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好久不见->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作者:桑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29
  •     第三十章

        **

        楼弈用力用得力道很重,丝毫都没有留情面,司空景被他一拳打得整张脸都偏了过去,嘴角旁有了很大的一块淤青,隐隐都有血丝从他嘴角边流下。

        “楼……”封夏在一旁看得呆住了,刚刚想叫楼弈的名字,便看见司空景二话不说,面无表情地也一拳朝楼弈脸上砸了过去。

        楼弈整个身体一下子撞在了墙上,司空景收回拳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已经说过,这是我和夏夏之间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难道没有觉得,作为一个朋友的范畴,你已经干涉得太多了么?”

        楼弈捂着脸颊,靠在墙上,大口喘息着,没有说话。

        一旁的封夏这时走了上来,将楼弈从墙上扶起,迎面对着司空景、轻声道,“那么司空,我和你之间……还剩下了什么可以让他干涉?”

        司空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看着她站在楼弈身边,看着她站在自己的对面,与自己对峙的那一面。

        “我并不需要你每一天跟我说很多话,我也不需要你向我报备你所有的行踪,我感冒、遇到什么困难,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也不用去麻烦你。”她的声音渐渐越来越低,“感情处得久了,会怠倦会话少会疏离,这些我都懂……可是我和你之间的问题,不是时间长久的怠倦。”

        她紧紧攥着手心,眼眶里都是泪,抬头看着他,“司空,你都已经不在乎我了,我们之间还能剩下什么?”

        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距离,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学会的不强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他的时候,就好像有了一些距离,很多话、不会选择去告诉他,很多事情,觉得自己也能够承担,不必去麻烦他帮忙,开始学会对他要求、依赖得愈来愈少。

        她想自己默默地努力,等到站在他身边的时候能够云淡风轻地告诉他,看,我已经在你身边了。

        每个人都有自尊心,不希望自己努力的时候那些痛苦的过程被别人所看见,甚至是最亲、最爱的人。

        可是她这样在努力的时候,他却已经走远了。

        从前我刚爱上你的时候,觉得你离我很近,因为我知道你也爱我。

        现在我还爱你,却觉得你已经离我很远,因为我不知道我是否还在你的心里。

        屋子里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封夏的眼泪不断地、机械地从眼眶里淌下来。

        “司空景。”楼弈这时走到他们之间,挡在封夏面前,“有一句话,你说错了。”

        “只有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那么你和她之间的事情,我无权干涉,”他目光锐利而强硬,“可是现在,她是不是还依旧想跟你在一起?”

        “你始终站得太高,太遥不可及,你可以给她的就像施舍,从前她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觉得她只需要你,她是你的……可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她独立起来、不再依赖你了?”

        楼弈放下了捂在脸颊上的手,“我不知道你现在对她这样惮度,是出于你自己心中所想的什么理由或者想法,但是事实是,你在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你没有资格再做能够爱护她保护她的那个人。”

        司空景站在原地,看着楼弈和正默默站在他身后的封夏,双手紧紧握成拳,目光微微发颤。

        “夏夏,”楼弈说完,这时转过身,对着封夏道,“我们走。”

        封夏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去拿房间里整理好的东西,直接跟着楼弈走出了大门。

        司空景看着大门被关上,看着她哭得泛红的侧脸消失在门外,良久,他慢慢地蹲了下来,坐在了地板上。

        窗外大雪如天幕的白色泪沙,映衬着他深暗而无望的眼睛。

        …

        封夏回到了自己从前的公寓,也没有再回司空景的公寓去拿自己的行李。

        很快,电视节颁奖典礼和楼弈个人新专辑的当天便到了。

        前一天晚上楼弈还紧张得上蹿下跳,在她公寓里呆到12点的时候才肯离开,离开前还忐忑不安,让她跟自己一起祈祷发布当天一切顺利。

        “哎,我说楼弈同志,”她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明天专辑发布一切都会顺利的,即使你不相信你自己,难道你还不相信穆熙么?那个男人安排做的事情什么时候会出错?安啦。”

        “嗯……”楼弈长长吁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嘴角旁边的创口贴,英俊的脸庞滑稽地皱着,“哎哟我去……疼死我了。”

        “行了,别再装可怜了,淤青都已经退了吧。”封夏最了解他那套把戏,“明天我颁奖典礼那边一结束,会马上过来找你的,然后……请你吃大餐,所以,你现在可以走了吧?”

        “成交!”楼弈就等着她这句话,随即一拍大腿,便毫不犹豫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一走,整套公寓又重新安静了下来,封夏慢慢在沙发上坐下,拿过穆熙让设计师帮她特别量身定做设计的明天颁奖晚会上穿的晚礼服看了看。

        纯白色的小礼服裙子,设计精美,装饰别致,她穿出来效果应该会很好。

        她看了一会,放下裙子,靠在沙发上怔怔地出神。

        从红尘拍摄,到现在红尘播出结束,收视大红,她人气一路狂飙,广告代言、电视剧***邀片不断,还被提名电视节最佳新人奖。

        真快,一晃眼,时间过去了多久?她又……变化了多少?

        电视里正好这时在播放娱乐新闻,主持人站在大屏幕前、笑容满面,“明天晚上的电视节可谓群星云集,今年最受欢迎的电视剧《红尘》剧组全体成员几乎全数到场。已经发展到鼎盛时期、自立工作室门户、被誉为亚洲小天王的司空景明晚的出现,一定能掀起全场最大的浪潮,让我们拭目以待!”

        电视机的声音回荡在屋里,充斥在她耳边,她静静地看了一会,伸手关上了电视机。

        **

        电视节的当晚,她和穆熙一同出席红地毯。

        穆熙一身休闲黑西装,将整个人的气质更是衬托得耀眼夺目,而她身穿白色小礼服裙子,走在他身边,两人一黑一白,十分搭调,一路上闪光灯几乎没有停止地在闪烁。

        走及中间时,穆熙先行进会场,主持人留她下来问了她一些问题,无论关于电视还是她个人的一些问题,她都十分有风度、完美地回答完毕。

        整个红毯仪式十分顺利,直到快要进会场前,她抬头便看见走在她前面的陈颖正笑盈盈地等在入口旁。

        “好久不见。”陈颖一袭黑色长裙,微微笑着看着她走过来,“summer,恭喜你阿。”

        “多谢。”封夏神情平静。

        “一眨眼,你又是被提名最佳新人奖,又是参与美国著名导演william的***饰演女主角,真是一路平川、前途无量的时候呢。”陈颖见她镇定,话语开始说得咬牙切齿起来,“不过,大家往往都说,女人如果太出色,那么感情的部分就会相对较弱喔。”

        她自然是没有忘记之前陈颖对自己做过的所有手脚,却还是十分淡然,“多谢lynn对我的多加‘照顾’和关心了,我自己的感情或者生活,我想我自己应该都可以处理好。”

        陈颖正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反驳,忽然在他们身后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主持人都有些激动起来的声音。

        “今晚所有人都最最期待的人终于来了!”主持人声色高亢,“让我们欢迎Uranus,司空景!”

        到场观看红地毯的场外观众,基本有将近三分之二都是司空景一个人的粉丝,整个场馆外奠空都响彻了尖叫声。

        封夏回头望去,便看见司空景身穿休闲衬衣与外套从车上下来,慢慢走上红毯。

        一举一动,皆是风华。

        “你的最佳男主角来了。”陈颖见她的神色丝毫没有喜悦,扬着声音笑了笑,“看来无论你发展得有多飞黄腾达,始终连他的一个角都及不上啊。”

        她恍若未闻,只是看着他,看着他在自己的视野里渐渐接近,心脏微微地抽疼起来。

        …

        颁奖晚会正式开始,《红尘》不负众望,夺得最佳电视剧奖、最佳导演奖。

        随后便是最佳女主角、再是最佳男主角的颁发。

        她坐在台下,看着几乎毫无悬念地拿到最佳男主角的司空景,看着他平静地做获奖感言,看他微微笑着和颁奖人握手,看他淡然地朝台下的观众致意。

        他始终没有变过。

        无论是他们刚刚在一起,还是现在,他始终是这样,是最最耀眼而夺目的星辰。

        “下面颁发,最佳新人奖。”主持人说完,将写有名字的卡片交给颁奖人。

        大屏幕上立刻将镜头对准了几个候选人的脸颊,封夏看到自己的脸颊出现在大屏幕上。

        屏息等待之间,随即听到那个颁奖人说道,“最佳新人奖,获奖者是——”

        “封夏。”

        “嘭”地一声。

        就好像烟花爆炸在耳边一样,让她的心脏都整个震了一震。

        全场掌声热烈,她慢慢起身,朝舞台上走去。

        她不是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得这个奖,可是其他的候选者也相当出色,她曾被人屡次质疑过演技,所以她对于获奖始终保持一个平常心,真的不敢对自己太自信。

        “封夏。”颁奖人是一个资深影评人,递给她奖杯后,笑着与她握手,“你在红尘里的表演,非常棒,得到了评委组的一致认可,所以你要相信你自己可以走得更高。”

        “谢谢。”她心中汹涌,感激地朝这位颁奖人点头致谢。

        “恭喜封夏,那么请问,获奖后有什么感想想对大家说吗?”主持人问道。

        “嗯……”她握着话筒,平复了一下呼吸,“首先,谢谢大家。”

        “能够获得这个奖,是评委组和观众对我的一个肯定,我很高兴,也觉得非常荣幸,更想努力作出更好的作品给你们。”说了几句,她渐渐轻松起来,“接着,我要感谢导演以及整个剧组对我的鼓励与指导,我还想感谢穆熙,我的老板,也是我的良师益友。”

        大屏幕上这时切换到穆熙脸庞上,穆熙神色依旧淡然,却也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感谢他给我这样的契机与机会,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好,”她笑了笑,“当然,更要感谢我的好朋友,楼弈,他没有来现场,因为今天是他新专辑的发布会,但是他的一句‘天道酬勤’,其实一直是我前进的信念。”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今天有了这座奖杯,我想,我会一天比一天做得更好,不断地给你们看到我更多不同的面貌。直到那一天,你们提到封夏,想到的不会再是花瓶或者是新人,而是——一位才华横溢并值得尊敬的女艺人!”

        随着直到最后一个字尾音落地,全场立刻响起了无比热烈的掌声。

        她的这一段话,尤其是最后,真的相当振奋人心。

        走下舞台一路向前,好些个红尘的剧组人员都相继与她握手、拥抱,她也十分开心,笑着接受所有人的赞赏。

        “恭喜。”不知不觉,她竟走到了司空景的座位旁,他正静静地坐着,目光沉静地看着她。

        周围都是各种各样的视线与闪光灯,她定定地看着他,看着这个她爱到无可自拔的人。

        致辞中,她提到了两个男人,一个是她的良师,一个是她的益友,却独独没有提到她的爱人。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想骄傲地将她和这个这样光芒万丈的人的爱情,一并提出,公之于众。

        告诉所有人,他是她的,她也配得上他。

        可是,不会是现在。

        她眼中融入的是千般万般的话语,却最终只留下了两个字,含着得体的笑容离开他的身边,“谢谢。”

        谢谢你,司空。

        谢谢你让我,爱你如此。

        **

        颁奖晚会结束,封夏和穆熙一同走出会场,走到门口时,穆熙侧头淡淡问她,“公司为你办了庆功宴,去么?”

        “不了,”她看了看手表,“和楼弈说好去看他的发布会,下次我做东请大家吃饭吧。”

        “好。”穆熙没有多说什么,像是也有急事,很快上了自己的车。

        助理的车随即便驶了过来,她提着裙子上车,关上车门,对助理报了地址。

        车子发动、驶离会场,她靠在座位上,长长叹息了一声,放松下来时却好像听到车外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小何,你有听到有人叫我吗?”她问开车的助理。

        “没有阿,”助理摇了摇头,“summer,你是太累了吧,好好休息会儿。”

        “嗯。”她揉了揉眉心,也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summer!”会场外,sharon追出来晚了几步,车子却没有停下来、很快消失在大门外,她有些无奈的停下来、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司空,我出来晚了几步,她已经上车走了,不过没关系,我现在打电话让她直接去你那里?还是你自己跟她联络?”sharon握着手机,脸上带着笑,“你很早就猜到她会获奖,悄悄为她准备了那么久的求婚宴,今天终于可以给她看了,我估计她会高兴得发疯。”

        电话那头,司空景正站在会场旁的高级酒店底房中,目光落在套房四壁布置精美的图案、彩带、气球,还有餐桌上好好摆放着的红酒和法餐。

        “你知道她去了哪里么?Live的庆功宴?”他收回目光,淡淡问道。

        “好像不是,”Sharon摇了摇头,忽然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今天是楼弈的新专辑发布会,她好像跟我说过她要去的。”

        司空景握着手机,慢慢走到餐桌旁,抽了椅子坐了下来,拿过餐桌中央两个小小的锦盒。

        他捏着两个锦盒,把玩在手里玩了一会,“那我自己给她打电话吧。”

        …

        还有一会车子就要开到楼弈发布会的会场,封夏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一听到那个特定的铃声,她浑身颤了颤,打开包,拿出手机接了起来。

        “我在会场旁的酒店里。”司空景的声音淡淡从电话那头传来,“你有空过来一趟吗?”

        他的声音,淡而沉,一如往常。

        可她听在耳边,不禁想到的却是那天在他公寓里、他让她尽快理好行李离开时说的话。

        那样残酷、冰冷的话。

        沉默半响,她摇了摇头,“我答应楼弈要去帮他捧场的,我结束后过来,好吗?”

        电话那边陡然没有了任何声音。

        她握着手机等了一会,听到他说,“那你去吧,我没有什么急事。”

        随即传来的是,嘟嘟的忙音。

        酒店里,司空景将手机放在一边,轻轻打开其中一个小锦盒。

        锦盒里,是一枚耀眼而夺目的女式白金钻戒。

        这是登上年度杂志,最受欢迎、最奢华的求婚钻戒。

        “永恒之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