        她立刻一步上前,轻轻打开了门。

        在病房里,坐在病床边的容滋涵和唐簇听到开门声,回过头来。

        “妈,”她放轻脚步快步走过去,“爸现在怎么样了?”

        “情况是稳定下来了。”容滋涵压低声音说着,迎上去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医生说,是由于一下子大脑供血不足所引起的,还好没有大碍。”

        躺在病床上的封卓伦不再是平常神气活现的妖孽老爸的样子,脸颊和嘴唇看上去都有些苍白。

        她站在病床边看着,突然就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没事的,现在不要担心啦夏夏。”

        唐簇在一旁挑着眉,“我前面打电话的时候,是故意夸张了,我只是觉得你爸爸很想见到你,再说……当时的情况是挺可怕的,我跟你爸认识二十多年,从来没听到他身体不好过,妖孽留千年,知道不?”

        这安慰虽然实在太过蹩脚,但好歹把她刚刚的神经稍稍冲淡了一些。

        “这样突然赶回来,影响拍戏吗?”容滋涵看着她,又看向她身后,“哎?刚刚那个男孩子呢?”

        她听了一怔,转过头去看病房门口。

        她以为刚刚司空景会跟着她进来,却发现病房门口没有人,门也被关上了。

        “刚刚是他给我打电话的。”容滋涵这时微微扬了扬唇,“很冷静地问我,我所在的具体的医院名称,从机场过来开哪一条路最方便,具体的病房号,还告诉我对你爸爸的情况的猜测,让我不要太过担心,说他马上会带你回来。”

        “现在的男孩子,能够在情况很紧急的时候,处理得那么有条理的,应该很少。”

        她站在原地,听得心里,愈来愈软。

        “长得还真的挺好看的。”唐簇在一旁摸着下巴、插嘴道,“跟你唐簇叔我当年有得一拼啊。”

        她“噗嗤”一笑,握住容滋涵的手道,“妈,你不要熬夜,熬夜对身体不好,现在就让唐簇叔载你回家。”

        “那你呢?”容滋涵轻声叹了口气,“你才是最累的一个,你哥应该马上快要到了,让你哥值夜班吧。”

        “不用,妈你现在打电话给哥,让哥暂时别来医院,叶子姐刚生完孩子,宝宝也还小。”

        她摇了摇头,“我在飞机上睡过了,现在不困,我在这里陪爸爸就好,你们都回去吧。”

        **

        在病床旁守到了凌晨三点,她起身确认了一下点滴和续仪器的情况,帮封卓伦掖好被角,想出去喝点水或者咖啡、提提神。

        合上病房门,她一抬头,便看见司空景恰好从电梯里走出来。

        他还在打电话,揉着眉心正在对手机说些什么。

        她站在原地,等他打完电话走到她面前。

        “刚刚去楼下处理了一下尾随而来的记者和狗仔。”

        他伸手帮她扣好衣服最上面的一个纽扣,“然后让工作室去到各个媒体杂志,给出符实的消息。还有,不用担心,剧组的人也不会生气我们缺席了杀青饭。”

        “你爸爸情况怎么样了?”他说完后,低声问。

        封夏看着他略显憔悴的眉眼,眼圈几不可见地有些红了。

        “没什么大事。”她隐忍地开口,“和你刚才说的差不多。”

        “嗯,那就好。”他轻轻一笑,“休息好,就会像以前一样健康。”

        她没有说话,半响,忽然向前一步,轻轻伸手抱住了他。

        刚刚在病房里,当她回过头看到他不在的时候,心里其实一瞬间沉了下来。

        她以为他送她过来,就会离开了。

        就像五年前一样,说完分手,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可是,他现在,正真实地站在她面前。

        他从前是从来不屑于与媒体、狗仔打交道的人,也是从来不会与剧组有过多交往的人。

        有很多事情,他以前从来不会做,有很多话,他以前从来都不会说。

        她这个时候,才忽然意识到,刚刚在台湾的休息室里,她心底那丝无法说明的感觉是什么。

        是释然,是安心。

        是五年后,是他回来后,她终于可以在一个人面前,放下自己所有的坚强和屏障,不需要用自己的意志来支撑自己独自面对一切不可知的风浪。

        第六年了,封夏,你现在,是不是可以终于试着,让你自己轻轻地喘一口气?

        不用担心,不用害怕。

        因为有他。

        所以,只要……站在他的身后,就好。

        可以吗?

        走道里安静得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司空景的眼底闪过一丝深沉的,这时伸出手,更用力地将她拥进自己怀里。

        **

        清晨六点的时候,医生过来检查了一次,撤去了呼吸器,说是现在封卓伦整体的身体状况已经趋于平稳、没有大碍。

        封夏和司空景在病床边呆了一夜,听到这个消息,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封夏又询问了一些关于封卓伦身体的情况,司空景在一旁用手机将医生说的话都录了下来,并且做了一些记录。

        等医生离开的时候,容滋涵和唐簇也回到了医院。

        容滋涵出门前在家里煲了汤,到了病房后,便让封夏和司空景先去洗漱,然后将汤盛进碗里凉一凉等会给他们喝。

        “涵涵。”

        一声低沉的男声这时突然响在了病房里。

        容滋涵盛汤的手一顿,立刻转过头去看病床。

        “我靠!花轮!你醒了啊!”一旁正在看报纸灯簇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咳咳……”躺在病床上的封卓伦咳嗽了几声。

        正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封夏一抬头看到这个场景,立刻瞪大了眼睛跑到病床边,“爸!”

        容滋涵将封卓伦轻轻扶起来,让他靠在枕上,封卓伦虽然神色是苍白了些,但是看上去气色比昨天晚上要好上很多。

        “嗯……你爸还暂时死不了。”封卓伦咳嗽了两声,伸手握住了封夏的手。

        封夏鼻子一酸,弯着眼睛笑道,“这个时候你就别嘴硬了爸!让你上次装病骗我回家,这次把我和妈都快吓傻了,间接性休克,你知不知道多可怕啊……”

        “咳咳……”封卓伦虚弱地挑了挑眉,“这有什么可怕的……只要不是肾亏,都不是问题……”

        唐簇在一旁笑得直打滚,容滋涵一口气噎在喉咙里,狠狠瞪了他一眼。

        “伯父。”司空景这时从洗手间走出来,慢慢走到病床前。

        封卓伦朝他看了一眼,半响,神色平静地侧头问容滋涵,“他是谁?”

        容滋涵抿了抿唇,“你女儿的……朋友,昨天把你女儿从台湾带回来,当时还打电话给我推测了你的情况、安慰我让我不要太过担心,而且,昨晚还陪了你一整夜。”

        “娱乐圈天王!司空景!”唐簇在一旁举手插嘴,“你太落伍了,连大明星你都不知道?!”

        “他有我长得好看吗?”封卓伦依旧神色平静地扭头看着自己的老婆。

        容滋涵抚了抚额,“别闹。”

        “我觉得他比你年轻时候还好看!”唐簇继续在一旁举手插嘴,“当然比起我还差点!”

        封淆得又紧张又尴尬,下意识地侧过头去看司空景。

        他也正看着她,只是朝她淡淡一笑。

        “哦,我想起来了。”封卓伦这时示意容滋涵帮自己揉揉肩膀,看向司空景,“我记得有一次,我见过你和我女儿在我家楼下。”

        “哎?那好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吧……”封卓伦继续说道,“你今年几岁来着?”

        “三十。”司空景回答,“伯父,事实上,我现在正在追……”

        “三十岁?!”封卓伦没等他说完,就出声打断了他,皱起眉,“这也太老了吧……”

        “封卓伦……”容滋涵在一旁伸手推了推封卓伦。

        “男人三十而立,老什么?”唐簇似乎对司空景的印象还不错,翘着二郎腿说道,“再说,男人比女人年纪长一些,才能更好地照顾女人。”

        “唐簇,”封卓伦的神色已经完全看不出是一个病人的摸样,“你要不要我去告诉你老婆你上次去香港,偷偷到GAY吧玩的事情?”

        唐簇浑身一震,举起了两只手。

        司空景神色没太大变化,沉吟片刻,这时不徐不缓地说道,

        “伯父,我知道你和伯母一定知道以前我跟夏夏的事情,我只是想说一句话——我不为我的过去申辩任何,我只希望你能审核我的现在和未来。”

        封夏站在病床边,听他说完,垂了垂眸,眼底慢慢滑过一丝柔意。

        躺在病床上的封卓伦看了司空景几眼,又悄悄地打量了女儿几眼。

        “夏夏。”过了很久,封卓伦慢悠悠地说道,“傅郁呢?”

        “啊?”封夏还没反应过来。

        “傅郁,”封卓伦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了一些,“上次一起在家里吃饭的那个帝国理工高材生,你傅政叔叔的外甥,他前两天给我打电话,说最近就会从英国回来。”

        司空景的眉头几不可见地一跳。

        封夏咬了咬唇,“我不知道……最近没有联系过。”

        “那你现在打个电话给他,让他来医院看我。”封卓伦依旧英俊的脸上神色淡定自若,“然后你和他一起去吃个早午饭。”

        司空景依旧保持着良好的风度,但是脸上的神情已经有些微微地僵了。

        前有老爸一副“你不打电话我就更不让司空景好过”的样子,后有看不清喜怒的司空景,封夏正骑虎难下,就听到病房门又被打开了。

        封易修手里提着早餐,从病房门口风度翩翩地走了进来。

        唐簇在一旁已经忍了很久,这个时候见状实在忍不住“噗嗤”一笑,直接笑得滚到了地上。

        他可是早年深有体会啊!

        大舅子神马的……真但可怕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