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三十七章

        **

        封夏在房门口静静站了几秒,便朝房间里走去。

        室内安静,她伸手开了大灯、神色平静地在司空景对面的另一张沙发椅上坐下。

        “还好吗。”他双腿交叠,慢悠悠地开口。

        “嗯,不错。”不同于演唱会上全然的错愕,她此刻的声色可以称得上是平淡。

        他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这时伸手拿起桌上的水、自顾自地倒了一些在一个新杯子里,放在唇边喝水。

        房里太安静,她的视线无处可落,只能看着他喝水时的摸样。

        他的手是长得极漂亮的,手指纤长,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握着玻璃杯子,便是让人移不开眼。

        喝完水,他将杯子放回桌子上。

        因为水分的缘故,他薄薄的嘴唇上微有些湿润,唇形显露无疑。

        他原本就是这样耀眼的五官,而那么久未见,此刻看来他的所有举动:声音、姿态……一切,分分秒秒都是。

        封夏再看了一眼,脸已经不由自主地热了,几乎是有些急促地收回视线,让自己的神情平静下来。

        趁她侧过脸的空隙,他几不可见地扬了扬唇。

        “我这次回国,就并不打算再走了。”他这时开口道。

        她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只是微微笑了笑,“看来娱乐圈又要翻天覆地地变化了。”

        “不会。”他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你现在这样的存在,不会有人来撼动,也撼动不了。”

        他的语气平静,却是在对她做着肯定。

        “而且,我的工作室从N市迁到了S市,”他似乎是十分不经意地提了一句,“回到最熟悉的地方,做什么都会方便些。”

        这最后两句话,细细去想,是真的颇有深意,她却不愿去深究,只是理解片面上的意思,一板一眼地回答,“嗯,人脉和机缘,应该都是在S市比较好。”

        两人一时沉默下来,司空景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这时说道,“五年,别人的圈子终究是别人的圈子,长时间听英语,也有些厌了。”

        “毕竟是最强大的国家,软件硬件都是最好的,”她点了点头,话语就这样直接从口中冒出,“五年,也应该足够你完成想法和心愿了。”

        “嗯。”他只是应了一声。

        如此对话,说到这里,便好像无法再继续下去了。

        她静静地坐着,看上去风轻云淡,其实脑海里,一瞬间已经掠过了很多很多。

        “很晚了,我先回去了。”他未再企图多留,这时起身,“早点休息。”

        “好。”她也起身,跟在他身后一臂距离。

        “今天你的演唱会很成功,”他走到门口,背对着她,“祝贺你。”

        说完这句话,他便消失在了门外,门合上的这轻轻一声,像是一记轻敲在她的额头上。

        她站在原处,看着紧闭的门。

        五年。

        他漂洋过海、一走五年,不是五小时、也不是五天,这是整整五个春夏秋冬。

        他离开时,她才21岁,而现在她已经26岁,都过了女孩子最佳的黄金年龄25岁。

        五年,他今天陡然又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预知。

        她伸手揉了揉眉心,关上灯,重新躺回床上,睁着眼睛,脑中却一片混乱。

        演唱会上夺目的闪耀、刚刚平静的突访……他这一天回归的方式、确实让她续不止,可之后他所说的所有的话,却也不像是故人,不像是叙旧,更不是热络,也并不是有意愿要重修旧好。

        或近或远,她从他的字里行间里,还是根本看不透他的心思。

        其实这样,才是最最可怕的。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现在自己要怎么样来定义这个人,她也不知道,他如此归来,会给她的生活又重新带来些什么。

        有关或是无关,熟悉或是陌生。

        躺了一会,她才慢慢闭上眼睛。

        是,这个曾在她生命里留下最重要痕迹的人回来了。

        可是封夏,你不能忘了,在他离开的这五年,生活教会你最大的礼物,是随遇而安。

        闯进你生活的权利,是他人的。

        可让他真正你的生命,还是让他成为过客,却始终,取决于你。

        …

        第二天,她坐飞机回了S市,一下飞机后,便先回公司报道。

        在飞机上的时候,sharon一直不好意思和她说话,直到坐到车上,才又向她道歉,“夏夏,真的抱歉,昨天让你在演唱会上遇到完全没有安排好的事。”

        “没事的。”她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sharon的肩膀,“昨天我就说了,真的没事。”

        Sharon看她神色当真是淡然从容,心里不禁有些唏嘘。

        她这几年靠自己的努力走到今天、或许心中也只是以那个人为信念,可现在那个人真的回来了,也不知道两个人还有没有缘分重归于好。

        Sharon想了想,还是换了个话题,告诉了她这一周的日程安排,说完之后,立刻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笑,“事实上,好不容易这次巡演结束,穆熙还是没有给你任何的休息时间。”

        她听得也颇为无奈,只是撇了撇嘴,“他总是把我当牛马使唤,不过我觉得我比起楼弈的待遇还好一些,楼弈这次被他折腾得,都连着一两个月全部是通告……整个人快散架了。”

        “所以说,结了婚、当了爸爸的男人,其实比单身的时候还要可怕。”Sharon摇了摇头。

        她打了个响指,“简而言之,纵欲过度的男人比欲求不满的男人更可怕。”

        Sharon听得大笑不止,两人就这么一路吐槽穆熙,很快便到了公司,sharon去找手下带的其他艺人,她则是直接去了穆熙的办公室。

        让秘书通报了一声,她便进了办公室,穆熙正背对着窗户抽烟,听到开门的声音转过头来。

        她的反应当真是很敏锐,对上穆熙的视线后往下一侧,便见穆熙那件白色衬衫的领口,有一个浅浅的口红印。

        “韵之姐刚走吧?”她平静地在椅子上坐下,托着腮帮对穆熙说。

        穆熙没有回答,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不是韵之姐?”她佯装皱眉,“那我应该打个电话给她……”

        “是她。”穆熙被她这么一调笑,俊脸微微有些发黑,可几秒后,立刻恢复波澜不惊,“你歌手的身份完成到这里应该差不多了,按照我的安排,接下来可以重新开始接戏。”

        他伸手拿起了桌上几份文件,看了看,这时将其中两份文件转了个方向,推到她面前。

        “知不知道最近新崛起的一个男艺人?”他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是Top花大力气捧红出来的,目前正是盛势,年轻又气盛,现在跟楼弈有不相上下的趋势,不过倒是真的很具备偶像素养,叫木禾,这两部戏的男主角都是他。”

        “我知道他。”她拿起文件看了看,“听说很会耍大牌,不太好相处。”

        “这两部戏,都是现代剧,其中一部原计划是Live和Top合资拍的,另外一部,是一位投资人自己独立投资的。”他慢而淡地说,“我倾向于后面那部。”

        她听了穆熙的话,视线往下一扫,一下子停住了。

        投资人那一栏。

        姓名竟然是司空景。

        “我不希望娱乐圈出现任何Live不再站在最顶端的趋势,所以我最近在考虑取消和Top的这个合作案,因为那个剧预计不会很红,结果应该是主推后面这个剧,”他看着封夏,“而且我想……故人合作,应该效果会更好吧?”

        穆熙这一枪,是果断把刚刚她调笑他时的仇给报回来了,她握着那份资料,咬了咬唇,道,“必须只能在这两部剧里选?”

        “确切地来说,只有这一部剧可以给你选。”穆熙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你应该知道,艺人需要的是专业惮度,不谈及任何私人的感情与情绪。”

        她握着那份文件,眸色闪烁了几秒,放下文件后平静地问,“导演是?”

        “还没有确定。”穆熙说,“这取决于投资人和制片惮度。”

        “接吗?”顿了顿,他问。

        “我再考虑一下。”她放下文件,“今晚之前给你答复。”

        **

        下午的通告,是上一档座谈节目,主要是针对她这次演唱会的圆满收官。

        主持人风格幽默,提出的话题也很具有可塑性,两个人来来往往地交谈,气氛倒是很融洽。

        “summer,其实我想,昨天你在香港的演唱会上,最让所有人津津乐道的点,应该是在安可的时候吧,uranus突然空降,真的是让在场所有人都跌破眼镜了。”

        她坐在椅子上,看着主持人,其实心里也早料到,无论如何都逃不开这个话题。

        “我今天看了看微博,整个微博都被天王回归的新闻给刷屏了,好多人都深表后悔,表示当时没有抢到演唱会的门票是最大的遗憾。”主持人笑道,“其实不瞒你说,我也是uranus的粉丝,看到你们同台演唱的那一刻,我当时在家里,也真的是从椅子上跳起来了,真但完美、太默契了。”

        她静静听完主持人说的话,笑了笑,“谢谢。”

        “summer,所有人其实都知道,uranus对你始终是有特别照顾的,你们一起拍戏,他为你作词作曲,他担纲MV男主角的一首《不曾》更是红遍全亚洲,那么现在他回来,你所持的是什么态度呢?”主持人说完,“summer介意这个问题吗?”

        “……不介意啊。”她调整了一个坐的姿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Uranus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艺人,以前每次与他合作的时候,我总能学到很多,现在他回来,我想,对娱乐圈以及所有的粉丝来说,都是最大的福音吧。”

        “那么summer会不会与他再次进行合作呢?”

        她握着话筒的手指微微紧了紧,半响说道,“不是很清楚,这取决于公司的安排……不过他应该也很忙碌,不一定会有档期。”

        “说得也是,况且目前uranus回来,也没有明确说明自己的定位,到底是继续做艺人还是从事其他工作。”主持人若有所思,忽然又说,“summer,很多女艺人都表示过,uranus是她们理想伴侣的类型,那么他到底是不是你的理想伴侣类型呢?”

        台下现场看节目的观众听到这时已经忍不住发出了压低的惊呼声,各个脸上的神情都是跃跃欲试。

        这个问题,是所有人一直以来,尤其是昨天演唱会他们同台后,都最最想知道的问题。

        司空景和封夏,是唯一一对被所有人这么多年一直YY的演艺圈最佳官配。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曾经一定相爱过。

        所有人都希望他们一直是在一起的,为了不给他们带来任何外界的干扰,所以,都只是放在心里默默地想而已。

        相配到……根本不舍得去提起,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封夏看着主持人,眉角微微动了动,良久,微微一笑,“我心目中的理想伴侣,应该不会是在演艺圈里的。”

        主持人的脸上出现了些许失望的神色,“嗯……那么summer,请问你现在爱情观,是怎么样的呢?”

        “有可能还不懂事的时候,觉得只要是喜欢,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无论对方与周遭的一切,只要在彼此身边就好,只做自己认为是对对方好的事情就好,是这样的吧?”她的目光落在一点,像是很专注的样子,“可是以后总会发现,相爱的人在一起相守是最困难的事情,不仅需要喜欢,还需要很多其他的附加条件。”

        “而且,有时候,过去的事情应该就只属于过去,不同的时点,就会有不同的心境,一步之差……有可能就是一生错过了。”她扬了扬唇。

        这五年的光阴,不是五天。

        你不在我的身边,你做了什么,你看到了什么,你遇到了什么样的人,都是与我无关的事情,相对的,我之于你,也是这样。

        五年能够改变多少?

        可以改变一个人,可以改变一段感情,可以改变很多很多。

        我只是遗憾,这五年的空缺,是真实存在在我们彼此的生命里的。

        …

        司空景坐在车里,静静地看着屏幕上年轻女人说话。

        节目结束,他伸手关了屏幕,将车驶入了广播大厦的另一侧小门外。

        大约过了一会,她独自一人从小门里走了出来。

        他看着她走近,伸手亮了车前灯。

        她一抬头看到了车灯,也看到了他,行走的脚步微微顿了顿,很快却又恢复步伐,走到他的车边。

        “你也在这里。”她轻松地打了一个招呼。

        他一手握着方向盘,目光落在她的脸颊上,“晚上有没有时间?”

        她一怔,看了看手表,便抬头朝他平静地摇了摇头,“我晚上有事情。”

        司空景始终看着她的神色,看着她说话波澜不惊、甚至还微微带上了些冷淡的样子。

        “那我先走啦。”她似乎是赶时间,也没有多看他,只是朝他挥了挥手,“再见。”

        她转身离开。

        大门外这时驶进来了另外一辆车,他一动不动地坐在车里,看着她快步朝那辆车走去,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弯腰很亲热地对车里的人说了几句,便坐进了车。

        他看不清驾驶座上坐的是谁,却只能看清大概的轮廓,是一个男人。

        天色渐暗,他俊美的脸庞上,眼底的神色如同落日的暗角。

        暗沉、无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