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三十九章

        **

        那是将近覆灭的感觉。

        久违、、浓烈、陌生、拒绝、接受……唇齿相交的那一刻,几乎不能用任何一种感觉去确切地形容。

        封夏只感觉到耳边是一个接一个的惊雷,理智与情感的挣扎在那一刻以彼此最大的力气相互碰撞、极近碎裂。

        而吻住自己的那个人,像是司空景,却又不像。

        司空景应该永远是温柔的、冷静的、理智的。

        司空景永远进退得当、不会泄露自己的分毫感情。

        司空景应该是永远用她无法比拟的淡然去面对一切的——包括面对他们感情的时候。

        所以,司空景怎么可能会像这样情绪激烈、动作不够柔顺地对待她?

        那唇齿间惮度根本不像是吻,更像是咬。

        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眉眼。

        时隔五年,他们再次毫无距离。

        几秒的窒息后,未等她推开他,他便已经松开她。

        “抱歉。”他英俊的脸庞上,刚刚微微席卷起的怒意早已不见踪迹,只有灯光打下所隐留的半边阴影。

        说完这两个字,他微微抬起手,轻轻抹去她嘴唇上小小的血色开口。

        她站定在原处,一动不动地等他的手离开。

        彼此无言相对,房里的气氛安静而奇怪,渐渐的,她的神色终于也恢复如初。

        “那天来接我的人,是我哥。”她这时微微侧身,“我告诉你这个、并不代表这个与你有什么关系。”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管制,也不需要任何人来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她的手握上门把,打开门前最后回头望了他一眼。

        毫无眷恋的一眼。

        “你不会愿意勉强我的,对不对?”

        她说完,转身离开。

        即使我知道,这世上没有人比你更清楚怎么样重新我的世界的方法。

        可是如果我的世界不对你打开,那么……你也没有办法进来。

        所以,司空,不要勉强我。

        …

        “咔嚓”,书房的门慢慢合上。

        司空景站在原地,听着封夏向二胖抱歉、与戴宗儒单叶告别离开的声音,听着门外不久后传来的大门开合的声音。

        他站了一会,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下,伸手揉了揉眉心。

        他该庆幸的是,刚刚他吻住她的时候,她至少对他依然是有情绪上的波动的。

        可他也应该明白,她对他所表露出来的情绪里,绝大部分是她对她自己的懊恼,还有,那一小部分对他的不为所动。

        至少,无论哪一部分,都并非是爱、或者恨,不是这两种可以让感情起死回生的感情中的一种。

        书房门这时重新被打开,戴宗儒慢慢走了进来,反手合上门。

        “司空。”戴宗儒走到书桌前,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口气轻巧,“你刚刚干什么了?竟然可以直接把人给气走了?”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他们都说我明面上纯良无害,背地里最会给人一刀,其实他们都错了,只有我知道你才是把这个特长能够发挥到极致的人。”

        戴宗儒见他不说话,笑意更是直接显露了出来,“哎,我原本以为你这次回来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我可真没想到啊、东风竟然连饭都不吃就直接走了,原本我都在想要不要直接给你们留一间客房的。”

        他这时放下抚在眉心的手,嘴角勾起一丝苦笑,“你要我怎么解释?……我是真的被她气疯了。”

        看她这样冷静地面对自己的质问和故意的恶言,看她面对自己丝毫不为所动、就像看陌生人惮度,看她说她与其他男人的相处与自己毫无干系。

        如果说他离开的五年,全部仰仗的是对自己的自信和对她势在必得的豪赌。

        那么直到刚刚这一刻,他才真的开始感到害怕了。

        她竟然会告诉他,让他不要勉强她。

        所以,司空景,如果她是真的,已经不会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她的世界了,你该怎么办?

        “那我真的更好奇了,平时看她和叶叶相处,倒还真的是毫无攻击力的样子。”戴宗儒思索片刻,扬了扬眉。

        “你不了解她。”他这时抽出一根烟,点燃后靠近嘴唇,“她是那种一旦认定一件事情,只会依据自己原则去做,哪怕知道这样做是错的人。”

        “看得出来,她很倔强。”戴宗儒伸手将烟灰缸递给他,“所有事情当中最难修补的就是感情……不过,其实你也再清楚不过了,我也算是前辈了吧,当时什么手段没用过?我是整整用了六年的时间,面子和尊严早就丢在地上不管不顾的,直到二胖出生才把我和叶叶的感情修补得毫无瑕疵,所以……慢慢来吧。”

        “嗯。”他微微垂了垂眸,伸手掐灭了烟。

        **

        《声色》。

        这是部具有太多太多头衔的电视剧。

        由司空景作为导演和制片人回归国内娱乐圈的第一部作品。

        由天后封夏担任女主角。

        由目前人气超高的男艺人木禾担任男主角。

        作为年度最被期待的情感大戏,仅仅是之前的一个开机仪式,都让现场差点失去秩序。

        最主要的热点,必然是司空景回归。

        而另一点值得一提的话题是,由于楼弈更多的时候是在歌坛发展,木禾已经渐渐被形容成影视新小天王。

        在这个剧组里,有红到发紫后突然离开奠王VS现今的新小天王,有曾经被拟为最般配情侣的绯闻对象。

        处处是话题。

        一切准备就绪,所有演员正式全部进组,开拍。

        入组之后,封夏按照顺序定完造型,顺利完成定妆照的拍摄后走出摄影棚。

        视线一扫,便看见不远处司空景正握着剧本,和其他工作人员站在一起讨论布景。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他这时侧过脸来恰好对上她的目光。

        四目相对,皆是毫无波澜。

        像是之前那天在戴宗儒家发生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他只淡淡看了她一眼,便继续和身旁的人说话,她也朝他微微点头,朝另一边走去。

        五年前,她拍完女主角定妆照,与同为演员的他在所有人面前脉脉情深地相望。

        五年后,她依旧是女主角,他却摇身一变、变为了导演,形同路人的关系。

        她挥去脑中的繁杂,一路走到休息座位上等待开拍,刚刚侧身想跟助理说几句话,便看到不原处好几个年轻的女孩子正围着一个人、全部都笑得前仰后合。

        “有这么好笑吗?”被围着的那个人这时从女孩子堆里慢慢走了出来,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上挂着痞痞的笑容,“不就是少说了一个字吗?你们思想怎么都那么不纯良?”

        言罢,女孩子们笑得更欢,望着他的眼神俱都十分热烈。

        片场里这时随之响起了窃窃私语,其他演员和助理,尤其是年轻的女孩子脸上全部是难以言表的激动。

        “木禾真的好帅啊!”一旁一个小助理这时小声感叹道。

        “是啊,真的好帅,而且又很容易搭上话。”另一个小助理这时顿了顿,将声音压低了几分,“其实司空景长得更帅,可是我总觉得他比以前更难接近了。”

        “哎,那是男神级别的,你就别肖想了,能看看就不错了。”

        封夏对木禾从来就没什么兴趣,这时听完身边的话,淡淡收回目光,拿起水杯喝水。

        “summer。”她刚刚喝了两口,便听到面前有人叫她。

        放下水杯一抬头,便是刚刚那个被女孩子围得热烈的木禾已经走到了面前。

        “久仰大名,很高兴能和你合作。”木禾风流倜傥地朝她笑了笑,语气里难掩随意地开口。

        没等她说话,对方还忽然将手轻轻放在左胸口,做了一个足够让一***女孩子被迷倒、优雅的礼节。

        “同样期待和你的合作。”她没有伸手、也没有起身,只是坐在位子上淡淡一笑。

        木禾见她丝毫不为所动的淡然神色,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异色,这时突然转身,对着不远处正在和其他演员说戏的司空景叫了一声,“导演。”

        封夏看得一怔,连同剧组的其他所有人也都全部怔住了。

        “导演,之前见面的时候我就忘了说了,谢谢你给我选的女主角。”木禾双腿交叠,语气轻佻,“虽然我知道这位女主角以前是你的绯闻对象,但我觉得你一定不介意她现在和我搭戏吧。”

        剧组的所有人这时都由刚刚的震□为了隐隐的振奋,彼此不能控制地交头接耳起来。

        要知道,以前司空景在的地方,是绝对没有人敢直接直呼他的名字的。

        木禾的后台据说是与黑道有关的,他从出道到现在的时间相当短,红得发紫的同时,也因为言语放荡大胆一路得罪了不少人,桃色新闻不断、打架吸毒的新闻也不相上下,但由于后台实在太过强硬,几乎没人敢与之对峙、只能百般容忍。

        而现在,他竟然敢直接挑衅上了所有人心中神祗一般存在的司空景。

        封夏看着面前轻佻放荡的木禾,眉头几不可见地一皱,神色微微有些复杂地看向了司空景。

        司空景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将手里的剧本放了下来,面色平淡地问身边的工作人员,“他是谁?”

        全剧组立刻都发出一声低低的嗤笑声。

        “是男主角。”工作人员忍着笑回答司空景。

        “哦。”司空景点了点头,才看向木禾,“抱歉,我当初定剧本的时候,不认为国内近期有什么出色的男演员,就把男主角的甄选留给了其他工作人员去做,现在看来好像当初那个决定不太正确。”

        木禾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绿了。

        “……所以,你有什么问题吗?”司空景目光淡淡落在木禾的脸上。

        他面色沉静说话的样子着实太有压迫感,木禾刚刚几乎要撞破天的盛气凌人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见木禾不说话,他目光更不在对方脸上多留一秒,转身便朝前。

        “我有问题。”木禾这时双手抱着手臂,吹了声口哨,突然又说,“导演,我想问一下,有没有戏?我忘记剧本里到底有没有了,如果没有的话,我能不能申请加戏?”

        司空景的脚步微微顿了顿。

        封夏看着木禾的眼光已经相当厌恶,这时刚想出言不轻不重给他一句难堪,谁料司空景的反应更快一步。

        “你想加,可以。”司空景半侧过身,风轻云淡,“男主角与女主角没有任何亲密戏份,因此,要加可以加和女配的。”

        封夏刚刚一口气屏息着,这时却忍不住侧过脸扬了扬唇。

        这部剧的女配,为了符合剧情题材……特意选了一位长相实在不怎么好的大龄女演员。

        那名女配角听到此话,看向木禾的眼神则是快要冒出红心来。

        所有的人都压低声音低笑了起来。

        司空景不冷不热的最后一击、彻底让对方没了任何声音,木禾哪里受过这种气,却又不知如何反击,冷着脸便拂袖而去。

        “我刚刚看了看,剧本有些地方是有点问题。”等他离开片场,司空景这时说道,“主要演员集中,今天延迟开拍,先对剧本进行重新修正。”

        …

        休息室。

        封夏看着手里的剧本,听着耳边低沉的话语,伸手轻轻揉了揉太阳。

        司空景这几年离开,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变化的一点,就是对工作一丝不苟的严苛态度。

        针对剧本抵论从下午一直进行到了晚上十点,其他的演员的部分终于结束离开,休息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这样的独处,因为是在工作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他公事公办惮度,却也无暇让她去想更多,只是纯粹以演员与导演的方式相处,交换彼此对剧本的意见。

        曾经那样炙热热烈爱过的人,现在正坐在自己面前以最平常惮度与自己交谈。

        浮生如梦。

        “抱歉,我有个电话。”讨论直到零点的时候,他淡淡看她一眼,拿起电话朝门外走去。

        等他离开休息室,她一直着的神经才好不容易暂时松了下来,趴在了桌子上。

        接连几天背台词背通宵,她人一松下来,困意便汹涌而来,头枕在手臂上枕了一会,便有了睡意。

        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感觉身上有的布料覆盖上来的感觉,她手指微微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身后正将外套盖在她身上的司空景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谢谢。”她从桌上伏起,礼貌地朝他笑了笑。

        他亦淡然自若,这时将外套挂在臂弯里,重新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摸出了一根烟。

        “介意吗?”他将烟握在手里,淡声问她。

        她心中一动,只是淡淡摇了摇头。

        他点燃了烟,调整了姿势,不让烟朝她的方向飘散。

        她静静看着,也不说话。

        他抽烟的姿势,从来都很漂亮,可从前与她在一起时,她没有机会看到他抽烟,如今再一次见到,却觉得他抽烟抽得格外凶。

        而且那拿烟的姿势里,隐隐有一股落寞。

        “明天是你的生日。”他将烟蒂在烟灰缸边缘微微点了点。

        “嗯。”她轻声咳了咳。

        “打算怎么过?”他看着她,平静地问道。

        “应该和楼弈、蒋宜他们一起过,他们帮我策划了派对。”她回答。

        他的眸色,在烟圈里,看不清明暗。

        良久的安静,他将烟掐灭,重新翻开剧本,“嗯,玩得开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