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三十四章

        **

        前往美国的签证。

        非常清楚地写着,是一年的年限。

        前一刻身体、皮肤上还那样炙热而又无所适从的感觉,陡然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封夏静静地握着那封文件,觉得自己从头到脚,这个时候都是冰凉的。

        刚刚他们还这样亲切厮磨地彼此,绝望……如同恨不能融入彼此的骨髓。

        刚刚到极致的时刻,她甚至还以为,他们或许,或许还有一线可能可以回到从前。

        因为她太过明白,就算这一年间分开疏离,她没有一刻,停止过对他的所有感情。

        如果她今天不来找他、如果不是这样凑巧地看到,是不是等到那一天他离开,她都还浑然不知地沉浸在他们的过去里?

        所以,他刚刚给她这样一场浓烈的欢爱,也是告别,对吗?

        司空景的动作停在原处,静静地看着她,眸底深暗。

        半响,他伸出手,想将被子裹住她裸|露在外的身体。

        她渐渐缓了过来,这时伸手挡了挡,将那份文件放回原处,推开被子、从床上起身,下床。

        “我先去洗澡。”她背对着他。

        他望着她,一言不发。

        她也没有再说话,拿起散落一地的衣服,进了浴室。

        …

        从浴室吹干头发出来,卧室里并没有人。

        她走到客厅里,才发现他正坐在沙发上,沉默地抽着烟。

        而桌上的烟灰缸里,已是数不清的烟蒂。

        她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不再去看。

        其实,连她自己也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伤疤、伤口了,再多一点,又能如何。

        “司空,我要走了,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她向前走了几步,低声问他,不带任何情绪地问他。

        司空景掐灭了手中的烟,抬头看着她,薄唇微抿。

        “我今天过来找你,其实只是想对你说声谢谢。”她弯唇笑了笑,“这次新专辑,所有的词曲都是你作的,如果我的歌手路的第一桶金能够挖得好,那真的全部都是你的功劳。”

        “来的时候原本我还在想,不知道应该怎么谢你。”她声音机械而流畅,“但是你要出国了,而且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也从来不在乎什么小礼,或者回报的。”

        “况且,”她走到门边,回过头,“刚刚的事情,如果可以当做是谢礼,那我也算没有白来一次。”

        他听到她这句话,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望着她的眼底里全是努力在抑制的急剧愤怒。

        “司空……拿身体当做谢礼的,那我也只会给你一个人。”她轻轻呼了一口气、握着门把手,真的是很平常的语气,“别人我不会给,也不想给。”

        冷静,冷静到可怕。

        他双手已经捏得青筋爆出,与此同时,“咔嚓”一声,她伸手打开门。

        “封夏。”他这时厉声叫住她。

        她听到这一声,鼻子便已经酸涩,但没有回头。

        “……Sharon跟你说了么?你主打歌的MV在G市拍摄。”

        他在她看不见的背后,近乎有些颓然地重新坐回了沙发上,双手抱着额头,埋得越来越低,声色也愈来愈淡,“过几天……我会过去。”

        她闭了闭眼,慢慢走出大门,“谢谢。”

        **

        G市。

        封夏走出机场上了车,打开手机、刷新了一下微博。

        司空景要前往美国的事情,在她去他那后的第二天,便登上了所有娱乐杂志的首页。

        Uranus工作室发布官方声明,称司空景将在月底便前往美国,在连续两部好莱坞制作拍摄的***里担纲一角。

        此消息一出,一时之间,几乎在娱乐圈里炸开了锅,众说纷纭,粉丝群情激动,表示没有办法接受司空景要有将近一年的时间离开他们的视线,其他艺人也是各式各样地表态,大多都是祝福、但也有惋惜,微博更是几乎每天都全屏热议这个话题。

        现今娱乐圈里最红的男艺人,在事业的高峰期,突然离开、前往另一个地方发展。

        虽说是去好莱坞大制作中担纲角色,但也算是离开他这几年一直在的发展范围里,而且工作室还宣布,这一年他不会有其他的通告新闻,只是专心在美国拍摄。

        比起换地方发展,有人猜测,这更像是一种逐渐退出圈子的征兆。

        Sharon坐在副驾驶座,这时回过头看她,嘴里哀哀地抱怨,“这G市简直根本一天都呆不下去,响热得能把人烤成饼,冬天又冷得能把人吹成冰雕。”

        她从手机上抬头,“我等会还要穿着短袖在露天拍MV,知足吧。”

        Sharon点了点头,顿时十分开心的样子哼起了歌,哼了几句,突然说,“司空那边的工作人员已经跟我联络过了,他已经到拍摄的地方了。”

        “嗯。”她没有犹豫、便应了一声。

        Sharon看了几眼她的脸色,声音低了几分,“我听他工作室的人说,他去美国好像不只是拍戏,也是为了进修学习,好像修的学科还不是表演,是导演系。”

        她平静地听着sharon说话,目光一动不动,像是在听再平常不过的人的事情。

        “他……有和你说过这件事情吗?”sharon试探性地问道。

        她摇了摇头,半响,只是说道,“sharon,你把空调关了吧,我闷得有些难受。”

        Sharon应了一声,心底轻轻叹息一声,关了空调后、也没有再说什么。

        …

        今天要拍摄MV的她的专辑的主打歌,便是那首他第一次亲自演唱的《不曾》,也是那首她之后每一次在录音棚录制时,唱完都会落泪的歌。

        十首歌曲,他也独独为这一首,担纲MV男主角。

        “summer。”他们就位之后,导演说道,“按照歌词还有剧本的意境来,只要演出那种分崩离析、无可奈何的感觉就可以,你一定都明白,我就不多说了。”

        “好,”她点了点头,“谢谢导演。”

        拍摄的状态之后,她便将一切都抛之在脑后。

        MV要呈现的神情,动作,感觉……她每一样,都能做到淋漓尽致地到位。

        因为她对这首歌,实在是太过熟悉。

        歌词、旋律……每一句,她即使闭上眼睛都能唱出来,只要给出一小段音乐,她立刻就能跟上唱出下一句。

        每一天,她一个人呆在公寓的时候,便是循环播放着这首歌。

        好像这样做,她还能告诉自己,她依旧还是停留在原地,驻足不前。

        拍摄进展得很快,尾声的动作,是要她从身后抱住他的场景。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转身、看着他朝她留下一个背影。

        这是她,唯一剩下的了。

        这首歌、这个MV,这所有的一切,回忆也好、笑容、眼泪……一切也好,都只是她一个人所要保守的秘密了。

        这个秘密,存在在他写给她的歌里。

        这世界上,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个秘密。

        她目光轻颤着,终于几步向前,从身后抱住他。

        她双臂搂住他腰身的时刻,她能感觉到,他身体微微的。

        “咔。”

        导演在这个时候,喊了停,用力地鼓了鼓掌,“很好,非常非常好。”

        其他的工作人员也鼓起了掌,她松开搂住他腰的手,朝大家鞠了躬。

        “我有话要和你说。”

        她这时已经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刚要转身时,却听到身后他低哑的嗓音,“等拍摄的人都撤离了,在秦淮河见吧。”

        **

        G市其实对她来说,真的已经再熟悉不过。

        拍摄的地方,原本便离秦淮河不远。

        夜幕降临,她站在桥边,不禁想起她来G市探班还在拍《命运神祗》的他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她,简单快乐、没有烦恼,心甘情愿站在他给的爱里,一笑一颦皆为了他。

        身后这时渐渐有脚步声走近。

        她没有回头,等到他走到她身边。

        “今天拍完MV,我就不会再有其他的通告了。”司空景站在她身旁,侧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休整两个星期,我就去美国。”

        “我想去那里,完成一些事情。”他的眸色里,倒映着夜空中的星辰,“是只有离开这里、到那里之后……才可以完成的事情。”

        “嗯。”她只是慢慢点了点头,“你一向做什么都能做到最好的,一定可以成功。”

        他不再说话。

        两个人对着夜色中平静的河面,皆是不知在想什么。

        “司空,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来的时候,你给我说的典故?”良久,她伸出双手,撑在桥栏杆上。

        司空景静静地站着。

        “你说了孙中山、李白,还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她回过头,看着他,“对不对?”

        “我记忆力,其实不怎么好。只是因为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顿了顿,她伸出手,轻轻点了点自己的眼侧,“我都记在这里,而且以后,也不会忘记。”

        她的脸颊上这时浮现起淡淡的微笑,好像是想起了那时候的情景,想起了那时候她在他怀里,被他从身后搂住,靠在他的胸膛里听他温柔地对她说话。

        想起了那时候,她沉浸在他给的温柔里,觉得自己几乎幸运到恐慌。

        他放在身侧的手,这时慢慢地握成了拳。

        “司空。”她这时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睛,“你看,好像无论走到哪里,我总能想起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或小或大,好像就都发生在昨天似的,我在家里、在艺人场、在舞台上,只要不去想别的事情,闭上眼,就都是我们的以前。”

        “我以前听别人说起回忆,总觉得很可怕,因为回忆是过去,人不可能永远活在过去里的。”她平静地说,“而且,因为我始终是一个现实的人。”

        “所以,我也不在你的人生规划里。”他这时目光侧向她。

        “那我又何尝在你的人生规划里呢?”她正对上他的目光,说了两句、还是戛然而止,“你离开Live,你离开S市……”

        当你要离开我时,你又何尝跟我说过?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司空,你或许生性冷情缄默,可其实我也比你好不了多少。”她松开手,“我知道我一定也曾做错过很多事情,才把你越推越远……还有我们身在的这个圈子。”

        一步错、步步错,才导致到今天的结局。

        怪不了任何人。

        “所以,我现在,可以看不清我自己、也可以看不清你,但是,我没有办法看不清我们的过去。”她停顿了很久,声音微微有些哽咽起来。

        “……其实没有关系的,我也可以偶尔抛却现实,一个人坐着,想想以前的事情,想想在记忆里的时候、不去前进,那样也很好,那样也可以很开心……”

        她还未说完,便被他一把紧紧拥进怀里。

        他的下巴靠在她的头上,连抱住她的双臂,都在发颤。

        “我们分手吧……好不好?”她靠在他的怀里,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他的喉间,发出一声嘶哑的声音。

        是痛苦到……撕心裂肺、抽离呼吸。

        “司空……我们不要再在一起了。”她从他怀里抬头,静静地看着他。

        就像***,落幕了,结束了。

        曲终人散,我们不要再在一起了……好不好。

        我没有办法再这样守着你留给我的秘密,看你离开我。

        因为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再在一起了。

        即使我所做的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更好地和你在一起。

        那就由我来说吧。

        “夏夏……”司空景扣着她的肩膀,竭力地开口,“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

        她看着他,看着这个从来冷静自持的男人红着眼眶,用近乎恳求的语气跟她说话。

        “司空,”她轻轻挣开他的手,“其实,我等你、或者不等你,结果是什么,以后的事情,我们谁都不知道,对不对?我们不用给彼此套上这个枷锁。”

        这是我最后的自尊了。

        “所以,随缘吧。”她朝他露出一个微笑,慢慢转过身,“我先走了,等会还要回S市。”

        司空景站在原地,看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个从前抱着自己撒娇、爱恋自己到近乎痴迷的女孩子,这样冷静地,离开了他。

        他毫无知觉地看了一会,也转过身离开。

        他没有看到,在他转身的时候,她回过了头。

        她刚刚在他面前隐忍着的所有眼泪,淌满了她的脸颊。

        很多人说过,谁离了谁,地球依然在转,时间流转,一切都会被冲淡、被抹去的。

        所以司空,有可能很多年后,哪怕再艰难,我也能走出我们的回忆里,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自己,我已经不爱你了。

        我一定可以做到的,是不是?

        哪怕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一个人,像爱你这样。

        爱到深处,都根本不知应该如何去爱才好。

        Love is letting go.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