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三十二章

        **

        春去冬来,一年,便是转瞬即逝。

        S市的冬季依旧冷冽如旧,这几天更是雨夹雪,温度直逼冰点。

        可与气候截然相反的,是***《最后的和弦》作为贺岁档的第一部影片,上映前的宣传格外声势浩大,几乎是全城、乃至全国的娱乐热点。

        由封夏饰演女一号,好友蒋宜与她搭戏饰演女二号,两人协同导演和其他主演现身在发布会现场,全场气氛热烈。

        问答环节,整个场子却几乎全部都将目光落在封夏一人身上、且都是谈论些与***本身无关的部分。

        “summer。”主持人握着话筒,笑吟吟地看着封夏,“据说这次和弦上映之后,你有可能会尝试朝歌手领域发展?因为这次和弦的主题曲,也是你亲自演唱的。”

        “嗯,”封夏的头发已经长得很长,微微吹了卷,自然的咖啡色衬托着淡妆下精致的面容,“其实我唱和弦的主题曲,算是副唱,主唱是非常有才的前辈,所以心里压力很大,总觉得自己会唱得很糟糕,后来从录音棚出来听了听,幸好因为主唱太出彩,所以显得我自己的部分不是太丢脸,再加上后期,应该多少都能让大家入耳些。”

        说罢,她从容地笑了笑,“至于能不能朝歌手领域发展,就看我老板是怎么想了。”

        “穆董的话,肯定会鼎力支持的啦!”主持人眉开眼笑,“summer你现在可是Live的第一块王牌,和穆董私交又很好,尝试朝歌手领域发展,必然也会让粉丝们很激动。”

        “如果真的朝歌手发展,那也会做到尽善尽美。”她温和地道。

        “当然,如果summer真的做歌手,还有楼弈的相助呢!音乐界鬼才+舞王,可以预见必然会是你很好的引路人!”主持人这时忽然脸露暧昧。

        “只要他不嫌弃我唱得太糟糕,动作太僵硬。”她面对调侃,也同样镇定自若。

        主持人这时看了看手上的卡片,话锋突然一转,“说到演员尝试歌手道路,好像无所不能奠王司空景是个很成功的典范,summer你去年和他在红尘中的表演一度被粉丝们比成娱乐圈最强情侣档,可是之后却没有再度合作过,有没有意向想向他在歌手路上取经呢?”

        主持人话音一落,台下的许多影迷就激动地尖叫起来,封夏微微垂了垂眸,半响,只是一笑,“Uranus应该很忙,如果能够请到他,那也是荣幸了。”

        答完这句话,基本上发布会也已经接近尾声,最后全体剧组合照后,她便在助理的保护下下台离开。

        走到后台时,身后的蒋宜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赶了上来,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跟她一同出会馆的偏门坐上车。

        “夏夏,”上了车,蒋宜放松了身体,懒懒地靠在她耳边,“刚刚你答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语音都是走调的。”

        她怔了一怔,将头发挽在耳后,“嗯?怪不得总觉得你最近普通话越说越好,原来是我退步了。”

        蒋宜在美国出生长大,普通话说得极其烂,这个时候被她噎得一怔,便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不跟你贫……不过说真的,想想就觉得很神奇。”

        “什么?”

        “你想,当初刚刚拍好红尘的时候,司空景的粉丝都把你黑成什么样了?又是谩骂又是泼水的,后来你越来越红了,和司空景合作过的所有女星里,他们看了一圈倒还是觉得你最好。”蒋宜自顾自地说,“哎对了,你和他最近有联系么?”

        封夏伸手摇下了车窗,“没有,好几个月都没有联系过了。”

        距离去年她获得最佳新人奖,已是一年。

        这一年里,她其实根本没有见过他几次,平时也鲜少有通讯来往。

        甚至连Sharon,都以为她其实和他已经分手了。

        “那……这到底算什么情况?”蒋宜摆了摆手,“你别跟我说什么分手快乐,我不相信,你们到底分没分?”

        她咬住唇,半响,表情隐忍地摇了摇头,“不算吧,我不知道。”

        她这一年,东奔西走,忙着拍戏,忙着训练,甚至连家,都很少回,有几次干脆直接在公司里睡几个小时、第二天起来继续忙碌。

        至于他,她所能知道的,便是他声名愈加如雷贯耳,所有一切的领域都有他的参与,只要有他名字的出现,必然会是最高的聚焦点。

        那个获奖的夜晚,窒息而绝望的拥抱后,他们谁都没有先去提起他们之间接下去应该怎么办,却不约而同地去选择了同一种方式。

        状似一切如初,各自继续沿着自己预计的轨迹往下走。

        她闭了闭眼,望向窗外,眸光微闪。

        **

        蒋宜因为去年在william的***里的表现相当出彩,被穆熙选中、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也签约了Live,两人从发布会现场一同回到公司之后,便直接上到顶层,去穆熙的会议室开会。

        还未走进会议室,在外就听到里面有男人音量相对较高的声响,封夏侧耳一听,发现声音有些熟悉,敲了敲门、便握着门把将门打开。

        “我在音乐上的能力你很清楚,况且我很早就已经写了好几首歌词作为备用,再说,Live原本就有很好的音乐制作团队,何必不用自己所有的资源?”

        会议室里,楼弈正站在座位前,两手撑在桌上、皱着眉看着主座上的穆熙,“我不知道到底是谁来接洽专辑的词作曲作,但是我想申明,我绝对有能力能够帮summer做好这张专辑。”

        等他说完、才发现封夏和蒋宜正站在门口,他一怔,便在椅子上坐下,双手抱着手肘、脸上又挂上了往常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无论你有没有这个能力,”穆熙坐在座位上,这时面无表情地开口道,“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会议室里除了楼弈和穆熙,还有几个艺人组长,这个时候却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封夏这时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低声问身边的楼弈,“什么事情?”

        “你新专辑的初步设计规划已经出来了,”楼弈看着她,脸色不是很好看,“十首单曲,作词作曲却都不是由Live的音乐团队设计。”

        她听了后一怔,看向穆熙。

        穆熙见她看过来,这时便背靠向座椅靠背,伸手拨了内线,沉声道,“把资料送进来。”

        他刚挂下电话,会议室的门就又开了,封惜头看去,刚喝下去的一口水差点噎在喉咙里。

        进来的人根本不是穆熙的助理Kevin。

        只见经历多年纠缠互虐,终于在上个月成为穆熙法律上承认但太郑韵之身穿一身贴身的紫红色裙子走了进来,她肤色白,更是衬得整个人蜂腰细臀、让人连目光都不舍得移开。

        如此情景,只可用一句话来形容。淡淡而立,一身风韵。

        穆熙一看到郑韵之,神情就变了,可郑韵之已经几步走到他面前,臂弯里夹着一叠资料,“你公司楼下的保安真是十几年如一日的称职,我在想要是有十个把电子炸弹藏在胸衣里的美女走进来,他们必然也是二话不说放行的……你估计现在早就成了一块碎片了。”

        她话音一落,一边的蒋宜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

        穆熙听得脸一红一青,沉吟半响,侧头朝几个组长厉声说,“你们先回去,有事我会再让人传达。”

        几个组长话都不敢多说,眼观眼、鼻观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

        “你赶他们走做什么?我没有在这里睡你一觉的意思啊。”郑韵之闲散地将手里的文件扔在桌上,转身便走。

        穆熙看着她婀娜的背影,一张俊脸黑得简直比铁板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直到她走到门口时,他才沉声发话,“回去的时候让司机送你去超市一趟。”

        “啊?为什么?”郑韵之停了脚步、回过头来。

        “家里套子没了。”穆熙伸手打开资料文件夹,又露出了平时那般趾高气昂的笃定,“或者如果你不想买,也没关系,我不介意。”

        等他说完,蒋宜直接笑得从椅子上滚了下来。

        封夏和楼弈也有点忍不住,努力在克制着自己不要笑得太放肆。

        郑韵之站在门口,被这一刀甩得简直伤及五脏六腑,半响什么话都没说,红着脸“嘭”地一声关上门就走了出去。

        “封夏。”

        门关上,穆熙便又恢复到之前冷漠强硬的姿态,“你在演员这一个层面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点,需要进行新路的拓展,而这个时候随着和弦的上映,我会将你接下去的工作都暂停,你只要专心做好这一件事情。”

        他说着,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封夏,伸手按了按遥控器。

        墙壁上投影立即显映出一张专辑的概念轮廓,还有主要基调风格,她低头边看资料、边看映画。

        “所有的后期制作与宣传,都还是由Live负责。”穆熙这时平静地按了按钮,“但是关于专辑中十首歌曲所有的作词作曲,都将由另外一个人负责。”

        听到这句,她的心里突然“突突”地跳了跳。

        “昨天,司空景的工作室传来合作协议,”穆熙目光冷而锐,“合同上条款非常分明,不以工作室的背景和名义,而只是以司空景的个人名义,为你的第一张个人新专辑谱词作曲。”

        那三个字,一字一顿,重重地击在她的心头。

        一旁的楼弈这时神色也变得很复杂,眸光忽明忽暗,却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我接受了这个合约。”穆熙这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所以明天他会将词曲直接发送到公司,也会抽空来Live帮你指导具体的部分。”

        “我不管你个人的情绪和情况,我只需要你以最全身心的投入做好你要做的事情,与他配合合作。”

        封夏的手指紧紧捏着手里的文件夹,半响,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却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

        第二天她一天都呆在录音棚试音、熟悉整个的操作流程,晚上八点左右,楼弈完成了通告,便过来看她。

        “今天一天下来,自己感觉怎么样?”楼弈等她从录音棚出来,递给她一杯水。

        “还好。”她咬了咬唇,脸庞上显露着无法遮掩的疲惫,“但是还是觉得自己的声线不是最好,远远达不到你这样的水准。”

        楼摭罢一笑,挑了挑眉,“要是你达到我这个水准,我直接把鬼才和舞王的衔头让给你得了……上次唱和弦的主题曲,专业的老师不是都说你很有天赋么?所以,对自己有信心点,换而言之,别抢我饭碗。”

        她被他逗得轻松一笑,深深呼吸一口气,“嗯……我现在终于能体会你当时出第一张专辑时整天心神不宁的样子了,真的很紧张。”

        “等你状态,就会觉得唱什么都是很轻松的事情了。”他看着她,“歌曲,演唱,代表一个人,代表一个时期,代表一个心境,首先你需要熟悉这些曲子,然后投入进自己的感情去唱,说来难,其实也容易。”

        “嗯,”她点了点头,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又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楼弈看着她,猜到她在想什么,刚想说话,忽然就听见录影棚大门被打开了。

        Live的工作人员将司空景带进来,十分恭敬地说了几句,跟他嘱咐有任何疑问便可直接叫他们进来,很快便退了出去。

        封夏直直地站在原地,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听到那一声低沉的“嗯”,心头就已经开始发紧。

        她甚至,都不敢抬头朝门口那个方向看。

        就好像心底里的一块雷区,不去触碰,感觉不到,可一旦接近,就警铃大作。

        录音棚又重新恢复安静,司空景脱下了外套挂在一旁,手里拿着一叠东西,神色淡淡地朝他们走了过来。

        楼弈见他走过来,脸上也一下子没有了笑容,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迈开步子朝门口走去,面无表情地与司空景擦肩而过。

        她看着司空景,看着他穿着白衬衫、黑色毛衣,慢慢地朝自己走过来。

        视线变得微微有些模糊。

        重重叠叠。

        ……

        “司空,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男人冬天怎么搭配衣服嘛?”

        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冬天,她趴在床上,托着腮帮,看着他在一旁为自己削苹果,点头思考,“白衬衫外套一件黑色毛衣,就这样,很简单。”

        “你这样穿,最好看了。”那时,她看着他侧脸上的温柔,调皮地朝他笑,“七老八十岁,你也这样穿给我看,好不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