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三十六章

        **

        四年后。

        **

        香港。红馆。

        全场的聚光灯依旧没有打开。

        在看不到台上任何情景的视线氛围下,台下万名粉丝尖叫声一波接着一波,甚至自动自发地做起了人浪,整个场面十分震撼,久未平息。

        而所有人的嘴里,这时只高声喊着一个名字。

        司空景,Uranus。

        长相、人品、天赋、才华,每一样都无懈可击的人;在娱乐圈红到每次出现,几乎都能让场面失去控制的人;曾获得无数奖项,无论是演戏、唱歌、影视……做任何事情都能做到极致好的人;是即使现在被尊称为新一代天王的楼弈,都似乎根本无法与之比拟的人。

        也是在中国的娱乐圈,在个人事业的最高巅峰时,在所有人的眼里消失了将近五年时光的人。

        今天,在当今娱乐圈天后封夏的个人演唱会的最后一场的安可时,他竟出现了。

        “好久不见。”

        漆黑的大舞台上,说完这四个字,司空景轻轻松开了封夏。

        那清冽的男性气息渐渐远离,封夏站定在原处,这个时候已有薄汗微微覆盖在皮肤上。

        她的手心自从他出现与自己合唱《不曾》的那一刻起,便没有停止过。

        淡漠而又淡和,炙热而又熟悉。

        这四个字,多一字则过热,少一字则过冷。

        恰恰好好,也正是这四个字,却能比任何一句话,都让她来得续如雷、恍若身在梦境。

        台上的聚光灯这时“募”地重新全部打开。

        灯光闪耀,晃得她一下子有些刺眼,她抬手遮了遮视线,却听到台下更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谢谢。”司空景朝台下微微点头示意,“大家好,我是司空景。”

        “其实刚下飞机的时候,还觉得感觉好像有些陌生,时隔很久重新回到故土,这种感觉一时半会也说不太清楚……四年?五年?”他的语音尾端,有一丝微微的上翘,引得台下的尖叫声更是要刺破天际,所有人都叠声喊着那个数字“5”。

        封夏站在他身旁,几乎是屏息听着他的声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现在是什么神情。

        “五年?”他这时轻轻笑了笑,“也不是很长啊,也只是正好到让我要落伍的年纪了,是不是?”

        台下所有的粉丝都笑了起来,可所有零零散散的笑声在几秒之后,突然由几个人的牵引,渐渐地汇聚变成了一句话。

        所有人都整齐地、统一地喊着这一句话,有些人,喊着喊着,甚至声音里都渐渐带上了哭腔。

        “You are the one.”

        司空景,你是那个人。

        只有你,是那个人。

        你是那个,在所有人心里,都无可取代的人。

        所有人都曾为你着迷,所有人都曾视你为现实生活中的神祗。

        你离开的时候,大家都把你当作心中小心守候的秘密。

        可现在,你回来了。

        你的名号,依旧如此

        ——长生不老、永垂不朽。

        封淆着台下整齐划一的口号,这时终于慢慢侧过头去,看他的侧脸。

        他的脸庞、五官,在聚光灯下,看上去有些模糊。

        你……是真的吗?

        司空景这时看着台下抬起了手,粉丝们便立刻安静下来,他复又开口,声音低沉,“可是到这里,看到你们依旧还这样热情地对待我这样一个应该来讲已经不合时宜的艺人,才觉得渐渐有了一种归属感。”

        他话音刚落,台下便立即响起又一片的尖叫声。

        “好了,那么,今天的主角只有summer,”他这时,侧过身,看着她,“我今天的到来,也只是给她作为陪衬而已,为祝贺她圆满完成个人演唱会的最后一场。”

        “恭喜你,summer。”他迎着灯光看着她,目光沉静,“其实,你才是大家心中的the one。”

        她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睛里,倒映着一个略微仓惶的自己,一个已经经历了诸多风浪、本该对凡事都淡然的自己。

        台下的粉丝们,这时跟着他,重新高声欢呼地叫起了“summer”的名字,他再看了她几秒,转身朝台下挥了挥手,便信步朝后台走去。

        封夏站在原地,听着耳边为他和自己的欢呼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布幕后。

        …

        完成第二次安可,演唱会正式结束,封夏回到后台,刚推开化妆室,便远远见屏风后蒋宜正双手抱臂地站着,皱着眉跟sharon说着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蒋宜的声音有些不同寻常的冷,“Sharon,司空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夏夏的演唱会上,这件事情你有跟夏夏说过吗?这是她自己的演唱会,你们难道做任何的安排之前不经过她的同意吗?这是穆熙决定的?还是你们擅自决定的?”

        “我知道你以前是司空景的经纪人,和他私交很好,可是你有没有尊重过夏夏?”蒋宜似乎是有些动气了,“你怎么知道夏夏到底想不想见到他?”

        Sharon本就脾气火爆,被蒋宜这一席话说得也有些起火了,“司空是今天下午的时候到香港的,落地之后他就联络了我,我之后立刻和穆董说了这件事,穆董批准了,并且说要对夏夏保密,把司空安插在最后的安可环节出现……司空是洪水猛兽么?你又怎么知道夏夏不愿意见到他?!你跟夏夏关系好,我也一样,将心比心,我会做害她的事情?!”

        “夏夏会愿意见他?”蒋宜一声冷笑,“夏夏对他付出了多少感情,最后呢?他什么都不说就转身去了美国,夏夏一个人这几年是怎么过的你还不清楚?而且他一走就是那么久。”

        “回来不要紧,可他回来为什么要到夏夏演唱会上来?对夏夏示威吗?还是嘲笑夏夏?”

        两个女声争锋相对,封夏的手从门把上放下,合上了门。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屏风后的两人也停止了说话,先后从屏风后走出来,见是她,蒋宜当先一步、斟酌了几秒,叫她,“夏夏。”

        “嗯。”她在化妆镜前坐下,朝蒋宜笑了笑,“真是累死我了。”

        她神色如常,除去脸上有些疲惫,似乎没有任何的其他情绪的表露,蒋宜和sharon两人对视一眼,sharon向前一步,有些歉疚地看着她说,“夏夏,真的不好意思,嘉宾来也没有和你提前说过一声……幸好你的临场应变能力强。”

        “没事啊。”她伸手摘下头上的头饰,摆了摆手,“演唱会的效果非常好,而且估计明天一整天的娱乐头条就都是关于我的演唱会了。”

        “这不是很好嘛?”她转身,朝他们眨了眨眼睛,“又不是坏事。”

        蒋宜看着她说话时淡然的神色与举动,咬了咬牙,想对她说什么,却有些欲言又止。

        “咔嚓”。

        大门这时突然又打开了,封夏回头看去,便看见楼弈正一手摘下了帽子,一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背靠着门、摆了一个有型的姿势笑嘻嘻地看着她,“小姐,有人送了你一束玫瑰花,快来签收一下。”

        她一看见楼弈这幅痞痞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从椅子上起身,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花,“谢谢。”

        “哎,演出是不是很成功?”楼弈朝蒋宜和sharon打了个招呼,便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刚刚坐车到会馆外,就听见里面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了……”

        “是挺成功的。”她伸手将玫瑰花放在沙发上,“等我换下衣服一起去吃饭……不过话说,你们怎么一个两个都到香港来了?”

        楼弈大摇大摆地在沙发上坐下,长长吁了口气,“蒋宜来拍TVB,你又办演唱会,你们都来香港了,我干脆也过来了……哎蒋宜,你这是什么表情?”

        趁封夏走进***室里换衣服,蒋宜这时走到他身边坐下,压低声音道,“他回来了。”

        “啊?”楼弈一时没摸着头脑,“谁?”

        “司空景。”蒋宜轻轻叹了口气,“他和夏夏在演唱会上合唱了一首歌。”

        楼摭得神色猛然一变,眸光微微闪烁了几秒,没有说话。

        “我有事,先走了。”Sharon也十分识趣,这时朝他们道了别,便先行离开。

        等室内重新恢复安静,蒋宜说道,“你来之前,我刚刚和sharon吵了一架,她跟穆熙还有其他人,都瞒着夏夏,让司空景来做演唱会的安可嘉宾,我刚在后台看了,那个场面,简直要失去控制了。”

        “一走五年。”半响,楼弈才终于开口,声音里带着调笑的口吻,“他这是宣告着回归了,要准备抢我的饭碗?”

        “我真觉得,无论你哪个饭碗、他都能轻而易举地抢走,”蒋宜嗤笑了一声,“……其实我也不是讨厌他,只是见不得他这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相信我。”楼弈双手枕在脑后,被时光打磨得坚毅起来的脸庞上是从容的笑容,“你不会比我更容不了。”

        **

        香港的夜市,比白日更繁闹,临近凌晨,他们三个找到一家稍许偏僻、却味道绝佳的小店吃了夜宵。

        填饱肚子,蒋宜因为第二天早上还要拍戏,便先回片场,楼弈的酒店和封夏的酒店离得很近,两人便一起步行回去。

        “刚刚看你吃得不太多。”两人慢慢地走着,他这时问她。

        她神色淡淡的,有一半的神思似乎在游离,过了一会才回答,“没有,只是一开始觉得挺饿的,可吃了却觉得没胃口了。”

        “大概是太累了。”她伸了伸手臂,才语露俏皮,“现在演唱会也结束了,我要好好休息一阵,不然真的是在玩命了……”

        楼弈侧头看着她素颜干净的面容,沉默了一会,突然说,“他回来了,你是怎么想的?”

        “他走了五年,今天回来了,他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他语气带着些隐忍,尽量用轻松的口吻。

        她回答得很快,语气也没变,“没怎么想……就是觉得他好像没什么变化,但也感觉有些陌生。”

        “而且还觉得,他的影响力,原来真的是过十年、二十年……都能是这么大的,他一出现,所有人的眼睛里就只有他了。”她平静地笑了笑。

        楼弈走在她身边,一直在观察她的表情。

        她真的像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只是在谈论一个老朋友。一个很久未见的故人而已。

        “夏夏……”他想了一会,这时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他这次回来是具体要从事什么,但是如果你需要和他合作共事,你会推辞吗?”

        已经快要走到了酒店楼下,她停下脚步,淡淡道,“不知道……再说吧。”

        …

        回到房间后,洗澡、洗漱。

        一切妥当,她终于是由内而外松了一口气,在床上躺了下来。

        看了一会电视,便觉得有些困了,她刚刚伸手想将灯关上,却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了轻轻的敲门的声音。

        原本还以为是错听,她再屏息等了一会,更清晰地听到了是自己房门上发出的声音。

        都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应该是不可能有人来找她的,她翻身下床,蹙着眉走到门边,心里想着是不是哪间房间的客人喝醉才敲错房门。

        开了壁灯,她探身往猫眼一看,猛地浑身一僵。

        在门内站了好一会,她才轻轻伸手,开了锁,从里将门打开。

        门外,亮着微微黯淡的光的走廊里,刚刚在演唱会上出现在她身边的人,又一次,毫无预知地站在了她的面前。

        “方便吗?”司空景身上穿了件白色衬衫,看着她、面色平静地问。

        她下意识地咬住了嘴唇,手指紧紧攥着门把,良久,才微微侧过身。

        他没有说什么,就这样经过她身边,慢慢走进了房间。

        房间门关上,她一直有些木然地站在原地,直到他在房间的沙发上坐下,视线与她交汇,神智才彻底清醒过来。

        英俊的五官,淡静的气息。

        眉眼、神情……都与她心底最最深处所有的一切,渐渐交汇了起来。

        他真的,回来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