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四十三章

        **

        空中绚烂的烟花就像在自己耳边绽放一般,却也掩盖不住隆隆的续声。

        封夏只觉得自己整个人脑袋晕乎乎的,几乎让她什么都无法思考。

        司空景托住她脸颊的手这时渐渐移到她脖颈处,将她的脸颊更靠近自己。

        口腔里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他仔细地看着她的眉眼,强势而又温柔地吻着她。

        一个深入的吻。

        直到一曲烟花秀结束,他才终于放开她。

        夜色里,她的脸颊有些微红,还闭着眼睛,眼睫毛微微发颤,脸上是懊恼的神情,又似乎是有些自暴自弃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把眼睛睁开吧。”她已经陷入这个吻的魔障时,却听到他含笑的低沉嗓音,“不用这么乖。”

        她犹豫片刻,一睁开眼睛便又撞入他深邃的眼眸里。

        四目相对,他扬了扬唇、看着她又说,“我回来这么些日子,你这是第一次这么乖地没有逃开我身边……简直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她捏着自己的手指,没有回答,只是下意识地避开他的目光。

        “夏夏,有没有考虑过?”

        他依旧没有站起身,就这样半蹲在地上,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有没有想过,试着重新和我在一起?接受有我在你身边的生活?”

        她的瞳孔微微扩张。

        即使一忍再忍,她这时终究还是回过头去看他的表情。

        他的脸上没有其他神情,目光认真而专注,看上去却也很耐心。

        似乎是怕她没有听清楚,他这时又低低重复了一遍,“我现在,一直在S市,我的工作、生活……今后的一切也都会在这里,因为我的重心在这,所以我只要围绕着我的重心,就好。”

        而我的重心,是你。

        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分开五年,她其实有想过很多次,当他从美国回来,问她是否还愿意重新和他在一起时她该如何回答。

        是激动万分、或者是心如死灰,她都曾假想过。

        事实上,她自己心知肚明她自己这些年来,最开始的时候那样一直执着在等待着的,就是他的回归和这句温柔的请求,不是吗?

        而自从他回来,他一步一步地靠近她以及他对她的感情明显泄露,她也能很清楚地感觉到。

        现在,他人和他的话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就在她的眼前。

        她只要伸出手,就能触摸到她这五年的梦境。

        封夏,你还愿意回到这个你曾经最爱的人的身边吗?

        你还有这份勇气和心吗?

        过了很久,她垂下眸、轻声开口,

        “给我点时间。”

        他的眼神闪烁片刻,直起身体,低头俯视着她,“好。”

        她在心中轻轻叹息了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但是夏夏,”

        相对而立,他这时伸手摘下了她脸上的框架眼镜,“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办法再过问你的意见,给你时间考虑了。”

        她疑惑地抬头。

        “这次从台湾回去之后,我就会将《声色》剧组的拍摄地迁来台湾,并且,撤换木禾。”他的声音稳而沉,“由我自己来主演男主角。”

        **

        《声色》剧组的重新启动,再次给自从司空景回归后便处在一个兴奋点的娱乐圈砸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当红偶像小生木禾被辞退出演男主角,而男主角则由制片人及导演司空景本人亲自担任。

        毫无疑问,所有的新闻传媒、网络平台,全部都被这个消息占据了所有的版面,司空景的微博评论和转发都被刷到了十几万。

        从他回归后直到现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他终于明确地向所有他离开时出现的人气新星,宣布了他从来就不可撼动奠王地位。

        封夏试完妆,等在休息位上的时候,心里还是无法平静下来。

        园游会那个暧昧而又慌乱的夜晚似乎还近在眼前,她也是第一个知道他将亲自担任男主角的人。

        好莱坞、商人、制片、导演……绕了一圈,他的身份又再次变为了与她携手演绎对手戏的演员。

        “夏夏。”跟了她多年的助理这时在她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声音里透着无比的兴奋,“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还可以在这么近的距离看你和uranus再次演对手戏,现在想起来,我还记得当时拍《红尘》时你们两个的样子,太惊艳了简直!”

        她听着助理说话,目光落在不远处试完妆,正穿着西装和副导演说话的司空景。

        “其实……”助理这时吞吞吐吐,红着脸、却又格外认真的样子,“其实……我和我朋友,从来都不是楼夏党,我们一直在讨论他去美国只不过是为了让你们的绯闻不要影响你的事业,因为在五年前拍红尘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他对你格外的照顾,和对别人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

        “虽然大家都觉得uranus是男神一样的存在,但是我们都认为只有你能够配得上他,如果你们真的在一起或者……重新在一起,我想,所有人都会发自内心祝福的吧。”助理说完,真诚地笑看着她。

        这一字一句,都是用力敲在她心脏上的字眼。

        过了好一会,她才对上助理的目光,伸手捏了捏助理的脸,笑道,“你天天跟在我身边,还会不知道?怎么可能,不要八卦啦。”

        这时场内正好宣布要开拍,她闭了闭眼睛让自己整个人平静下来,从椅子上起身,慢慢朝场景内走去。

        司空景已经站在场景内等她,直到她走到他面前,他朝她微微点了点头。

        她似乎也不见拘谨,朝他笑了笑。

        两人开始从头对戏,原本木禾拍的时候要NG好几次的镜头,全部都是一遍通过,一整个上午结束,戏的进度足足要比之前快上一倍。

        “咔。”

        副导演喊了一声,大笑着鼓起掌来,“不愧是全娱乐圈最顶尖的两个明星,看你们两个对戏,完全不用任何附加的指导,默契浑然天成,所有都是无懈可击的,简直就是享受,大家觉得呢?”

        其他人都跟着副导演附和起来,各个脸上都是意犹未尽的神色。

        她淡笑着听着其他人的赞赏,目光下意识地对上他的。

        一臂距离,他也正望着她,眼神微微闪烁、眼底似乎带着些什么。

        感慨万千。

        五年前,她还是在所有人面前,与身为她爱人的他对戏时会恐慌、不知所措的新人。

        五年后,他们已经分开,她却能够在心中困扰纷纷的同时,撇去一切私人情感,专业地与他把对手戏演到最佳。

        你看,这就是变化,对不对?

        这就是你不在的时候,我所学会的。

        我应该已经不会再那么轻易被任何事情……哪怕是你,影响到自己了吧。

        她轻轻呼了一口气,这样安慰自己。

        …

        午餐时间,所有演员围坐在一起吃午餐。

        没有了木禾的剧组气氛融洽,封夏正在和其他演员说着话,就看到原本在看监视器回放的司空景手里拿着水瓶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她的身边恰好有一个空位,她还未出声,他就自然而然地在她身边坐下了。

        “抽烟吗?”副导演见他过来,很自然地递了一根烟给他。

        他摇了摇头,“正在戒。”

        她坐在一旁听着,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

        “Uranus,要点些什么菜?”他的助理连忙问。

        他的视线淡淡一掠,低声道,“青椒土豆丝,水煮牛肉,辣子鸡。”

        “哎?”助理有些奇怪,“我记得你以前不太喜欢吃辣的。”

        他没有回答。

        一旁的封淆了他的话也没多想,这时吃饭吃得有些口渴,便放下筷子,低声朝自己身旁的助理轻声说,“帮我拿瓶水好吗?谢谢。”

        “我的这瓶还没有开过。”她说的轻声,可他已经听到了,这时在一旁一脸淡定地将手里的水瓶递给了她。

        她脸上一瞬间掠过一丝紧张,可当着其他所有人的面又不能拒绝,只能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summer,还要加点什么菜吗?你吃得太少了。”她的助理这时说。

        “嗯,让我想想……”她打开水瓶,喝了几口。

        “我点的菜,除了青椒土豆丝,”她还在喝水,就听到身边司空景低沉的嗓音响起,“另外两份给summer。”

        她一口水呛在了喉咙里。

        所有人都立刻安静了下来。

        封夏的助理和司空景的助理对视一眼,连眼睛都发亮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如此情景,司空景正对着所有的目光,依旧脸色沉静地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喝水也急。”

        她整个后背都僵住了。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有几个工作人员,这时已经悄悄地拿出手机、打开了微博。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他侧头转向副导演,“剧本麻烦给我一下。”

        副导演一脸暧昧地将剧本递给他,却碍于他一贯的气场,没敢出言调侃。

        他若无其事地开始看剧本,她却已经直觉坐不住,这时从椅子上起身,想要去休息室。

        “按照这样的进度,估计没多久就会拍到男女主角确立关系的场景。”他用笔在剧本上圈划,开口道,“上次让编剧再次修改的部分,也可以添加进去。”

        副导演是他多年的合作伙伴,头脑灵活,立刻接口,“吻戏和……戏部分,我知道,已经添加了。”

        封夏整个人彻底僵在了座位旁。

        而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快疯了。

        “嗯。”他放下剧本和笔,这时侧头看座位旁站着的她,英俊的脸庞上含着只有她能看到的笑意,“抱歉,今后要失礼了……请多指教。”

        …

        天气开始渐渐转凉。

        随着他们两个的专业素养和长久以来依然没有消失的默契,拍摄进度相当之快。

        大约一个半月左右,整部剧就已经快要拍到三分之二的地方。

        而这剩余的三分之一部分,也是接近尾声的部分,所以,男女主角的亲密戏份……相当多。

        清晨,封夏披着外套坐在拍摄借用的房屋里等开机的时候,却一点都不感到冷,反而觉得整个人说不出的燥。

        这几天拍的吻戏,她多少还能承受一些,可今天要拍的,是戏部分,也是原来剧本里根本没有、后来添加的戏份。

        几步之遥,司空景也已经在等候开机,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以及其他演员的脸上全部都是欲说还休的兴奋表情。

        托心照不宣往外泄露内情的全剧组的功劳,现在整个外界都在疯狂地传他们的绯闻。

        她还清楚地记得,前两天悄悄看了眼助理在看的八卦杂志,封面标题就是“《声色》剧组直击,司空景对封夏百般照顾,暧昧有爱爆棚,剪不清理还乱奠王天后粉红进行时”。

        昨天拍吻戏的时候,甚至还有记者来探班,更是把这波全民八卦推向了高|潮。

        而这一个半月的对手戏演下来,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快有些扛不住了。

        原本再次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心理建设与安慰,又一次崩塌得不成样子。

        “好了,现在就开始吧。”副导演这时清了清嗓子,“其他无关人员在客厅等就好,除了男女主角和拍摄人员留在厨房。”

        被副导演驱逐出去的人脸上全部都是大失所望的表情,一步三回头。

        封夏的助理忍不住,走出房间前,还急忙附在她耳边悄悄说,“summer,现在你怎么解释我都根本不相信了,你一定一定要和uranus在一起!这是人民的呼声!”

        言罢,还双手合十地对着她。

        她看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等所有人员都清场之后,副导演装腔作势地再咳嗽了两声,

        “封夏……准备好了吗?”

        那边身穿白色居家衬衫和黑色长裤的司空景就靠在流理台旁,她咬了咬嘴唇,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开始。”副导演做了一个手势。

        拍摄录制开始。

        司空景这时慢条斯理地直起身,侧目静静看着她,“口渴吗?”

        厨房里格外安静,她站在厨房门边,轻轻“嗯”了一声。

        “果汁还是……?”他打开冰箱,背对着她,“你前两天咳嗽刚好,还是喝纯净水吧。”

        言罢,他合上冰箱,洗干净杯子,倒了些水。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修长的身材和做这些动作时的神态和手势,脸已经控制不住地微微红了。

        “过来。”他放下杯子。

        这对话的方式和场景,彻底打开了她脑中尘封已久的记忆。

        真的,好熟悉。

        她沉默两秒,朝他走过去,乖乖站到他身边。

        他这时竟轻声笑了,伸手将她拉近,让她靠在流理台边,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站得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这些明明都是念白台词,可现在由他说出来,却根本就让她误以为是现实。

        他见她脸有些发红,笑容更深,“喝水。”

        她点了点头,想要伸手拿杯子,杯子却已经被他先拿起来。

        只见他仰头喝下一口,放下杯子,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就朝她吻了过去。

        她傻眼了。

        这……剧本里根本不是这样的。

        他撬开她的牙关,将净水渡给她后,继而轻轻含住了她的唇舌。

        就这样边亲吻着,他边将她整个人从地上抱起来,放在流利台上,手指从她薄薄的衣服下摆里探了进去。

        她别无他法,只能伸手抱住他的脖颈,连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他的手心有些发烫,覆在她光滑的皮肤上游走。

        亲吻之间,他的手渐渐往上解开了她的内衣暗扣,继而很轻地抚着她雪白的轮廓。

        因为她被他抱在怀里,更被他有意识地揽在内侧,摄像机也拍不到这个细节。

        她浑身一颤,脸“腾”地就红了,这时已经忍不住想伸手推开他,却感觉到她双腿之间,渐渐有硬而烫的存在。

        他这时松开她一些,兜头脱去了自己的衬衫,也将她的外套脱去,将她更紧地贴近自己的身体,将吻从她的嘴唇、流连到她的脖颈和锁骨。

        只有她知道,这唇齿间的情|欲是真实的。

        她演艺圈这么多年,从来未接拍过戏,吻戏也是极少的,这是她的原则。

        只有两次,一次是当年也由他出演的《红尘》,一次是今天他所设计的《声色》。

        他们就在现场,在这么多双眼睛和摄像机前,货真价实地做着这些。

        “咔。”戏部分结束,副导演敬业地喊了一声,继续屏住呼吸。

        可司空景却还没有停止动作。

        他紧紧扣着她,在看不见的那个暗角,将手往她的裙摆里探去。

        她拼命咬住嘴唇边的喘息声,感觉到他的手在她的大腿处游移,轻柔却又强势。

        就像,从前他们在一起时,他做的那些一样。

        这个时候,身体里的和情|潮被彻底唤醒,她都能感觉到他的续速率也变得很快。

        “I want you.”

        他这时靠近她耳边,炙热地轻声说了一句,终于松开了她。

        她僵在原地,脸颊上布满红晕,傻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她刚刚有一刻一度以为,他是真的会……

        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却已经收拢了刚刚怒张的情|欲,伸手帮她穿上了外套,也穿好自己的衬衫,将她抱下流理台,转身淡定地看向副导演。

        “完美!”副导演摸了摸下巴,已经笑得一脸不正经。

        所有工作人员也笑得一脸不正经,封夏再也忍不住,这时从他身后钻出来,逃也似的离开了厨房。

        刚刚转出厨房几步,手机却在口袋里震了起来,她平复着呼吸摸出手机,没有看来电显示,直接点开贴在耳边。

        “封夏?”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我是傅郁。”

        她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拼命憋出了一句“嗯。”

        “我这两天在台湾开研讨会,你在这里拍戏吧?”

        他一字一句,声音优雅而好听,“有时间见一面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