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三十一章

        **

        封夏赶到楼弈新专辑发布会现场的时候,发布会已经结束了,她蹙了蹙眉、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楼弈,楼弈也没有接。

        往发布会后台走了几步,便看见小桌子旁楼弈的两个助理正抱着台笔记本电脑看着什么,她从她们身后走过去,刚想问她们楼弈在哪里,抬眼却看见电脑屏幕上正好播放的是司空景昨天在做广告代言时接受的媒体采访。

        “Uranus,”其中一个记者握着话筒,笑容可掬地看着司空景,“听说这次你要和目前人气爆棚的‘水美人’Ann合作***《错过》,且还传出在N市的开机发布会后,你和Ann相约在发布会附近的日式餐馆共进晚餐。”

        “嗯,”他面色沉静,“当时制片、编剧也在场,大家在吃饭时谈论一些关于***的问题。”

        “那么uranus,”另一个记者紧随其后,“Ann前几天在接受访谈时,毫不避讳地称你是她最喜欢的演艺圈男艺人,并且还自曝她的择偶标准就是你这个类型,请问你有可能会和Ann发展成恋爱对象吗?”

        他沉默片刻,只答了两字,“随缘。”

        一听到他没有立刻就反驳拒绝,似乎所有记者的神情都更兴奋了,一个女记者立刻表情激动地大声问道,“Uranus,红尘中你和summer的默契搭戏让许多粉丝都为之疯狂,之前还曝出你和她私交甚密,如果让你在她和ann中选一个去交往,你会选谁?”

        封夏一动不动地站着原地,看着屏幕上的他表情漠然地回答,“我不会选择圈中人作为自己的女朋友。”

        水美人Ann,他从N市宣传会回来,便说让她离开公寓。

        随缘,他曾对他说过这两个字,面对其他的人,却也如是而答。

        圈中人,她便是圈中人。

        他的三个回答,她听进耳里,却都觉得无悲无喜,就像是已经麻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心去面对。

        楼弈的两个助理看到这里,不禁出声感叹,“也不看看,这圈里有谁能够和uranus相提并论,我看像summer、ann这样的女星,再漂亮……应该也都死了心了吧。”

        话未说完,那说话的助理偏头一看,发现封夏就站在他们身后,吓得都呆住了,“summer……”

        她垂了垂眸,丝毫没有动怒的样子,只是淡淡问道,“你们知道楼弈在哪里吗?”

        “在……在那边,第二间休息室。”那个助理战战兢兢地回答。

        她说了声“谢谢”,便转身朝休息室而去。

        伸手轻轻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也没有听到回复,她伸手握了门把,轻轻推门进去。

        打开门,她定睛一看发现屋里有两个人,只见楼弈正背靠在化妆台前,神色复杂地看着站在他对面的人,而他对面的人,是一个女人。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楼弈和那女人都看了过来,她一怔,在看到陈薇薇的脸后,心里更是暗叫不好,往后退了一步。

        “夏夏。”楼弈眼睛一亮,举步便朝她走过来,笑嘻嘻地说,“我刚看到新闻了,我就说吧,这是你应得的,你表现得那么出色,一定会获奖!”

        “嗯……”她只感到陈薇薇的视线锐利地落在她的脸颊上,有些不自在地侧了侧身,“你这边情况怎么样?发布会顺利吗?”

        “当然!”楼弈走到她面前,忽而眉头一簇,不假思索地就伸手将她脖颈处围着的因为刚刚走动而松散的围巾帮她重新戴好,“我刚听负责的人说,现在第一首歌在网络上的收听量已经破百万了!”

        她听了也莞尔一笑,刚想说什么,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跑过来说道,“mercury,会场负责人在偏厅等你,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跟你说。”

        “哦,好。”楼弈应了一声,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去一趟,你等我下。”

        封夏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开后,也跟着要出休息室,谁知身后的陈薇薇已经叫住了她,“等一等。”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对上陈薇薇的视线。

        “我有话想跟你说。”陈薇薇脸上没什么表情。

        …

        Sharon将车停在酒店的地下车库,坐电梯上楼。

        走到套房门口,她一脸奇怪地敲了敲套房的门,等门从里面打开后,瞪大着眼睛看着司空景,“我说……你求婚宴让我来当什么电灯泡?!”

        司空景没有说话,只是侧了侧身让她走进来。

        “哎?夏夏人呢?”Sharon走进套房,视线扫了一圈。

        “没有来。”他神色淡漠,“你帮我把房间收拾一下吧,把所有东西都扔了,法餐没有动过,你让服务生加热一下,可以当夜宵,我开你的车走。”

        Sharon听得傻了,站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他不再说话,只是走到餐桌前,拿起两个小锦盒放进口袋里,转身便要离开套房。

        “司空景!”Sharon反应过来,叉腰大喝一声,“你还当我是你经纪人啊?大好日子让我过来帮你做牛做马的!”

        “三年的交情,还用得着矫情?”他背对着她,站在门口慢慢穿鞋。

        Sharon用力翻了个白眼,平复了会呼吸,忽然又叫住他。

        “怎么了?”他手放在门把上,转过身。

        “司空。”Sharon神情有些严肃,“你和夏夏到底怎么了?”

        他沉默了一会,“没有怎么。”

        “你就是这个样子。”Sharon皱着眉朝前走了几步,“从我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你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什么话都喜欢憋在心里,打死都不肯说出来,把自己立在一个屏障里,隔绝所有人。”

        他微微勾起唇角,“很多人都说过,我性子不好。”

        “无论你性子是怎么样的,可是你没有隔绝她,所以,你有多喜欢她我不知道?她有多喜欢你我看不出来?我真是搞不懂了,自从她也进了Live,你们两个之间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而且她进来没多久,你就解约要自立门户。”Sharon说得很急。

        司空景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坦诚很难吗?把话说清楚很难吗?身在娱乐圈,本来就鱼龙混杂,很多事情或许就只是一个个误会与意外,真真假假,你作为她的爱人,难道还会判断不出吗?为什么要这样客客气气地把彼此越推越远呢?”Sharon看着他,叹了口气,“我在圈子里呆了快十年了,这种事情,我看得实在是太多了,多少对明星情侣,到最后分道扬镳?……我真的不想你们两个这样。”

        “如果误会已经多到说不清了呢?”他这时终于开口,“如果刚刚想知道一件事情的究竟,很快就有第二件事情出来,即使知道她没有错,但那样的事情却是亲眼所见的。”

        “我不愿意去质问她任何事情,但我自己也根本控制不了对她惮度。”他的脸庞上蕴着无法散去的阴霾,声音淡而沉。

        那就只能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提,甚至……减少见面的时候。

        Sharon站在原地,欲言又止,“……司空,你之前问我怎么样能以最快最有效的方式让两个人都能有安全感,我回答你或许婚姻的保证会有效,现在我发现我好像错了,你们两个现在这样的情况和你现在这样的心境,即使她答应求婚,也……”

        “我知道。”他抬了抬手示意她不用再说,转过身体,打开门,慢慢走了出去。

        **

        陈薇薇关上休息室的门,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封夏看着她,站着没有动。

        “恭喜你。”陈薇薇动了动手指,声色平淡,“你发展得很好,很有天赋、潜力,也配得上现在这样的声誉。”

        “谢谢。”她说。

        “封夏……其实你幸运的地方,不只是在演艺道路。”过了一会,陈薇薇的的目光静静落在她的脸庞上。

        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沉默。

        “我和楼弈,分手也有几个月了。”陈薇薇朝后靠在沙发上,伸手捂了捂额头,“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还喜欢他。”

        “应该说是,我一直都喜欢他。”

        她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说什么,陈薇薇却已经继续说了下去,“但是,我和他……应该不可能了。”

        封夏紧了紧手心,心里隐隐觉得,接下去的话,她不应该再继续听下去。

        “其实我也有很要好的男性朋友,”陈薇薇笑了笑,“因为我的性格,不是很小女人的那种,好像比你更不细腻一些,从小跟男孩子一直玩得挺好的。”

        “所以刚开始看到你和楼弈那么好,我觉得也没什么,我想,蓝颜红颜知己,谁没有两个?况且你也有司空景。”陈薇薇继续说道,“但是后来,我不这么想了。”

        “记不记得当时我来T镇茶馆,他让你送东西那次,后来被狗仔抓到了,我和他被召回公司开会,在会议上的时候,他被问到怎么处罚时,几乎连犹豫都没有,只说了一句话,‘封夏绝对不能被雪藏。’”

        陈薇薇说着,放下了抚在额上的手,看着她,“人在情急时潜意识里做出的举动,永远都是最真实的,他首先提到的人是你。”

        她的神情愈来愈复杂。

        “我是他的女朋友,他对我很好,他也很在意我。”陈薇薇这时站了起来,“可是你能不能体会,在两个人的感情里,永远有第三个人的影子?你感冒伤寒,他情急;你遇上困难,他毫不犹豫便会赶到你身边;甚至我和他的纪念日那天,他都会为你的事情去奔走而忘了日子。而当我问他的时候,他只会回答,‘我和夏夏是最好的朋友,她需要我,我必须陪在她身边。’”

        “但是在我看来,那已经不是好友之间的感情了,”陈薇薇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纯粹的在意和喜欢。”

        封淆得脸上一下子就没了什么血色。

        陈薇薇的一字一句,像是狠狠地敲在她的心脏上。

        不可能。

        她对楼弈的想法,她自己很清楚,他是她最好的朋友,如果他遇到任何困难,她也会像他一样,肝胆相照、竭尽全力帮他。她以前小时候,因为鲁莽而曾失去过朋友,所以谁都不知道,她把朋友看得有多重。

        她和楼弈,绝对不可能是爱情。

        “我知道,你或许不爱他。”陈薇薇苦笑了笑,慢慢走过她身侧,打开门,“但是他爱你。”

        …

        S市已经了深冬。

        给楼弈发了条短信告诉他她先走了,从发布会会馆出来,封夏才发现之前因为走得急、外套落在了助理的车上,冷风一阵阵卷过来,她只觉得冷得不行,在门口等了好一会,还是没有打到车。

        发布会会馆离她的公寓倒是不远,她心里有事,便干脆慢慢地朝公寓徒步走去。

        走到公寓楼下的时候,她已经冻得嘴唇都有些发紫了,从包里拿出门卡进楼,好不容易才稍微暖和一些。

        到了楼层电梯门打开,她一抬头,便怔怔地站在了原地。

        她公寓外的走廊窗台旁,司空景正静静地站在那里。

        “司空……”她一步跨出电梯,慕然才想起之前他电话里说要她去一趟酒店的事情。

        司空景听到她的声音,回过头。

        “对不起,”她走到他面前,“楼弈今天新专辑发布会,我刚去了发布会现场……”

        “没关系。”他摇了摇头,看着她沉默两秒,伸手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到她身上。

        他的外套上是她最熟悉的味道,冷冽而温柔,她低着头、目光颤了颤,鼻头一下子就有些发酸。

        “进去坐坐吗?”她攥了攥手心,抬头问他。

        “车子很快就到,我等会还要坐飞机回N市,”他说,“没关系,就在这里说吧。”

        两人一时沉默下来,只是面对面静静地站着,她攥了攥手心,“我刚刚……看到你在做广告代言时接受的采访。”

        他“嗯”了一声。

        “那个Ann,还有……你说的一些话……我……”她支支吾吾。

        “我对媒体说的那些话,你不用去在意,”他未等她说完,便说,“虚虚之言,说得不带感情,只是为了应付场面罢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耐心地回答她说的话,她不禁又回想起最开始的时候,他对待她的不同于任何人的温柔和包容。

        她点了点头,还想说什么,便听见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好,我现在下来。”他接起电话,说了一句,便挂了下来,“车子已经到了。”

        “嗯,”她将外套交还给他,忽然说,“司空,你之前让我去酒店,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他将衣服穿好,手不经意间一碰,便碰到衣服口袋里两枚硬硬的锦盒。

        “……没有什么。”他朝前走了一步,“只是想和你一起吃一顿晚饭而已……夏夏,恭喜你,你很棒。”

        她这个时候听着他说话熟悉的低沉语调,已经有些不受控制地红了眼眶。

        “加油。”他走过她身边,“往后,你会获得更多、更高水准的奖项。”

        她的眼角无声地,有泪滑了出来。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走到电梯旁,伸手按了电梯按钮。

        很快,电梯门打开,他刚刚跨出一步,却又停了下来。

        她这时,已经满脸都是眼泪。

        他的手紧紧地握成拳,突然便转过身,大步走回来,用力地伸手将她拥进怀里。

        她也早已向前几步,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身,哭得喉头都哽咽。

        他抬手抚上她的头发,闭上眼,掩去眼底沉如墨玉的痛,“夏夏……不哭。”

        我会学着放弃你。

        是因为我太爱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