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四十一章

        **

        封夏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

        夜色寂静,而她周身围绕着的是楼弈身上固有的清爽男性气息。

        她视作多年好友的人,现在正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对她说着这些话。

        他说的,完全不是开玩笑的语气。

        “我来替他……好不好?”

        不是以崭新的姿态,不是以自我的姿态。

        而是替代,我宁愿用自己去替代另外一个人,继续对你的喜欢。

        她埋在他胸膛里,听着他低沉的嗓音响在耳边。

        那些从最开始……直到现在,许许多多的细节、蛛丝马迹,都一一地从她眼前闪过。

        从认识至今的这些岁月里,他在她身边始终如一的陪伴。

        陪自己笑闹、陪自己坚强、陪自己努力、陪自己强大。

        自己最最狼狈的一面、最最不光鲜的一面,痛苦、哭泣、自卑、绝望……他都看过,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甚至愿意用他自己的一切,来换她的如愿以偿。

        她知道他对她有多好。

        这世上所有的人,她的家人、朋友、媒体、粉丝……都知道他对她有多好。

        她心知肚明他的珍惜、真心和守护,并且在尽自己的全力回报,可是这份好,今天突然由他正式申明,由友情转变为了爱情。

        思绪混乱,她却不禁想起她哥哥封易修曾经把出版的书里的其中一段,截取下来摘抄给她。

        “一个懂得珍惜你的人,默默爱你、陪伴你的人,比你爱的人更值得相伴一生,但是他终究,不是你爱的人。”

        那么现在,她应该接受这份由她一直视作至交好友的男人给予的爱吗?

        “楼弈。”她这时在稍稍从他的怀抱里挣开一些。

        “嗯,你说。”他开口。

        “我想你一定也知道,我对你,始终是毫无保留地全心信任与依托,你能为我做到的肝脑涂地,我也一样可以,事实上,你已经是我亲人一样的存在。”她脑中飞快地想着措辞,手指攥紧手心,“但是,我……”

        哪怕今天对她说这些话的,不是楼弈,是别的男人。

        哪怕那个男人对她千般好,无微不至、用情至深,愿意用自己替代她心中那个人。

        可是感情如果可以轻易被代替,那么她何苦只深陷一人的梦魇,直到今日……都难以脱逃。

        “我真的……”如此安静的环境里,她心中仓惶万分,却忽然感觉到,她靠着的胸膛轻轻起来。

        她吓了一跳,刚想要说什么,楼弈却已经彻底放开了她。

        只见英俊的年轻男人这时稍稍后退了几步,在夜色里笑吟吟地看着她,“生快,我永远的死党。”

        她怔住了,站在原地傻愣愣地看着他。

        “哎哟我去,”楼弈一手托着下巴,斜睨她,“刚刚我说的那些,你不会真的当真了吧?”

        他看着她怔愣的神情,慢慢地笑得愈加放肆,连肩膀和整个身体都笑得直颤。

        “……我说夏夏,你也实在太好骗了吧,我就借用了一些***里胆词,你就真的信了?看来我不拿***节影帝真的是对不起人民群众啊……”

        夜风中,他笑得整个人都弯下腰,眼角渐渐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她站在他面前,神色慢慢恢复过来,有些无奈地看着他在自己面前笑得前仰后合。

        “我当时和蒋宜说要吓你这么一出,她说你肯定不会当真,我等会要去告诉她……”他这时伸手拭了拭眼角,笑着看着她,“都二十六岁了,还像个小孩似的,什么都相信,你自己想想,我要是跟你在一起,不就是***结婚的感觉么?”

        “对了……而且我刚刚说了司空景那么多坏话,他一定要猛打喷嚏了。”他揉了揉头发,挑眉道。

        “幼稚应该说的是你才对,二十六岁了,还玩这种游戏和把戏。”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用力对他翻了个白眼,“影帝,你饶了我吧,我怕吓多了心肌梗塞。”

        他哈哈一笑,又如同平常那样调笑了她几句,这时看了看手表,说道,“时间真的不早了,你是下去再玩会,还是回片场?明天还要早起拍戏的吧?”

        “嗯。”她想了想,“我自己开车回去吧,真有点困,玩不动了,你和蒋宜他们好好玩。”

        “好。”他这时身体朝后,背靠在栏杆上,朝她轻松地摇了摇手,“那我就不送你了,蜡烛矩阵我懒得走一遍,一路小心。”

        她点了点头,朝他说了再见,便沿着走来的路,重新慢慢地走了回去。

        天台的门被关上,他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地淡了下去。

        按了遥控器关闭了对面大楼的屏幕灯,他望着地面上幽静的烛光,半响,慢慢地滑坐下来。

        空旷奠台,他用双手揉了揉脸颊,良久,将头低下靠在了膝盖上。

        不知过了多久,天台的门这时又重新被轻轻打开。

        陈薇薇站在门后,目光淡而无光,以这样的距离,静静地看着他。

        …

        封夏一路开车回到酒店,坐电梯直达楼层。

        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她目光一落,忽然看到地板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盒子。

        拿起盒子进屋,她反手关上门,轻轻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躺着一条项链,简单的银质项链上却没有任何的吊坠。

        这条项链……似乎和司空景随身佩戴的那条,材质相同。

        思绪一断,手机这时响了起来,她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号码,犹豫一会、还是接起。

        “生日快乐。”电话的另一头,司空景轻轻说道。

        时间恰恰好好,在这一天要结束的前一分钟。

        第一个与最后一个对她说生日快乐的人,都是他。

        她握着小盒子看了很久,半响将盒子关上,打开了行李箱,弯腰将小盒子轻轻放进了一个不容易被压坏的夹层。

        “谢谢。”做完这些动作,她回答。

        “明天晚上有空么?”他这时淡声问。

        她的思维还在游离,便没有回答。

        “嗯?”他又问了一句。

        “啊?……应该有空的吧。”她握了握手心,声音渐渐冷淡下来,“有什么事情吗?”

        “那晚上八点我在酒店咖啡厅等你。”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挂下电话,她握着发着嘟嘟忙音的手机,在床上坐了下来,伸手揉了揉蹙紧的眉心。

        **

        第二天,继续《声色》的拍摄。

        木禾之前目中无人的傲气已经被司空景削弱了一大半,但演技却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司空景对每一个细节都力求完美,戏的进度因此只能缓慢,整个剧组的人几乎都怨声载道,木禾本人的脸也已经完全不能看了。

        一天的戏拍得累得够呛,晚上结束后封夏刚刚换了衣服,老爸封卓伦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让她今晚就回家一趟。

        听封卓伦的语气,好像是不同寻常的有些急切,她担心真的出什么事情,给司空景发了一条短信,便让助理开车送她回市区。

        打开家门,便看见餐桌旁正坐着封卓伦和容滋涵夫妇,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三人正说着话。

        “爸、妈。”她放下钥匙朝餐桌走去。

        “夏夏回来了。”容滋涵见她来了,笑了笑,“趁热吃饭吧,菜刚刚做好。”

        封卓伦看上去神采奕奕、完全没有任何身体不适,这时指了指年轻男人身边的座位,“夏夏,来,坐这里。”

        她瞥了老爸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坐了下来。

        “这位是你傅政叔叔的远方外甥,傅郁。”封卓伦慢悠悠的,“帝国理工科青年才俊,刚刚归国。”

        “你好。”年轻男人相貌堂堂,温和地朝她笑了笑。

        封夏心中感叹了一句傅家基因的强大,也朝他礼貌地点了点头,“你好。”

        “傅郁不要客气,多吃点。”封卓伦给傅郁倒了些酒,“我家夏夏不喜欢太瘦的男人,精壮些好。”

        傅郁淡然一笑,只说了声“好”。

        封夏拿起碗筷,再瞥了封卓伦一眼。

        “夏夏啊……”开饭之后,封卓伦笑眯眯的,“前两天看新闻,你在香港的演唱会很成功,尤其是最后一场。”

        “嗯。”她应了一声。

        “那个司空景,从美国回来了?”封卓伦又问。

        “嗯。”她夹了一管菜。

        “五年,他回来得可真快啊。”封卓伦喝了一口酒,“他都三十了吧?”

        她长长吁了一口气,“爸,你感冒好了吗?你不是昨天还跟我说,咳嗽咳得连声音也没法发出来吗?”

        封卓伦一怔,立刻咳了起来,“哎哟,没好,别提了,晚上咳得觉也睡不好……”

        容滋涵无奈地看了丈夫一眼,这时给封夏盛了一碗汤,关切地看着她,“这两天天气忽冷忽热,你自己拍戏的时候注意些。”

        “好的,妈。”她朝容滋涵笑了笑。

        “傅郁啊,”封卓伦这时身体朝后靠在椅子靠背上,“你说,女孩子是不是过了二十五岁,就真的是时候应该好好找一个人陪伴照顾,而不是靠自己一个人整天在外拼搏,毕竟不是男人,对吧。”

        傅郁餐桌礼仪十分讲究,放下碗筷才开口,“伯父,我倒是觉得感情的事情应该随缘,并不是到了一个时间点,就必须一定要去做这件事。”

        他说话的声音淡然又好听,封夏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

        “说得没错,”封卓伦慢条斯理的,“话说傅郁……夏夏的职业,你认为你能接受吗?”

        封淆得如坐针毡,身边的傅郁倒是依旧神色淡定,“无论身处环境,重要的是人自身。”

        “好。”封卓伦的眼底掠过一丝赞赏,又将脸侧向封夏,“夏夏,我觉得随缘就不应该强求,过去就是过去,人总要向前看,不应该因为被过往束缚而错失眼前的美好……没错吧?”

        “嗯……”她这时心里已经太清楚不过自己老爸在打什么算盘,只能低头吃饭。

        所幸封卓伦没有再多说什么,一顿饭好不容易吃完,她想借口提早离开,封卓伦却已经笑吟吟地对傅郁说,让傅郁开车送她回片场。

        下楼上了车,她系好安全带,对傅郁说道,“麻烦你了,谢谢。”

        “不用客气。”傅郁淡淡的,伸手将她的座位调得更舒服了一些。

        从市区到酒店,两人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领,仅仅只是几句的对话接触,她便能感觉到老爸口中介绍的“帝国理工高材生”的含义。

        进退得当,满腹经纶,理性思维。

        确实是一个相当有魅力的男人。

        虽然她不知道傅郁到底是怎么想的,可至少与他相处,没让她感到反感。

        很快到了酒店,她道谢后开门下车,却听到身后傅郁叫住她。

        “方便留个手机号码么?”傅郁这时也从车里走了出来,看着她不徐不缓地说,“作为朋友。”

        “嗯。”她想了想,将手机号码报给了他。

        “那么,等你有时间的话,再见面吧。”他有礼地朝她点了点头。

        车子逐渐驶离酒店,她将傅郁的手机号码存好,打开收件箱的时候,突然发现她之前发给司空景的短信,因为信号问题、竟然没有发出去。

        心中一乱,她向前走了几步,抬头一看,一下子停了下来。

        只见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偏暗的角落,司空景正静静地站在路灯下,看着她和刚刚驶离的车子的方向。

        她望见他在路灯下有些模糊的脸庞,咬了咬唇,握着手机,慢慢朝他走过去。

        他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近。

        “抱歉。”她走到他面前,“之前给你发短信,因为信号问题没有发出去。”

        “嗯。”他低低应了一声。

        她这时抬头看了一眼他的脸颊,又微微侧过头去,“我失约,是因为我爸让我回家一趟……”

        “夏夏。”他突然轻声打断她。

        她浑身一震。

        这一声,记忆像是重叠起来。

        这两个字,是从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她听到他这么叫她,都会觉得心中无比。

        由他这样的嗓音,温柔地唤她,会让她清楚地感觉到,她是怎样被他宠爱着。

        这是其他任何人,都给不了她的感觉。

        “你不用告诉我失约的原因。”他看着她,声色里有着温柔的沉音,“我不用去知道这个。”

        “上次在戴宗儒家里,给你带来困扰的举动,是我的疏忽和冲动。”他慢慢地说,“谢谢你告诉我你心里的想法。”

        她看着他,眸光微闪。

        他沉默了一会,这时侧过身,“人一生中有许多错过与误会,这无法避免,如果执意地去想着自己看到的那些,就会让自己走入一个误区。从前我太注重眼前看到的,反而忽视了我真正应该相信的。”

        “这五年在美国,我也一直是这样想的,”他的目光平静,“我不去看有关你的新闻,不去了解你在和谁接触、在和谁交往,我不去想你会不会有了新的男朋友,会不会有了别的爱的人,因为如果能够让我自己相信这五年关于你的一切是不会变的,那么我宁愿做选择性的心理暗示,不去看重现实。”

        我不去想刚刚送你回来的人是谁,不去想现在除了我外有谁在爱着你。

        我不去想你对我怀着的是什么样的心情,讨厌或是无谓,我都不去想。

        “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什么。”他看向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视自尊与骄傲为最高,以自己的价值观判断一切、做一切我认为是对的决定。”

        “后来想想,自尊与自傲,又有什么用呢?”他这时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挽在耳后,“我所谓的自尊让我失去了你,我还有什么值得自傲?”

        我曾经最值得骄傲的,便是拥有你。

        她感觉到他的手指有些凉,应该是已经站在外面,等了她很久。

        “夏夏,”他收回手,淡淡地笑了笑,“有没有发现,现在的司空景,比起五年前,其实要逊色很多,对不对?没有数不清的光鲜头衔,没有年轻和气盛,没有自傲,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人,比你差很多很多。”

        所以,现在是我,站在这个位置,看着作为最闪耀的星辰的你。

        封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他说完过了很久,才微微侧了一步,在他看不见的那一面,闭上眼睛掩去眼底的微红。

        “你要找我谈的,是什么事情?”她侧对着他,声音微微有些沙哑。

        他沉吟片刻,“我在考虑,调换《声色》的男主角。”

        她一怔,转过身,“换作谁?”

        他静静地看着她,“你认为呢?换作谁比较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