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三十五章

        **

        封夏的首张同名新专辑《summer》从录制、制作再到后期、发布……历时整整一年。

        而这张精心筹备的新专辑发布后,理所当然在娱乐圈和大众中掀起了滔天的狂潮,也为Live和她本人吸金无数。

        单单只是“十首单曲作词作曲全部是由已经在好莱坞深度发展的司空景亲自操刀”这一条,便已经成为所有人都争相讨论的热点。

        狗仔甚至还扒出前两年两人各种捕风捉影、密切往来的绯闻,称两人一定是有过一段时间的地下恋情。

        况且,新专辑的主打歌《不曾》,还是由司空景亲自饰演MV男主角的,歌词极具深意不提,在这之前,司空景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艺人写过词曲、更不谈拍摄MV。

        一时之间,八卦、猜测、赞扬、质疑……那么多的声音叠加起来,海浪一般地将“封夏”这个名字,送到了娱乐圈的最高点,这张专辑还同时成为了萧条的唱片市场救世主般的存在。

        从演员跨度到歌手,真正成为影视歌三栖明星,这一仗,她知道自己打得很漂亮。

        “夏夏,”

        终于在S市结束新专辑的所有宣传,她离开现场、便见sharon早已等在后台,见她走过来,便笑着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嗯?什么?”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神色略微显得有些疲惫。

        “《summer》这张专辑,让你在这次金曲奖上,接连获得最佳新人女歌手、最佳国语专辑奖与最佳年度歌曲3大奖项滇名。”Sharon难掩喜色,“三个大奖滇名啊!你真但棒了!”

        她听得愣了一愣,很快也回过神来,笑着又反问了一次,“真的?!”

        “当然是真的,楼弈也是三项大奖滇名,只不过是把新人奖替换成了最佳国语男歌手。”Sharon呼出了一口气,“我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在镜子前看了看,看到自己已经长出好些根白头发差点咬舌自尽,不过后来听到这个好消息,看到我一手带出了两个现在娱乐圈最红的男女艺人,就觉得真的什么都值了!”

        她听了歪头一笑,伸手握了握sharon的手,“等你休了年假,我请你和你老公去爱琴海玩一圈。”

        两人边说笑着边走出会馆,封惜头一看,门外已经有很多聚集着的粉丝,见到她出来,尖叫声几乎响彻了会馆上空。

        她远远朝粉丝礼貌地笑着挥了挥手,便弯腰进了车。

        “我去,怎么那么多人!”Sharon和她一起坐进车里,“你粉丝现在的热情,简直能和当年司空相提并论了……”

        sharon说了半句,立刻捂住了嘴,猛地回头看她。

        她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只是朝sharon淡淡笑了笑,"你这是在表扬我阿,怕什么?"

        Sharon几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关上车门后转而道,“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吧,我看你已经累得不行了。”

        “嗯?我记得等会还有一个通告的。”她靠在后座上,倦得闭着眼睛轻声说,“推掉没关系吗?穆熙会不会发话……”

        “董事长夫人美得跟天仙似的,穆董现在天天往家赶得比谁都急,没事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这一阵为了排舞,几乎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Sharon的语气里有一丝雄,“夏夏,名气像你这样大的艺人,都已经很少像你这样努力了,我并不是说要你偷懒面对自己的事业,可是女孩子要对自己好一点,相貌、青春是转瞬即逝的,懂吗?”

        “嗯,知道啦……”她睁开眼睛,有些无奈地看着sharon,“不过我现在也不能回家补觉,今天晚上是我哥哥和嫂子的婚礼,你送我去婚礼现场吧。”

        **

        因为她哥哥封易修原本就是非常著名的作家,而且又考虑到她也是公众人物,婚礼办得十分从简,信息保密程度很高,也只有一些最亲密的家属朋友前来参加。

        到了婚礼会馆后,她便直接去了新娘休息室,她哥哥封易修捧在手心里的妻子叶天晴是一位大学讲师,人美、性子又温和,与她的关系也处得相当好。

        “夏夏。”叶天晴盛装完毕,看到她推门进来立刻迎了上来。

        “叶子姐。”她顿了顿,立刻笑道,“不对,要改口了,嫂子。”

        “还是叫叶子姐习惯一些,”叶天晴拉她在沙发上坐下,“坐下来休息一会,是不是这两天很辛苦?你看你,脸色都不太好。”

        “还好,”她吐了吐舌头,眼底都是温和的笑意,“就是浑身上下都有些酸疼……叶子姐,新婚快乐!整整十多年,你们今天正式办了婚礼,我觉得我简直比你们两个都开心。”

        叶天晴看着她,神色也有些动容,“我没忘记,期间我还退缩过好几次,当时要不是你在我身后推我一把,否则我就真的会因为那些根本不值一提的自卑心理从而错过你哥哥。”

        “不过所幸能有今天。”叶天晴伸手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我觉得错过是最可惜的事情,人生彼此投缘能在一起不容易,所以,真的谢谢你,夏夏。”

        封夏摇了摇头,脑中这时却突然闪现过一些情景。

        很慢很慢地闪现过,是从记忆深处侵入到她的脑海中的那些场景。

        “对了夏夏,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叶天晴这时笑了笑,“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你和那个很著名的男歌手楼弈被传绯闻。”

        “不是的,那是我很好的朋友。”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我现在整天累得连睡觉都没时间,哪里有空谈恋爱……对了,你和哥准备去哪里度蜜月?”

        叶天晴听了,脸上微微露出一些红晕,“选了很多地方,最后你哥说还是去佛罗伦萨。”

        她听得暮然一怔,半响才说,“嗯,那里很好玩,等你们去之前,我给你们推荐旅游线路。”

        “好。”叶天晴笑着点了点头,“阿尔诺河是不是很漂亮?”

        “……嗯。”她顿了顿,眼里晕着淡得几乎无法看清的情绪,“关于那座桥还有一个很美好的故事,到时候……哥一定会和你说。”

        …

        婚礼正式开始,整个会馆布置得既精致、也不失温馨,封夏坐在桌旁,回头看着封易修和叶天晴在台上互换戒指,嘴角一直噙着笑。

        “女儿啊。”

        背景音乐声中,坐在她左侧的封卓伦忽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她侧头。

        “我和你妈结婚的时候,比这个场景可要盛大多了。”封卓伦扬了扬眉,“别看你妈妈那副很坚强的样子,当时在婚礼仪式的时候,哭得连妆都花了。”

        她噗嗤一笑,做了个“嘘” 的手势,指了指他身后,“小心被妈听到。”

        “你看你哥和你叶子姐。”封卓伦拍了拍她的肩膀,懒洋洋地道,“其实他们能在一起,不仅是因为彼此的感情,还有很多很多因素,但相对的,其实那么多的因素,最后的结果,却还是取决于他们彼此的感情。”

        “爸……”她摇了摇头,“你就别卖弄文才了,简直像在绕口令。”

        封卓伦看着她笑了笑,眉眼间流转着还像年轻时的风流神采,“其实你爸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走得慢、懂得慢,其实并不要紧,重要的是,你终究在慢慢地体会,走这一条他曾经走过的路,想他当时所想,所以有时候结束,也意味着新的开始。”

        “给自己多一些时间,其实没有什么不好,如果你有信仰,那么这个信仰,是无论经历什么,都不会改变的,反而会随着时间,愈加递增的,你明不明白?”

        如果你的信仰是一个人,那么无论时间距离,无论你多想忘却。

        他终究是你的信仰。

        她怔怔地看着封卓伦,过了一会,忽而笑了,“爸,你这是在担心你女儿以后找不到称心如意的人?”

        封卓伦看着她脸上平淡而又隐隐透着倔强的神情,欲言又止,过了一会,还是为老不尊地打了个响指,“当然不担心,只不过你现在的努力所达到的成就现在跟你哥不相上下,所以你在感情上也可千万不能输给你哥……不过,你也别想有你爸妈那么超凡的幸福。”

        她听得真是无可奈何,只能笑着朝万年傲娇的爸爸的肩头靠了靠。

        **

        两个月后,就是金曲奖的颁奖典礼,当天晚上,封夏和楼弈以及陈薇薇一同出席晚会,走红毯的时候,闪光灯几乎没有停过。

        会场,封夏刚刚入席,便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侧头一看,只见是一位看上去有些眼熟的中年女人。

        “封夏,”那中年女人朝她笑了笑,“还认得我吗?”

        她愣了几秒,忽而道,“王总?”

        要是她没认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从前她还在Top的时候,Top的副总裁王珂,曾经还在她和司空景去佛罗伦萨差点被曝光时,公司大会上帮过她的人。

        “嗯。”王珂点了点头,保养得体的脸上露出笑容,“恭喜你,这次提名三项大奖。”

        “谢谢王总。”她也真诚地笑。

        “当年你还在Top的时候,我很想亲自将你捧红,”王珂又笑了笑,在她身边坐下,“我的预感一向很准,可惜当时你合约期正好满,Live就已经来挖人了。这次金曲奖项,我恰好是评委,其实当时我还不知道哪首歌是你的,可是一听《不曾》,我就知道肯定是你的歌。”

        她静静地听着,点了点头。

        “你知道是为什么吗?”王珂不徐不缓,“有种歌曲,有种感情,只有经历过那种境遇的人才能表达出来,那种境遇,我以前也经历过,所以我也格外懂。”

        封淆到这句,忽而瞳孔放大,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告诉你一个秘密,”王珂这时狡黠地眨了眨眼睛,靠近她耳边,轻声说,“我的丈夫,就是……”

        封淆到那个名字,嘴也无法合拢。

        那个名字,可是娱乐圈里上一辈中最最红的男艺人。

        “我和他,认识都快三十年了,结婚也已经二十多年了,可是一开始,真的是经历了很多很多现在回想起来会后怕的事情,我也一度觉得,我和他永远都不可能了,”王珂的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所以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和我很像。”

        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看着王珂。

        “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其实真的很不容易,也是你应得的,所以,那就继续好好走下去,”王珂这时起身,温和地看着她,“等下次再见到你,我再跟你说余下的故事。”

        会场这时响起开场前的音乐,她看着王珂离开,目光怔怔的,很久才回过神来。

        …

        颁奖典礼开始,楼弈以及陈薇薇分别获得最佳国语男女歌手,而她,则拿到最佳新人奖、最佳国语专辑,《不曾》更是夺得年度最佳歌曲。

        歌坛新人获得三项提名,也荣获了这三项大奖,史无前例,封夏直到捧着三个奖杯站在舞台上,听着耳边掌声雷动,却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是上天真的眷顾她,给了她这么多的幸运和机遇。

        最初的摸打滚爬,却因为有人始终庇护,直到今日,她似乎依然没有受过太大的风浪。

        “其实在那么多出色的歌手里,拿到这三个奖,真的或许是组委会和观众对我的鼓励,我现在高兴到近乎惶恐,”沉默了一会,她看着台下的人,慢慢开口,“上次在电视节颁奖典礼上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现在看来,似乎真的开始兑现了。今天,我想对所有的人,无论是支持或者是质疑我的人,都说一声谢谢,我非常非常感激你们。”

        “我之后想做的,便是将这份幸运与感激,继续转化为更多的努力。”她眸光轻闪,这时笑道,“除了感谢公司、家人、朋友,我更想感谢一个人。”

        她知道她现在,说这样的话,或许又会引起媒体大众的争相猜测。

        可是在这一刻,她真的,很想说。

        “也许他不一定会看到,可是我还是想对他说,谢谢。”

        没有他,没有那个教她一生爱恋是何般滋味的人,就没有她的今天。

        致辞完毕,闪耀的灯光下,她朝台下鞠躬,笑着走下台。

        而没有人看见,她眼角的微湿被灯光折射,如同璀璨无比的星辰。

        **

        参加完颁奖典礼,她回公寓换了身衣服,便又出去了。

        夜已经很深,她走了几条路,来到了公寓附近的***院。

        因为是凌晨的场次,所以看的人很少,她坐在空空无人的后排中央,认真地看着这部近来票房通天火爆的好莱坞制作。

        他在***里,饰演一个中国科研家。

        即使在各式各样的异国巨星里,他的光芒,却依然无法被掩盖。

        难怪,骄傲的美国人,也称他为当之无愧的中国天王。

        他的眼睛,依然是那样沉静、波澜不惊。

        他是那种真的,无论多久,都好像不会有变化的人。

        两个小时的***,直到***片尾曲都播放完毕,她才走出影院。

        走到***院门口,她抬头一看,有些惊愕地道,“楼弈?”

        “嗯。”楼弈身穿休闲的连帽衫靠在路灯旁,见她出来,便走了过来。

        “你在我身上装了GPS吗?这也能找到我,太神通广大了。”她瞥了他一眼。

        他吹了声口哨,邪邪地笑,“某人太气焰嚣张了,把应该是我拿的两个奖都拿走了,我是来杀人灭口的。”

        “吃不吃夜宵?”他看着她又说。

        她摇了摇头,“不饿,不过也不想回家,你陪我走走吧。”

        路上安静,已经没有什么路人,两人并肩走着,他忽然道,“你刚刚看的是《星云》?”

        “嗯。”她点了点头,“确实很不错。”

        他侧头看她,看她脸上平淡的笑。

        那个他第一次见到时,青涩、开朗的女孩子,如今已是隐隐崛起的娱乐圈小天后。

        容颜未变、嗓音未变,可是终究有些什么,发生了变化。

        这些变化,是因为环境、心境……还是因为,那个人?

        “上次蒋宜跟我说,”楼弈的目光落在前方,“她托她在好莱坞的朋友打探了一下消息,说是司空景考入了美国一个非常有名的学校,专修导演系,好像说是还有意向在往商界发展。”

        她听了后点了点头,淡淡说,“嗯,他从来是做什么都能做到极致的好。”

        “夏夏。”走到转角,楼弈忽然停了下来,“如果他不回来了,你怎么办?”

        “如果他就一直呆在美国,或许还在演艺界发展,或许离开演艺界、成为一个商人,从此在那里定居。”他站定看着她,“在那里认识新的人,有了新的生活。”

        “这样,你还爱他吗?”尾音落下,他说。

        她站在原地,眸光忽明忽暗,良久才笑着说,“我突然想起来。”

        “我记得那次,他还在拍命运神祗的时候,我去G市探班他,晚上去逛秦淮河,我问他,如果我一定要在演艺圈继续发展,他会不会同意,他说,只要我开心就好。”

        夏夜清净、微微有蝉鸣,她踩着很小的步子,倒退着往前走,“我现在发了专辑、拿了三项大奖、马上还要办演唱会,一路顺风顺水,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娱乐圈最幸运的人,楼弈,你觉得我开不开心?”

        楼弈站在原地,看着她,“你没有顺风顺水,那些人不知道你在台下,自己在做着什么努力。”

        她曾经在练舞房练到差点晕厥。

        她曾发着高烧,为把一场戏拍到最好,NG了三十七次。

        她曾在录音棚练歌,一天没有吃任何东西。

        她开心吗?

        “他走了一年多,我每天的生活还是这样,做我想做的事情,接受赞扬或者批评,我过得没什么不好。”她停了脚步,“我也不知道他每天在干什么,他在想什么,他是不是遇到了别的很好的女孩子。”

        “他不在,我的生活不是也在继续过下去吗?”她伸了伸手臂,声音渐渐低了几分,“所以,他如果不回来,我也是这样过。”

        “不这样过,我还能怎么办呢?”她歪了歪头,笑着说。

        她的笑容真但苦涩,涩到楼弈的手心都渐渐握紧,“忘记这个人,不要再想起他。”

        “那真的有点难。”她自嘲地摇了摇头,“即使我不去想,别人也会让我想。”

        Sharon与她的对话中,时不时就会很自然地提到他。

        爸妈哥哥虽然不说,却还是担心她依旧没有走出来。

        而刚刚王珂在颁奖典礼上说的话,更是让她无所适从。

        她的歌是他写的,她的MV是他拍的,她的抽屉里还放着那个钻戒,她无论看到什么,都能想到曾经他们在一起时候的样子。

        这个人,曾经在她的生命里留下过这么多的痕迹。

        她怎么能忘记。

        “我在走他走过的路,想他当时所想。”她一字一句,“这样下去,我应该就能看清,我们当时到底为什么不能继续再在一起了。”

        我沿着这条你曾走过的轨迹,就像走在你的身边。

        “你知道,我是个死脑筋,直到看清了,我就能忘记了吧。”她静静地扬了扬唇,“所以,在这之前,我就不勉强我自己了。”

        那么,我会静候。

        直到我走到终点之前。

        我依然爱你。

        (中部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